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天漫?轻小说(2012年12月下)[平装]
  • 共1个商家     11.60元~11.60
  • 作者:阿朴(编者)
  • 出版社:《天漫》杂志社;第1版(2012年12月20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720951591232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天漫?轻小说(2012年12月下)》于动漫爱好者,将为其提供博览众家的广阔空间;于漫画作者,将为其提供展现自我、超越自我的高水准平台。

    目录

    追连载
    无用神力兄弟会
    今天的UPB依旧坑爹!废柴超能力者们的故事槽点满满——
    月与火犬
    九把刀推荐台湾新悦奇幻作家星子连载引爆!中文简体版独家首发!
    黄龙天空
    2012角川华文轻小说唱片金奖作《苍发的蜻蜓姬》姐妹篇第三弹!
    东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
    台湾浮文字新人奖金奖得主劲爆校园物语笫二部!
    超连载
    记忆出走
    十分之一的幸运
    轻谈会
    【风息泪专栏·头奖彩票店】世界末日不够远
    【面堂兄专栏·非著名怪谈剧场】盗梦空间
    【+空+专栏·宅到世界尽头】没有伯乐,只有一肚子怨气的实习生
    【钻石咖啡鸦专栏·岛鸦是益鸟】有关投稿的前车之鉴
    【饲主专栏·史大力BIG POWER】杀掉闲昏的东西
    天轻学园
    茶话会
    Trick or treat?不给礼物,就搞乱!——喂喂,这是圣诞节啊!
    轻友团
    所谓神作Style!
    星座说明书
    正确吐槽十二星座的方法
    天角的书架
    闪作,闪出个未来!
    大注目
    《天轻》超人气绘师美国爆发,独家企划不容错过!
    轻色·草芥特辑
    翼之影
    《天轻》首部空校背景热血幻想长篇乘风而来!
    学院之锡
    第二届台湾角川轻小说大赏金奖作《浩瀚之锡》番外篇!
    水月名伶夜不寐
    第三届台湾角川轻小说大赛铜奖得主最新短篇完全呈现!
    樱花庄的宠物女孩神田空太日常的一天
    当红动画人气轻小说番外篇心跳登场!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好简单粗暴而又单纯有效的战斗方式,不用思考,不用策略,只是单纯力量的压制。
    绝望的情绪在UPB众人中蔓延开来。不依靠一级能力者阿泉,我们似乎完全没有办法抵御另一个一级能力者。齐洛苦心维持着狗尾巴花们的自尊,但这一切好像被撕开了一条血淋淋的伤口。
    这时候楚柯来到了办公室,他看起来兴高采烈——说起来,他是九级能力者,或许他在的话可以——?
    “社长!我发现放了20年的可口可乐很好喝耶!哎?你们在干吗?”
    如果绝望能够度量化的话,那瓶可口可乐大概相当于十二万伏特的绝望吧……
    “葛度尔大哥,有空教我格斗吧。”李波捡起一只被打破的玻璃大花瓶,突然说道。
    “哎?没必要呀,有我的能力,没人打得过咱们的。”阿泉在一边接口,她把头一歪,着实可爱,“你用能力帮我,我用能力帮你,只要有能力什么都可以解决一”
    “阿泉,我要跟你说的是——这样不行。”李波突然打断了她的话。他双手捏拳全身僵硬,这话大概耗费了他从五岁开始积攒到现在的全部正经气场吧。
    “嗯?什么不行?”
    “你不能一辈子靠着我的能力,以前你十天才需要一次,现在每天都需要……这不行。你太依赖超能力了。可那不是我们本来就拥有的东西。刚刚那只肥孔雀进门之前,我正要对你说这个——你得自己克服问题,要不永远不可能真的摆脱它。”
    阿泉刚刚还带点傲娇得意的表情,现在则显得十分惊慌,“为什么不行?你不是可以帮我吗?为什么不愿意了?你……不喜欢我了?”
    “这和喜欢不喜欢没关系,这种能力就跟吸粉儿一样——吸粉儿懂吗?——你会上瘾的,它不是靠你自己去解决问题,它也不会帮你变强,总有一天当它的效用也到头了的时候,你就没救了。”
    阿泉眼窝里有东西在打转,她不敢相信地望着李波。
    “那……你真不愿意帮我了?”
    “我永远愿意帮你,可我更希望你能自己走出去。”
    阿泉愣愣地望了一会李波,小混混使出吃奶的劲儿撑住肌肉,坚定地回望着她。
    于是阿泉哭着跑了出去。剩下李波垂头站在办公室正中央,一片寂静,就连齐洛都沉默地站在一边。
    “嘿……你这样真的好吗?放弃了这么好的姑娘,以后可能就碰不到了哦。”我凑了上去,不知为什么,我也有些想哭。
    “爷爷不在乎!”李波冲着我扬起了头,他脸上有几道难看的泪痕,可却依旧笑着,“小爷我从来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