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卫斯理的守候[平装]
  • 共3个商家     14.30元~17.60
  • 作者:史黛西·奥布莱恩(StaceyO'Brien)(作者),高雪莲(译者)
  •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第1版(2010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24992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卫斯理的守候》:冷漠与疏离的世间,一抹最温暖的烛光,荣登《纽约时报》《出版家周刊》畅销书排行榜,入选《洛杉矶时报》《拉美时报》“年度最佳图书”,《再见了,可鲁》《我的野生动物朋友》之后,最动人的忠诚与友谊之歌。

    媒体推荐

    一个令人彻底着魔、无法抗拒的故事,一场感人肺腑、令人流泪不止的真情守候。
      ——《人物》
    动物爱好者和哈利·波特迷一定不能错过,你们是不是也想有一只猫头鹰当宠物?
      ——《出版家周刊》
    一次让人怦然心动的生命与爱的旅程,一个关于信任、理解以及无私奉献的故事,必会令全球读者为之动容。
      ——杰·科普曼(美国作家)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史黛西·奥布莱恩(Stacey O'Brien) 译者:高雪莲

    史黛西·奥布莱恩(Stacey O’Brien),美国女作家、生物学者、野生动物救护专家,长期从事猫头鹰的研究工作。
    《卫斯理的守候》讲述了作者收养一只仓鹗并与之相依相伴十九年的感人故事。

    目录

    猫头鹰之道
    他既驯服于你,你便当以终生相报
    仓鹗幼雏
    爱我,也得爱我的猫头鹰
    学飞
    长翅膀的顽皮小猫
    就爱吃老鼠
    相互理解
    化身博士
    一个生物学者的一天
    猫头鹰不是水鸟
    深情厚谊
    交配磁带
    十五年的守候
    暮光
    尾声
    后记

    后记

    卫斯理死后,我陷入了麻木状态,几乎不睡觉,没日没夜地写下关于他的点点滴滴,尽情宣泄我的悲伤。我霸占了妈妈的电脑,导致她的房地产生意几乎停滞,可她仍旧大度地由着我,忍让我。三周后,我完成了初稿,接着便昏昏沉沉、断断续续地睡了好几个月。
    生病之前,我在跟凯特·里德学习爱尔兰小提琴,她是美国顶尖的爱尔兰小提琴手。我最爱她对东克莱尔风格的精湛演绎。病情令我无法继续上课,但我们却因此成为了挚友。我刻意对家人朋友隐瞒了病情的严重性,是她第一个意识到我生了重病,急需帮助。在我得病的早期她就自愿介入,并常常照顾我。
    卫斯理死后几个月,凯特邀请我加入帕洛斯维第斯的一个作家团体。她常常开车载我去参加团体活动,这之前会先把我带去她家,让我一直睡到出发的前一刻。在那儿,我把卫斯理的故事念给作家们听。第一次聚会前,我路过一家商店,发现橱窗里摆着一个猫头鹰玩偶,觉得它是上天对我的鼓励,便买下了它。几个月后,我在图书馆资料室查询写作所需的资料,一只大角鹗正巧飞过,停在屋外的一棵树上。我在屋里,它在屋外,就这样持续了一整天。我时不时去屋外看看它是不是真在那儿,最终才确信那不是我的幻觉。
    又是几个月过去了,事情慢慢起了变化:我开始康复。由于之前医生都认为我没治了,因此一开始我都没怎么注意。但相比六个月前,我发现自己的身体状况确实有了很大的改善。我换了一家医疗机构,去了凯萨医疗所,那里的医生找到了一种可以控制我病情的新方法。于是,我就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写作了。他们不时地调整我的治疗方案,而不是随便地丢给我一堆药。

    文摘

    插图:



    我对动物的喜爱源于爸爸的影响。自我记事以来,他就在加州理工学院的喷气推进实验室工作。他常带我和妹妹葛洛莉亚去海上探险,或者就去家附近的洛杉矶国家鸟类森林公园,教我们观察动物的时候不要打扰它们。与那些生命的每一次邂逅都令我激动,仿佛它们来自另一个世界似的,那么特别,又那么熟悉。我意识到每一种生物都有自己的个性。如果说,对太空科学家的最大奖励是与外星人对话,那么对我来说,最大的奖励便是赢得动物的信任了。
    我渐渐学会了如何待在章鱼藏身的浅海岩石附近,伸出手,一动不动地引诱它们出来。它们生性好奇,因而最后总会伸出触手,先小心翼翼地碰碰我的手,然后便放心地从我手上爬过去。我和葛洛莉亚经常救助小鸟,也从猫爪下救回过蜥蜴。我四岁的时候,有一次妈妈漫不经心地把一只蜘蛛从墙壁上弹了下来,然后就扔进马桶冲走了。我不由得尖叫起来,接下去的一整天都哭个不停,因为对我来说,蜘蛛是如此无辜,却又如此无故地被杀害。妈妈被我这极端的反应吓得目瞪口呆,赶紧哄我。直到今天,我仍时常因人类的伙伴被滥杀而感到无比痛苦。
    对那些更常见的“传统”动物来说,我也很有亲和力。我人生中最初的亲密伙伴,除了我的父母,便是路德维格——一只具有一半柯利牧羊犬、一半德国牧羊犬血统的狗。路德负责守卫我的婴儿床,我睡觉的时候它就躺在床下,我醒过来时它就走出房间去叫我妈妈。我开始蹒跚学步时,它一直照看着我,当我想要借力站起来时它就让我抓住它肚子上的毛。我会搂住它,紧紧抓着它的毛,它则小心翼翼地陪我慢慢地走。我一摔倒,它就也跟着倒下来,用身体接住我。可以说,是它教会了我走路。至今我仍记得,当我们一起蹒跚前行时,它不时回过头,用那双满含温柔的棕色眼睛耐心地看着我。我想,正是和路德的感情为我和其他动物的相处打下了基础。我非常感激我的母亲,她如此明智地教我去爱和相信路德。
    除了对毛茸茸、多腿的复杂动物喜爱有加之外,小时候,我的卧室里还堆满了各种“实验品”——我把发臭的污水装在罐子或缸里,里面有无数奇异的生物,可以放在显微镜下做实验。还有一次,我弄来两百只蚕,后来孵化成两百只交配蛾,于是,每天晚上睡觉前,我都得把它们从床上扫下去。作为小孩,打扫自己的房间也是理所应当,不过得用上消毒剂恐怕还是比较夸张。当时根本没人敢进我的房间。
    长大一些后,我和妹妹葛洛莉亚就被爸爸带到加州理工学院听课,在那里,我头一次看见了我童年时期的偶像珍·古道尔。当时我就下定决心,长大后一定要去非洲继承她的工作,便一直坚持去上斯瓦西里语课。等她再次来加州理工演讲,我还上前对她说了几句这门我新学的语言。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曾经有个梳着辫子的金发小女孩儿,跟她说过斯瓦西里语。
    我和葛洛莉亚是小童星,二十岁之前我们常在好莱坞的录音室录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