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研究[平装]
  • 共1个商家     25.00元~25.00
  • 作者:C.S.路易斯(C.S.Lewis)(作者),沃尔特·胡珀(合著者),胡虹(译者)
  • 出版社: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第1版(2010年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617737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研究》一书中收录了C.S.路易斯十三篇引人入胜的论文,其中一半是路易斯有生之年没有出版过的。书中前三篇论文对中世纪文学做了一个总体的介绍,其余转向研究渚如但丁(《神曲》)、马洛礼(《亚瑟王之死》)、斯宾塞(《仙后》)和弥尔顿(《科马斯》)等重要作家的作品。路易斯富有洞察力和亲切感的写作,足以吸引每位对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文学感兴趣的研究学者。

    作者简介

    C.S.路易斯,生于1898年,卒于1963年,是20世纪英国一位具有多方面天才的作家。他26岁即登牛津大学教席,被当代人誉为“最伟大的牛津人”。1954年他被剑桥大学聘为中世纪及文艺复兴时期英语文学教授,这个头衔保持到他退休。
    他的一生被称为“三个c.s.路易斯”,意思是他在不到65岁时去世为止,完成了三类很不相同的事业:一是杰出的牛津剑桥大学文学史家和批评家,代表作包括《牛津英国文学史·16世纪卷》。二是深受欢迎的科学幻想作家和儿童文学作家,代表作包括“《太空》三部曲”和“《纳尼亚传奇》七部曲”。三是通俗的基督教神学家和演说家,代表作包括《天路回归》、《地狱来鸿》、《返璞归真》、《四种爱》等等。他一生著书逾30部,有学术著作、小说、诗集、童话,他在全世界拥有庞大的支持者,时至今日,他的作品每年还在继续吸引着成千上万新的读者。

    目录

    前言
    “诗的研究”
    一部中世纪作品的诞生
    中世纪人的想象与思想
    但丁的明喻
    但丁《神曲》最后十一篇中的比喻
    但丁的斯塔提乌斯
    “亚瑟王之死”
    塔索
    论《仙后》的阅读
    斯宾塞诗歌中的新柏拉图主义
    斯宾塞残酷的丘比特
    吉纽斯与吉纽斯
    小议《酒神之假面舞会》
    译后记
    专有名字与术语英汉对照表

    序言

    1963年11月22日C·S·路易斯教授逝世的时候,他未出版的手稿已所剩无几,尽管他笔下的作品数量丰富、令人惊异。他一生都在赶出版商的截稿时间,多数作品生前就已出版。路易斯从剑桥大学退休之前,我曾做过他的私人秘书,因此,他的哥哥W·H·路易斯少校同意让我来出版他的文学遗稿。
    很多人在路易斯的论文尚未出版之前曾听他宣读过这些论文。在他随身携带的笔记本中,我注意到,他曾为许多重要场合准备过学术演讲。但这些讲稿保留至今的却寥寥无几.这是因为,他常常把没有打算立刻出版的讲稿翻到背面,用于写作其他的作品和论文——用他那一贯细小工整的字体。由于路易斯习惯保持桌面整洁,这些手稿常被弃于废纸篓中。我猜想,这本书中有几篇文章,如评论塔索的那一篇,之所以保留下来,只是因为它们钻人了他的学院“文档库”——几个硕大的抽屉。

    后记

    C·S·路易斯(1898-1963)是20世纪英国最伟大的学者和作家之一,能有机会翻译这位大师的作品,我深感荣幸。
    本书包括十四篇论文,由路易斯生前的私人秘书沃尔特.胡珀收集出版。这十四篇论文讨论的是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涉及的主要作家包括莱亚门、但丁、马洛礼、塔索和斯宾塞等。路易斯学识渊博,见解独到,他的学者风范,读者可在本书中窥见一斑。余光中先生曾经说过,译者往往是最好的读者,对我而言,翻译的过程也是向大师学习的最好机会。
    关于本书的译和注,在此简单地交代一下。
    由于讨论对象的不同,本书引文包括拉丁语、希腊语、中世纪意大利语、中世纪法语和中世纪英语等,此外,路易斯还喜用各种语言的格言警句和短语。对于本书大部分非现代英语的内容。

    文摘

    现在我来谈谈13世纪初的《灵魂守护歌》,其历史开始于《新约》中一段著名的话:“家主若知道贼几时来到,他无疑会保持警醒,不容别人进屋盗窃。”这段话后来被用作拉丁文论文《论灵魂》(DeAnirna)第13-15章中一寓言的根据,其作者大概是圣维克托的雨果(1096-1146)。这段话立刻扭曲成一种全新的含义。在上帝的话中,“贼”代表他自己,未知的时刻指的是基督复临与最后审判日。然而,在《论灵魂》中,那个贼头子却是受一帮“罪恶”拥护的魔鬼,而家主(即灵魂)要保持警惕的却是诱惑。这位拉丁作者居然如此误解,或者说忘却,或者说对原文的意义毫无尊重,简直太令人难以置信了。他显然没有任何约束,完全按照自己的目的对原文进行改编,只要改编之后仍旧符合传统且有教导意义就可以了。他很可能认为自己是从原文的多种含义中选择了一种,而不是另一种。在他的寓言中,家主是“灵魂”(Animus)。他在“谨慎”(Prudentia)、“坚韧”、“禁戒”以及“正义”的帮助下管理着思想、感觉与意志“一家”。看门人“谨慎”接纳了一位名叫“死亡之惧”的信使,后者描述了地狱的种种痛苦。他的话促使美德们做出了几个有益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