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桃花扇》研究与欣赏[平装]
  • 共1个商家     11.00元~11.00
  • 作者:蒋星煜(作者)
  •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8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0807518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桃花扇》研究与欣赏》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蒋星煜(1920一),江苏溧阳市人。历任图书馆管理员、编辑等职。主要研究明史、中国戏曲史。建国后历任华东戏曲研究院研究入员、上海艺术研究所研究员、华东师大与上海师大兼职教授。有关《西厢记》专著计七种,分别出版于北京、上海、中国台北与日本。此外《中国戏曲史钩沉》、《中国戏曲史探微》、《中国戏曲史索引》与《中国戏曲史拾遗》,分别出版于郑州、济南与上海。曾主编((元曲鉴赏辞典》、《明清传奇鉴赏辞典》,为《中国戏曲剧种大辞典》常务编委,《六十种曲评注》顾问与《总序》执笔者。《辞海》编委、分科主编。

    目录


    创作过程与创作思想
    《桃花扇》三易其稿的过程——读《又来馆诗集》、《兼隐斋诗集》、《沓渚诗》的新发现
    《桃花扇》为何有六篇自序
    《桃花扇》之《小引》与北双调套曲作者考
    孔尚任确认桃花扇为宫扇
    侯方域的艺术形象研究
    《哀江南》兴亡之感的内涵
    《桃花扇》与《出山异数记》的微妙关系
    艺术真实与历史真实
    李香君与张溥、夏允彝
    苏昆生事迹的新发现
    柳敬亭之谜
    史可法死难真相
    杨龙友画桃花扇之可能性探讨
    杨龙友盖棺难论定
    《桃花扇》是否贬低了杨龙友
    《桃花扇》有关称谓考释
    传播、演出与改编
    田雯对《桃花扇》的鼓励与传播
    《桃花扇》并未绝迹于清代舞台
    《桃花扇》从未被表演艺术所漠视——二百多年来《桃花扇》演出盛况述略
    现代剧作家与《桃花扇》
    谷斯范为何写《新桃花扇》
    评论与注释
    董每戡《桃花扇论》的卓越成就
    《李香君传》与《桃花扇》
    徐振贵的评论与注释
    大学者梁启超为何注释《桃花扇》
    王季思等注释《桃花扇》
    关目欣赏
    爱情与破绽同时开始———《却奁》鉴赏
    凄苦、灾难都是严峻的考验——《守楼》鉴赏
    扇子胜过千言万语——《寄扇》鉴赏
    宰相被妓女严词痛斥——《骂筵》鉴赏
    人去楼空的媚香楼——《题画》鉴赏
    巨星陨落弘光朝结束——《沉江》鉴赏
    附录孙克咸、葛嫩娘之生平与殉难事迹考
    后记

    序言

    一部作品能否流传?能否产生深远的影响?首先是由作品的题材选取、思想内涵、文学造诣决定的。其次,作者的家世源流、社会地位、政治动向也会起到一定的作用。显然,两者有主次之分。但在特定情况之下,有时主次之分相当难断,都各有其无可讳言的,或依稀可辨的种种因素存在,要进行梳理,那是颇为艰苦的工作。清代孔尚任的《桃花扇》属于这一种情况。孔尚任的《桃花扇》是在什么情况之下写作、完成的?是首先要弄清楚的问题。
    孔尚任和任何元杂剧、明清传奇作者的家世源流截然不同,因为他是被封建社会尊奉为“万世师表”的孔子的第六十四代孙。
    “万世师表”决不是一个抽象的形容词,在中国长达二千年的封建社会历史时期,孔子的学说被平民百姓尊奉为修身、齐家的基本原则,被历代历朝的帝王尊奉为治国、平天下的主要依据。也就是说,孔子的学说经过多年来的继承和发展,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最主要的组成部分,其影响无所不在,政治、经济、社会等等各个方面无不以孔子的学说为核心。这是客观的存在,无可争辩。

    后记

    在古典戏曲领域,我的研究一直以《西厢记》为主,先后出版了七部论著。其次,就是孔尚任的《桃花扇》了,文章写得比较少。到目前为止,也已经有将近二十万字。
    我所涉及的方面基本上有关孔尚任的创作思想与创作过程、《桃花扇》的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等问题,而且疏理出了三易其稿的迹象,我倾向于他的罢官和《桃花扇》有密切的关系。有一时期,有人认为《桃花扇》的《小引》与北双调套曲为徐旭旦所作,我比照孔、徐二人原作后,否定了他们的怀疑。后来,他们也放弃了本来的看法。又有人根据《缀白裘》仅收《桃花扇》三出而得出此剧已被表演艺术所唾弃的荒谬论点,我根据清人诗文仔细查照,发现《桃花扇》之演出从康熙年间到清末并不少于《长生殿》,辛亥革命以来演出之频繁则超过《长生殿》多矣!
    对于近代、现代诸家对《桃花扇》之评论、注释、改编演出,亦择其有代表性者作了简要介绍。最后是一组《关目欣赏》。
    我深信这本《<桃花扇>研究与欣赏》较半个世纪以来的有关《桃花扇》的出版物在内容方面还是比较丰富的,而且澄清了不少问题。

    文摘

    插图:


    一般的看法,孔尚任的罢官归里,和他的写作《桃花扇》有着较多的关系。现在,我从刘中柱诸人的著作中得到了线索,可以进一步证实此问题。
    《桃花扇》的《本末》说:“岁丙戌,予驱车恒山,遇旧寅长刘雨峰,为郡太守。时郡僚高宴,留予观演《桃花扇》;凡两日,缠绵尽致。僚友知出予手也,争以杯酒为寿,予意有未惬者,呼其部头,即席指点焉。”经过查证,这位刘雨峰就是明末宝应(今属江苏)诗人刘心学之孙刘中柱,不仅是《桃花扇》的爱好者,也是孔尚任交谊最深的友人之一。
    刘中柱做过临淮县教谕、国子监学正、户部郎中、正定(旧名真定)知府等官职,工于诗文,著作有《又来馆诗集》、《兼隐斋诗集》、《渔山园集》等,但极少流传。
    经过多年的访求,我终于在上海图书馆库读到了《又来馆诗集》以及《兼隐斋诗集》(卷五——卷八)的残本,里面有十分值得重视的几首诗。
    《又来馆诗集》卷三中有《送岸堂二首》,其第二首为:
    十七年来同舍郎,论文樽酒百千场。
    只知天下无才敌,谁料人间有祸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