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红楼梦(拓展阅读本青少版)[平装]
  • 共5个商家     14.00元~21.00
  • 作者:郑闯琦(改编),曹雪芹(作者),高鹗(作者)
  • 出版社: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12276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目录

    第一回 黛玉丧母进贾府
    第二回 贾雨村徇私判案
    第三回 宝玉梦游太虚境
    第四回 金锁宝玉现奇缘
    第五回 凤姐治丧显才干
    第六回 元春省亲大观园
    第七回 湘云快嘴黛玉恼
    第八回 共读西厢听曲文
    第九回 宝玉凤姐遭毒手
    第十回 泣残红黛玉葬花
    第十一回 情深女儿愈斟情
    第十二回 晴雯撕扇为一笑
    第十三回 诉衷肠宝黛放心
    第十四回 贾政恨打不孝子
    第十五回 献忧心袭人获赏
    第十六回 结诗社吃蟹赏花
    第十七回 贾母两宴大观园
    第十八回 刘姥姥醉卧怡红
    第十九回 醉贾琏追杀凤姐
    第二十回 感关怀钗黛结好
    第二十一回 贾赦欺男霸弱女
    第二十二回 呆香菱辛苦学诗
    第二十三回 踏雪欢笑联诗忙
    第二十四回 睛雯病补雀金裘
    第二十五回 探春兴利除宿弊
    第二十六回 慧紫鹃试探宝玉
    第二十七回 茉莉粉和玫瑰露
    第二十八回 湘云醉眠芍药茵
    第二十九回 尤三姐含愤殉情
    第三十回 尤二姐冤苦吞金
    第三十一回 山雨欲来荣国府
    第三十二回 梦碎抄检大观园
    第三十三回 睛雯含冤怡红院
    第三十四回 惊噩梦黛玉咳血
    第三十五回 贾母定金玉姻缘
    第三十六回 听谣言黛玉求死
    第三十七回 宝玉误娶薛宝钗
    第三十八回 锦衣军查抄贾府
    第三十九回 贾母病故凤姐亡
    第四十回 宝玉中举遁空门

    文摘

    插图:




    第一回 黛玉丧母进贾府
    传说,女娲炼石补天时,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石头,单单剩了一块未用,弃在大荒山青埂峰下,此石经锻炼之后,灵性已通,自怨自己无才补天,叹息悲号。一天,石头听见一个癞头和尚和一个跛足道人说起人间的荣华富贵,动了凡心,想要到人间去享一享这荣华富贵,便再三央求二位大师携自己入红尘。于是,两位仙人将它幻化成一块鲜明莹洁的美玉。
    又有一传说,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绛珠草一株,因得赤瑕宫神瑛侍者日夜以甘露浇灌,受天地精华、雨露滋养,脱却草木之质,得换人形,为报答神瑛侍者的灌溉之情,陪他下凡去人间,欲将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
    神瑛侍者投胎成一个男孩,出生在京城贾家荣国府。男孩出生时就口衔美玉,因此取名宝玉。他的祖母贾母爱他如珍宝。
    贾母疼爱的女儿贾敏,嫁给了当朝探花——姑苏人氏林如海,生了个聪明清秀的女儿林黛玉。林家也是书香门第,祖上袭过列侯,林如海现出任巡盐御史。在黛玉四岁时,她的弟弟就病死了。过了两年,她的母亲也因病逝去。
    贾母心疼外孙女儿没人教养,就派家人接她到自己身边去。林黛玉不愿意离开父亲,父亲劝她说:“你年幼多病,现在没有亲生母亲疼爱,也没有兄弟姐妹在一起互相爱护,去你外祖母家,她会疼爱你,这样我也放心。”
    黛玉哭着与父亲告别,然后和奶妈、丫鬟等上船去外祖母家。家庭教师贾雨村也顺道一路护送。
    过了几天,黛玉一行人离船上岸。外祖母家派来接他们的轿子和拉行李的车辆在那里已经等候了很长时间。黛玉以前就听母亲说,她外祖母家与一般人家不同。她从这几天看到的几个三等女仆吃的、穿的、用的东西来看,已是不凡。于是,黛玉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易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路,唯恐被人耻笑。
    原来,黛玉的外祖母家就是当时有名的“四大家族”——“贾、王、史、薛”中排名第一的贾家。贾家当年有兄弟两人,都因为军功封了公爵。哥哥的封号叫宁国公,弟弟的封号叫荣国公,他们的宅院分别叫做宁国府和荣国府。这两个大宅院,分别在一条街道的两边,占了大半条街。黛玉的外祖母就是荣国公的儿媳妇,贾母的出身也很高贵,她是“四大家族”中史侯爵家的小姐。黛玉有两个舅舅,大舅舅名叫贾赦,继承了祖父留下的爵位;二舅舅名叫贾政,被皇帝赐了工部员外郎的官位。贾政的夫人王夫人,是“四大家族”中王家的小姐。
    却说黛玉上了外祖母家的轿子,进城后从轿子的纱窗向外面看了一下,发现街上非常繁华,人来人往,确实与其他地方不一样。又行了一会儿,忽见街北蹲着两个大石狮子,三间兽头大门,门前列坐着十来个华冠丽服之人。正门不开,只有东西两角门有人出入。正门之上的匾上大书“敕造宁国府”五个大字。黛玉想道:“这必是外祖之长房了。”又往西行,不多远,照样也是三间大门,正是荣国府了。轿子进了西边角门,走了一小会儿,便歇下退出。婆子们下轿上前来,另换几个干净小厮抬起轿子。到一垂花门前落轿,林黛玉扶着婆子的手下轿,进了垂花门,两边是抄手游廊,当中是穿堂,当地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转过插屏,小小的三间厅,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正面五间上房,皆雕梁画栋,两边穿山游廊厢房,挂着各色鹦鹉、画眉等鸟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便忙都笑迎上来。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一面听得人回话:“林姑娘到了。”
    黛玉刚一进到正房里面,只见两个人搀着一位鬓发如银的老人迎上来,黛玉便知是自己的外祖母。正要拜见时,早被外祖母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黛玉也哭个不住,好一会儿,众人才劝住。
    随后贾母让黛玉拜见了旁边的二位舅母和嫂子李纨。贾母吩咐:“请姑娘们来。今日有远客,可以不去上学了。”
    不一会儿,只见三个奶妈和五六个丫鬟,簇拥着三个姊妹进来。第一个肌肤微丰,温柔沉默,举止可亲;第二个长挑身材,顾盼神飞,文采精华;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她们是贾府的三位小姐:迎春、探春和惜春。还有一位大小姐元春,被选人宫里做女史去了。
    黛玉忙起身迎上来一一见礼。大家见黛玉年龄虽小,但是说话举止不俗,而身体也虚弱,就问她情况。黛玉说:“我从会吃饭时便吃药,到现在都是这样。也请了不少名医来治病,但是都没有效果。现在我还在吃人参养荣丸。贾母说:“正好,我这里也正让医生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副就是了。”
    贾母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后院中传来一阵笑声,有人说:“我来迟了,不曾迎接远客!”黛玉心想:“这些人个个都很恭敬,不敢大声说话,现在来的人是谁,竟然敢这样无礼?”这时就见一群媳妇、丫鬟围拥着一个人从后房门进来。和其他姐妹打扮不同,这个人彩绣辉煌,恍若神妃仙子:头戴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身穿缕金百蝶穿花大红洋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一双丹凤眼,两弯柳叶眉,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
    黛玉连忙起身相见。贾母笑着说:“你不认得她。她是我们这里有名的一个泼皮破落户,南方俗称‘辣子’,你叫她‘凤辣子’就是了。”黛玉正不知道如何称呼,其他姐妹忙告诉她:“这是琏嫂子。”黛玉想起母亲说过,大舅的儿子名叫贾琏,娶的是王夫人的内侄女王熙凤,这个王熙凤从小是当男孩子养的。现在想来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于是称呼她为嫂子。
    王熙凤拉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了一回,笑着说:“天下真有这样标致的人物,我今儿才算见了!况且看这气派,不像是老祖宗的外孙女,竟是个亲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头心头一时不忘。只可怜我这妹妹这样命苦,怎么姑妈偏就去世了!”说着,用手帕擦起了眼泪。贾母笑道:“我才好了,你又来招我。你妹妹远路才来,身子又弱,才刚劝住了。你不要再提以前的事了。”王熙凤听了,忙转悲为喜道:“妹妹多少岁了?上过学吗?现在吃什么药?在这里不要想家,想要什么吃的、玩的,只管告诉我。丫头婆子们不好了,也只管告诉我。”这时茶果上来,凤姐亲自端茶奉果。
    王夫人说:“该拿出两匹绸缎给你这妹妹去裁衣裳。”王熙凤说:“知道妹妹这两天就会到,我已经预备下了。等太太回头看看我再送来。”王夫人笑了下,点了点头。
    随后黛玉又随大舅母邢夫人去见大舅舅。邢夫人带着黛玉出门上了车,被小厮们拉至荣府花园隔断过来的一座小院。大舅舅说怕见了伤心,改日再见。邢夫人要留黛玉吃饭,黛玉说:“舅母爱惜赐饭,本来不该推辞,但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因此改天再来,望舅母见谅。”于是黛玉回到荣府去见二舅舅。众嬷嬷引着黛玉穿过正室荣禧堂,来到东边的耳房内。
    王夫人携黛玉上炕,挨着自己,说道:“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以后再见吧。只是有一句话要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我不放心的只有一件事:我有一个儿子,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天他去庙里还愿去了,还没有回来,晚上你看见就知道了。你只要以后不理睬他就行,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黛玉也常常听母亲说过,二舅母生的那个表哥,出生的时候口里含着一块玉。这个表兄非常顽皮,最讨厌读书,只喜欢和女孩子一起混。外祖母又非常溺爱他,所以没有人敢管。于是黛玉说:“舅妈说的,可是含着玉出生的那位哥哥?在家时我也曾听见母亲常说,这位哥哥比我大一岁,小名就叫宝玉,虽极顽皮,但听说很重姊妹情谊。况且我来了,自然只和姊妹们在一起,兄弟们
    应该不会待在一起的,哪里会去沾惹他?”正说着,就见一个丫鬟说:“老太太那里传晚饭了。”王夫人连忙带着黛玉去贾母的住处。
    黛玉只见已经去世的大表哥贾珠的遗孀李纨在上饭,王熙凤在放筷子,王夫人送汤。贾母在榻上坐着,面对着饭桌。饭桌两边各有四张空椅。凤姐忙拉了黛玉在左边第一张椅上坐了,黛玉十分推让。贾母笑道:“你舅母嫂子们不在这里吃饭。你是客,原应坐这里。”黛玉这才坐下了,其他姐妹也按次序坐下。两边的丫鬟有拿拂尘的,有拿漱口用的痰盂的,有拿手帕的,屋里屋外还有不少伺候的女仆,但是却连咳嗽的声音都听不到,非常安静。饭后即刻有丫鬟用小茶盘捧上茶来。当日林如海教女养身,说一定要等饭粒咽尽,过一会儿再吃茶,才不伤脾胃。黛玉见这里许多事情不合家中的习惯,不得不一一改过来,因而接了茶。见人又捧过漱盂来,黛玉也照样漱了口。洗完手,又捧上茶来,这才是吃的茶。
    贾母让王夫人等人退下,问起黛玉都读过什么书。正说话的时候,只听外面一阵脚步声,丫鬟进来笑着说:“宝玉来了!”黛玉心中疑惑,这个宝玉,不知道是个什么顽劣人物?不见倒好些。正想着,忽然看见已经进来了一位少年公子: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抢珠金抹额,穿一件百蝶穿花大红箭袖,蹬着小朝靴,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脖子上用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黛玉一见,便吃一大惊,心中想道:“奇怪,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竟然这样眼熟!”
    贾母让宝玉先去见过母亲。等宝玉回来后,贾母说:“还不去见见你妹妹!”
    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妹妹,便料到是林姑妈的女儿,忙行礼见过。只见黛玉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闲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不由得笑着说:“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
    贾母笑着说:“又在胡说!你哪里会见过她?”宝玉回答道:“虽然没有见过,但我看她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天就当做是久别重逢吧。”贾母笑道:“这样更好,如果是这样,就更加和睦了。”
    宝玉又细细打量黛玉一番,问起黛玉读过哪些书,见其眉尖若蹙,便送给妹妹“颦颦”二字,然后又问:“你有没有玉?”大家都有些纳闷,黛玉于是说:“我没有。那玉是件稀罕物,岂能人人都有?”宝玉听了,突然发起痴狂病来,摘下脖子上挂的那块玉,狠命摔在地上,骂道:“什么稀罕物,我不要这东西!”
    当下,大家争着去拾玉,贾母急得搂住宝玉说:“冤家!你生气,要打骂人都行,何苦摔那个命根子!”宝玉满面泪痕,哭着说:“家里姐姐妹妹都没有,单我有,我就感到没趣。如今来了个神仙似的妹妹也没有,可知这不是个好东西。”
    贾母连忙哄他说:“你这个妹妹原来是有玉的,因为你姑妈去世时,舍不得你妹妹,就随身带了那块玉下葬了,所以你妹妹说没有玉。”说着,亲自从、丫鬟手里接过玉,给宝玉戴上。宝玉感觉有道理,也就不再吵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