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万象(2012年7月号?第14卷第7期)[平装]
  • 共43个商家     6.60元~10.60
  • 作者:
  • 出版社:辽宁教育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7100837600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万象(2012年7月号?第14卷第7期)》编辑推荐:这是一趟史诗般的旅程。保罗?索鲁乘坐火车,从伦敦出发,穿越欧洲,横贯整个亚洲。壮游之路,由众多著名的火车路线连缀而成,车头蒸汽在字里行间若隐若现。让读者看的更明白,更懂得其中的含义。

    目录

    闲话老饭店
    高架:化梦为实——从老建筑到人民公园
    町家古本屋与茶房
    泪珠缘——南国女子潘秀琼之歌(春登燕)
    百惠、圣子、知永子
    江湖人回归社会的道路(三下)(水浒识小录)
    《人伦大统赋》新解(四)
    面食(提前怀旧)
    南洋茶餐室及其他
    方便面源于厦门
    学生“得罪”了老师》?—谈罗家伦不聘朱希祖任清华历史学系主任的一段公案
    胡适和他的右派儿子
    林琴南的七十寿辰
    仁之硕之手足情
    山之西南(下)
    万象笔记本
    照相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林琴南生于壬子九月二十七日(一八五二年十一月八日)。按干支(即阴历)计年法,婴儿出生之日,即可计一岁。那么林琴南步入一九二一年生日(辛酉九月二十七日),就可称七十初度。中国民间习俗,做九不做十,因此他的七十寿辰应是在这一天做的。中、西历计岁整差一年。
    据朱羲胄述编的《贞文先生年谱》记载,林琴南七十以前的生日都是在家里与家人一起过的,用他的话来说是“举家为寿”,从未有亲友学生为他大张旗鼓地举办过祝寿活动。按他当年在京城的名望、资历及众多门人学生来说,他的六十寿辰就应有人为他张罗,即使不张罗,也会有亲友上门祝寿。可是年谱记载:“辛亥九月二十七日为先生六十生日,家人即天津西开寿之。”为什么家人要在天津租界西开寿之呢?请看《畏庐诗存》卷上,他在《辛亥九月二十七日余六十初度仍居西开赋此自嘲》:“吾年五十客杭州,甲子于今已一周。两度逢辛(辛丑、辛亥)皆遇乱,举家为寿若忘忧……”
    五十、六十生日是在家中静悄悄地度过了,那么七十寿辰是否按照前例“举家为寿”,不惊动亲友门生?按林琴南的本意来说是想如此,何以为证?进入辛酉年后,他靠卖画为生,赡养家人。尽管润格颇高,收入颇富,有人戏称他是“造币厂”,但他须抚养数十口家人,还要供养几个孩子上学,学费不菲,家累甚重。做寿既要破费来客送礼,又要自己多花钱,这也是他要“举家为寿”的一个重要原因,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对外人不足道,但对家人是可以说的,他给在青岛求学的五子林璐信中写道:“廿七日余生辰,本同尔母商议,省费不请一客。”可是亲友怎么也不答应,一定要为他祝寿,结果“无如男宾女客,来者至多,但海军一部,已有数十人。志谦新得一款颇巨,送来一百元为寿仪,却之不可,只得借此项为用度,家中四席(女客据其三),广和居四席,杏花村三席(四哥陪海军诸友),共费一百六十余元。寿分亦收至三十余元,所贻不多”。
    花费一百六十元,请了十一桌亲友客人,来庆贺林琴南的七十大寿,这对一位终生自食其力,教书、卖文、鬻画的“穷措大”文人来说,确是一笔巨大开支,幸亏有林志谦的一百元寿仪垫底,才“所贻不多”。由此看来,林琴南是生平头一遭热热闹闹地与众多亲友过了一次大寿辰。其热闹场景在“年谱”中虽无只字记载,但谱中却在生日这一天记下了另一起惊动京城内外的祝寿活动——“及门弟子,于生日前,通启中外,征乞艺文,以为先生寿”。原来是林氏诸多学生为老师生日筹备了一份更大的寿礼,尽管是一份秀才寿礼。
    俗话说,秀才人情纸半张,可是这份秀才寿礼可着实不轻呵!它几乎遍及京城遗老宿耆,也触及了半壁艺苑文坛名流。据谱载:“越日,海内耆旧名宿,如康有为、陈宝琛、樊增祥、陈衍、左绍佐、周树模、陈三立、柯邵忞、郭曾戈斤、严复、马其昶、姚水朴、王树枬、傅增湘、张元奇、王允哲、卓孝复、高向瀛、王式通、王葆心、李宣龚、孙雄、罗悖融、秦树声、三多、江瀚、朱益藩、徐世昌皆各投诗文为先生寿;画师如齐璜、陈衡恪则以绘事为寿,乃至名伶如梅兰芳、尚小云、程砚秋,亦各馈画献寿。”谱中列举的三十余人,只占三分之一左右,还有诸多名流如叶恭绰、江蕴宽、宋小濂、林福熙等等尚未列入。更有前任“清史馆总裁赵尔巽,遗使请于先生,愿署弟子籍,众闻大惊。先生婉谢却之”(见《贞文先生年谱》)。
    一个布衣老文火、老翻译家、老书画家,居然赢得如许京城宿耆名流的祝寿礼赞,在二十世纪初的旧文坛艺苑中,不说空前,也可称绝后了。
    在众多祝寿诗文书画中,年长四岁,林琴南以前辈尊之的末代皇帝宣统的宫保太傅陈宝琛,领衔为林琴南写了一篇寿序,序中盛赞了林琴南的道德文章,从青少年时代的仗义行侠,号称狂生写起,一直写到他老年的捍卫名教,九度谒陵活动,类似一篇传略。康有为则继“译才并世数严林”诗句后,又在祝寿诗中称誉林译小说有班固、司马迁的古文高才:“说海于今听似雷,浓熏班马有高才。”
    严复与林琴南同是福建闽侯人,年龄略小,又同是闽籍晋安耆年会会友。严复早年留学英国,虽说学的是海军,可是这位学海军的学生,却于格致、天算、建造、战术之外,还致力于研究西方的学术思想,翻译了《天演论》《原富》《群学肆言》《穆勒名学》《法意》等西方资产阶级政治学、哲学、社会学、政治经济学、法学、逻辑学等经典著作,加上他译学严谨,曾提出“信、雅、达”翻译三要素,当称近现代译林的开山泰斗。也许是文人相轻的传统观念作祟,当“林译小说”盛行,其发行量远远超过他译的学术经典著作时,他的心里确有点不平衡,对于不懂外文,仅凭别人口述的“林译小说”曾流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态。故对康有为的“译才并世数严林”诗句,颇不以为然。林琴南在奉祝严畿道(严复字畿道)六十寿辰,诗中有“盛年苦相左”之句。但辛亥革命后,严林又一起站到了反对共和的封建遗老一边,成了晋安耆年会会友(会长陈宝琛),故林诗又有“晚岁荷推致”之说。怎么推致呢?严复在题(《畏庐(林纾字琴南号畏庐)晋安耆年会图))中有句道:
    “纾也壮日气食牛,上追西汉搞文藻。十年大学拥皋比,每被冬烘笑头脑……”诗中盛赞了林琴南的古文文采能上追班固、司马迁,及其壮岁仗义行侠,气壮如牛,还赞扬了林的十年大学业绩及绘事上的硕果:“兴来铺纸写云山,双管生枯兼润燥。自言得法自吴(历)王(石谷),定价百金酬一稿……”这次在《赠畏庐七十寿诗》中他又写道:“自有高文媲汉始,更掺重演续虞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