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意象范畴的流变[平装]
  • 共1个商家     9.90元~9.90
  • 作者:胡雪冈(作者)
  • 出版社:百花洲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647327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后记
    记得是1989年;通过黄保真教授的推荐,本人承担了《中国古典美学范畴丛书》中《意象》一书的撰写任务,由于时间紧迫,虽时值酷暑,仍终日苦苦思索,感到关键要把握各个时期的美学范畴,从范畴的角度进行历史的考察和认识。但我国文论典籍浩如烟海,只得日以继夜,旁搜远绍,以期能勾勒出“意象”范畴的流变和涵义。脱稿后得到黄保真同志的热情鼓励,给予肯定,但由于在学术著作“出版难”的情势下,该“丛书”处境艰难,只得让它尘封起来。星移斗转,一搁就是整整的十年,真可谓“命途多舛”。主编蔡锺翔教授始终关注着这套“丛书”的出版命运,经多方努力,现终于由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出版。在此我要向促成“丛书”得以面世的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及诸位先生表示衷心的谢忱,并对蔡锺翔主编对拙作认真的审阅和多所指正致以深切的谢意。
    我的一生可说走了一条迂回而曲折的自学之路,对于中国古典美学范畴实不敢问津,这得感谢我在瑞安中学的学生施昌东所给予难忘的鼓励和支持。他当时已重病罹身,但每次来温州总三番五次地到我家促膝长谈,反复督促,此情此景,仍历历在目,令人衷心铭感。我的第一篇论文《试论“意象”》,就是经他转交给王文生教授并发表于《古代文学理论研究》第七辑的。从此我开始了步履维艰的跋涉,但愿有生之年,继续我的耕耘,对美学范畴作一些力所能及的探求,以表达我对昌东深切的思念之情,并谨以此书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在中国古典美学史上,“意象”这一美学范畴包蕴的意义丰富又深邃,形成一种深厚的历史积淀。因受视力影响,这次修改,框架依旧,仅增添了一些章节,如:“意象”与“象外之象”等,个别章节补充了一些资料,在文字上也作了修饰,力求从历史发展中探寻“意象”范畴的内在逻辑,以及“意象”范畴与相邻、相关范畴的界说和辨析,但正如一些学者所指出,我国古代的美学范畴带有较大的多义性和感悟性的特点,既要宏观把握,又要细致辨析,使之切中契机又不顾此失彼,故可商榷之处必然不少,虽作了一些努力,但限于水平,深感距离尚
    远。最后,当这本小书行将付梓之际,书中的大谬或不当之处,恳请方家暨读者不吝教正。
    胡雪冈
    2000年10月于温州南楼

    目录

    总序(蔡锺翔陈良运)
    上编 “意象”的滥觞和成熟
    第一章 “意象”说的滥觞
    第一节 从“铸鼎象物”说起
    第二节 老子的“象”说
    第三节 庄子论“言”、“意”及“象罔”
    第四节 《周易》“立象以尽意”
    第二章 “意象”说的孕育
    第一节 “赋”、“比”、“兴”与《诗经》的审美意象
    第二节 《淮南子》的“意”与“象”
    第三节 《论衡》的“意象”说
    第三章 “意象”说的形成
    第一节 王弼的“意象”观
    第二节 刘勰论“意象”
    第四章 “意象”说的发展
    第一节 唐人的“意象”说
    第二节 宋人的“意象”说
    第五章 “意象”说的成熟
    第一节 “意象”范畴的广泛使用
    第二节 “意象”说的演进和拓展
    第六章 “意象”说的总结
    第一节 王夫之的“意象”体系
    第二节 叶燮的“默会意象之表”(附沈德潜)
    第三节 章学诚的“人心营构”说(附纪昀等)
    第四节 方东树的“意象分大小高下”(附潘德舆)
    中编 “意象"的建构和形态
    第一章诗歌意象
    第一节 诗歌意象的生成
    第二节 诗歌意象的组合
    第二章词意象
    第一节 词意象与诗歌意象的区别
    第二节 词的审美意象的表现形态
    第三章戏曲意象
    第一节 戏曲的人物意象
    第二节 戏曲的场景意象
    第四章文章意象
    第一节 文章意象的创造
    第二节 文章意象的审美形态
    第五章书法意象
    第一节 书法意象的建构特点
    第二节 书法意象的审美特征
    ……

    文摘

    书摘
    《淮南子》的作者十分重视并强调“情”的作用,“情”实即“意”。《本经训》云:“人之情,思虑聪明喜怒也。”指人的意念、气质、思想感情的审美主体而言。在《缪称训》中提出了“哀乐之袭人情也深”的论断,在《淮南子》的作者看来,“文者,所以接物也。情系于中,而欲发外者也。”文学艺术之所以感人,关键在于情“接物”而生,是主体之情与客体之物相互感应的产物。但这“情”不是一般的情,而是“情系于中,而欲发外者也”的“情”。所谓“欲发”即积盈充满不得不外溢的意思。这种真情实感是文艺创作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所谓“感人心,情之至也。”(《泰族训》)“今夫《雅》、《颂》之声,皆发于词,
    本于情。”“情发于中而声应于外。”他曾举例说:“宁戚击牛角而歌,桓公举以大政。雍门子以哭见孟尝君,涕流沾缨。歌哭,众人之所能为也。一发声,人人耳,感人心,情之至者也。”(《缪称训》)认为喜怒哀乐之情是普遍存在的,是人的一种自然本能,而文学艺术则是人情哀乐的特殊表现,问题的关键在于达到“情之至”,即真情实感的地步。那末如何达到“情之至”呢?《淮南子》进而认为,须有“根心”,“不得已而歌者,不事为悲;不得已而舞者,不矜为丽。歌舞而不事为悲丽者,皆无有根心者。”(《诠言训》)“根心”谓必须植根于“心”,否则只能强为悲丽,谈不上“情之至”了。这对后世的“心源”说,即以内心为创作本原的美学观点有一定的影响。
    为了进一步阐明主体之情与外物感应的相互关系,《淮南子》的作者又十分重视外物的作用,“引檐万物,群美萌生”,养育万物,使各种美好的事物蓬勃成长,从而产生美感效应,“且人之情,耳目应感动,心志知忧乐,手足之攒(除去)疾痒,辟寒暑,所以与物接也。”(《傲真训》)从“接物”到“物接”,突出了审美客体在审美实践中的作用,由此产生使自在之物成为审美对象。反过来,感情的抒写,又必须与物相交接。分别阐明了审美认识和审美情感的主要结合途径,强调了主客体的相互融合,也涉及了“意”与“象”交融的有序化特点。同时从艺术创作是一个“情发于中”而溢于外的过程来看,是人接触外界客观事物后所引起的真情实感的自然的表现,表明了人的内心情感是艺术创作的基本动因。它实际上是魏晋时期陆机、刘勰等人“重情”说的先导,对我国审美意识以及“意象”说的形成,应该说具有积极的意义和影响。
    第二,关于“象”。《主术训》说:“故古之为金石管弦者,所以宣乐也;兵革斧钺者,所以饰怒也;觞酌俎豆酬酢之礼,所以效善也;衰经菅屦,辟踊哭泣,所以谕哀也。此皆有充于内而成象于外。”联系如上所说“情发于中而声应于外”,“情系于中欲发外者”来看,所谓“内”,指作者内心深厚充实的情感体验感受,从而表现于外而“成象”,触及了艺术创作中个根本性问题,即如何把内在思想感情表现为外在的艺术形象,因所说既是“宣乐”的艺术创作活动,就顺理成章地形成外在的具体感性形象或意象,有如“至精之象,弗招而自来,不麾而自往”,从而达到内与外的统一。
    “成象”说可说是我国较早的有关“象”的理论。《礼记·乐记》将乐的表现形态称为“乐象”。《乐记·乐象篇》云:“凡奸声感人,而逆气应之;逆气成象,而淫乐兴焉。正气感人,而顺气应之;顺气成象,而和乐兴焉。”“逆气”与“顺气”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情感体验,由于审美主体的不同而形成产生,故“成象”具有“淫乐”与“和乐”的显著区别。《淮南子·主术训》的“成象”明显地承袭了《礼记·乐记》的“成象”说,但在内涵有了发展,“充于内”的思想情感要得到表现,就必须“成象于外”,即得到形象性的外在表现,实际上已触及“意”与“象”教相互交合的审美特点,因而更接近于审美创造。
    五代荆浩《笔法记》云:“神者,亡有所为,任运成象。”明茅坤《五岳山人后集序》云:“窃以为文章者,所当天地间日月风霆、山川疆域、昆虫草木之变而绘之成象,触之成声者也。”明苏伯衡《赠金与贤叙》云:“得于心,形于手,粲然在纸而成象,则谓之画。”“成象”这一概念不仅大大深化“象”作为形象性的内涵,而且反映了人们对“象”的建构的认识,从而取得了理论上的意义。
    《淮南子》作者在《要略》述及《缪称训》的写作时曾说:“假象取耦,以相譬喻;断短为节,以应小具。”“耦”,合也。意谓假借形象以取得耦合的例证,便用来相互比喻,有如截断的竹子作为符节,以适应小的需求,从而达到“曲说攻论,应感而不匮者也。”
    “假象”可说是承袭《周易》“四象”的“假象”而来,但在汉代,这还是第一家,因而具有美学的理论意义。
    在《淮南子·要略》中述及《说山训》的主要内容时说:“假譬取象,异类殊形,以领理人(脱“事”)之意。”借用比喻来选取物象,能联系不同的种类和特殊的形体,从而达到领会人世问事物的要义。“取象”这一概念可说是《淮南子》首先提出来,并产生相当深远的影响。
    唐王维《裴右丞写真赞》云:“凝情取象。”通过作者“凝情”的审美观照,从而取得感性的“象”。皎然《诗式》云:“取象日比,取义日兴。”清章学诚《文史通义·内篇·象教》云:“战国之文深于比兴,即其深于取象者也。”认为“比兴”均藉“象”以表达义理和情意,肯定了“比兴”与“取象”的相通一致。李重华《贞一斋诗话》云:“取象命意,自可由浅人深。”方东树《昭昧詹言》卷五评谢灵运诗云:“取象如化工。”卷十九评李义山《九成
    宫》云:“收即物取象,妙极。”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取象”的美学特征和审美效果,从而保持着事物原有的生动、具体的形象性。“取象”实即摄取物象而加以形象性的表现。
    第三节《论衡》的“意象"说
    《论衡》是西汉杰出的惟物主义思想家王充所作,是一部哲学著作,但其中包含着一些有价值的美学思想,如“美”与“真”的问题。他把《论衡》一书的主旨结为一句话:“疾虚妄”(《佚文篇》),在汉代的美学思想中占有一定的地位。这里仅谈一谈《论衡》关于“意象”的概念问题。其《乱龙篇》云:
    天子射熊,诸侯射麋,卿大夫射虎豹,士射鹿豕,示服猛也。名布为侯,示射无道诸侯也。夫画布为熊麋之象, 名布为侯,礼贵意象,示义取名也。
    王充在这里谈的不是文学创作,而是说明同类事物之间的“假象”仍具有相互感应的作用,此“意象”是用来“示义取名”,是替董仲舒的“设土龙以招雨”进行辩解,所谓“土龙亦夫熊麋、布侯之类。”值得我们重视的是,王充这里第一次将“意”与“象”联缀成词,使之成为完整的概念,在“意象”的内在涵义上也为我们提供了足资参考的语源学上的依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