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歌德谈话录(彩色插图本)[平装]
  • 共2个商家     6.30元~7.02
  • 作者:艾克曼(作者),杨武能(译者)
  • 出版社:国际文化出版公司;第1版(2006年3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17349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是名家名译彩色插图本《世界文学名著经典文库》系列之一,该丛书是一套世界文学名著的理想读本。其译者是国内外享有盛誉的著名翻译家,译本是质量一流、影响很大、各界公认的优秀译本,代表了该名著在我国的翻译水平和译者的创作水平。每部名著都配以两类插图:一类是正文之前的彩色插图,大多是关于作者、作品和时代背景的珍贵图片;另一类是根据作品情节绘制的黑白插图。通过这些插图,不仅为读者营造出一个亲切轻松的阅读氛围,而且使读者全面、具象地理解世界文学名著的丰富内涵。加之编者在每部译著中系统加入主要人物表、作者年表等内容,配合译者精当的注释,帮助读者扫除阅读中的障碍和学习相关知识,使读者全面、深入、高效地阅读世界文学名著。

    媒体推荐

    书评
      如果撇开歌德的文章,尤其是《歌德谈话录》,那在德国散文作品中还剩下什么值得一读再读的书呢?
                     ——尼采

      我认为歌德这些有关人生、艺术和科学的谈话,不仅仅包含着不少的启示,不少无比珍贵的教益,而且作为对他这个人的直接写生,尤其有助于使我们心目中从他那丰富多彩的作品里得来的歌德形象,变得更加丰满完整。
                       ——艾克曼

    作者简介

    作者:(德)艾克曼 译者:杨武能

    艾克曼(Eckermann,1792-1854),德国19世纪著名诗人、散文家,歌德晚年最重要的助手和挚友。出版于德国汉堡附近的农村,家境贫寒,14岁时还不会看书写字,后来经人资助学习了一些德文、拉丁文和音乐,在当地学院里做些文字抄写和记录工作维持生计。

    目录

    1823年 1823年6月10日,星期二 1823年9月18日,星期四 1823年10月29日,星期三 1823年11月3日,星期一 1823年11月13日,星期四 1823年11月14日,星期五 1823年11月16日,星期日 1824年 1824年1月2日,星期五 1824年1月4日,星期日 1824年1月27日,星期二 1824年2月24日,星期二 1824年2月25日,星期三 1824年2月26日,星期四 1824年2月28日,星期六 1824年3月30日,星期二 1824年4月14日,星期三 1824年5月2日,星期日 1824年8月16日,星期二 1824年11月9日,星期二 1824年11月24日,星期三 1824年12月3日,星期五 1825年 1825年1月10日,星期一 1825年1月18日,星期二 1825年2月24日,星期四 1825年3月22日,星期二 1825年3月27日,星期日 1825年4月14日,星期四 1825年4月20日,星期三 1825年4月27日,星期三 1825年5月1日,星期一 1825年5月12日,星期四 1825年6月11日,星期六 1825年lO月15日,星期三 1825年12月25日,星期日 1826年 1826年1月29日,星期日 1826年2月16日,星期四 1826年7月26日,星期三 1826年11月29日,星期三 1826年12月11日,星期一 1826年12月13日,星期三 1827年 1827年1月4日,星期四 1827年1月15日,星期一 1827年1月18 日,星期四 1827年1月31日,星期三 1827年2月1日,星期四 1827年2月7日,星期三 1827年2月7日,星期三 1827年3月21日,星期三 1827年3月28日,星期三 1827年3月28日,星期三 …… 1828年 1829年 1830年 1831年 1832年 几天以后

    文摘

    书摘
      索彼走过五个路口才算恢复勇气,又追求起警察来。这一次他异想天开,以为有十拿九稳的机会。一家商店的橱窗前站着位模样端庄可爱的年轻女郎,在津津有味地看里面摆的刮脸杯和墨水瓶架。离橱窗两码处站着位威严的大个子警察,背靠在消防龙头上。
      索彼的方案是扮演一次惹人嫌遭人骂的“骚公鸡”。他瞄准的人儿文雅高贵,近在咫尺的警察忠于职守,使他信心十足,肯定会让警察扭住胳膊。这正是他求之不得的,只要一扭他过冬就不用愁,可以上那个小岛,那个有好处又自由的小岛。
      索彼把他那女教士送的领带结整平,缩进去了的衣袖扯出来,帽子歪戴得不像话,轻手轻脚朝那姑娘走。他又是向她飞媚眼,又是无缘无故地咳嗽,又是清嗓门,一下子微笑,一下子又傻笑,骚公鸡那套可鄙可恶的伎俩,他厚起脸皮耍了个够。索彼斜眼一瞧,果见警察在盯着他看。女郎挪开几步,又聚精会神看着刮脸杯。索彼跟了过去,竟然挨到了她身边,抓起帽子,说:
      “是你呀,贝德丽娅。到我家玩玩。行吗?”
      警察还在看着。被纠缠的姑娘只要弯一弯小指头,索彼当真得住他那在岛上的避难所。他想得真美,仿佛警察局的舒舒服服的暖气都能感觉到了。姑娘转过脸来,伸出一只手,抓着索彼的衣袖。
      “那当然,迈克。不过,你得请我喝杯啤酒。”她喜气洋洋说,“我本早想对你说话,就怪警察在死盯着。”
      索彼大失所望,从警察身边走过时一点事也没有,还被那年轻女郎挽着,就像树上缠了根常春藤。监狱似乎与他无缘。
      拐了一个弯后他甩开那女的撒腿跑,直跑到一个街上灯光最亮的地段。入夜以后,上这里的人有来找称心事儿的,有来赌咒发誓的,有来看歌剧的。穿长大衣和裘皮衣的男男女女不怕冬天的寒气,来来去去走得欢快。突然,索彼担心起来,怕自己中了什么邪,就不能让警察抓去。他想着想着有点胆寒,但就在这时又遇上了一名警察。那人在家剧院前站着,挺精神。使他立即捞到了根救命稻草,想起有“扰乱治安行为”这一条。
      索彼扯开粗嗓门,在人行道上醉汉般乱叫起来。他跳着,喊着,胡说八道着,无所不为,搅得连天公也不安宁。
      警察甩着警棍,背转身干脆不瞧索彼,还对一个人说:
      “那是耶鲁大学的学生,庆祝他们赛球给了哈德福学院一个大鸭蛋。就叫唤叫唤,没事。上头有交代,别理他们。”
      索彼泄了气,徒劳无益的事只好作罢。难道不会有警察来逮他吗?他认为那个岛有些可望而不可即。风刮得冷飕飕,他把薄薄的上衣的纽扣扣上了。
      他发现一个衣着漂亮的人在烟店里点雪茄烟,点烟的火晃来晃去。他的一把丝绸伞进门时放在门边了。索彼走进店,拿起伞,慢吞吞地走开。点雪茄烟的人忙赶过来。
      “是我的伞!”他厉声道。
      “还会是你的?”索彼用挖苦的声气反问,既强占他人财产,还污辱他人。“那你干吗不叫警察呀?我就要拿。是你的伞呐!干吗不叫警察呀?街口就站着一个!”
      伞的主人放慢了脚步。索彼也放慢脚步,心头有种不祥之感,觉得命运又会与他作对。警察看着他们俩,好生纳闷。
      伞主人说:“当——当然,唔——唔,你知道这种误会是怎么回事,就是我——要真是你的伞得请你原谅——我今天上午在餐馆捡到的。现在你认出来了,那——那还请你——”
      “当然是我的伞!”索彼恶声恶气说。
      伞的前主人收兵回营。警察呢,发现一位披着在剧场看戏用的大外套的高个金发女郎在横过马路,便赶去帮那女的一把;一辆电车正开来,隔着两个街口。
      索彼往东走到一条在翻修的马路。他气得把伞扔进一个坑里,还咒骂那些戴头盔拿棍子的家伙。他有心让他们来抓,可是他们把他当成不可能有过失的圣贤。
             P3-P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