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新概念书系?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获奖者作文范本(A卷)[平装]
  • 共1个商家     18.30元~18.30
  • 作者:方达(编者)
  • 出版社:新蕾出版社;第1版(2010年4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074697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获奖者作文范本(A卷)》:新概念书系

    媒体推荐

    生活的轨迹变回了简单的轮回,这种简单让我感到适然,独自穿梭在漫步着钢筋水泥的古板路,找到那家在淡忘的影迹里逐渐熟悉的蛋糕店。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辛晓阳
    夏夜的晚风吹,携了莲花的青青的香味,水在路灯的映照下泛着跳跃的光,一波接一波的光之鳞片簇拥着,而后破碎散开,水草的影子仿如鬼魅,蛙声起伏,却不会觉得聒噪,看指尖的烟火明灭,嗅晚风的沉醉,很多次都不自觉的流泪。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丁威
    微雨时节,漫步于鼓浪屿的寻常巷陌,抚触斑驳围墙,倾听它们的轻声细语,娓娓道来那些陈旧的过往。将耳机地在那些墙角,身边的那棵木棉,问题在大朵绽放后结出纯白的棉,渐渐飘散,被人拾走,抑或被时常带去,永不回头。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衣染
    你赤脚在河岸种满了百合,用泪水磨光了岩石坚硬的脸庞。它们记载的岁月在大风变成烟尘,缀满了白色的衣角,而你现在又在哪里等着你的爱人,在哪里的水面涂满涟漪?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张峰阁
    徐志摩先生单独的凝视,那发痴的爱恋,将氖秀丽的山水作一团深沉的风流。我没能像徐志摩先生那般浪漫,在实在和煦的阳光中,用树枝缝漏下来的阳光编一个梦;或是倚在桥上,看康河上身着衣裳的女人撑篙划艇。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赵祎
    太过文艺的桥段往往让人不矛轻信,就像太过繁盛的花束,太过庞大的盛开,轻而易举地令人想到物极必反,盛极而衰云云。信奉“花到堪折直须折,莫到无花空折枝”,不一定从一而终地旅途美好自膨胀,待最繁盛时陨落未尝不是种福祉。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徐街
    一群一群步履不停的孩子吟诵着诗歌向海里投掷花朵。白色的花朵很快地铺满了整个海面,成为白色的泡沫,被澳洲打入万动不复的海底。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苗亚男
    水幕把外景变成一片幻境,废的车厢,孤零零的广告牌,广袤无垠的阴沉天空只剩下羽化后的轮廓,贴着玻璃,感受列车的起伏。睡着,又醒来。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叶璇
    像她这种平庸没有任何特长的人只能担任起跑龙套的可有可无的职责,和群众演员一起衬托出主角的光辉。
      ——2010年第十二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获得者 刘涛

    目录

    成长季:神给的舞鞋
    财富
    盛开
    米莎贝尔的蛋糕男孩
    神给的舞鞋
    回家
    校园纪:水晶秘密
    Sukida
    记得
    水晶秘密
    梧桐旧事
    刺杀杨世端
    寂寞怀念:你说,怎么飞
    你说,怎么飞
    那像是你经过的光
    人物速写
    魔方
    后街遗事
    心灵史:风筝海啸
    小城情结
    荆棘鸟年华纪
    风筝海啸
    老人与桥
    星星夜空英国
    小说艺术馆:彼岸空与茱丽叶
    小说里的女人
    梦魇
    刀子和刀子
    蝶恋花
    当波伏娃遇见萨特
    幻觉医院——献给母亲
    彼岸空与茱丽叶

    文摘

    插图:



    时光的更迭流下琥珀的厚重汁水,定格住刹那间的悸动心伤。宛如新雨初霁,听一朵花开的声音。
    小学课本上有过冰心老人的一篇散文,主题是母爱,描写的是暴雨倾盆中宽大的叶子覆于一朵小花之上,为其遮风避雨。此情此景也因着文人的诗性变得诗意盎然,描摹得楚楚动人。
    初中课本上有朱自清的《荷塘月色》,寥寥片段的还原,将一池新荷勾勒得如梦如幻。语文老师分析说,那是通感的修辞方法。一朵花的盛开和远处缥缈的歌声相互融合,令人迷醉。
    稚气的成长之始犹如一枝枝肿胀的花苞,含苞待放,静候着最美好的年华。稚拙的触角初涉爱、恨。启蒙的花苞经过经年的积蓄容纳,终于迎来盛开之时。相逢邂逅于茫茫人潮中,一期一会,似曾相识的童稚隐藏于拙劣的故作成熟下,尽管不动声色却被彼此一眼洞穿。
    花开花谢,三年五载。
    再看那人,已经掩于郁郁花丛中,不得而见了。满目盛开的花簇令人徒生恨意。曾经看过的一部文艺片,男主角精神压迫般地每天前往附近超市,寻找当日出产的牛奶,牛奶纸盒上的生产日期喷码让他得以确认活在当下;女主角每隔一段时间花最高的价格买下临近花店最美丽的花束,然后插在最廉价的牛奶盒里,见证花瓣一天一天萎缩,花色一天一天斑杂,直至枯萎丢弃重新再买新的,以花的一生最繁艳的盛开时刻,她感知时光流逝……
    太过文艺的桥段往往让人不敢轻信,就像太过繁盛的花束,太过庞大的盛开,轻而易举地令人想到物极必反、盛极而衰云云。童年时代,会为了一朵花的凋零而郁郁寡欢,看着洁白的花瓣黏在地上随意践踏,有种细密的羞耻遍及心房;再长大一点,会疼惜被剪下的花束,更愿意远远地看着它们植培于广袤大地,日月精华,自然盛开自然凋谢,顺其自然完成一朵花的宿命;而今更信奉“花到堪折直须折,莫到无花空折枝”,着眼现实功利主义,不拖泥带水,不一定从一而终地放任美好兀自膨胀。待最繁盛时陨落未尝不是种福祉。
    再见赤裸的花枝、森然的折痕,不再悲天悯人,因为定是有心人有幸目睹了一朵花盛开的时刻——朵花终其一生最灿烂的时刻。
    亦是童年,钟情硕大艳丽的花朵,视渺小的太阳花或者单调的仙人掌为花中异类。殊不知,平凡朴素如太阳花、恒定持久如仙人掌方是处世之哲学。花瓣繁复颜色鲜艳的花簇通常娇弱不堪一击,雨季一到便满地残花,平添憾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