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镜花缘[精装]
  • 共4个商家     12.00元~14.00
  • 作者:李汝珍(作者),傅成(注释解说词)
  •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55904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镜花缘》是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丛书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清代)李汝珍 注释 解说词:傅成

    目录

    出版说明
    第一回 女魁星北斗垂景象 老王母西池赐芳筵
    第二回 发正言花仙顺时令 定罚约月姊助风狂
    第三回 徐英公传檄起义兵 骆主簿修书寄良友
    第四回 吟雪诗暖阁赌酒 挥醉笔上苑催花
    第五回 俏官娥戏夸金盏草 武太后怒贬牡丹花
    第六回 众宰承宣游上苑 百花获谴降红尘
    第七回 小才女月下论文科 老书生梦中闻善果
    第八回 弃嚣尘结伴游寰海 觅胜迹穷踪越远山
    第九回 服肉芝延年益寿 食朱草入圣超凡
    第十回 诛大虫佳人施药箭 搏奇鸟壮士奋空拳
    第十一回 观雅化闲游君子邦 慕仁风误入良臣府
    第十二回 双宰辅畅谈俗弊 两书生敬服良箴
    第十三回 美人入海遭罗网 儒士登山失路途
    第十四回 谈寿夭道经聂耳 论穷通路出无肠
    第十五回 喜相逢师生谈故旧 巧遇合宾主结新亲
    第十六回 紫衣女殷勤问字 白发翁傲慢谈文
    第十七回 因字声粗谈切韵 闻雁唳细问来宾
    第十八回 辟清谈幼女讲羲经 发至论书生尊孟子
    第十九回 受女辱潜逃黑齿邦 观民风联步小人国
    第二十回 丹桂岩山鸡舞镜 碧梧岭孔雀开屏
    第二十一回 逢恶兽唐生被难 施神枪魏女解围
    第二十二回 遇白民儒士听奇文 观药兽武夫发妙论
    第二十三回 说酸话酒保咬文 讲迂谈腐儒嚼字
    第二十四回 唐探花酒楼闻善政 徐公子茶肆叙衷情
    ……

    序言

    中国古典小说在其长期的发展演进过程中,逐渐形成门类众多、各具风貌的特点,其中神怪小说以独特的取材和表现形式,显示了中国古典小说的缤纷内涵与奇丽风光。
    神怪小说是古代文学“志怪”传统在明清小说领域的酣满再现,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即将它作为明中叶后小说的两大主潮之一。神怪小说在人世的生活空间中,加上一维神怪的空间;将超自然的神性,与社会化的人性巧妙地融合为一;驰骋无限制的想像,寄托理想和愿望,表达爱憎哀乐的思想与感情:这一切正是神怪小说特具的优势,也是其风靡城乡、深受读者喜爱的重要原因。
    明清长篇神怪小说的代表作品,除《西游记》外,首推《镜花缘》和《封神演义》,而短篇志怪小说则以《聊斋志异》和《阅微草堂笔记》为杰出代表。明清的神怪小说虽然其取材、风格不尽相同,但“托讽喻以抒牢愁,谈祸福以寓劝惩”的思想倾向和构思新奇、形象生动、情节曲折、悬念迭出的艺术特征却是一致的。
    《镜花缘》刊印于清嘉庆年间,原计划写二百回,实际只完成一百回。全书写得最成功、最出色的是唐敖游历海外的部分,所述海外诸国及种种奇花异草、珍禽异兽,虽大多能在《山海经》、《博物志》、《酉阳杂俎》等古籍中找到原始记载,但均经过作者发挥艺术想像,进行了再创造,赋古代神话以新的故事内容和社会意义,寄托了作者的政治理想。前苏联学者费施曼称之为“熔幻想小说、历史小说、讽刺小说和游记小说于一炉的巨著”。为此我们将之作为《中国古典小说名著丛书》中的一种出版,以飨最广大的读者。
    此次印行《镜花缘》所用底本为清嘉庆二十三年原刊本,同时参校其他版本,改正错讹,以臻完善。

    文摘

    版权页:



    紫衣女子道:“大贤所说'爰居爰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于林之下'这四句,音虽辨明,不知其义怎讲?”多九公道:“《毛传》郑笺、孔疏之意,大约言军士自言我等从军,或有死的、病的,有亡其马的,于何居呢?于何处呢?于何丧其马呢?若我家人日后求我,到何处求呢?当在山林之下。是这个意思。才女有何高见?”紫衣女子道:“先儒虽如此解,据婢子愚见,上文言:'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忡。'军士因不得归,所以心中忧郁。至于'爰居爰处'四句,细绎经文,倒像承着上文不归之意,复又述他忧郁不宁、精神恍惚之状。意谓偶于居处之地忽然丧失其马,以为其马必定不见了,于是各处找求,谁知仍在树林之下。这总是军士忧郁不宁,精神恍惚,所以那马明明近在咫尺,却误为丧失不见,就如心不在焉,视而不见之意。如此解说,似与经义略觉相近。尚求指教。”多九公道:“凡言诗,总要不以文害辞,不以辞害志,方能体贴诗人之意。即以此诗而论,前人注解何等明白,何等亲切。今才女忽发此论,据老夫看来,不独妄作聪明,竟是愚而好自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