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复旦博学?新闻与传播学系列教材·中国新闻史新修[平装]
  • 共3个商家     40.60元~49.30
  • 作者:吴廷俊(作者)
  • 出版社:复旦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8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30906146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复旦博学?新闻与传播学系列教材·中国新闻史新修》被方汉奇教授誉为“体例新,内容新,观点新”,“充分地体现了作者的真知灼见”,“开阔的视野”,“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理论勇气”,以及“对整个中国新闻事业史研究的全局的和准确的把握”,并认为此书于“史胆、史识、史才都有所追求,也都有所表现”,“十分难能可贵”。

    作者简介

    吴廷俊,1945年11月出生于湖北天门,1969年毕业于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为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委员。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学术兼职有中国新闻史学会副会长、中国新闻教育史研究会会长、北京大学新闻学研究会副会长兼导师。主要研究方向是中国新闻史、新闻教育学、网络传播学。主要著作有《中国新闻传播史稿》、《新记大公报史稿》(获第三届吴玉章新闻奖)、《马列新闻活动与新闻思想史》、《科技发展与传播革命》、《网络传播学导论》(合著)等。

    目录


    绪论突破“中体西用”:论中国新闻事业的产生与发展
    上编 八面来风:帝国晚期的新闻事业
    第一章 回溯:集权制度下的古代报纸
    本章概要
    第一节 中国新闻传播溯源
    一、史官的新闻传播活动
    二、乐官的新闻传播活动
    三、古代报纸的出现

    第二节 朝廷官报
    一、官报是封建帝国集权政治的需要
    二、官报的历史沿革
    三、官报的编发与管理

    第三节 非法民报
    一、非法民报是社会矛盾激化的产物
    二、非法民报的历史沿革
    三、非法民报的主要特征
    四、非法民报对新闻史的意义

    第四节 合法民报
    一、合法民报的产生与盛行
    二、合法民报的主要特征
    本章简论:古代报纸是政治的需要

    第二章 西力东渐与在华外报
    本章概要
    第一节 鸦片战争前在华外报的出现
    一、传教士和教会的办报活动
    二、商人和政客的办报活动

    第二节 鸦片战争后在华外报网的形成
    一、有新变化的教会报刊
    二、有新发展的外商报刊

    第三节 在华外报的报刊业务与办报思想
    一、采编业务与印刷技术
    二、报刊理念与办报思想
    本章简论:在华外报是西力东渐的产物

    第三章 向西方学习与国人办报发轫
    本章概要
    第一节 从译报开始
    一、林则徐与《澳门新闻纸》
    二、其他译报活动
    三、魏源的“夷情备采”译报思想

    第二节 洪仁圩对太平天国新闻事业的构想
    一、洪仁玕与《资政新篇》
    二、《资政新篇》中关于新闻事业的构想
    三、巩固中央集权是洪仁圩新闻思想的出发点

    第三节 早期的民间办报活动及其遭遇
    一、汉口的《昭文新报》
    二、上海的《汇报》与《新报》
    三、广州的《述报》与《广报》

    第四节 王韬与《循环日报》
    一、在学习西方过程中裂变
    二、创办并主持《循环日报》
    三、首创中国报刊政论文体
    四、提出“立言”的办报主张
    本章简论:爱国主义推动国人办报发轫
    第四章 维新运动与政治家办报开端
    本章概要
    ……
    第五章 革命改良双重奏与政党报刊斗争

    中编 五方杂处:民国时期的新闻事业
    第六章 民初混乱与新闻事业的被动进步
    第七章 新文化运动与启蒙报刊
    第八章 大革命推动新闻事业黄金发展
    第九章 两极政治环境下的新闻事业
    第十章 抗战烽火中的新闻事业
    第十一章 两极对决中的新闻事业

    下编 定于一尊:共和国时代的新闻事业
    第十二章 新中国成立与新闻事业一元格局形成
    第十三章 探索建设社会主义与新闻事业曲折发展
    第十四章 “文化大革命”与黑暗新闻业
    第十五章 走进新时期与新闻事业新篇章
    补编
    第十六章 1949年后台、港、澳的新闻传播事业
    后记

    序言

    拜读了吴廷俊教授《中国新闻史新修》一书,眼前一亮,觉得这是和中国新闻事业史有关的同类专著中的佳构,是一部从史实出发,不落窠臼,言所欲言,充满了新意的好书。
    中国新闻史的研究,正规地说来,是从1927年戈公振的《中国报学史》出版开始的。中经几个阶段,到20世纪的80年代,进入了它的繁荣期。从那时到现在,据有关专家统计,以“中国新闻事业史”或类似的文字命名的专著和教材,已不下60种。早出的几部,处在拨乱反正的时代,还能使人耳目一新,觉得与“文革”和“文革”以前的那一时代的写法毕竟两样。但后续出版的,在形式和内容上逐渐趋同,使读者难有新鲜感。
    吴廷俊教授的这部新著不一样。它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首先是框架新。它把一部中国新闻史分成“帝国晚期”、“民国时期”、“共和国时代”三个大的板块,分别用形象化的语言“八面来风”、“五方杂处”、“定于一尊”作标题,以为区隔。其中的“帝国晚期”部分,以回溯的方式追记了“集权制度下的古代报纸”,即把古代报纸历史的那一部分也囊括在内。这种大的区分格局,完全打破了传统的按古代近代史、新旧民主主义革命史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史写新闻事业史的模式,既符合中国新闻事业发展历史的实际,又颇具匠心,颇有新意。
    其次是体例新。例如古代的部分,不是按照朝代的先后顺序写,而是按“朝廷官报”、“非法民报”和“合法民报”三种类型,分别开来,综合起来写。这是纵的方面。横的方面,则每章必设专节,以“本章概要”打头,以“本章简论”作结,以便于读者省览。其中,后一部分的内容,有点像《史记》中的“太史公日”和《资治通鉴》中的“臣光曰”。沿用的其实是中国史家的传统,因为此前未被重视,使读者反而有新的感觉。

    后记

    方汉奇教授最近寄语新闻史研究工作者说,新闻史“面上的研究,前人已备述矣。据说‘通史’类的新闻史教材目前已经有五六十种之多,其中很多属于重复劳动,再投入力量,近期内已经没有太大的重义。希望大家多花一点力气改做基础性的工作,多打深井,多做个案研究”①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本《中国新闻史新修》,正是我多年来进行个案研究的结晶。
    我从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中国新闻史的教学和研究。为了教学的需要,我着手通史的阅读和资料收集;为了研究的需要,我从通史中寻找我感兴趣的或者能打动我、让我激动的“点”,抓住这些“点”,“一点一点”地做深入探求。比如,最初,我为宋代“小报”而激动,认为它才是中国报纸的起源。当时,方汉奇先生的力作《从不列颠图书馆藏唐归义军进奏院状看中国古代的报纸》发表了,新闻史学界对中国古代报纸始于唐代的看法基本认同;我则以为学术研究可以争鸣。经过近两年的研究,撰写出我的新闻史研究方面的两篇“处女作”:一篇是《从归义军进奏院状的原件看唐代进奏院状的性质》,认为唐代归义军进奏院状只具有情报性质,不具备报纸性质;一篇是《论中国古代报纸始于宋》,指出宋代民间“小报”的报纸性质最为明显,应该是中国古代报纸的开始。这两篇文章都发表在我系内部刊物《新闻探讨与争鸣》上,我还把第一篇文章寄给了方先生。方先生马上给我回信,鼓励我继续研究,拿出有说服力的成果参与“学术上的争鸣和探讨”。方先生的博大胸怀对我是极大教育。我懂得了做史学研究首先必须有过硬的史料;要得到过硬的史料,就必须做个案研究。之后,才有了新记《大公报》研究、张季鸾研究、文人办报专题研究;进入新世纪后,指导博士生又进行了邓拓研究、林白水研究、胡适研究、储安平研究,以及1957年新闻界研究、1945年至1949年政论周刊研究等。如果说这本著作还有些新意的话,那得益于这些个案的研究。这是要说的第一点。

    文摘

    上编 八面来风:帝国晚期的新闻事业
    第一章 回溯:集权制度下的古代报纸
    第一节 中国新闻传播溯源
    一、史官的新闻传播活动
    中国是世界上史学最发达的国家之一,甲骨文中已有“御史”的记载,自周代和春秋时代起,就有史官之设。史官既掌握国家的法典,又记载君王的言行,并规定:“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汉书?艺文志》)史官的后一种职能颇有一点类似近代跑中央机关的记者。他们记载的君王言行,保存下来是历史,传播开来是新闻。
    《墨子?明鬼篇》中记叙了杜伯追杀周宣王于圃一事:“其三年,周宣王合诸侯而田于圃,田车数百乘,从数千,人满野。日中,杜伯乘白马素车,朱衣冠,执朱弓,挟朱矢,追射宣王,射之车上,中心折脊,殪车中,伏弢而死。当是之时,周人从者莫不见,远者莫不闻,著在周之《春秋》。”作者强调“从者莫不见,远者莫不闻”,既说明这件事是真实的,已经载入史册,又说明这件事在当时曾经作为重大新闻广为传播。
    《左传·宣公二年》中记载了“晋灵公不君”这段史实,当时任晋国史官的董狐敢于直书“赵盾弑其君”一事,还与赵盾面对面地辩论之后,“以示于朝”。“以示于朝”是说不仅写在史书上,还要把它公之于朝堂。由此可见,当时的史官不仅有时记录重大的朝政大事,而且也把这些大事作为新闻加以公开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