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诛仙3(十周年纪念版)(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平装]
  • 共1个商家     20.60元~20.60
  • 作者:萧鼎(作者)
  • 出版社:吉林出版社集团,时代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4月1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87380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诛仙3(十周年纪念版)》大陆千万武侠草根族苦等两年终有结果,奇幻武侠掌门作家萧鼎席卷港台后惊艳回归大陆,平凡少年张小凡演绎凄美绝伦之鬼厉传奇!天地无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日月无情,转千世屠枭雄!
    《诛仙》是网络当红新锐作家萧鼎原创的仙侠类幻想小说。中国当代长篇小说、中国原创奇幻小说巅峰之作。整部作品构思巧妙,气势恢宏,以独具魅力的东方仙侠传奇架空世界,令人击节长叹、不忍释卷,写情尤称一绝。
    内赠:网游《诛仙2》装备卡,价值人民币999元,及精美海报一张。随机赠送诛仙人物谱系书签一张。(二十万套赠完为止)

    作者简介

    萧鼎,本名张戬,福建人。他是超级畅销书《诛仙》系列的作者。为人特立独行,寄情写作。长篇幻想文学系列小说《诛仙》一经上市,即其天马行空的想象,雄健恢弘的叙事风格,迅速风靡华人世界,有华人世界的《指环王》之美誉。

    目录

    十周年序言/001
    第八十八章?大王村/003
    第八十九章?看相/010
    第九十章?死泽/017
    第九十一章?好人野狗/022
    第九十二章?螳螂/029
    第九十三章?黄雀/035
    第九十四章?末路/042
    第九十五章?瘴气/049
    第九十六章?奇花/055
    第九十七章?夜谈/062
    第九十八章?旧时意/068
    第九十九章?异兆/074
    第一百章?巨树/079
    第一百零一章?故人情/086
    第一百零二章?玄蛇/093
    第一百零三章?黄鸟/100
    第一百零四章?小灰/106
    第一百零五章?鱼怪/115
    第一百零六章?问讯/123
    第一百零七章?剑舞/130
    第一百零八章?古刹/136
    第一百零九章?魔阵/142
    第一百一十章?潜行/149
    第一百一十一章?玄火坛/156
    第一百一十二章?暗杀/161
    第一百一十三章?异兽/167
    第一百一十四章?天狐/174
    第一百一十五章?白狐/182
    第一百一十六章?脱困/188
    第一百一十七章?希望/195
    第一百一十八章?天水寨/200
    第一百一十九章?寒夜/206
    第一百二十章?深痕/212
    第一百二十一章?追踪/218
    第一百二十二章?七里峒/224
    第一百二十三章?烈酒/229
    第一百二十四章?祭坛/238
    第一百二十五章?木族/245
    第一百二十六章?黑火/251
    第一百二十七章?伤心/257
    第一百二十八章?巫妖/263
    第一百二十九章?心意/269
    第一百三十章?追踪/276

    序言

    十周年序
    接到邀请写这个再版序言的时候,我才惊觉《诛仙》原来已经出版近十年了,回首往事,有些复杂而茫然的感觉。
    当年刚开始写作《诛仙》的时候,我还年轻,还在人生的低谷之中,有许多事许多的打击,至今想起,仍是唏嘘不已。回想当时的我,也许便是沉默一代中的平凡一员,原本我自己也以为,自己就这样度过一生。当年的心意,其实今天已经无法再清楚地表达出来,只记得那个时候穷困潦倒一无所有的我,心里的愤懑无处发泄,最后,只能用笔和文字去写一个幻想中的世界,去写自己幻想中的人物。
    希望自己强大,希望有人爱我,也希望我能爱别人,希望自己与众不同梦想成真,所以动笔写了。
    后来,这个故事,被很多的朋友所喜欢,甚至超出了我自己曾经梦想的界限。很多年来,对此我无限感激,一直铭记于心。谨以此书,献给我的读者们。
    谢谢大家,这么多年来对我的支持,且容我再拾秃笔,再写新章,有朝一日,江湖再见。
    萧鼎
    2012年3月12日于福州家中

    文摘

    版权页:



    白发鬓边生,年华似水流!
    鬼王把目光从波平如镜的水面移开,微微叹息了一声,转过头来,微笑道:“许久不曾看过镜子,今日一见,却看到白头发又多了几许。”
    站在他身后的鬼厉面无表情,淡淡道:“你多心了。”
    此刻,狐岐山中的一个小湖畔,一个石亭筑在了湖心,只有一道古旧木桥连接到湖边岸上。鬼王和鬼厉此刻站在湖心石亭之中。
    鬼王背负双手,神情自若,道:“我听说这次前去空桑山,虽然将炼血堂收服,但唯一剩下的一个不肯降服的野狗道人,却被你保了下来,可有此事?”
    鬼厉看了鬼王一眼,但见他脸上神色一片平和,也不知心里想着什么,当下缓缓点头道:“不错。”
    鬼王笑了笑,转过身去望着青绿如玉的湖面,淡淡道:“往日你率人攻伐,向来杀戮殆尽,怎么今日对着此人,却留了情面?”
    鬼厉沉默了片刻,道:“炼血堂虽然如今式微,但八百年前毕竟是领袖一时的门派,非比一般小派。”
    鬼王站在那里,不见有什么反应,也不知道他对这个解释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过了半晌,他忽然道:“说起来你手中法宝之上,噬血珠本是黑心老人的遗物,算来你和炼血堂,只怕也有几分香火之情。”
    鬼厉缓缓抬眼,向鬼王望去,鬼王却正好转身,也向他看了过来。
    他们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对撞,鬼厉的目光是阴冷的,鬼王的目光,却是深邃而平和的。
    鬼王忽然笑了笑,道:“最近传说在西方死亡沼泽之内,有异宝出世,你可知道?”
    鬼厉点了点头,道:“是,听说了。”
    鬼王悠然道:“听说非但正道中人蜂拥而去,连万毒门、合欢派中高手也打算插手,至于总堂就在死亡沼泽附近的长生堂,更是当仁不让。”他顿了一下,向鬼厉道,“你怎么看?”
    鬼厉却没有立刻开口说话,沉默了许久,鬼王对他,也似乎特别有耐心的样子,毫无着急的神色。半晌,鬼厉缓缓道:“这一次我们收服炼血堂,教中除了四大门派之外,最后一个较有实力的派系也被瓜分完毕。”
    鬼王嘴角浮起一丝微笑,点头道:“不错。”
    鬼厉道:“魔教之中,向来山头鼎立,四大门派无不想彼此侵吞。往日迫于正道外力,才共同抵御外敌,如今自然不同于当年。而眼下教中势力逐渐排定,再进一步,便是四大门派激战,只是不知道由谁先动手罢了。”
    鬼王拊掌微笑道:“好,好!说得好。”
    鬼厉看了他一眼,淡淡道:“这十年来,你非但传我《天书》第二卷,更将平生所学、策谋决断,一一相传,我若是连这也看不出来,岂不是辜负了你的苦心?”
    鬼王微笑着望着面前这个年轻人,如同看着一件自己亲手打造的完美武器,欢喜中隐隐还有一分自傲,只听他道:“那也不尽然,我传你东西,却也要靠你自己领悟。这些年来你进境之快,实在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我本以为以你的资质,至少也要修炼三十年,不料只用了十年,你便有大成,难得、难得!”
    受了鬼王这般夸奖,鬼厉脸上却没有什么笑容,仿佛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不过鬼王也不在意,这些年来,面前的这个人从当初的张小凡,变成今日的鬼厉,往日的性情早就变得天翻地覆,除了容貌依然,几乎再也没有当年的影子了。他顿了一下,道:“那依你看来,我们圣教之中,四大门派既然免不了一场厮杀,你觉得我们先动手好呢,还是静心等待?”
    这一次鬼厉却没有丝毫犹豫,立即道:“先发制人!” 鬼王盯着他,道:“好!那你以为先对付哪一派?”
    鬼厉道:“长生堂!”
    鬼王眉头一皱,但眼中已有赞赏之色,道:“为何?”
    鬼厉道:“如今鬼王宗与万毒门实力最强,合欢派与长生堂稍次。合欢派向来低调,但长生堂堂主玉阳子道行虽高,却自傲自大,一向以当年青云山正魔之战中主持人自居,以为魔教中唯他独尊。如此蠢材,不选他还选谁?”
    鬼王微微一笑,道:“不错,说得好。那若是你来主持,当如何进行?”
    鬼厉微一沉吟,道:“此次便是良机。死亡沼泽之中有异宝出世,玉阳子必定视为囊中之物,绝不容外人染指。但正道众人蜂拥而至,我们可待长生堂与正道火并,其后两败俱伤之际,再暗中联合万毒门、合欢派一起下手,这等落井下石之事,他们必定不会推辞。如此一战必可成功!”
    鬼王望着他,没有说话。
    鬼厉缓缓抬头,向鬼王看去,淡淡道:“怎么?”
    鬼王仿佛有些出神,片刻后醒悟过来,慢慢把目光收回,在深心处叹息一声,淡淡道:“没有,你说的与我所想,几乎一模一样。”
    鬼厉不说话了。
    鬼王淡然一笑,道:“你再休息两日,便去死亡沼泽吧。”说着,他从怀里拿了一封封好的信,递给鬼厉,道,“具体安排之事,我已经在这信中写得清楚了。到了大沼泽之后,鬼王宗一切人、物,皆听你调遣。”
    鬼厉慢慢接过此信,收到怀里,沉默了片刻,向鬼王点了点头,随后转身离去。但他才走了几步,忽听背后鬼王道:“还有一件事……”
    鬼厉停了下来。
    鬼王的声音悠悠传来,道:“你与我说话之间,怎么称呼我们圣教,还是一口一个‘魔教’?”
    鬼厉沉默了许久,冷冷道:“我入教十年,整日征伐血斗,尔虞我诈,钩心斗角更是无时不有,怎么配得上一个‘圣’字?”
    鬼王大笑,随即道:“哦,那你出身的正道之中,又是如何?”
    鬼厉的身子仿佛微微抖了一下,片刻之后,只听他道:“正道中人所做凶恶之事,也不比魔教中人差了!”
    鬼王饶有兴趣地望着他,道:“这也不是,那也不是,那在你心中,什么是‘正’?”
    鬼厉没有回答,沉默了许久,抬起头望了望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