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网络至死:如何在喧嚣的互联网时代重获我们的创造力和思维力[平装]
  • 共1个商家     22.10元~22.10
  • 作者:弗兰克·施尔玛赫(作者),邱袁炜(译者)
  • 出版社:龙门书局;第1版(2011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8320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网络至死:如何在喧嚣的互联网时代重获我们的创造力和思维力》:娱乐尚未至死,网络至死的危机已然闪现《娱乐至死》之后,最震撼人心的媒介经典
    注意力极易分散,记忆力严重退化
    想象力和创造力被极度扼杀
    网络以诱人的海量信息吞噬了我们
    人类正被自己顶礼膜拜的信息技术逐渐异化
    如何突围并顺利前行
    赢得这场比娱乐更无孔不入的网络之战……
    我们不再记得朋友的电话号码,每个网页浏览不到三秒,没了google不知道自己下一句话该说什么……你.我,TA,所有人的大脑都在跟着鼠标的敲击运作。这无疑是一场灾难,人竟然变成了机器的寄生虫,在信息的海洋里几乎被溺死,把每一条信息都当成救命的浮木,天知道也许那只是尘埃,我们貌似输了,对电脑俯首称臣,由着它们指定命运的方向。但是,别忘了,我们,人,拥有电脑欠缺并羡慕的特质:创造力、宽容和沉着。

    媒体推荐

    弗兰克·施尔玛赫的这部作品指出了我们在网络时代所面临的认知危机,它是对这个数字时代的一部诊断书。
      ——《南德意志报》
    互联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强大的瘾品,弗兰克·施尔玛赫在他的这部作品里尝试着为我们分析和解释这个困境,使我们的心灵重新获得独立和自由。
      ——德国《时代周刊》
    数字时代的尘肺:多任务处理毁坏着我们的身体和大脑,人和电脑之间正在进行着一场漫长的赛跑。弗兰克·施尔玛赫为我们敲响了警钟。
      ——德国《威斯特法伦报》
    弗兰克·施尔玛赫在这部作品里,以严谨和科学的方式,展开了一场对于人类社会未来的探讨。
      ——德国《焦点》杂志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弗兰克·施尔玛赫 译者:邱袁炜

    弗兰克·施尔玛赫,毕业于海德堡和剑桥大学,拥有博士学位。1994年起,担任《法兰克福汇报》主编之一,曾多次获得德国文学和新闻领域大奖。《周日世界报》曾评价道,施尔玛赫是个“对题材具有天才嗅觉的执著报人”。其著述甚丰,前一本著作《玛土撒拉的密谋:颠覆高龄化社会的迷思》,主要关注老龄化社会的老年歧视问题,曾居德国非小说类排行榜第一名,德国2004年非小说类最畅销读物,迄今仍名列畅销榜前茅,已发行70万册,授权14种语言翻译,并为他赢得“黄金文笔奖”、“克林纳国际书卷奖”专业类书籍奖,以及“2004年德国最佳记者”的殊荣。

    目录

    我的大脑已经落伍了
    全新的大脑
    思考机器变形记
    为什么医生束手无策?
    数字泰勒主义
    为什么我们越来越多地去适应机器?
    我们是如何忘记飞翔的艺术的?
    短时记忆的混乱
    多任务处理是对身体的损害
    电脑认识我们
    电脑不会讲故事
    我们想和它们一样
    电脑一生中最大的失望
    人在数学中的变形
    ”肢解”和“烹煮”人类的方法
    当人类不再思考
    数字达尔文主义
    当电脑开启,人脑便停止转动了吗?
    工具如何改变着它的发明者
    属于温和而有用的统治者的时代
    让人丧失意志力的香味
    关于疲惫与自我耗竭的科学
    对于意料之外的事物,我们是盲目的
    逆时针方向实验
    时尚、潮流、泡沫与狂热
    什么都不是的偶然
    教育的未来
    玻璃球游戏
    致谢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几年前,你肯定会说,你只愿意和最好的朋友或者家人分享你心底最深处的秘密。当然,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比如陌生人首先敞开了心扉,也有很多人愿意对陌生人讲述他们的担忧和恐惧。
    我们会觉得这像是一种互惠对等的生意:既然别人对我们讲述了内心的秘密,我们也应该和他们一起分享自己的隐秘故事,这像是一种无法抵挡的诱惑。正如我们在美国电影中常见的那样,美国警察在审讯犯罪嫌疑人的时候,首先会和他们称兄道弟(比如:“哥们儿,我知道你的感觉,我也有老婆孩子。”),以此来换取他们的信任,为撬开他们的口作准备。
    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仔细观察过你的电脑。它看上去不像是一个生物,盯着它的屏幕看,它除了电脑的样子还是电脑的样子。汽车看上去甚至都比它像人,因为车灯看着像是人的双眼,可以看出某种表情来。会有人受到电脑的蛊惑,和它分享心里的秘密吗?答案是肯定的。
    在加利福尼亚有两台灰色的、无聊的、老旧的电脑,它们一模一样,几乎无法分别,性能也没有任何区别。它们看上去实在是不值一提。但是,制造它们却有一个特殊的目的。这个“特殊的目的”建立在特定的前提之下:“电脑并不是‘人’,它不能得到和‘人’一样的待遇,或者说,所有关于人的特性的词汇都不宜用于描述电脑。”
    这样写道。
    信息不断地吞食注意力,以其为养分。但是我们的注意力已经匮乏到一定的程度,它甚至都无法满足我们自己的私人生活,更不用说提供给所有的新信息。当人口爆炸遭遇食物短缺,对资源的达尔文式的竞争就开始了;一些物种灭绝,而另一些存活下来。我们知道,达尔文读过马尔萨斯的人口论,这帮助他建立了进化论。我们的脑袋变成了不同种类的信息、想法和思考的生存竞争平台。我们越强烈地将思想塞进网络,我们在这场战斗里沉陷得就越深。这给图书出版、报纸、电视和音乐工业带来了压力。
    达尔文的生存斗争无处不在,它出现在我们每个人的生活里,出现在我们和别人的交际中,出现在我们对抗遗忘——新信息最大的敌人——的过程中,出现在我们的职业生涯里,出现在数字时代的每个组成部分。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对人类生活影响最大的三种学说是泰勒主义、马克思主义和达尔文学说。这三种学说在数字时代有了“个人化”的形式,不是作为意识形态,而是生活实践:泰勒主义以多任务处理的形式出现;马克思主义则表现为免费信息,就像Google现在所提供的服务那样;达尔文主义则表现为那些率先获得决定性信息的人所获得的巨大利益。
    这本书将要展示的是信息爆炸如何改变我们的记忆、注意力和心理能力,以及我们的大脑发生的物理改变,这一进程只有在工业革命期间人们的肌肉组织和身体上的改变可以与之比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