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驭人经[平装]
  • 共1个商家     20.00元~20.00
  • 作者:马树全(注译),张居正(合著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3574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驭人经》是明代名臣张唇正驭人之道的心得和体悟。《驭人经》分《驭吏》《驭才》,《驭士》,《驭忠》、《驭奸》、《驭智》、《驭愚》、《驭心》等八卷。可以说,一部《驭入经》,道尽了驭人的奥秘和诀窍,它是中国古代驭人学说的颠峰之作。

    作者简介

    注译:马树全 合著者:(明代)张居正

    目录

    前言
    驭吏卷一
    宠信小人的杨广
    庾亮的简单粗暴罢免
    宠臣的宋真宗
    隋文帝的失望
    软弱的汉成帝
    郑厉公的食言
    制定礼法的刘邦
    赵匡胤的补偿
    服毒的杨震
    述律平的蒙骗
    只有自身无失的当权者,才能在吏治上取得成效。
    对不同的官吏要采取不同的驾驭方法,这是驭吏的关键所在。
    当头棒喝看似严厉,其实充满了关爱。
    一个人目空一切,这就是不能重用他的理由。
    懈怠的官吏最易发生质变。
    本性奸恶的官吏只会在惩罚面前低头。
    当权者要维护规则的权威。
    封建专制时代,潜规则始终是大行其道曲。
    君子仁厚刚直,如此是驾驭不了小人的。
    用小人手段驾驭官吏,对官吏中的小人最为有效。

    驭才卷二
    知人大度的曹操
    吕夷简的建议被昏
    主离弃的慕容垂
    孟尝君的恼怒
    得遇明主的耶律韩八
    屡屡请求的冯谖
    狄仁杰的痛惜
    不计前嫌的孟尝君
    韩信的消沉
    救助小人的伍子胥
    抱怨人才难以驾驭的领导者是无能的。
    地位的高低并不决定才能的有无。
    把巧言令色当作才技,这是人才最感气愤的事。
    贤明的上司不会责怪他人,只会检讨自己的不足。
    明智不是善使手段,更不是玩弄阴谋诡计。
    不尊重人就不能驾驭人,这是千古不变的法则。
    人才隐没在普通人群中间。
    让人才有用武之地,人才才会有归宿感和使命感。
    驾驭人才首先要肯定人才的价值。
    驭才不可溺爱和包庇。

    驭士卷三
    王莽的“至诚”
    敬圣尊贤的顺治帝
    夏侯胜的担忧
    反复规劝的姚枢
    梁师成的隐情
    不受重金的范雎
    刘敞的顺从
    焚书坑儒的秦始皇
    刘秀的敞开心扉教训
    刘邦的郦食其
    读书人的态度对世人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读书人重情重义,在情感上入手最为有效。
    不敬重他们是当权者愚蠢无知的表现。
    把读书人变成自己的朋友,驭士的目的自然就达到了。
    封建专制时代,蔑视读书人是权贵们的常态。
    和读书人势不两立,任何强人都将不保。
    刻意掩饰驭士的手段,往往会弄巧成拙。
    行事低调是不可或缺的补充。
    读书人的命运和当权者的成败紧密相连。
    不能礼贤下士,便不会成为一名成功者。

    驭忠卷四
    驭奸卷五
    驭智卷六
    驭愚卷七
    驭心卷八

    序言

    驭人之术向来是艰深的学问,古往今来,探讨此中秘密的人不可胜数,可领悟驭人窍要者还是不多的。学会驭人不仅是领导者的必备本领,而且是普通人走向成功的必须技能,这是人们一定要掌握的。
    一代名臣张居正是历史上的著名人物,作为明朝神宗时的内阁首辅大臣,他兴复百业,整饬废弛,促成万历初年的天下大治局面。张居正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这与他非凡的驭人之能是分不开的。史书中说:张居正喜欢建功立业,能用心智权术驾驭属下官员,人们多乐于为其尽力。
    让人们乐于尽力,这始终是驭人的目的,而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却绝非易事。没有人甘居人下,愿受他人指使;人又是多种多样,其心态更是千差万别,如果没有高明的手段和方法,那么就无法使人畏服了。
    有无驭人之能直接决定着一个人的成败,特别是对领导者而言,不会驭人或驭人乏术,这都是致命的缺失,必须加以弥补。仅靠权势高压的驭人方法是行不通的,也是没有实际效果的,它只能让人屈从于一时,而绝无长久驾驭之功。

    文摘

    驭吏卷一
    【原文】
    吏不治,上无德也。
    【译文】
    不能管理好官吏,是上司品德不佳的表现。
    【释评】
    封建专制时代,吏治败坏是难以根愈的,正所谓“上行下效”,封建当权者自身不正,其下属官吏就难免要随波逐流了。管理不好官吏,首要的责任还在上司,如果上司严于律己,那么官吏就一定能管理好。驭吏是驭人的难点,也是驭人的重点,只有心系天下、自身无失的当权者,才能在吏治上取得成效。
    【事典】宠信小人的杨广
    隋炀帝杨广为皇太子时,就和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的儿子宇文化及十分要好。他们常在一起游玩嬉戏,杨广视宇文化及为难得的知己,十分赏识他。
    一次,杨广和宇文化及宴罢而归,杨广的心腹手下忍不住对他说:
    “宇文化及对太子极尽恭维,远过于常人,这样的人太子不可轻信啊。”
    杨广一听,马上现出不悦之色,他厉声对心腹手下说:
    “我虽贵为太子,但还没有登上皇位,难得宇文将军真心助我,这是一个强援,你怎能胡乱猜疑他呢?”
    心腹手下直言说:
    “太子用人,也不该宠信太过,何况宇文化及本性残忍,多行不法之事,他如今在太子面前曲意奉承,哪里是他的真心呢?他只不过趋炎附势罢了,一旦有变,第一个反目的一定是他。”
    杨广听罢大笑,竟叫人鞭打那个心腹手下,以示惩戒。
    宇文化及倚仗杨广的厚爱,不遵法度,干下许多不轨之事。他多次接受别人的贿赂,被免官数次,都靠杨广说情才又官复原职。他还屡屡欺侮朝中大臣,看到别人的女子出众,就一定想方设法搞到手。
    杨广当上皇帝后,任命宇文化及为太仆少卿。看不惯宇文化及行为的大臣于是上奏杨广说:
    “陛下为一国之君,用人最忌顾念私情,治吏不严。宇文化及名声不佳,素无德望,陛下疏远他尚且不及,何以加官晋爵呢?此例一开,当大失天下人望,也让正人君子不齿与此等小人为伍,有损陛下盛名啊。”
    杨广不听忠言,反斥责他说:
    “若论德行,朝中又有几人敢言无亏呢?你们只是暗怀私 那个大臣就此说:
    “陛下见微知著,更该对任何人都不要轻信,严于治吏。人都会私心作怪,陛下若法纪申明,不惑人言,小人就难以致害了。”
    杨广默不作声,宇文化及依然贪污受贿如故。
    大业初年,杨广到榆林巡视。宇文化及违犯禁令,竟同突厥人贸易,大获其利。此事闹得沸沸扬扬,杨广也被激怒了,他把宇文化及囚禁起来,准备返回京城时将他斩首示众。
    回到京城时,杨广却心有不忍了,他对群臣说:
    “宇文化及触犯国法,本该不赦,念他祖上有大功于国,他本人也深有悔意,朕不忍杀他。”
    群臣一时哑言,忠直的大臣上前大声谏阻道:
    “国法不可因人而废,宇文化及无视国法,将他治罪理所当然。杀他一人可警戒天下官吏,留他一命则法纪无存,陛下怎能因小失大呢?如此一来,国法的威严必将扫地,小人的气势必将高张啊。”
    杨广忽现狰狞,他气急败坏地说:
    “你等危言耸听,分明是暗怀讥讽,朕心怀仁厚,岂能为你等测度?”
    他不仅赦免了宇文化及,后来竞又起用他做了右屯卫将军。
    隋朝末年,天下群雄并起,一片混乱。杨广此时却巡幸江南,耽于玩乐。深受皇恩的宇文化及一见形势大坏,便和同党密谋起造反的事来。结果,宇文化及不仅杀死了杨广,而且连他的亲族也不分老幼全部都杀了,只留下秦孝王的儿子杨浩,立他做了傀儡皇帝。不久,杨浩也被毒死,宇文化及自立为帝,国号许。
    【原文】
    吏不驭,上无术也。
    【译文】
    不能驾驭好官吏,是上司驭下无方的表现。
    【释评】
    驾驭官吏一定要讲究方法,一味放纵和严苛都是不可取的。在封建专制时代,官吏是当权者的依靠,对他们全面打击不行,没有约束也不可以。在聪明的上司看来,再难管理的官吏也有他的弱点,只要找准这个弱点,其人便不难驾驭了。对不同的官吏要采取不同的驾驭方法,这是驭吏的关键所在。
    【事典】庾亮的简单粗暴
    东晋元帝时,庾亮为中书郎,兼领著作职,侍太子东宫讲学。晋元帝推崇刑法,就把《韩非子》一书交给皇太子,命皇太子苦读。庾亮为此向晋元帝提出异议说:
    “申韩之学过于刻薄无情,伤害教化,若依此治吏治天下,当人人自危,恐误大事,激起事端,臣以为不该让太子读这种书。”
    晋元帝不料至此,他开口说:
    “你先前对韩非子屡有赞辞,今日何又贬损其说呢?”
    庾亮回答道:
    “韩非子有此高论,治学鲜有人及,臣自是仰慕。然治世当务实去虚,慎之又慎,岂可照搬?故臣有此一谏。”
    晋元帝十分欣赏庾亮的直言,他收回成命,且对庾亮多有褒奖。
    王敦心怀异志,时刻准备谋篡皇位,他忌恨庾亮,表面上却对他十分尊重。王敦的手下不以为然,对王敦说:
    “庾亮职不高,位不重,大人尚不把晋室放在眼里,何以对他心怀忌惮呢?”
    王敦忧心说:
    “满朝文武,能识破我用心的,只有庾亮一人而已。其他大臣多是有勇无谋之辈,挟制他们并不是难事。无奈庾亮与他们不同,却令我无法将其收服,故只得虚与委蛇了。”
    王敦之乱被平定后,晋明帝身死,庾亮受明帝遗诏和司徒王导一起辅佐幼主。太后临朝听政时,庾亮权倾朝野,国家政事全凭庾亮一人裁决。
    大权在握,庾亮的性情有变,渐渐行事苛刻起来。他对朝廷官吏一味严责,做事也不留余地,不久就怨声四起。
    庾亮的好友一次劝他说:
    “你当初反对皇太子学那申韩之学,就是怕他粗暴行事,苛法治国。现在你一握权柄,治吏之法比申韩更甚,难道你忘了当日的初衷吗?”
    庾亮点头说:
    “你说得不错,不过此一时彼一时,我也只好有所改变了。国家之事千头万绪,哪容得我耐下心来做那些事呢?”
    庾亮的好友脸上惊怪,重声说:
    “从前王导辅政,宽和治国,治吏有术,人皆畏服。你用强不分何人,简单粗暴,只怕要惹出祸端。治天下者首先要耐烦隐忍,收拢人心,做不到这一点,你要有所作为,岂不是白日说梦?”
    庾亮心中不悦,起身离开了。
    南顿王司马宗见时局动荡,不由有了谋逆的野心。当庾亮得知这事时,他怒不可遏,马上就要派人诛杀司马宗。庾亮的一位谋士急忙劝阻说:
    “司马宗乃皇室近亲,性格粗暴,行事鲁莽,量他不会有什么作为,大人不可急于问罪于他。大人不妨以此要挟,暗中点醒司马宗,让他明白大人已知道了他的图谋,他慑于朝廷的威势便不敢妄动了。”
    庾亮一听火起,痛斥道:
    “乱臣贼子,哪能这样便宜了他!不杀此贼,他人当视我为无物,更添他们的不臣之心,此事绝不可姑息。”
    庾亮的谋士苦苦摇头,再道:
    “司马宗一人并不足惧,可怕的是他身后的皇室宗亲,一旦大人将他诛杀,他们自会认为大人乃是有意削弱宗室的力量,局面就难以收拾了。以大局为重,大人还是暂消怒气,将司马宗收服为上。”
    庾亮一心想要杀人立威,对谋士的劝谏终是未听,他不仅杀了司马宗,还把司马宗的哥哥贬为庶民。
    此事传出,果然宗室怨怒,百官惊骇。地方大将苏峻借此时机,联合祖约一起兴兵反叛。庾亮派兵抵挡,结果大败,庾亮此刻才痛悔不已,自怪不听忠言了。
    平定苏峻的叛乱后,庾亮惶恐难安,他向皇帝叩头谢罪,哽咽说:
    “臣刚愎自用,治吏有失,不料让国家蒙难至此。臣罪该万死,不求宽恕,惟望后人以我为鉴了。”
    【原文】
    吏骄则斥之。
    【译文】
    官吏骄傲就斥责他。
    【释评】
    封建专制时代,握有权力的官吏很容易骄傲起来,这是他们走向堕落的征兆。打掉他们的傲气,不严词斥责他们是不行的;在此留有情面,任其发展,驾驭他们就无法做到了。一个骄傲的官吏看不到自己的本相,斥责他们可以使其清醒,脚踏实地地做人做事。当头棒喝看似严厉,其实充满了关爱。
    【事典】罢免宠臣的宋真宗
    北宋真宗时,王若钦与马知节同在枢密院供职。
    二人皆是真宗的宠臣,真宗对他们信任有加,真宗曾当面对他们说:
    “你们二人各有长处,朕当各有任用,你们要多亲多近,共同为国出力,为朕分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