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徐陵集校笺(竖排版)(套装全4册)[平装]
  • 共2个商家     116.90元~133.20
  • 作者:徐陵(作者),许逸民(注释解说词)
  • 出版社:中华书局;第1版(2008年8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0106218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徐陵集校笺(竖排版)(套装全4册)》是由中华书局出版。
    徐陵与庾信齐名,但就二人的研究现状来看,却是庾大热而徐大冷。徐集目前仅有清吴兆宜笺注本,然出注既少且未详列资料出处,注释亦不乏望文生义、张冠李戴之处。有鉴于此,许逸民先生撇开吴注,另起炉灶,耗时数年,爬梳整理相关史料,重新进行辑佚、校勘、注释。各篇诗文,均前有题解,后有笺注、集说,广征博引,资料异常丰富,并在书后附有“书目著录”、“版本序跋”、“传记数据”、“历代评论”、“年谱”等内容,是目前最为完备的《徐陵集》笺注本,为研究徐陵及此段文学的研究者提供了极大便利。

    作者简介

    徐陵,字孝穆,历仕梁、陈二朝,“位隆朝宰,献替谋猷”,同时他又是梁陈间一位十分重要的诗人和骈文家,兼国家重臣与文苑领袖于一身。

    目录


    前言
    凡例
    徐陵集校笺卷一

    鸳鸯赋
    附萧纲《鸳鸯赋》
    乐府
    龙头水(别涂从千仞)
    龙头水(龙头流水急)(疑)
    折杨柳
    附萧绎《折杨柳》
    关山月二首
    附萧绎《关山月》
    洛阳道二首
    附萧纲《络阳道》
    长安道
    梅花落
    梅花落(疑)
    紫骝马
    附萧纲《紫骝马》
    骢马驱
    刘生
    中妇织
    附萧纲《中妇织》
    乌栖曲二首
    出自蓟北门行
    附庚信《出自蓟北门行》
    长相思二首
    亲曲
    宛转歌(疑)
    徐陵集校笺卷二


    走笔戏书应令
    附萧纲《执笔戏书》
    山池应令
    附庾肩吾《山池应令》
    附鲍至《山池应令》
    登古城南(望)应令
    新亭送别应令
    奉和山池
    附萧纲《山池》
    奉和永舞
    附萧纲《永舞》三首
    奉和山齐
    徐陵集校笺卷三
    徐陵集校笺卷四
    徐陵集校笺卷五
    徐陵集校笺卷六
    徐陵集校笺卷七
    徐陵集校笺卷八
    徐陵集校笺卷九
    徐陵集校笺卷十
    徐陵集校笺卷十一
    徐陵集校笺卷十二
    附录
    徐陵年谱
    本书主要参考书目
    后记

    序言

    岁次戊子,许逸民先生以其《徐陵集校笺》示余,且嘱为序。余治古典文学有年,于六朝衣冠之风流倜傥,梁陈文坛之绮密瑰艳,未尝不心向往之。然于孝穆未敢多加评鹭,以其缉裁巧密,不易索解故也。今读许氏校笺,叩必溯源,事必数典,凡疑难处必有一校,困惑处必有一笺,余多年之疑问遂涣然冰释矣。
    今观孝穆之诗文,非淹通博雅之士莫能为也。以其器局之深远,才学之宏博,固可享盛名于当朝,岂止辞藻斐然、声韵调畅而已。盖文学者,五音繁会,五色杂陈,本不应拘于一格。自然固佳,绮丽亦无妨.冲淡固善,纤秾亦未尝不可。文各有其所用,人各有其所好,未可以一绳墨衡之。若就文学演进而言,倘无南朝之声色,以修饰汉魏之风骨,何来唐代近体诗之大观耶?
    徐庾并称,由来已久。然世运有兴废,文名有显晦,至于今日,庾信声名大着,而徐陵半被埋没。逸民先生有感于此,乃发愿校笺徐集,焚膏继晷,孜孜不倦,终成此巨制。

    后记

    整理徐陵集的想法,早在三十几年前就有了。当时我承接了点校《庾子山集注》的任务,同时又代表中华书局,约请北京大学中文系倪其心先生,一并点校清吴兆宜的《徐孝穆集笺注》。《庾集》于1980年出版后,曾屡次敦请《徐孝穆集》交稿,但直到2002年倪先生溘然仙逝,终未遂初愿。于是我找来吴注,拟尽快点校一过,以了前债。孰料稍事检读,竟发现吴注体例粗疏,颇多可议之处,笺注不准简略支离,出处不详,且引文时有舛误。遂决意放弃吴注,另作校笺。此事开始不久,竟以他务繁冗而中辍。
    二00四年年初,贤内不幸病故,哀恸之余,乃重拾旧业,藉整理《徐集》,以为安顿心灵之所。写出部分样稿后,亟欲征求出版社意见,而中华书局斯时舍本逐利,正处于非常时期,不暇顾及古籍整理之事。我心下犹疑未决,乃转询人民文学出版社周绚隆先生,当即喜获允诺,彼此交流,甚为融洽。两年之后,中华书局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上马,我受邀参与其日常工作。不经意间整理《徐集》事传出,中华领导一再催问,劝我改变原议,改交中华出版。想我在中华服务三十余年,直至告老,现今又重返此间工作,在兹念兹,怎一个情字了得?

    文摘

    插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