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科幻小说变形记:科幻小说的诗学和文学类型史[平装]
  • 共2个商家     27.80元~28.90
  • 作者:达科?苏恩文(DarkoSuvin)(作者),舒伟(合著者),丁素萍(译者),李靖民(译者),李静滢(译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6344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科幻小说变形记:科幻小说的诗学和文学类型史》是“十二五”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项目之一。

    作者简介

    作者:(加拿大)达科·苏恩文 (Darko Suv) 译者:丁素萍 李靖民 李静滢 合著者:舒伟

    达科·苏恩文(Darko Suvin)1930年出生于克罗地亚首府萨格勒布,当代世界著名科幻文学研究专家,世界上最具影响的马克思主义学派理论家之一,对西方现当代科幻文学的研究产生了重要影响代表性著述有《科幻小说变形记》,《科幻小说面面观》,《编剧艺术两面观》,《英国维多利亚时期的科幻小说》等;主编有《社会主义国家的科幻小说》,《H.G.威尔斯和现代科幻小说》,《科幻小说研究:科幻小说论文选编》(与R.D马伦共同主编)等。
    译者简介:
    丁素萍,天津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英语语言研究所所长,外国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硕士点学科带头人;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合作博士生导师;中国系统功能语言学研究会理事,天津市翻译协会语言学与教育分会副主任;主要研究方向为话语分析和美学语言学。
    李静滢,华南理工大学英语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文学博士(南开大学),研究方向为翻译理论与实践,已翻译出版各类作品近两百万字主要译作包括《卡莱尔爱默生通信集》、《美军战争家书》、《火线后的故事》、《编辑的艺术》、《迷失》、《大卫的伤疤》、《巴门尼德著作残篇》等。
    张靖民,民天津理工大学国际教育学院院长,教授,硕士生导师,天津市翻译协会理事。长期从事翻译理论与实践的教学和研究,出版专著、译著等五十部、篇。主持多项省部级科研项目及局级科研项目,并参与一项国家级科研项目;完成的文学译作有《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最终爱益人》《玫瑰园中的影子》等。
    舒伟,天津理工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教授,外国儿童与青少年文学翻译研究中心主任,文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中国科普作家协会科学文艺委员会委员,全国英国文学学会理事,《全球儿童文学典藏书系》翻译专家委员会委员。著有《中西童话研究》等论著,翻译出版有《童话世界与童心世界》等外国儿童文学理论名著多部。主要研究方向涉及英国文学,英国童话小说,西方幻想文学,文化与文学翻译。

    目录

    中文版序(达科·苏恩文)/001
    英文版原序/011

    第一卷 科幻小说的诗学
    第一章 陌生化与认知/003
    第二章 科幻小说与文类学之丛林/017
    第三章 界定乌托邦文学类型:某种历史语义学,某种类型学,一条建议,一个吁求/042
    第四章 科幻小说与新奇陛/070

    第二卷 科幻小说的历史
    传统科幻小说史导论/097
    第五章 追寻梦幻岛/101
    第六章 转向期望:激进的狂想与浪漫的倒退/132
    第七章 自由主义的无声期望:征服空间的机器/168
    第八章 期望灿烂日出:梦想、幻象,还是梦魇?/195
    现代科幻小说史导论/232
    第九章 威尔斯:科幻小说传统的转折点/235
    第十章 《时间机器》与乌托邦:科幻小说的结构模式/251
    第十一章 俄罗斯科幻小说与它的乌托邦传统/271
    第十二章 卡雷尔·恰佩克,或我们中的怪物异类/304
    参考文献/319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内格利和帕特里克似乎是最早的明确阐述了政治科学家的乌托邦和人文科学家的乌托邦(“政治哲学和政治理论的表达”)之间的差异,以及文学批评家的乌托邦与文学理论家的乌托邦之间的差异(“虚构的国度”、主题和“贯穿”的思想)。他们的开拓性地位明显地表现在他们与自己正在放弃的旧观念之间作出了某种艰难的妥协②。但是由于他们使用现在已经过时的描述的隐喻(在一个恰当的语境里,这种方式过于迂腐),他们没能详细地解释清楚虚构的贯穿究竟是什么意思,而且他们实际上在书中对社会政治思想和社会结构的集中探讨是与文学结构无关的,这使他们的定义显得有些孤立,没有产生什么影响。但是他们那部有益的而且有影响的书至少指出了这样的研究视野——研究他们在前言中以一种混合的概念风格称作“西方文明中的乌托邦思想”(旧风格),以及有些谦卑的“乌托邦主义者的文学类型”(新风格)。
    另一方面,赫布里根一开始大胆而欢快地确认了乌托邦的文学性,但接着却让它游移在极度的模糊之中——不仅说它是“想象的”,而且也是“理想的意象”。后来在书中,他讨论了许多恰当而令人振奋的有关将它与其他类型加以区分的内容。尤其是,他将乌托邦界定为一种文学存在的模式,获得了某些结构性的成果,因而成为一名先驱。然而,他的众多参数,包括他的定义,似乎更契合莫尔(他的特定范式)的原型,或者就是一项乌托邦计划,而不适合一个理想的典型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