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国宪法年刊(2008)[平装]
  • 共2个商家     50.80元~51.90
  • 作者:许崇德(编者),韩大元(编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09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369691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国宪法年刊(2008)》是由法律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一、年度论文选编
    宪法学60年发展经历
    改革开放30年的中国宪法学
    中国财政立宪30年回眸
    论依宪执政的内涵及其完善
    社会建设的宪法学意义
    “基本法律”制度背后宪法价值的困境
    基本权利主体诸能力
    言论自由是否可以剥夺
    公民监督权:学理、规范与实现路径
    知情权、商业秘密与信息公开
    论健康权的功能与国家义务
    国际劳工组织视野下的罢工权的法律保护
    我国紧急状态宪法条款的再思考
    中央与地方关系的转型期特征及其法治走向
    地方人大及其常委会在保证宪法实施中当有何为
    改进地方政府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制度的思考

    二、年度重大学术研讨会综述
    年度国内学术研讨会综述
    国际宪法学协会伦敦圆桌会议综述
    国际宪法学协会安道尔圆桌会议综述

    三、年度国外宪法学研究综述、
    美国宪法争议及方法:2008年评述
    德国国家法学2008年研究综述
    英国宪法学研究2008年综述
    法国宪法学研究2008年最新动向
    意大利宪法学发展综述:2008年
    日本宪法学界2008年学术研究综述
    韩国宪法学发展的回顾:2008年
    俄罗斯宪法学界关于“十月革命前俄罗斯有无宪法”问题的研究
    赞比亚宪法发展综述:2008年

    四、年度宪法学学术活动
    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活动
    地方宪法学研究会学术活动
    年度其他重大学术活动

    五、年度宪法学研究相关参考资料
    一、学术著作目录
    二、教材目录
    三、年度期刊论文目录
    四、博士论文目录
    五、博士后出站报告目录

    序言

    本年刊在前三年年刊的基础上增加了本部分的篇幅,约请在国外任教、留学或学术访问的学者撰写年度宪法学研究的基本状况。介绍的国家有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日本、韩国、俄罗斯、赞比亚等。在此,特别感谢给此部分提供稿件的各位作者。
    第四,本年刊第四部分为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地方宪法学研究会学术活动以及其他重大学术活动。
    第五,本年刊最后部分为“年度宪法学研究相关资料”。本部分是从2007年刊开始增加的,其目的是为宪法学研究者提供了解2008年我国宪法学研究进展与基本状况的信息,掌握宪法学研究的一些基本资料。需要说明的是:(1)由于受资料收集方面的局限,年度著作、论文的收集可能有遗漏的部分,敬请作者谅解;(2)2008年度博士生论文目录是由部分博士学位授予单位提供给编辑部的,本学科为“宪法学与行政法学”,包括宪法学和行政法学方向,因本年刊为“中国宪法年刊”,故只收集了宪法学方向的博士学位论文目录;(3)著作、教材、论文均为2008年出版和发表;(4)因年度论文数量比较多,为了方便读者阅读,编辑部根据宪法学的一般体系作了初步分类。

    文摘

    一、年度论文选编
    宪法学60年发展经历
    许崇德
    200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60年来,我们的国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质的变化。我所从事的专业中国宪法学同样经历了一个不平凡的发展过程。对于这个过程作一回顾,必将有助于发现宪法学在我国生长和走向繁荣的历史轨迹,从而对未来的发展会有所借鉴和启迪,所以是有益的。
    中国宪法学所走过的60年,若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为分水岭,可以划分为前30年和后30年两个时期。总的来说,前30年是曲折的、缓慢发展的时期,而后30年则是较快地走向繁荣发展的时期。
    现在,先简述中国宪法学的前30年。这前30年又可以细分为下列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54年):1949年新中国诞生,标志着我国新的宪法学的开始。当然,我们不能割断历史,在中国清王朝末年,随着宪法问题在中国的提出,有的学者就关注这个问题并对宪法展开研究。其中有的介绍外国,有的论述中国,有的研究“比较宪法”,也有的翻译外国的宪法书籍。总之,宪法学科在那个时候可说是已经有了。这从迄今遗留下来的一些旧的宪法著作,足可以得到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