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4:迷宫的尽头[平装]
  • 共1个商家     13.90元~13.90
  • 作者:李榕(作者)
  • 出版社:北方联合出版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春风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1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13390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4:迷宫的尽头》是由春风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作者简介

    李榕,1972年12月生于武汉,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主管药剂师,湖北省作协会员,湖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
    13岁发表第一篇作品,迄今已发表两百万字,多次获楚天文学奖和冶金部文学奖。
    代表作《深白》2007年发表后引起多方关注,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新华文摘》相继转载,入选新实力华语作家十年选集,2009年荣获第四届湖北文学奖,2010年改编为30集同名电视连续剧。
    2006年出版长篇魔幻小说《树妖的森林》。

    目录

    第一章 生日蛋糕的命运
    第二章 心灵的指引
    第三章 迷途羔羊
    第四章 兵器库门庭若市
    第五章 顶级分身术
    第六章 一无收获
    第七章 一展身手
    第八章 激光束的威胁
    第九章 七星照耀时
    第十章 危机四伏
    第十一章 遁地术
    第十二章 见不得光的出生地
    第十三章 女祭司的荣耀时刻
    第十四章 王子的婚约
    第十五章 你效忠的是谁
    第十六章 向冥王宣战
    第十七章 命运
    第十八章 圣花猫的背叛
    第十九章 圣花猫占卜法
    第二十章 离别
    第二十一章 前往树妖的森林
    第二十二章 迷宫
    第二十三章 大哭一场
    第二十四章 另一个开始
    终章

    文摘

    版权页:



    “我来吹蜡烛,我来吹!”
    “当心!”
    砰!
    “见鬼!”
    “白痴!”
    生日蛋糕被弄翻了,姿落的鼻子上沾着一坨奶油。她被眼前混乱的场面弄傻了,其余的人恨铁不成钢地盯着她。
    事情一开始是这样的,今天第模扣过生日——注意,是第模扣过生日而不是天激作过生日!双胞胎本应该是同一天的生日,为了满足某些小孩喜欢过生日的怪癖,第模扣与天激作这对孪生兄弟不得不分开过生日。
    “这样大家就能多开几个生日派对了。”某些不懂事的小孩自作聪明地认为。
    为了这个非正规的生日,大家在第模扣位于虹影山谷的茅屋里忙乎了一天。生日蛋糕无疑是整个派对的重中之重,更何况某小孩设想的是个豪华三层大蛋糕,上面点缀着她有限的头脑所能想到的、其他人能找到的无数好吃的东西。而为了让蛋糕的味道像个蛋糕(因为没有找到蛋),女祭司不惜哄着瓶中精灵往里加了很多可疑的调味剂。
    蛋糕一出炉,姿落就风风火火地像个小炮弹一样冲出来,抢着插蜡烛,抢着吹蜡烛,好像会有人要和她争这种极度无聊的事似的。可惜,她的胳膊比蜡烛长不了多少,结果……
    “无聊透顶!”天激作恶声恶气地抱怨,用手指的关节猛敲打姿落的头。姿落疼得哇哇大叫。
    若耶一把抓住天激作的手:“一开始你也同意的不是吗?”
    天激作欲言又止,没错,他是同意的。拜她所赐,他被毁坏的脸已经恢复了原状——名副其实地给了他“面子”——姿落的年纪却因此又小了一岁,从十一岁变回到十岁。一岁的区别而已,她就变得又磨人又讨嫌!
    她如此热衷于过生日压夷所思。,大家就要被这个小矮子弄得快发疯了。“我想要过生日啊!”“什么时候能过生日啊?”每日每夜、无时无刻这样不停念叨着,怕是神仙也会发疯。问题是,她怎么过生日?过生日不是应该越过越大吗?谁会像她,从十二岁一直长到了十岁!本来个子就比同龄人矮,现在乍眼看去只有八岁。
    “第模扣,”混乱时刻玄媚儿很不适时地端着高高一摞盘子跑出来,她冲着天激作恳求着,“快帮帮我,好沉!”
    天激作冲她翻了个白眼,白痴,现在要盘子有什么用,让大家对着空盘照镜子吗?玄媚儿发现自己又弄错了。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将钱币骑士与魔杖骑士弄混了,谁让这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呢,以前钱币骑士戴着面具大家比较好辨认,现在取下了面具大家会弄错也不足为奇。
    真正的第模扣正弯腰将被姿落弄翻的生曰蛋糕捡起来,脏的部分丢弃不要,干净的被重新修整后就又焕然一新。只不过原先的蛋糕是圆形的,现在是心形,漂亮整齐得好像从未被打翻过似的。
    “最喜欢魔杖骑士!”姿落欢呼雀跃,小脸兴奋得通红。
    第模扣回头对着王子扑无奈地总结:“谁给她好吃的她就喜欢谁。”
    “目前她最喜欢的人非你莫属。”扑懒洋洋地说,他始终一种置身世外的态度,在一旁面露慈爱的微笑看着大家忙得不成样子,手中偶尔拨弄着竖琴的琴弦。拥有虹影精灵的魔杖骑士眨眼工夫能变出好吃的,花粉做成的各色小点心啊,草浆提取的五彩糖果啊,总会将这个小破孩高兴得乱蹦乱跳,每天都像过节。
    女祭司的脚下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她整个人以及被她抱着的那摞盘子就全部准确无误地朝着刚修复好的蛋糕倒去。“不要哇!”姿落带着哭腔地捧着头大叫,第模扣敏捷地朝蛋糕奔去,天激作抢在他的前面——两人的头重重撞到了一起,蛋糕顷刻粉碎。
    若耶惊诧莫名地看着这两人:“不愧是孪生兄弟,你们行动居然如此一致!”
    姿落伤心地看着变成泥浆的蛋糕,嘴唇颤抖着,眼泪直打转。
    天激作捧着自己的头质问他的兄弟:“你的头是花岗岩的吗?”他被撞得眼冒金星,但对方似乎没有任何损失。钱币骑士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上前去用手敲打着魔杖骑士的头,就像敲着一个熟透了的西瓜,他更惊奇了,“你的头真不是一般的硬!”
    “那么这一局我胜了?”第模扣开心地咧开了嘴。
    他和天激作之间有个不定期的比赛。比赛不限时间场地随时举行。
    天激作对此嗤之以鼻。
    从蛋糕的泥浆中站起的女祭司懊恼地瞅着自己的衣服:“该死,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件礼服!”这件礼服是她的得意之作,说白了就是很多块色系不同的布披挂在一起,绊住她的就是其中一块过长的布。
    “我似乎来得不是时候啊。”有个人轻轻说了句。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大家一愣,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树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他矮胖身材,露出可掬的笑容——魔法师!
    魔法师法得牙凯是所有魔法学徒的入门师傅,精灵岛的主人,宝剑骑士若耶的授业老师。
    但是他的出现并没有让大家出现久别重逢的狂喜,王子扑警觉地盯着他:“您来找我们有什么事?”
    “您来找我们有什么事?”魔法师学着王子傲慢的腔调,“难道没有人因为见到我感到高兴?没有拥抱?没有欢呼?没有寒暄?没有问候?”他不无遗憾地朝他们伸出他那肥短的胳膊,期待他们的拥抱。
    大家却保持着一致的沉默,只有姿落激动得不行,她跳过去一把搂住他胖胖的、短到几乎没有的脖子:“见到您真是太好了!”她真诚地将脸贴到对方的脸上,“您快给我弄个许愿树吧,我要变出世界上最美味的生日蛋糕!”
    原来这就是她欢欣的原因?!
    大家全部被她打败了的表情。魔法师喜欢从树妖的森林里偷取有魔力的小树,他能让小树催生出装满美食的果实,这是他独有的法力。
    魔法师开心地说:“行啊行啊,现在我们就去树妖的森林吧!”
    若耶动作迅速,像摘果子一样将姿落从魔法师的脖子上弄下来:“您直说吧,来找我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的神情充满了戒备。
    “若耶,好久不见后你对我生分多了,”魔法师有些伤感,“长话短说吧,皇帝陛下病危,我奉命来带王子殿下回去。”他发现说出这个消息大家都没有露出吃惊的神气,想必他们早就知道了。
    “为什么要带我回去?”扑冷不丁问了句,当他们回到大阿卡那星球,立刻获知了皇帝病危的信息。
    “为什么?!”魔法师讶异地盯着他的双眼,“你是王位继承人啊!”在姿落初到阿卡那时,王子扑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那时的扑正一门心思得到魔石恢复他失去的一切。但复活后的王子性情大变,似乎对王位丧失了兴趣,情愿跟着他们被放逐到小阿卡那,皇帝一怒之下发出通缉令追杀他们,同时召回了另一个王子光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而在此之前他们都没听说过光这个人。
    “我是说,你是奉谁的命来的?据我们所知,现在的王位继承人是我的弟弟——光殿下。”扑慢条斯理地说。
    “可是,你才是真正的王位继承人!你将成为阿卡那之王,成为万王之王!”魔法师努力平定自己的语气,但声音却还是止不住地微微颤抖,“如果殿下不及时赶回到皇帝陛下的身边,如果不能获得陛下临终的原谅,殿下将永远失去王位!会永久被放逐K星!”
    “又是那个可笑的预言?很可惜,阁下,我已经过了轻信的年纪了。”扑冷峻地说,“光虽然年纪小,但他很聪明也很刻苦,相信他会成为一个不错的皇帝,您也应该对他给予充分的信任。因此,您请回吧。”
    “现在已经有一批支持殿下的人站出来了,您才是他们心目中唯一的王!而且,皇帝陛下信任的只有您一个人!”魔法师气急败坏,“难道您不明白吗?光殿下……没错!他过于聪明了,恕我直言,他只是个怪胎……”
    “这样评价阿卡那未来的王可不太好。”扑断然打断对方,他决绝地一挥手,“别再哕唆了,回去吧。”
    “您真的对王位没有一丝一毫的眷恋吗?”魔法师显然不相信扑的所言,小眼睛里全是怀疑,“那您回到这里是为什么?”
    扑含笑地望着他:“回到这里还需要理由吗?这里,是我的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