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路边野餐/世界科幻大师丛书[平装]
  • 共1个商家     10.80元~10.80
  • 作者:阿卡迪·斯特鲁伽茨基(作者),鲍里斯·斯特鲁伽茨基(作者),苏宁宁(译者)
  • 出版社: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6474710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路边野餐》由阿卡迪·斯特鲁伽茨基、鲍里斯·斯特鲁伽茨基所著,外星人造访地球而后离开,丢下了“泰迪熊”,一切从此开始。小人物们在造访带附近上演悲欢离合,无论他们怎样挣扎,也逃不脱现实生活的藩篱。

    作者简介

    作者:(俄)阿卡迪·斯特鲁伽茨基、鲍里斯·斯特鲁伽茨基 译者:苏宁宁
    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继别里亚耶夫之后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科幻大师,迄今为止在国际上享有最高声誉的俄罗斯科幻作家。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出身于书香门第,哥哥阿卡迪以翻译日本名著而闻名,弟弟鲍里斯为天文学家。兄弟俩从1957年起开始了联袂创作的崭新模式,为世人奉献了无数科幻佳作。而最能体现他们创作思想和价值的作品当属“日正中天”系列,该系列共八部作品,这些作品之间既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又能相对完整地独立成篇。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继别里亚耶夫之后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科幻大师,迄今为止在国际上享有最高声誉的俄罗斯科幻作家。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出身于书香门第,哥哥阿卡迪以翻译日本名著而闻名,弟弟鲍里斯为天文学家。兄弟俩从1957年起开始了联袂创作的崭新模式,为世人奉献了无数科幻佳作。而最能体现他们创作思想和价值的作品当属“日正中天”系列,该系列共八部作品,这些作品之间既有一定的内在联系,又能相对完整地独立成篇。

    序言

    阿卡迪·斯特鲁伽茨基,鲍里斯·斯特鲁伽茨基,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是继别里亚耶夫之后俄罗斯最著名和最有影响力的科幻大师,堪称俄罗斯科幻文学泰斗,里程碑式的巨星。
    哥哥阿卡迪1925年8月28日生于黑海边上的石油城巴顿(1991年10月12日逝于莫斯科),弟弟鲍里斯1933年4月5日生于列宁格勒(2012年11月19日逝世于圣彼得堡)。兄弟两人均为俄罗斯作家协会会员。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出身于书香门弟,母亲是一名教师,父亲是列宁格勒历史博物馆的艺术史学家。哥哥阿卡迪在二战时入伍,曾被送进一所军事语言学院学习,以翻译日本名著而闻名,复员后,曾先后在莫斯科国际科技情报所、国家文艺出版社、国立儿童读物出版社担任编译工作。1964年,阿卡迪担任俄罗斯读书爱好者协会俱乐部教学研究委员会主席,并分管莫斯科作家协会分会散文部、科幻及历险文学委员会。
    弟弟鲍里斯毕业于列宁格勒大学机械数学系,但却以天文学家的身份,在普尔科夫斯基天文台工作多年。自1973年起,鲍里斯一直担任列宁格勒科幻进修班主席。同时,他也是俄罗斯著名幻想文学奖项“铜蜗牛”奖评审委员会唯一主席。2002年,鲍里斯获俄罗斯国家文学年度奖;2003年,他创办大型科幻文学杂志《21世纪日正中天》并亲自担任主编。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从1957年起开始合作,创作了无数科幻佳作,直到1991年兄长过世为止。他们的长篇处女作《紫云之国》于1959年出版,第二年,随着短篇集《通往阿玛尔切亚去的路》和《六根火柴》的面世,他们科幻作家的地位得以确立。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的创作主题广泛,主要围绕着社会、哲学、人类文明发展、心灵探索等深刻议题,叙事擅用荒诞、讽刺的手法,继承了19世纪果戈理、谢德林的文学路线。他们的作品有别于一般的科幻小说偏重科技或宇宙飞船之类的物质面描写,总是以人与社会为中心,辅以科学幻想。他们最著名的作品之一《路边野餐》曾被前苏联导演塔科夫斯基改拍成电影《潜行者》,成为20世纪的经典影片。
    2001年,俄罗斯一科幻网站在科幻迷票选的基础上评选本国70本最佳科幻小说,斯特鲁伽茨基兄弟的作品独占其中四分之一,而且,前10名中有7本是这两兄弟的作品!
    两人代表作有:
    短篇集:《外来》(1958)、《自主反应》(1958)
    中篇集:《路边野餐》(1972)、《亡人之信》(1979年获俄罗斯国家科幻文学奖)
    长篇:《紫云之国》(1959)、《通向木卫五的道路》(1959)
    系列长篇:“正午”系列(该系列1990年获“别里亚耶夫”奖),包括《22世纪日正中天》(1961)、《逃走的企图》(1962)、《遥远的彩虹》(1963)、《神仙难为》(1964)、《人烟之岛》(1971)、《小孩》(1971)、《来自地狱的青年》(1974)、《蚁巢里的甲虫》(1979,1981年获“阿厄里塔”奖)
    斯特鲁伽茨基兄弟共联合出版了25部长篇及作品集,译介了不少像阿西莫夫这样的世界著名科幻作家的作品。由于对俄罗斯和世界科幻做出的卓越贡献,他们在国内外数十次获奖。截至目前,他们的作品已被译成33个国家的42种语言,全部约500版。值得一提的是,众多名家的科幻作品都有向斯特鲁伽茨基兄弟致敬之意,比如近期的美国科幻大片《阿凡达》。 1987年,他们兄弟二人曾作为嘉宾出席在英格兰不来顿举行的世界科幻大会。1997年,俄罗斯克里木天文台发现的第3054号小行星,根据发现者本人的提议,被命名为斯特鲁伽茨基星。

    文摘

    以下谈话摘自哈蒙特广播电台特派员对19××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奖者瓦伦丁·皮尔曼博士的采访。
    “皮尔曼博士,我想您的首个重大发现,应该是我们俗称的‘皮尔曼辐射点’,对吧?”
    “我不这么想。皮尔曼辐射点既非首个,也不是最重要的,它甚至谈不上‘发现’。而且,也不全是我个人的功劳。”
    “您一定是在开玩笑,博士。皮尔曼辐射点一词甚至连小学生都知道。”
    “这并不奇怪。据说,皮尔曼辐射点最早是由一个男学生发现的,但不幸我忘记他的名字了。你可以去查查斯泰森所著的《造访的历史》,上面有详尽的描述。按这本书上所说,一个男学生发现了这个辐射点,并公布了其坐标,但不知什么原因最后却用我的名字命名了。”
    “是的,许多不可思议的事物都源于某个发现。您能向我们的听众解释一下这个概念吗,皮尔曼博士?”
    “皮尔曼辐射点本身很简单。想象一下你转动一个巨大的球体,然后朝它射击,一个个弹孔会在球体表面形成一道流畅的曲线。我所谓的首个重大发现,总的来说其实基于一个简单的事实,即那六个造访带在我们地球上所处的位置,就相当于某个人在地球至天津四的沿线上朝地球表面开了六枪。天津四是天鹅座的α星。可以说,宇宙之中的那个‘开枪点’就是皮尔曼辐射点。”
    “谢谢您,博士。亲爱的哈蒙特市民们,刚才我们听到了有关皮尔曼辐射点的清晰阐述。顺便说一句,前天是造访30周年纪念日,皮尔曼博士,您愿意就这一点和我们的市民朋友们说几句吗?”
    “你对什么最感兴趣?别忘了,我当时并不在哈蒙特。”
    “那更让我们好奇了,我想听听当您知道自己的家乡成为宇宙超文明的入侵点之一时,心里是怎么想的?”
    “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是那不可能。很难想象像哈蒙特这样的小镇会发生这种事情。相比之下,我觉得发生在戈壁或纽芬兰的可能性应该更大。”
    “不管怎样,您最后不得不相信事实。”
    “是的,直到最后。”
    “然后呢?”
    “我突然想到,哈蒙特和其他五个造访带——对不起,我说错了,当时被发现的还只有四个——恰好形成了一条曲线。我计算了坐标,然后把结果寄给了《自然》杂志。”
    “您就一点儿也不关心您家乡的命运吗?”
    “也不尽然。要知道,那时候我已经慢慢接受了造访这件事,但始终没办法相信那些荒唐的报道,比方说什么燃烧的街区呀,只吃老人和孩子的怪兽呀,还有在刀枪不入的侵略者面前不堪一击、却坚定勇敢地跟他们血战到底的皇家坦克部队之类的。”
    “您说得没错,有些记者的确把事情报道得面目全非。不过,让我们回到科学上——发现皮尔曼辐射点只是个开端,您在关于造访问题上对人类知识的贡献,应该不仅于此!”
    “它既是开端,也是结束。”
    “但您不是一直都在认真地跟进关于造访带的国际研究吗?”
    “是的,有时候我会阅读那些报告。”
    “您说的报告是指外星文化国际研究所的报告吗?”
    “对。”
    “那么,就您看来,这30年来最重要的发现是什么?” “是造访这个事实。”
    “什么?”
    “造访其事实本身不仅是这30年来最重大的发现,而且是整个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发现。搞清楚这些造访者的身份并不重要,探究他们从何处来,为何而来,为什么停留的时间如此短暂,接着又去往了哪里,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明白了一点:在茫茫宇宙之中我们并不孤独。恐怕外星文化研究所再也得不到比这更重要的发现了。”
    “您说的这点很迷人,皮尔曼博士,但实际上我想得更多的是科技方面的进步和发现,那些可以为我们地球科学家和工程师们所利用的发现。毕竟有许多著名的科学家都曾经表示,在造访带上取得的发现有可能改写人类的历史进程。”
    “呃,我不赞同这个观点。另外说到特定发现,那也不是我的研究领域。”
    “可是,过去两年里您一直是加拿大驻联合国造访问题委员会的顾问呀。”
    “没错,但是我跟外星文化研究没什么关系。在委员会里我的职责是,当联合国在造访带国际化的决议履行上有困难时,我和同仁代表国际科学界出面处理。简单地说,就是确保那些在造访带内发现的外星奇迹最终能由国际研究所掌控。”
    “难道还有其他人在觊觎这些宝藏?”
    “是的。”
    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