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曼珠沙华[精装]
  • 共1个商家     18.80元~18.80
  • 作者:沧月(作者),景殊(插图作者)
  • 出版社: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1408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曼珠沙华》是沧月最具代表性小说,华丽武侠盛宴不容错过。
    一次错误的牵手,一个荒谬的决定,造就一个恶魔的灵魂。妖红遍地,百鬼夜行,神剑辟邪,幻蛊摄魂。正与邪,情与误,道与魔,死与生。残酷江湖中,一个孩子愤怒和悲哀的力量。

    作者简介

    沧月,这原本是个寂寞的名字。让人想起月夜伏波,那映在海面上、空灵灵的寂寥冷落。隐藏在这样的名字之后,却是一个说话很直、笑起来很亮,既慧黠又慵懒的女孩,有着猫一般舐毛捉爪的自在与优雅。
    喜欢民懒觉,喜欢逛街,喜欢唱歌,也喜欢武侠,喜欢动漫,喜欢玩“暗黑破坏神”、“生化危机”……天幸生于星象学上名为“织梦者”那一日的她;还喜欢执笔为文,才有了这样灵慧逼人、瑰丽恢宏的文章,让我们共享想像力的盛宴。现实生活里的沧月却是一名刚刚执业的建筑学硕士生,用蓝图代替文字、在现实世界里砌筑勾画。宁静而简单,惯于寂寞,经常在午后的日光里小憩,于脑海中捕捉一个又一个飘忽不定的梦,然后固化到电脑里、纸上,展现给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人看。2001年底开始在网络发表作品,先以武侠成名,后转入奇幻领域,均受到广大读者喜爱,2002年开始为畅销杂志写文。2004年获“全国大学生武侠小说比赛”第一名,同时获得温瑞安设立的首届“神州奇侠奖”。2004年底出版单行本《血薇》引起轰动,从此成为一名畅销书作者。

    目录

    荒村
    夜歌
    试剑山庄
    血婴
    驯羊
    兄妹
    真相
    地域火
    爱别离
    怨憎会
    彼岸花

    文摘

    插图:





    父亲也是知道儿子这样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脾气,此次才会令他一定要前去试剑山庄面对面向叶天征问个清楚吧?却不料,一来就见到了如此诡异的情形。
    蜡烛快要燃尽了,宛如红色的眼泪一样流了下来。南宫陌在榻上睡下,刚除下外袍,就看到手腕上那个伤疤,愣了一下。揉着经过力战而有些发疼的手腕,神思恍惚之间,眼前闪现出少年时在罗浮山上的岁月——
    南宫家和罗浮叶家是世交,他自小就经常和长辈一起来罗浮山拜访老庄主,渐渐也就和叶家的两兄妹熟了。叶夫人在生下女儿不久就亡故了,而叶庄主全副精力都用在武林事务上,叶二小姐天籁生下来除了哥哥就没有人再管教她。
    那丫头精力旺盛、骄横霸道,经常借着“学武功”的名义对哥哥天征和自己拳打脚踢。叶天征比妹妹大了六岁,性格温良稳重,从小兄代母职,将叶天籁照顾得无微不至。在习武上当然是逆来顺受,挨了打还要夸“天籁进步好快”;而南宫陌那时候少年气盛,从来不肯让人,次次天籁打他他就非要打回去,骂她“臭叶子,烂叶子”,两个孩子厮打成一团,经常闹得不可开交。
    后来父亲南宫言其入主鼎剑阁,成为中原武林的盟主,便和试剑山庄老庄主定下了亲事。也算是中原武林和两广武盟的联姻。
    那一年他十四岁,叶家二小姐天籁十岁,而叶家大公子十六岁。
    婚事定下的那一日,他尚在为此郁闷不已,就见那个小丫头冲了过来,一言不发就动手打人。因为心里也窝火,他一点不客气地还手了,轻而易举地扭住了天籁的手,也是恨恨,“你叫什么?我才要叫呢!——你以为我愿意娶个老婆回来天天打架啊?”
    十岁的女孩子愣了愣,虽然还不明白娶妻的意义,却扁了扁嘴大哭起来,“我才不要嫁给你!我要嫁给哥哥一爹坏死了,要把我从家里赶出去!我要嫁给哥哥!”
    “呃?”十四岁的少年也是孩子,本来也满心怒气,听得那样的话忍不住扑哧笑了起来,拾起头就看到了追出来准备拉开暴怒妹妹的少庄主。
    听得那样的话,叶天征也愣在那边苦笑。小丫头玉箫也跟着追了出来,站在少庄主身后,忍不住掩着嘴笑。叶家这个刚买进来的丫头只不过比天籁大一岁,但因为出身贫寒,颇经历了一番困苦,已经比天籁不知懂事多少。叶庄主怜她孤苦,又见她平日里言语伶俐,办事得体,就叫她跟着少庄主打点山庄日常事务。然而此刻听得二小姐的话,玉箫毕竟是个十一岁的孩子,却也忍不住调皮,边走过来,一边却眨眨眼睛:“小姐,别闹了,未来姑爷看了多不好。”
    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刚见了哥哥而稍微安静一些的叶天籁更加暴跳起来,又骂又抓,南宫陌伸长手臂将她身子拎开去,费了好大力气才不让她踢到自己。
    “天籁脾气不好,你以后还是要多担待一些。”虽然是童年好友,此刻转眼成了姻亲,叶天征却是第一次郑重地对那个飞扬不羁的同伴叮嘱。南宫陌脸上一红,看着手底下如同一条泥鳅一样不停蹦跳挣扎的叶天籁,发现女孩挣得脸红红的,居然很是好看。
    那样一分心,叶天籁就挣脱了他的手,忽然扑上去恶狠狠咬了他一口。
    “啊呀!”他痛得捧着手腕叫了起来,怒极,顺手就想去揪叶天籁的头发。然而耳边风动,却是叶天征立刻出手架住了他的手,他一愣回头,看着好友。试剑山庄少庄主依然温雅,但眼神却是凝重的,“天籁蹙个舷子,以后你不许欺负她。”
    “什么?你搞错没有,现在是谁在欺负谁啊?”那一口咬得狠,南宫陌只觉得手腕上都要断了——若是真的铡了筋脉,以后这只手不能练剑,那岂不就是废了?越想越气恼,他冲口骂:“我才不要她!”
    “我才不要你呢!我要嫁给哥哥!”一口命中,孩子犹如一条鱼般溜了出去,跑到玉箫身边,回头恶狠狠做了个鬼脸,“哼!”
    “好啊!臭丫头!”南宫陌气极反笑,捂着手腕横肘捣了叶天征一下,“喏,你看,你这个妹妹我消受不起,还是自己留着吧。”
    “还好,没伤到筋脉。”叶天征不似他这般说笑,拉过好友的手看了一下,淡淡道,“虽然现在时日尚早,但你也要学着怎样制住那丫头,不然以后两人天天打架也不是个事儿。”
    “我才不要嫁给他!”女孩儿柳眉倒竖,蹭过来拉着兄长的袖子,撒娇,“我要嫁就嫁给哥哥!哥哥最好了……这样我就能留在山庄里陪着爹了。爹爹说,如果我要嫁出去,他要花很多钱的——这样连钱都省了呢。”
    孩子那样认真地打算,听得两人目瞪口呆。南宫陌捂着手腕看着这个毛丫头,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天籁啊,”叶天征苦笑着俯下身摸着妹妹的头,“胡说什么,你终归要嫁人的。南宫哥哥其实是个好人,他一定会对你好的。”
    “我才不嫁给别人!别人都没哥哥对我好!”叶天籁牛脾气又上来了,怒。
    “就算天籁不嫁,哥哥也要娶妻的啊。”叶天征的脾气一如既往的好,抱起了妹妹,微笑,“你看,再过几年你及笄了,哥哥连抱你都不方便了呢——你如果不找到一个好的夫家,哥哥
    “哥哥……要娶妻么?”后面的话仿佛都没听见,孩子扯着兄长的衣襟,“娶妻——就是说要和那个人待在一起,不要天籁了是不是?难道有别的女孩子,比天籁更漂亮更讨人欢喜么?”
    “更漂亮不见得,比你更省心是一定了的。”没好气地,南宫陌包好了手腕回了一句,“呵,哥哥再好也是嫂子的——你以为天征可以一世陪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