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血祭[平装]
  • 共3个商家     18.30元~20.40
  • 作者:王晋康(作者),杨国庆(作者)
  •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2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113593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血祭》编辑推荐:中国科幻银河奖得主、全球华人星云奖得主王晋康化身福尔摩斯,揭开金沙太阳神鸟、三星堆金杖失踪之谜。人类进化史的底色是鲜红的,探寻人类的过去,更需要想象力。

    名人推荐

    这是一部很好的文学作品。
    说它好,在于真真假假揭示了若干古蜀文明的秘密。
    说它好,还在于塑造了一个执着于古蜀族血缘和宗教情怀的虚构人物,演绎出一个离奇万分的故事。
    说它好,也在于贯穿了一条悬疑的侦破线索。
    一幕血祭,几多曲折,显示出作者的精湛功力。大笔如椽,此之谓也。
    ——刘兴诗(科幻作家,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媒体推荐

    这是一部很好的文学作品。
    说它好,在于真真假假揭示了若干古蜀文明的秘密;说它好,还在于塑造了一个执着于古蜀族血缘和宗教情怀的虚构人物,演绎出一个离奇万分的故事;说它好,也在于贯穿了一条悬疑的侦破线索。
    —幕血祭,几多曲折,显示出作者的精湛功力。大笔如椽,此之谓也。
    ——刘兴诗
    渊博的知识,儒雅的气质,凝练出洒脱的文字。或许用笔只写了万言,但思想奔腾无疆!
    ——海尼
    王晋康先生的最新力作《血祭》跟一般科幻小说不同,它并非展望未来,而是回溯历史。作者以我国21世纪第一重大考古发现——成都金沙遗址为切入点,充分运用考古学、历史学和民族学知识,多角度全方位勾勒出了一幅三四千年前的古蜀文明历史画卷,为读者打开了一扇穿越之门、一段血祭之旅,尽显古蜀文明的独特魅力和辉煌灿烂。
    ——金沙遗址发掘者 朱章义

    作者简介

    王晋康,男,1948年生于河南南阳,高级工程师,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科普作协会员兼科学文艺委员会委员,河南作协会员。有多部作品出版,曾获中国科幻银河奖及全球华语星云奖。
    羊子,原名杨国庆,1969年7月出生于四川理县,男,羌族。毕业于四川师范学院汉语言文学系,副研究员,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四川作协会员,《羌族文学》主编,汶川县文联主席。曾出版长诗《汶川羌》,作词《神奇的九寨》等,获多项大奖。

    目录

    代序
    第一章血色
    第二章血警
    第三章血祭
    第四章血脉
    附录
    后记

    序言

    羊子
    忘记和记忆
    俯视又仰望,在时间的分水岭上,
    我是祖先最后的牧人,
    放牧头顶上空的云。
    脚下大地尽情无边,像心愿,
    盛开祖先歌声飞扬的牧鞭。
    那些牛羊一样自在悠闲的云,
    带走我灵魂的目光,向着远方,
    将我生命的身体留存在这个人世间。
    早已忘记牧场的羊群从羚羊走来,
    早已忘记婉转流水从雪山走来,
    早已忘记哪一座雪山是神山昆仑,
    早已忘记谁的心中点亮白石的信仰,
    岷江乳汁的渊源,山羊吃掉的经文。
    早已忘记大地上的太阳是同一个太阳,
    早已忘记夜夜星月看护的梦乡。
    我左手的前世传递着祖先的心田,
    我右手的后世发育着儿孙的想念,
    而我的心,正在身体的里面,
    今生今世丰茂在诗句的里面。
    水晶天空和汪洋大地看得见,
    潜伏四季的风声听得见,
    遥远广袤的一片片曾经的家园,
    谁又能分得开千万年的回想与血缘?

    后记

    《血祭》是一个完全虚构的故事,只是它是从完全真实的场景中切入。小说的角色甚至借用了很多现实中的人物来做模特,相信读者(尤其是科幻圈内的读者)会从书中读到或猜到不少熟悉的名字。不过小说实际只是借船出海。当故事情节离开现实的港湾后,就完全展开了想象的风帆。所以,请读者不要将小说角色与真实人物一一对应,比如,两位作者就并非书中的老王和羊子。无论是读者,抑或是被我们拉来做模特的人,读到相关内容时,付之一笑可也。
    小说中牵涉到不少人类学、基因科学、历史、民俗学等知识。对这些知识,作者倒是做了不少搜集和查证工作,以求尽可能不出硬伤。但作者毕竟不是上述诸多领域的专业人士,有一些错误在所难免。甚至我们摘引的某些专业性论文其本身也有个别错误,这在编辑工作中已经进行了部分勘误。对于人类学研究尚未做出定论的某些问题,作者也做了一些合理的虚构。总的说,这只是一部文学小说而不是科学论文,是一部科学的演义而不是信史。请读者在阅读时注意这一点。
    谢谢读者。
    王晋康
    羊子
    于2012年国庆

    文摘

    版权页:



    有时我觉得,汉族的集体性善忘不值得夸奖,有点儿没心没肺的味道。但从另一方面看,它也是汉族自信心的表现,这种自信基于它的庞大人口基数和悠久文化。吊诡的是,也许正是缘于华夏民族的漫不经心,使这片土地成为世界上最有效的民族同化器。比如,犹太人虽然在全世界各地迭遭迫害,但都顽强保持着民族的独特性,唯独在中国破了例。河南开封从北宋起就有大批犹太人聚居,有社团、教堂和宗教典籍,但现在已经彻底融化在汉族人中了,而且并非因为迫害。
    这是历史。历史即存在,存在即合理。无所谓对错,就像生物的进化无所谓对错。有人说,华夏民族对外来文明的同化趋向从鸦片战争后就反转了,因为我们遭遇了更先进的西方文明,并大声疾呼要警惕我们被西方文明同化。我觉得这完全是杞人忧天。一个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民族会被同化?即使同化,也只能出现一种被“土黄色”深深浸润了的新文化,而绝不是原来的西方文化。换句话说,也许那时已经世界大同啦。
    我在这样的闲思中,开始搭建小说的框架。既然已经有了这么多有关金杖的素材,我肯定要把金杖失窃作为主要故事线,这是没说的。这件事目前正处于“现在进行时”,这更好。克拉克在写《2001太空漫游》时,是与库布里克的同名电影同步进行,最终完成的文学故事和电影故事既有相似也有相异,既有合流也有分流,两者相映成趣。我愿意效仿克拉克的故智,先按我的推理挖出一条文字的河道,看它与真实的案件侦破有多少相合和相异之处,那应该别有味道吧。
    不过我没想到,我的故事框架还没搭成,又有一次风云突变。两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小姬的电话。她用的是西安的座机,所以这会儿应该是在西安父母家里。
    我笑着抢先说: “是小姬?我正想有一个机会向你道歉呢。”
    “道什么歉?”小姬疑惑地问。
    “为一次科幻界的活动。”成都一次科幻界活动中,美女小姬照例是主持人。好多参与者问台上的几位科幻作家,是否到2012年12月21日世界真的要毁灭。最后把我惹急了,我说:“宇宙和人类肯定要灭亡,不过那是多少百亿年之后的事。2012年肯定也会有灾难,但那只是一个概率问题,和去年前年明年后年都没什么不同,绝对和什么玛雅历的第五太阳纪结束扯不上。谁再问这个弱智问题我就拒绝回答。”后来仍有人问,我真的下台去了。弄得小姬有点窘,笑着问台下的我:“王老师你真的不再上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