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杨成武回忆录(上下)[平装]
  • 共3个商家     74.30元~79.20
  • 作者:杨成武(作者)
  • 出版社:解放军出版社;第2版(2005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5137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回忆录的产生完全出自一个革命的幸存者对党和人民的感激之情,对先烈的缅怀之意。它共分上下两集。上集包括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下集包括解放战争时期、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启迪我们在新中国时期要继续发扬及继承抗战时期老革命前辈留下的光荣传统,为建设我们的祖国献一份微薄之力!

    作者简介

      杨成武,福建长汀人。1928年入团。1929年参军。1930年转党。参加了长征。历任红军团、师政委和师长,八路军独立团团长、独立师师长,晋察冀1分区、冀中军区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政委,华野3兵团、20兵团司令员,京津卫戍区司令员,志愿军20兵团司令员,华北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北京军区司令员、副总长、防空军司令员、第一副总长、代总长,中央军委常委、副秘书长,副总长兼福州军区司令员。是一至三届国防委员会委员,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党的八届候补中央委员,十一、十二届中央委员。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曾获一级八一勋章、~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和朝鲜一级自由独立勋章。
      因病医治无效,于2004年2月14日17时3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目录


    开篇/1
    第一章 长征(上)/21
    第二章 长征(中)/99
    第三章 长征(下)/241
    第四章 挺进敌后/336
    第五章 反“扫荡”(上)/456
    第六章 反“扫荡”(下)/547
    第七章 齐心合力渡难关/679
    第八章 攻势作战 日军投降/736

    第九章 华北战场炮声隆/1
    第十章 连战连捷/55
    第十一章 清风店、石家庄战役/94
    第十二章 毛主席来到晋察冀/139
    第十三章 毛主席指示我们向绥远进军/162
    第十四章 张家口之战/233
    第十五章 古都春色/275
    第十六章 会师太原/292
    第十七章 迎接人民共和国的诞生/310
    第十八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330
    第十九章 跨过鸭绿江/380
    第二十章 朝鲜东线的阵地战、持久战/454
    附件一/603
    附件二/645
    附录一/659
    附录二/670

    文摘

    书摘
      一九一四年农历九月九日,我出生在闽西长汀县张屋铺一个普通农民家庭里,“能"字辈份,名日能俊。祖父杨秀芳,很早就去世了。父亲杨殿华,嫡亲这一支还有母亲、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伯父杨棣华那一支还有伯母、两个堂兄弟和一个已经出嫁的堂姐。叔父杨茂华和婶母没有孩子。加上年事已高的祖母,全家共计十三口人。父亲没有上过学,种了一辈子田。伯父和叔父仅读过几年书,后一直做小买卖。十三口之家由祖母维系着。开饭时,祖母带着几个儿子和我们这些小孙孙先吃。我们围坐在一个白茬大方桌旁,满屋是噼里啪啦的碗筷声。伯母、母亲和婶母从来不上桌,总是等我们吃完了再随便吃几口。祖母在三十岁上守寡,就这样拉扯着一家人,艰难地生活着。我投身革命,阔别二十五个春秋后,于一九五四年和妻子赵志珍回乡探亲时祖母还健在,不过她老人家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了,只是用颤抖的手抚摸着我和赵志珍的脸,默默地掉眼泪。一九五七年,她以九十七岁高龄辞世。
      我六岁上学,在村里念私塾,读《论语》、《孟子》、《大P1学》和《中庸》等,虽然当时理解不了“子日"之类的古意,但背诵却是用功的。一间光线暗淡的屋子里,几十个孩子聚在一起,读起古文来朗朗有声。一次,因为顽皮教书先生罚我跪在孔子圣位面前,我不懂为什么硬要这样做。
      后来,我的堂姐嫁给教会学校一个姓林的作儿媳,她在婆家读完了中学。在我九岁那年我从私塾转到上杭县回龙圩教会小学。从读《四书》改为学语文、算术、念圣经。和我一起上教会小学的还有两个堂兄弟。教会小学设在一幢四层楼里。我们住第四层,第二层是课堂,第一层是天主教堂,第三层平时空着。
      一天,来了几个高个子、黄头发、蓝眼睛、身着白色教士服的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的洋人。他们是美国传教士,从广东来,听说要在上杭逗留几天,然后转赴上海。他们住在第三层楼上。对他们房子里那雪白的被子、雪白的毛毯、雪白的床单以及可以折叠的行军床,我们都觉得很新鲜。出于好奇,乘他们不在屋时,我和两个堂兄弟溜进去,在行军床上躺了躺。实在不巧,洋人突然进屋。他们说我们把床单弄脏了,罚我们立正站着。站了很久,他们吃饭去了。我不知罚完站以后还有什么样的惩罚,趁他们不在,跑上楼拿了把雨伞,别的什么也没带便逃出了校门。当时,天下着细雨,汀江两岸雨雾蒙蒙。我独自顺着江岸往渡口跑,决心回家去,不在这儿呆了。一路上,我P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