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坟场之书[平装]
  • 共2个商家     15.30元~20.60
  • 作者:尼尔·盖曼(NeilGaiman)(作者),张晓雨(插图作者),胡雅倩(译者)
  • 出版社: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0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6957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坟场之书》:世界儿童文学最高奖纽伯瑞大奖,世界幻想文学最高奖雨果奖。

    媒体推荐

    对尼尔·盖曼这样的作家,读者总会抱有极高的期待。《坟场之书》完全满足了这些期待,而且远远超出。这部作品充分展示了盖曼高超的叙事能力、完美的悬念设置能力,还有那种既阴郁又优雅的幽默感。
      ——[美]乔·希尔(《心形盒子》作者)
    在坟场中养大一个孩子。看着这位主人公如何在荒僻的墓地渐渐成长,如何与那些活着、死去的朋友交往,这是阅读本书的最大乐趣。《坟场之书》是尼尔·盖曼奉献给读者的又一个惊喜。
      ——[美]奥德丽·尼芬格(《时间旅行者的妻子》作者)
    《坟场之书》成功地将爵士风格与吉卜林的丛林冒险小说融合起来,它就像一颗小小的珍珠,而目是一颗里面比外表大得多的珍珠。
      ——[美]彼得·S·毕格(《最后的独角兽》作者)
    盖曼是个装满故事的宝库,这样的作家是我们的幸运。
      ——[美]斯蒂芬·金(《肖申克的救赎》作者)

    作者简介

    尼尔·盖曼是近十年来欧美文坛崛起的最耀眼的明星。被视为新一代幻想文学的代表。其创作领域横跨幻想小说、科幻小说、恐怖小说、儿童小说、漫画以及歌词。他的作品部部畅销。获奖无数。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称赞他是一个“装满了故事的宝库”。

    目录

    第一章 诺伯蒂是如何来到坟场的?
    第二章 新朋友
    第三章 上帝之犬
    第四章 女巫的墓碑
    第五章 骷髅舞
    第六章 诺伯蒂·欧文斯在学校的日子
    第七章 无所不在的杰克
    第八章 告别和分离

    序言

    四年前,中国对我来说还只是一个梦,一个神话般的国度,由无数新鲜故事、图画和相片组成,充满了异域风情,犹如神奇的梦境。
    直到有一天,我受邀来到中国。这段旅程改变了我之前对中国的所有臆想,我的人生也从此发生了改变。我没有走进神话,而是走进了真实的中国,一个比我想象的更加广阔、更加美丽的地方,它包容多种源远流长的文化,迥然不同却又彼此相连。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开始一次又一次不由自主地回到这里,结识新朋友、品尝各种美食(还得劝说那些希望“照顾”西方人饮食习惯的中国朋友不要为我“开小灶”,酸甜苦辣咸我都来者不拒);我开始将我下一部小说的背景设定放在中国;我还把未婚妻阿曼达带来中国,并欣慰地看着她也一点点爱上这个地方。
    《坟场之书》在国际上取得了好成绩。它获得了纽伯瑞儿童文学奖金奖,获得了雨果奖,还成为了全球畅销书。在它的中文版出版之际,我想为中国读者做个导读:《坟场之书》的故事发生在英国一座非常古老的(也许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算古老)墓园里,埋在这里的人们大都死了两干多年了。在大约一百五十年前,这块原本属于教堂的墓地被卖给一家公司,随即被扩建成了一座墓园。到了20世纪,死后被埋在这里已经不再那么体面时髦,墓地于是渐渐衰败,直到政府接管了它。在我们的故事开始的时候,这座墓园已经有三十多年没有亡者搬进来,政府把它变成了城中的-个自然保护区。
    “食尸鬼”并不是他们给自己取的名字。他们一般用吃掉的第一个对象的名字为自己命名——吃掉那些名人或者大人物,对他们来说是很值得骄傲和炫耀的事。
    塞拉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这就要靠大家自行想象了。
    我还会为伯蒂写新的故事吗?我自己也还不知道。但我敢说,伯蒂将来一定会在我的其他故事中出现。希望你们喜欢《坟场之书》。二十五年前我就想要写下这个故事,但我却将这个构思保留了下来,直到认为自己有能力写好这个我梦想了多年的故事。现在,和我-起去故事中畅游一番吧!

    文摘

    黑暗中有一只手,手里拿着一把刀。刀的手柄是磨得锃亮的黑色骨头,刀锋比任何剃刀都更加精致和锋利。如果这把刀砍到你,你可能甚至不知道自己被割到了——起码不会立即感觉到。
    这把刀几乎已经完成了主人把它带到这所房子里所要做的一切,现在刀锋和手柄都湿了。
    临街的门依然开着,虽然只是一点点——刀和持刀人就是从那里溜进来的——一缕夜晚的薄雾还是从微开的门扭身进来了。
    杰克之一在楼梯的平台处停了一会儿。他的左手从黑色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块很大的白色手帕,擦去刀和戴着手套的右手上的血迹,刀就被拿在这只手里。猎杀就要结束了。他把那个女人的尸体留在床上,那个男人的尸体留在卧室的地板上,那个稍大些的孩子则躺在她那色彩艳丽的卧室里,周围是她的玩具和一些模型。现在只需杀掉那个小的——一个刚刚蹒跚学步的孩子——他就大功告成了。
    他活动了一下手指。杰克之一是名专业人士,或者,他就是这么要求自己的,所以在工作完成之前,他不会让自己露出笑容。
    他的头发是黑色的,他的眼睛是黑色的,他戴着用极薄的小羊皮做成的黑色手套。
    那个蹒跚学步的孩子的房间在顶层。杰克之一顺着楼梯往上走,他的脚无声地落在地毯上。他推开阁楼的门,走了进去。他穿着的黑色皮鞋被擦得铮亮,像黑色的镜子,映出了小小的、只有半圆的月亮。
    真正的月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因为薄雾,月光变得不那么明亮,但杰克之一也不需要特别光亮。月光就足够了,月光就可以了。
    他依稀看到婴儿床上那个孩子的形状——头、四肢和躯干。
    婴儿床的四周装了高高的板条,以防孩子从床上掉下来。杰克之一俯身向床,对着孩子的胸部,举起拿刀的右手……
    ……手又放了下来。婴儿床上的那个“孩子”是一只玩具熊。根本没有什么孩子。
    此时,杰克之一的眼睛已经适应了晦暗不明的月光,完全不用打开电灯。光线其实不那么重要,他还有其他的技能呢。
    杰克之一用力嗅了嗅空气。他没有多想自己进房间时带来的气味,也不顾那些他可以放心不管的气味,而是全神贯注搜索那个他来这个房间要找的东西的味道。他间到了那个孩子的味道:一股奶味儿,像巧克力饼干,还有潮湿的一次性夜用尿布发出的酸味儿。他可以闻到孩子头发上的婴儿香波味儿,以及一个用橡胶做成的小东西——是玩具,他想,随后又想,不,是孩子放在嘴里吮吸的东西——这东西那孩子一直带在身边。
    那孩子在这里待过,但现在不在这里了。杰克之一循着气味走下位于房子中部的楼梯。他检查了卫生间、厨房、衣橱,最后还有楼下的走廊,那里看不见别的,只有这家人的几辆自行车、一堆空购物袋、一块从高处落下的尿布,以及几缕从临街的门溜进走廊的袅袅雾气。见此情景,杰克之一哼了一声,这一哼里既有沮丧,也有得意。他将刀插回长外套内侧口袋里的刀鞘,走到街上。外面既有月光又有街灯,但雾让所有的东西——包括光线、声音——都黯然无语,夜晚于是显得更加阴森可怕。他看看山下那些已经关门的店铺里的灯光,又抬头看看街道,两边的房子依山而建,通往那片黑暗的老坟场:
    杰克之一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不紧不慢地朝山上走去。
    自从这个孩子学会走路以来,他的父母在高兴的同时也感到绝望,因为从来没有哪个孩子这么喜欢走东串西,这么喜欢爬上爬下,这么喜欢钻进钻出。那天夜里,他身下地板上的什么东西砰的~声掉下来,把他惊醒了。醒来后,他很快就觉得无所事事,于是开始想办法从婴儿床上出去。床四面都有高高的围挡,和放在楼下的婴儿围栏一样,但他坚信自己能够爬出去,只要有一个蹬脚的地方就行。
    他把大大的金色玩具熊拖到婴儿床的角落,小手抓住床的围挡,一只脚踩在熊的大腿上,另一只脚踩在熊的脑袋上,用力站了起来,接着,他半爬半滚地翻过围挡,出了婴儿床。
    他闷声不响地落在一小堆毛茸茸的玩具上。这些玩具中,有些是他一岁生日时家里亲戚朋友送的礼物——这还是不到半年前的事,有些是他接管的姐姐的玩具。落到地板上时,他吃了一惊,但并没有大声哭出来,因为——如果你哭的话,他们会过来把你放回婴儿床。
    他爬出了房间。
    向上的楼梯很吓人,很需要技巧,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但是他发现,从楼梯向下相当容易。他用自己那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屁股,从这一级楼梯滑坐到下一级楼梯,就这样一路坐着下去了。
    他吮吸着橡胶奶嘴——妈妈已经开始对他说,他这个年龄不能再用奶嘴了。
    一路用屁股坐着下楼梯,他的尿布松了。下了最后一级台阶来到走廊上,他刚站起来,尿布就掉了。于是,他从尿布上走了过去。现在他只穿着一件儿童睡衣。通往他房间和家人卧室的楼梯很陡,令人望而生畏,但通往街道的门开着,正对他发出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