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破茧而飞:一个企业家锐意改革的故事[平装]
  • 共2个商家     26.60元~29.60
  • 作者:李祝尧(作者)
  •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第1版(2008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34297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破茧而飞:一个企业家锐意改革的故事》由作家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李祝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衡水市文联副主席。曾在党委机关工作30年,历任公社书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委办公室主任、研究室主任,并兼任衡水市企业家协会秘书长9年。1992年弃政从文。先后出版短篇小说集《追求》,报告文学集《感动今天》,长篇小说《村夫情》、《枝叶情》、《世道》、《班子问题》、《逆风而行》、《爱是一种痛》等多部。其中《村夫情》获河北省建党70周年“党魂奖”,《世道》获河北省第六届“五个一工程奖”。改编并拍摄电视剧《光辉年代》、《爱是一种痛》两部。

    目录

    上部
    第一章 临危受命
    第二章 整治
    第三章 精简
    第四章 阴风
    第五章 兼并
    第六章 忠孝难全
    第七章 股份改造
    第八章 找碴儿
    第九章 天飞横祸
    第十章 乘虚而入
    第十一章 突审
    第十二章 空穴来风
    第十三章 周旋
    第十四章 祸不单行
    第十五章 云消雾散

    下部
    第十六章 分歧
    第十七章 有意无意
    第十八章 梦想
    第十九章 拉拢
    第二十章 改制启动
    第二十一章 各打算盘
    第二十二章 人心散了
    第二十三章 密谋
    第二十四章 核销
    第二十五章 停电
    第二十六章 除夕之夜
    第二十七章 贪心
    第二十八章 评估
    第二十九章 最后的晚餐
    第三十章 露馅
    第三十一章 奸计
    第三十二章 要挟
    第三十三章 狠毒
    第三十四章 先礼后兵
    第三十五章 对峙
    第三十六章 柳暗花明

    文摘

    冀中平原乍暖还寒,但终究是春天了。初春是万物复苏的季节,令人向往,令人畅想。
    高鹏的春蕾日化厂研究出了一种名为“醉人露”的新香水,上个月刚刚投放市场。他想深入下去进行一番实地考察,听听各个年龄段顾客的反映,然后决定这香水的生产规模,于是就和市场科科长钱旺开着车去了南方。
    左丽娟做了个噩梦,一激灵坐起来,屋里还黑洞洞的。她再也睡不着了。头走时他说十天准能回来,现在都半月了,还没有踪影。是考察出了问题,还是生病了?也不往回打个电话。别人当厂长只是动动嘴,支派支派,他却要事必躬亲,身体力行。成天忙得脚手不闲,家里的事什么也帮不上,公公婆婆全靠她管,吃喝拉撒,洗洗涮涮,烦人不烦人!
    她想着想着,又稀里糊涂地睡着了。一阵电话铃响把她吵醒,睁开眼天已大亮。她以为是高鹏打来的,赶紧起床跑着去接,不料是个女人的声音,急切地问:“高鹏回来了吗?”
    这个女人她熟悉,叫周兰雅,是市经贸委主任。昨天她就来过两次电话,问高鹏回来了没有。今天还没有上班就打电话,不禁嘀咕起来,有什么急事啊,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找高鹏?他俩在大学是恋人,是不是旧情复发,如此迫不及待。想到这里,她醋意大发,没好气地扔出一句,“他死在外面了!”
    她刚把电话摔下,又笃笃响起来,一接还是周兰雅。她不想理她,又怕有事,就问:“找他有事吗?”
    “有急事。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哪儿知道呀,事急打他的手机呀!”
    “他的手机一直关着。”
    高鹏是个干事专一的人,出差时手机一直关着。可她依然让她打手机。想用这样的方式戏弄这位经贸委主任,以排遣她的醋意,也算个小小的报复吧。
    “高鹏回来,让他立马找我。”
    “什么事呀这么急,可以告诉我吗?”
    周兰雅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左丽娟又嘀咕起来,这个女人有事不说,神秘兮兮的,肯定有鬼!
    两个女人打电话的时候,高鹏和钱旺开着厂里那辆破桑塔纳,昼夜兼程地奔驰在返程的高速公路上。两个人轮换着开车,渴了喝口纯净水,饿了在路边小店吃点油条,困了就在车上迷糊一会儿。他确实病了,不仅胃病犯了,一阵一阵地疼,嘴上也起了一圈儿燎泡,嗓子疼得刀拉似的。昨天,钱旺就劝他去医院看看,他怕耽误时间,硬撑着往回赶,到家已经大天亮了。
    左丽娟正在屋里没好气,见高鹏风尘仆仆地带着一身疲惫回来了,并没有表现出高兴,反而耷拉着脸抢白了一句:“你还回来呀!”
    “为了往回赶,俺俩一夜没停车,你也不问吃饭没有,当头就这么一句!”高鹏不满地回了她一句。
    “你那相好的找你好几回了。”左丽娟阴沉着脸扔下这么一句,便到厨房做饭去了。
    “什么相好的?”高鹏白她一眼,“谁找我呀?”
    “还能有谁,周兰雅呗!”
    “她找我有什么事?”
    “你俩的事,她怎么会告诉我!”
    两口子正吃着早饭,电话又响了。左丽娟给他努努嘴儿,“去接吧,准是她,她想你都想疯了!”
    高鹏狠狠瞪了妻子一眼,放下饭碗,去接电话,果然是周兰雅。一开口她就责备他:“怎么搞的?怎么也不回来了!”
    “周主任,这次考察收获太大了!”高鹏掩饰不住喜悦。
    “我不想听你的考察,上班后马上来找我。”
    左丽娟醋意地冲他撇撇嘴,“我没说错吧,她等急了。”
    高鹏不满地白她一眼,对周兰雅说:“周主任,我刚到家,你横是叫我喘口气啊!”
    “真的有急事,上班马上过来!”
    高鹏求饶道:“周主任,你就饶了我吧。今天上午,我在厂里安排了个会……”
    “没上班你就安排会了?”周兰雅以为他在撒谎。
    “昨天晚上,我就给厂里打电话安排了。”
    “把你的事先放一放,马上过来!”周兰雅的口气简直是命令,不容商量。
    “她早就等不及了,快去吧。”左丽娟插了这么一嘴。
    “真是官大一级压死人!”高鹏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放下电话,瞅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扭头就走。
    左丽娟喊住他,“你横是把饭吃完呀!”
    高鹏好像没听见,骑上自行车就去了市经贸委,在路上还在琢磨,什么事呀这么急?
    高鹏满脑子都是“醉人露”扩产的事。从市场考察的情况看,这个新产品很受顾客欢迎,不仅青年人欢迎,就是中老年人也喜欢,市场潜力很大,完全可以扩产。至于扩多么大规模,领导班子还要认真研究。为了争取时间,昨晚往回赶的时候,他就安排了会议,没想到周主任有急事找他,只好把厂里的会推迟一下,去找经贸委主任周兰雅。
    高鹏走进周兰雅的办公室,副主任陈展志也在。她笑着抱怨说:“高鹏,你叫我们等得好苦啊!”
    “为了摸准市场情况,我们就多跑了几个省、市。”高鹏兴致勃勃地说,“现在看,醉人露这个产品很有前途,值得扩大生产。”
    “先不说你的醉人露。”周兰雅向他做了个阻止说下去的动作,“我向你宣布一项重要决定。”
    高鹏见周主任一脸庄重,便把话头打住,反问:“什么决定?”
    陈展志插嘴说:“因为事情紧急,你又不在家,这事也就没有征求你的意见。”
    “有什么事就快说吧,别兜圈子了。”
    “好!”周兰雅见他如此爽快,便说,“领导想调动一下你的工作,希望你服从领导的决定,就不要讨价还价讲条件了。”
    “让我去干什么?”高鹏不由得问了一句。
    “让你到市化肥厂当厂长。”周兰雅郑重地说,“这是经贸委党组研究确定、市长办公会决定的。”
    高鹏觉得脑袋嗡的一声立马涨大了,呆若木鸡地愣在那里。这事来得太突然了,他做梦都没想到。
    陈展志见高鹏不言语,笑笑说:“高厂长没想到吧?我们也是无奈。化肥厂已经半年没有给职工发工资了,前几天近百人又到市政府去闹。方健市长指示,为了社会安定,必须马上调整化肥厂的领导班子。我们研究过几次,也确定过几个人,可谁都不敢去接这个烂摊子,最后才决定让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