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发条女孩[平装]
  • 共4个商家     23.00元~33.15
  • 作者:保罗?巴奇加卢皮(PalolBacigalupi)(作者),梁宇晗(译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2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428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发条女孩》由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

    名人推荐

    残酷得难以置信,也精彩得不可思议。
    ——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南希?克雷斯
    一部宏大的作品,你对未来的期许将从此改变。
    ——美国科幻作家查尔斯?芬莱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保罗?巴奇加卢皮(Palol Bacigalupi) 译者:梁宇晗

    保罗?巴奇加卢皮(Palol Bacigalupi),美国当代科幻界引人瞩目的70后新秀作家。大学主修东亚研究,毕业后曾客居中国,在昆明和北京学习中文。由于这些经历,其作品常具有浓厚的东方背景,显示出作者对东方文化的兴趣和关注。从2005年开始,巴奇加卢皮在科幻界崭露头角,至今已获得五次雨果奖提名、四次星云奖提名。2009年,巴奇加卢皮的长篇处女作《发条女孩》一经面世,就迅速囊括了包括星云奖、雨果奖在内的几乎所有幻想文学大奖,并入选《时代》周刊“年度十佳小说”,作者本人也成为美国最耀眼的科幻新星。

    序言

    致我的中国读者
    《发条女孩》经译介进入中国,对此我感激不尽。读大学时,我学过中文(所以深知把《发条女孩》译成中文是多么艰难的工作——谢谢译者!),之后又有机会赴中国学习,先在昆明,后来到北京。在中国生活,学习中国人的语言,渐渐融入一种与我的故乡十分不同的文化,这一经历深深地影响了我:我认识了中国(我很惭愧地承认,之前我对这个国家几乎一无所知),不仅如此,回到美国以后,我的中国经历让我能以更加清晰的目光审视我的祖国。
    离开故土、融入另一个国家,然后重回故乡——作为作家,这个过程升华了我,让我得以用更开阔的眼光打量这个世界。之前我从来没有想到,这一经历竟会成为一份如此珍贵的人生礼物。
    《发条女孩》被译成了中文——这种让我在学习时吃足苦头的语言,对我来说,这是巨大的荣耀。我非常希望这本书能让中国读者像我一样,前往一个新的、遥远的世界。希望它能供你们消遣娱乐,此外,或许它还会为你们稍稍提供一点新的视角,审视这个世界可能的未来、全人类共同趋向的未来。无论我们属于哪个国家、使用哪种语言。
    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清醒地认识到,寰宇归一,全人类共有同一个未来。全球人类作为同一个种族,而非以国别、语言、文化划分的分散群体,我们或是整体繁荣,或是齐齐沦落。我相信人类的未来仍有机会,我相信我们终将做出能让我们所有人的子孙后代获益的选择。直到今天,我仍旧保持着这种希望。
    保罗·巴奇加卢皮
    2012年6月7日

    文摘

    版权页:



    街边是曼谷在扩张时代修建的塔状高楼,如今已被藤本植物和霉菌所覆盖。窗子早就在爆炸中损坏了,只剩下建筑物的骨架。这些建筑里既没有空气调节设施,也没有电梯,因此实际上并不适宜居住。它们只是在太阳下被暴晒。黑烟从高楼的缝隙中飘散出来,这是非法燃烧粪便引起的。既然有黑烟,就说明马来亚难民还在里面心急火燎地烤着印度飞饼、煮着猫屎咖啡,白衬衫随时会来扫荡这些闷热的高楼,并以一顿痛打作为对他们违法行为的惩罚,难民们必须赶在这之前把事做完。
    在大道的正中央,从北边来的煤炭战争难民俯卧在地上,手心朝上伸着,极为恭谨地摆出乞讨的姿态。自行车、人力车和巨象拉的车从他们两边绕过,就像河水绕过河道中的巨石。发绀病造成的菜花样病变体在乞丐们的鼻子和嘴巴上生长着。他们的牙齿因咀嚼槟榔而染得漆黑。安德森将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一些硬币抛到难民们的脚边,难民们不断地双手合十表示感谢,他只是微微点头,人力车的速度并没有丝毫放缓。
    没过多久,他就看到了法朗工业区那些用石灰水刷白的墙壁和小巷。仓库和工厂在这里挤成一堆,闻起来有一股咸咸的臭鱼味。零散分布在巷子两边的小贩们搭起油布和毛毯来遮挡烈日,看起来就像巷子里长的疥癣。在巷子的尽头处,隐约能看到拉玛十二世海防工程的影子,整个堤坝和水闸系统都用于防止蓝色的海水灌入这座城市。
    凡是居住在这里的人,都会忍不住去想这些高高的堤坝和堤坝外面的巨大水压。天使之城实际上是一个注定会发生灾难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罢了。但是泰国人极端顽固,他们坚决要保卫这座神圣的王都,不让它被大海淹没。凭借以煤炭为燃料的水泵和高大的堤坝,以及对却克里王朝领导人远见卓识的无比信赖,到目前为止,他们成功地保住了曼谷,没有让它像纽约、仰光、孟买和新奥尔良那样被海水吞噬。
    老顾驾着人力车飞速冲进一条小巷,同时不耐烦地拨响车上的铃铛,驱赶堵在路中间的苦力——防风雨材料制成的箱子在他们的背上晃动着;潮州产的中国扭结弹簧、松下牌防菌手把、波洛牌陶瓷滤水器的标志在眼前晃来晃去,节奏慢得让人昏昏欲睡。工厂墙壁上到处都是佛祖传经图和尊贵的幼童女王画像,跟以前画上去的泰拳比赛的场景挤在一起。
    穿过这块交通拥堵的区域,强力弹簧工厂就出现在眼前。它看起来就像一座有着高大城墙的要塞。墙壁上部有个巨大的扇形物从孔中伸出来,缓缓地转动着。工厂的对面是一家潮州人开设的自行车厂,两者之间的支路上挤满了大量的手推车——它们通常聚集在工厂的人口处,为厂里的工人提供午餐及小吃。
    进入到强力弹簧工厂的庭院中,老顾将人力车减速,并在工厂的大门口停了下来。安德森爬下车,抓起装着Ngaw的袋子,站在那里盯着宽达八米、便于巨象出入的大门发了会儿呆。这座工厂似乎还是改名叫“耶茨的愚行”比较合适。那家伙是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耶茨同他争辩时的话语,讲述着经过基因改造的海藻的奇妙之处;与此同时,他的眼前也浮现出耶茨一边抗议一边在办公桌的抽屉里翻找图表和笔记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