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破解收入分配难题:欧美政治、商业、工会领袖解析国民收入差距[平装]
  • 共2个商家     24.90元~25.50
  • 作者:罗兰?贝格(RolandBerger)(作者),戴维?格伦斯基(DavidB.Grusky)(作者),托拜厄斯?拉斐尔(TobiasRaffel)(作者)
  • 出版社:新华出版社;第1版(2012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19936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破解收入分配难题:欧美政治、商业、工会领袖解析国民收入差距》收集采访了13位领袖人物,他们分别来自政治、商业、工会领域。这本书把原始采访记录呈现给读者。在这13份采访原稿的基础上,编者增加了一个导言部分,借以向读者介绍不平等问题所涉及的众多方面。

    名人推荐

    过度的不平等使社会变得虚弱,但太平等则会赶走能干的人和喜欢冒险的人。共产主义是20世纪的社会实践,实践结果证明僵硬的经济制度是没有效率的,甚至可以说是对人生命的浪费。虽然市场经济有缺点,但是,市场经济具有一定的灵活性,允许个人和资源适应社会条件的变化。
    ——罗兰?贝格,罗兰贝格基金会创始人
    我认为,如果你想使不平等的发展趋势变得合理,换句话说。你想扭转不平等持续增长的趋势,我们需要把精力集中在教育上。没有教育,你看不到任何改变的机会。那些认真办教育的国家往往不平等程度要低一些,而不办教育的国家的不平等程度要高一些。
    ——詹姆斯?沃尔芬森,沃尔芬森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世界银行前行长
    对政府或企业来说,我认为最好的方式是根据人的多样性提供相应的机会,这样才能激励起健康的上进心,帮助他们利用自己最本质的技能。最没有效果的就是搞平均主义,给每个人均等的份额。我们需要集中精力制造出更大的蛋糕,而不是集中精力去平均分配蛋糕。
    ——尤尔根?贺斌杰,德国巴斯夫公司董事长
    政府首先应该关注社会机会均等问题。我相信这是个关键,在某种程度上看,这是在与贫困的根源作斗争。但是,让人们感到只要有能力就会有机会,也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人们感到机会是均等的,他们就能包容更多的财富不平等和收入不平等。
    ——约瑟夫?阿科尔曼,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董事长
    我们生活在一个新式的镀金时代,富人们挥霍无度,但大多数人只能负担起生活的基本需要——他们实际上比从前有更高的生产率,工作时间也变长了。近几年来,我们一直都在集中精力关注高管的薪酬。高管的薪酬太高,而且结构不合理,扭曲了薪酬的激励作用,于是高管们为了短期利益去冒险,加剧了不平等的倾向。
    ——约翰?斯威尼,美国劳工总会与产业劳工组织荣誊退休主席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 (德国)戴维?格伦斯基(David B.Grusky) (德国)托拜厄斯?拉斐尔(Tobias Raffel) (德国)杰里弗?塞缪尔(Geoffrey Samuels) 译者:何卫宁

    罗兰?贝格(Roland Berger),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创始人和董事长。罗兰贝格基金会创始人。
    戴维?格伦斯基(David B.Grusky)。斯坦福大学贫穷与不平等研究中心主任,斯坦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托拜厄斯?拉斐尔(Tobias Raffel),罗兰贝格基金会理事会执行董事,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从德国波茨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
    杰弗里?塞缪尔(Geoffrey Samuels)。商业专栏作家,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和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
    何卫宁,1984年毕业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获学士学位,随后进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攻读硕士、博士学位,1992年获得理学博士学位。在报刊上发表各类文章70余篇,已经出版的翻译作品有:《纠结:现代生活为什么让我们幸福不起来》《一战秘史:鲜为人知的1914-1918》《生死狙击》《美国黑室》。

    目录

    第一部分:导言
    不平等太严重了吗?
    第二部分:采访实录
    约瑟夫?阿科尔曼,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董事长
    波特兰?科伦博,拉法基公司名誉主席
    加布里艾拉?加拉特里?迪?杰诺拉,意大利电信公司董事长
    尤尔根?贺斌杰,德国巴斯夫公司董事长
    莫里斯?列维,阳狮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
    约翰?蒙克斯,欧洲工会联合会秘书长
    马克?司徒慕德爵士,英美资源集团前董事长、荷兰皇家壳牌集团前董事长
    波尔?尼鲁普?拉斯穆森,欧洲社会党主席、丹麦前首相
    弗雷德?史密斯,联邦快递董事长、主席、首席执行官
    约翰?斯威尼,美国劳工总会与产业劳工组织荣誉退休主席
    威廉?威尔德,麦克德莫特—威尔—埃默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萨诸塞州前州长
    詹姆斯?沃尔芬森,沃尔芬森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世界银行前行长
    杨致远,雅虎的联合创始人、雅虎首席执行官
    第三部分:总结
    从访谈中看到的趋势与问题
    高端观察
    第四部分:评论
    未来五原则
    改善市场环境能减少不平等吗?

    序言

    我们采访了13位领袖人物,他们分别来自政治、商业、工会领域。这本书把原始采访记录呈现给读者。在这13份采访原稿的基础上,我们增加了一个导言部分,借以向读者介绍不平等问题所涉及的众多方面。此外,我们对采访原稿进行了总结,梳理了采访中出现的主要议题和改革建议。
    不平等太严重了吗?近几十年来,我们第一次看到美国人和欧洲人在公开争论一个问题:是不是不平等已经严重到不合理的地步?金融危机不仅引发人们对广泛不平等现象的注意,还吸引人们对金融公司的薪酬问题给予特别的关注。如果把公众的态度比喻为来回摇摆的钟摆,那些公众现在的态度可以说已经摆回到那个希望严加管制的位置上。
    显然,公众的意见和政治观点都在发生改变。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罗兰贝格基金会决定与斯坦福大学贫穷与不平等研究中心共同启动一个项目,诚恳地去听取欧美政治领袖、商业领袖、工会领袖的意见。领导这个项目的是五位具有不同职业背景的作者组成的团队,任务是要发现欧美杰出领袖如何看待正在上升的不平等现象。这个项目的目标不是要写一部有关不平等的鸿篇巨制,也不是去分析公众如何看待不平等,实际上这类材料已经有很多了。我们想呈现给读者的,就是我们正在寻找的:我们希望透过一扇窗户看到我们的高层领袖是如何看待当前这个历史时刻的。
    在2009年的那个夏天里,我们采访了13位领袖人物,他们分别来自政治、商业、工会领域。这本书把原始采访记录呈现给读者。10年前,我们绝对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多杰出领袖愿意讨论收入不平等问题。如今,这13位领袖人物愿意同我们讨论,说明时代真的发生了改变。这个变化也在暗示我们,不平等问题是个突出的公共议题,值得大家共同为之努力。
    在这13份采访原稿的基础上,我们增加了一个导言部分,借以向读者介绍不平等问题所涉及的众多方面。此外,我们对采访原稿进行了总结,梳理了采访中出现的主要议题和改革建议。由于我们有不同的职业背景,我们的看法也不一致,我们无意掩盖我们之间的差异。尽管我们之间的观点差异经常是实质性的,但我们竟然获得了非常类似的结论。这也许会让读者有些吃惊。
    我们要感谢罗兰贝格战略咨询公司提供的经济资助,因为有了这笔资助,我们才能够去欧洲和美国的许多地方开展面对面的一小时采访。我们还要感谢罗兰贝格基金会,因为罗兰贝格基金会发起这个项目,并给予项目大力支持。我们还要感谢斯坦福大学贫穷与不平等研究中心、艾冯沃克斯基金会对我们的支持。最后,我们要感谢艾丽丝·周女士,她曾认真地与受访者联系采访的事宜、抄写采访文字、整理采访稿。
    罗兰·贝格
    戴维·格伦斯基
    托拜厄斯·拉斐尔
    杰弗里·塞缪尔
    克里斯托夫·怀默
    2010年7月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不平等水平上升,我感觉到很不舒服。我持有传统欧洲人的判断标准,那就是不平等太严重不好。同时,我理解为什么会有不平等。我觉得不平等是很难抑制的,因为没有在经济上很有效的办法。所以,这也许才一是真正的问题。
    在我看来,高管的薪酬是个问题,但它是一个大问题中的某个微小部分,当然,如今这个小问题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在我们的制度之中,为什么不平等会上升的原因是很清楚的。在一个自由的系统里,或者说在自由的全球系统里,有的人站出来维护这个系统,这些人被称为“能为产生价值作贡献的人”,另一方面,有另外一些人则批评这个系统较多,这些人被称为“能部分参与产生价值的人”。这两类人之间的距离实际上是非常大的。维护系统的能力,在人与人之间变化很大,在不同的事情之间变化很大,在不同的国家之间变化很大。
    如果你能作很大的贡献,你就能获得很多,其他人远不如你获得的多。在我们的政治传统中,社会民主党人、共产主义分子、社会主义分子有各自的解决方案,共同点就是建立一种国家制度施加抑制作用。社会民主党人的路线是通过税收重新分配,欧洲在1950年代基本上走这条路线。在英国,当时是老工党掌权,特别偏好这个路线。但是,实际情况证明这个路线是有局限的,因为这个路线破坏了经济活力。例如,瑞典那样边际税率高达70%,英国当时的边际税率更高,这么高的边际税率,人们的主动精神肯定都会被破坏。1970年代,我在美国读博士学位,我的英国同学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不回英国工作!
    所以,用税收的办法进行收入再分配破坏了价值产生的机制。由于人们现在可以移民,所以你是无法把税率提高得超过世界平均税率许多,或者说你只能比世界上的避税天堂的税率高出一丁点。所以,提高税率的办法不灵了。
    有其他方法可以降低不平等水平吗?如果收入再分配这个方法不灵,你能在收入的源头处削弱不平等吗?社会能认同呜?如果社会不接受再分配或不许过度赚钱,不平等问题能被抑制吗?我不是很肯定自由市场经济可以控制这种现象。例如,我曾经与金融市场里的朋友谈论过股票交易员的情况。我问他们为什么要给股票交易员这么高的工资。我的工厂里有许多非常优秀的工程师。我从来没有想过用我工厂赚取的利润的1%去付给他们工资。为什么工程师与股票交易员有不同待遇?我的朋友告诉我,股票交易员的好坏能产生很大的差异。如果股票交易员离开公司,他们会带着赚钱的技能去竞争对手哪里。可是,如果我的一位工程师走了,我知道,他带不走机器和厂房,虽然他在我的厂里很能赚钱,但他未必能在竞争对手那里复制出他在我这里具有的创造价值的机制。所以,给股票交易员高工资是有道理的。我的这个解释有可能是对的,也有可能是错的,或许有一部分是对的,还有可能有夸大的成分。
    按照某个佣金率拿钱的人,在一段时间后肯定能赚很多钱。任何给自己的销售人员佣金的公司知道,在业务增长之后,必须重新把佣金的计数归零,因为销售人员已经拿走了太多的钱。所以,我觉得你无法在收入源上施加限制。对金融业的人来说,你可以增加他们的赚钱的难度,方法是限制他们举债、减少他们做业务的机会。如果你限制人们的积极性、限制金融机会,你就是在断送许多赚大钱的机会。银行家在这个世界上通常都能赚到大钱,19世纪如此,在法国也是如此。走进博物馆看看,那里曾是银行家的私家重地,他们赚的钱比当时任何人都要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