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文学与人的生存困境[平装]
  • 共1个商家     28.55元~28.55
  • 作者:刘淑欣(作者)
  • 出版社: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第1版(2011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49610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文学与人的生存困境》是民大中文研究书系。

    作者简介

    刘淑欣,女,中央民族大学教师。主要研究方向为美学和文艺理论。主要讲授课程《文学理论》、《文学评论》、《影视美学》、《影视评论》;发表论文《现代西方人的一块精神家园》、《从困惑、沉沦到超越一一试述现代西方审美意识的嬗变》、《跨越时空的文化冲突与人性的冲突》、《论意象、意境和典型》、《艺术形式发展的自卑与超越》、《现实生活的精神突围》、《在空间中展现的时间》、《时间叙事与空间叙事的完美结合》、《让人生的价值在时空中获得永恒》等30余篇。

    目录

    导言存在、需要、本质——“文学”与“人学”的再阐释
    第一章 人的自然存在与生存困境
    第一节 有限和无限——“向死之存在
    第二节 偶然和必然——“生不逢时”和“怀才不遇
    第三节 肉体和灵魂——在“兽性”与“神性”之间挣扎
    第四节 孤独与虚无——“从来处来往去处去”的过客

    第二章 人的社会存在与生存困境(一)
    第一节 等级制度漠视生命价值
    第二节 伦理道德审判合理人性
    第三节 金钱关系制约个人自由
    第四节 权力体制玩弄真理游戏

    第三章 人的社会存在与生存困境(二)
    第一节 历史理性追剿个体生命
    第二节 性别政治制造性别困惑
    第三节 劳动造成人的全面异化

    第四章 人的精神存在与生存困境
    第一节 主观与客观的矛盾
    第二节 感性和理性的矛盾
    第三节 城里城外的精神奔突
    第四节 自然、社会、精神三重需求的纠结

    第五章 人的三重存在与真善美的价值追求
    第一节 敞露“被遮蔽的存在”之真
    第二节 尊重人类生命价值之善
    第三节 超越三重局限的自由之美
    第四节 通过语言建构的审美栖息之地

    第六章 “诗可以怨”之文学观点的哲学意义
    第一节 从人的自然存在而言——文学的“穷而后工”
    第二节 从社会存在而言——“国家不幸诗人幸
    第三节 三重存在与二元追求——现实与超越

    第七章 人的三重存在与瑰丽多彩的文学人物
    第一节 研究和观察文学人物形象的角度
    第二节 在三重存在中盘桓挣扎的人物形象
    第三节 主导性格与从属性格交错而成的丰饶生命

    第八章 历时性考察——“人性的远征
    第一节 自然之子——感性与成长
    第二节 社会之子——理智与责任
    第三节 精神之子一一本能与理性融合
    第四节 文学与个体生命的人格建构

    第九章 人的三重困境在社会进程中的递变
    第一节 人的自然生存状况的吟唱
    第二节 “揭出社会的病根
    第三节 从表层向深层的拓展

    第十章 文学世界中关于社会“成长”的“人格”印记
    第一节 人类社会的“童年时期”的文学
    第二节 人类社会的“青年时期”的文学
    参考文献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天真的弟弟懂得了,家里所遇到的灾难“都是因为咱俩投生的是一个有毛病的世界,不是一个没毛病的世界”。这是作者对命运的概括。
    当代诗人舒婷有一首题为《船》的小诗:
    “一只小船/不知什么缘故/倾斜地搁浅在/荒凉的礁岸上/油漆还没褪尽/风帆已经折断/既没有绿树垂荫/连青草也不肯生长//满潮的海面/只在离它几米的地方/波浪喘息着/水鸟焦灼地扑打翅膀/无垠的大海/纵有辽远的疆域/咫尺之内/却丧失了最后的力量//隔着永恒的距离/他们怅然相望/爱情穿过生死的界限/世纪的空间/交织着万古常新的目光/难道真挚的爱/将随着船板一起腐烂/难道飞翔的灵魂/将终身监禁在自由的门槛。”
    这首诗揭示了人生这样一个咫尺永恒的悲剧境况:擦肩而过的爱情,功亏一篑的事业,美好的人生计划,或者许许多多可望而不可即的人生追求。“一切人的命运都形成于偶然,都取决于周围人的命运……我青年时代的命运也是这样形成的,而青年时代决定了我整个的命运。”一个人当他“出生时就已经被置于其中的先他而在的社会的构造中……在不同的社会组织里,或者在同一社会组织的不同历史时期,一个人与生俱来的本性特征对于他与他人之间的联系的命运,便具有极不相同的意义”。这会使人感觉到“有不可违抗的命运在无形中主宰”,“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强劲何益哉?”生不逢时,是许多志士仁人的慨叹。“一个社会处于上升阶段,就会刺激人们追求对象性的,此岸的自我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