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拉玛迷境[平装]
  • 共3个商家     24.90元~27.00
  • 作者:阿瑟?克拉克(作者),金特里?李(作者),王幼慈(译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1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212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献礼图书阿瑟·克拉克的拉玛四部曲重磅登场!全球销量700万册!
    阿瑟·克拉克与金特里·李合著的《拉玛迷境》为其中之一:外星飞船拉玛2号在茫茫太空中飞行。这期间,妮可生下了女儿西蒙娜和凯蒂。残酷的现实是,拉玛里的这些实验者,也许永远不能与人类的其他成员有任何联系,那么,生命的延续就将是一个严峻的问题。出于对生命的渴望和基因的考虑,妮可近乎荒谬地决定与另一位科学家迈克尔生一个儿子,这样,由于一半基因的不同,两个女儿有了年龄与她相仿的男性伙伴,就可以接代传宗了。妮可的丈夫理查德不得不痛苦地接受这个现实……

    媒体推荐

    阿瑟·克拉克是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作家之一。直到今天,我在写作时仍会不时参考他的作品。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血音乐》作者 格雷格·贝尔
    他占据了硬科幻作家所能企及的顶点,以高绝的想象和深邃的洞察力引领着这个领域。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时间景象》作者 格雷戈里·本福德
    无与伦比的创造力和批判精神,激情澎湃地喷发而出——换一个时代,人们会用斧头对待这样的天才。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提升”系列作者 大卫·布林
    太空科幻的经典之作,引领我走上科幻之路的作品,其带来的震撼至今难忘。
    ——中国著名科幻作家、“三体”系列作者 刘慈欣
    克拉克给了我们一种全新的视野,让我们看到人类从地球摇篮向自己在星海间的未来张开双手。
    ——美国著名电影导演 斯坦利·库布里克

    作者简介

    作者:(英)阿瑟·克拉克、(美)金特里·李 译者:王幼慈

    目录

    第一章 妮可的日记
    第二章 节点
    第三章 在火星会合
    第四章 新婚颂诗
    第五章 审判
    致谢

    文摘

    2200年12月29日
    两天前,地球格林尼治时间晚上10点44分,西蒙妮.蒂亚索·维克菲尔向这个世界报到。这是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我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过太多的感情波折,但这辈子——不论是母亲的过世、洛杉矶奥运会上拿到金牌、与亨利王子共处三十六小时,还是在父亲的注视下于图尔的医院生下吉妮芙——我的喜悦和释怀都不如终于听见西蒙妮第一声啼哭时那么强烈。
    迈克尔原本预计宝宝会在圣诞节诞生。他用平常那种可爱的口吻告诉我们,他相信上帝会让我们的太空宝宝在耶稣的生日诞生,借以给我们一个“启示”。理查德对此嗤之以鼻——每当迈克尔被宗教热忱冲昏头时,我的丈夫总是会这么做。但当我在圣诞节前夕感觉到第一次强烈的阵痛之后,就连理查德也差点成了信徒。
    圣诞节前夕,我的睡眠断断续续。就在醒来之前,我做了个深沉而逼真的梦。梦中,我在波瓦的池塘边散步,跟我的宠物鸭迪努瓦和它的野绿头鸭同伴们一起玩耍时,隐约听到一个声音在呼唤我。我认不出那个声音,但我清楚地知道是个女人。她告诉我这次分娩会非常困难,我需要用尽每一分力气,才能让我的第二个孩子见到光明。
    圣诞节那天,我们交换了向拉玛人悄悄索要来的简单礼物。我认为西蒙妮说不定真的会在圣诞节出生,加上我太清楚可能会出什么大问题,也知道这两个男人根本帮不了我半点忙,于是,我开始训练他们应对各种可能的紧急状况。也许是我的意志力使然,宝宝真的晚了两天出生。
    这天,我们讨论的紧急议程之一就是剖宫产。几个月前,未出世的女儿还能在我的子宫里自由移动时,我很确定她处于头下脚上的状态,但我觉得她在掉进产道前的最后一周内就转身了。我只对了一半:她确实是脑袋先进入产道,但脸是朝上面对着我的胃。在第一波阵痛之后,她小小的脑袋就尴尬地卡在了我的骨盆里。
    在地球的医院里,对于这种情况,医生很可能会做剖宫产手术。当然,医生也会防范胎儿窘迫的情况,提早备妥所有仪器,在西蒙妮进入如此不适的胎位之前,努力把她的脑袋转过来。
    接近生产的尾声时,我简直痛不欲生。一次次强烈的阵痛,逼着西蒙妮挤压我不肯让步的骨头,我只有大声呼唤迈克尔和理查德。理查德几乎无用武之地,他既没办法减轻我的痛苦(或“混乱”,后来他如是说),也几乎无法帮忙做外阴切开术,以及使用从拉玛人那里得到的临时凑用的钳子。幸好有迈克尔在。尽管房里很冷,迈克尔的额头还是不断冒汗,勇敢地按照我不太连贯的指示操作。他先用我工具包里的手术刀将我的外阴开口切大,大量的出血让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他用钳子找到西蒙妮的脑袋。经过三次尝试,他总算成功了,硬是把西蒙妮的脑袋转过来,让她背向产道,好让她能顺产。
    西蒙妮的脑袋出来时,两个男人都放声大叫,我则专心呼吸,生怕会失去意识。又一次疼痛袭来,我低吼了一声,再次用力收缩,把西蒙妮向前推出到迈克尔的手中。剪断脐带是理查德身为父亲该做的事情。理查德剪完后,迈克尔就把西蒙妮举起来给我看。“是个女孩。”他眼里泛着泪光,轻轻地把婴儿放在我的肚子上。我略微起身看着她,她长得看起来就跟我母亲一模一样。
    我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直到胎盘脱落。在迈克尔的协助下,我将他用手术刀划出的伤口缝合住了。接下来的二十四小时,我记不得太多的细节。生产与待产的辛苦让我疲惫不堪(在西蒙妮出生的十一个小时前,我的阵痛就已经缩短到五分钟一次),所以一有机会我就睡觉。我的女儿很好喂养,迈克尔坚称她甚至在我半梦半醒之际也会吸一两次奶。现在只要西蒙妮一开始吮吸,我的胸部就会涨满奶水。吃饱的她似乎很满足,我很高兴自己的奶水能满足她的需要——我原本担心会遇到喂吉妮芙时一样的问题。
    每当我醒来时,两个大男人总有一个会陪在我旁边。理查德的笑容似乎总有些勉强,尽管如此,我还是很感激他们。我一醒,迈克尔就会快速地把西蒙妮放进我的怀里。西蒙妮啼哭时,迈克尔会爱抚地抱起她,不断地喃喃念着“她真漂亮”。
    西蒙妮身上裹着拉玛人制造的准毛毯(要为布料下定义,尤其是像“柔软”这种表示质感的词,让凡事皆量化的主人能够理解,是很困难的事),睡在我旁边。她看起来真的很像我母亲,肤色很深,说不定比我的还深,浓密的头发黑得发亮,眼睛是深咖啡色的。因为难产,她的脑袋又尖又丑的,很难说西蒙妮是个漂亮的女婴。但迈克尔当然是对的,她很可爱。我已经可以看到这脆弱的、红扑扑的、呼吸急促的娃娃,将来一定是个大美人。
    欢迎来到这个世界,西蒙妮·维克菲尔。
    P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