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在北大听讲座:思想的魅力[平装]
  • 共1个商家     9.90元~9.90
  • 作者:文池(编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2版(2003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0554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一流学府的思想之声,著名学者的智慧集锦! 《在北大听讲座》书系创始于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人民日报》《南方周末》《读者》《中华读书报》《中国青年报》《新浪网》等数百家媒体报道或转载,被评为最受读者欢迎的思想读物,教育部、共青团中央强力推荐,深受各界读者钟爱。所收文章皆为专家、教授、知名学者、社会名流在北大的精彩演讲。文章深入浅出、简约朴素,既有引人深思的深厚学理、又有催人奋进的人生智慧。 本书是“在北大听讲座”书系的第三辑。

    媒体推荐

    出版说明
      1、 《在北大听讲座》丛书已经出版到第十辑,有媒体评价说:“《在北大听讲座》开创了一个思想阅读的新时代,为读书界贡献了一个新的阅读形态。为中国的文化普及和学术大众化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我们深知,这套丛书是在众多老师、朋友和读者的关注和支持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再次向所有关注和支持我们的人们致谢并致敬!
      2、本丛书试图为读者展现一个开放的、多元的、互动的阅读空间,除了继续关注北大的高品质的讲座外,我们并不拒绝其他学校高水准的讲座。第十辑中的《探索中国古代文明》就是李学勤先生在清华大学的演讲,《经济学(家)如何讲公平》是张曙光先生在人民大学的演讲,做这样的一个延伸,也是“兼容并包”的编辑原则的具体体现。同时,“在北大听讲座”不仅是一个简单的丛书称谓,她尚代表着我们对思想深度、学术品格、人格魅力等多方面的追求和期待,她是引领我们驶向“彼岸”的希望之舟。
      3、本书的每篇文章皆经过原作者的授权(请尊重作者知识产权,转載请经得许可),每篇文章都是负责任的、经得住考验的。为了让读者有身临其境的现场感,文章多保留丁(忠实于录音的)口语化形式,欢迎读者朋友就文中的内容及形式提出建议和批评。
      4、为及时将这个时代的最新的声音和思想动态提供给读者,本丛书希望得到更多热心人的支持、限于人力,有许多精彩的演讲我们无力获得,欢迎各界朋友为我们提供这方面的资源和信息,您的付出必将得到回报。
      我们的联系方式是:北京市86一160信箱 文池收 邮编:1O0086
      E-mail:asl@263.net.cn  zhrosing@sina.com
      向每一位为本书出版付出劳动的老师和朋友致敬,向每位关注我们的读者致敬
      5、邮购信息:《在北大听讲座》系列丛书(已出十辑),十辑定价:200元(含邮资)。
      联系方式:北京市86 160信箱(100086)  收款人 刘琳凌
      咨询电话:(010)62399924

    目录

    大江健三郎 致北京的年轻人
    周汝吕 《红楼梦》与中华文化
    张岂之 百年中国史学回顾
    戴锦华 大众文化包围中的文学
    戴锦华 九十年代的中国电影
    谭霈生 中国新时期的戏剧
    唐晓渡 当代诗歌先行者
    王岳川 海外汉学家看后现代主义
    荣维毅 女性主义与后现代
    李 强 经济与社会
    厉以宁 区域发展新思路与中国西部大开发
    宁 骚 西部开发政策的文化分析
    温元凯 从华尔街看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势和机遇
    汪建成 中西刑诉文化差异之原因

    文摘

    书摘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对于我这样步人老年的人来说,谈论这样的主题,只能谈谈“应该这样做”一类的希望了,而像大家这样的年轻人,则要提出具体的构想,并努力使之实现。所以,我想听听大家对此的决心,我自己也要发言,我想把在此基础上进行的对话,都传达给日本的年轻人。
      如果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那对于一个对日本和中国的人们共生的亚洲和世界的21世纪寄托着希望而写作至今的日本知识分子来说,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问:听你的讲述中,您受法国文学和法国存在主义的影响比较大。我想问的是中国传统文学如先秦诸子,孔子孟子以及魏晋隋唐时期的文化对您有哪些影响?
      大江健三郎:我对中国的孔子、孟子以及他们的思想,没有资格在大家面前来讲。我来这儿之前,我的夫人她很担心,她说北大清华那些优秀的学生一定会向你提一个问题,那就是关于孔子和孟子的问题吧(全场笑声)。所以我现在还没有资格成为作家。
      今天有人一直给我倒水,我在世界各地做过讲演,还是头一次喝到这么热的热水,其他地方喝的水没有这么温暖。我有次在法国讲演,法国的先生就以为我在日本喝着热过的清酒一边写的小说,所以我的小说那么有激情。于是呢,他们就把法国的葡萄酒温了以后端到我的面前来,我只有喝了,于是喝醉了。(全场笑声)
      这为什么这样说?日本的小说在写作过程中,让人感觉到好象是一些无聊的事情,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那么刚才谈到我所受到的法国存在主义的影响,我的创作的方式就是从自己的个人的体验出发,然后思考社会,思考宇宙,思考人生。日本的作家一般是从具体的故事创作写起的,和那些创造宏伟理想和思想的思想家是不一样的,是以具体的生活拿来创作自己的小说。所以我才敢说,我不懂孔子,不懂孟子,我也可以写好小说。
      日本的现代化是从一百五十年前充分开始的,在这之前,日本也是受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也是中国传统思想的一部分,特别是受中国的儒教思想的影响很大。在中国,儒教称为教,在日本,我们称其为儒学,是一种学问、学术!但是明治维新以后,原本是武士阶层的儒学逐渐下降到了各个阶层。实际上推动日本商业社会的是大阪的商人,大阪的商人们主要是以孟子的思想为中心米学习儒学的,因此,日本现代化以后,他们所受到的儒教思想主要是孟子的思想。同时,欧洲荷兰的兰学也同时传人了日本,它是以医学为主。但是兰学的学者在学习的同时也受到日本儒学的影响,如日本一位很有名的兰学家同时也有儒教的思想。日本的医生们,他们有他们的“伦理道德”。医生的“仁”就是我们儒学中的“仁义”的“仁”,医术也就是“仁术”。我想他们所倡导的是孔子的思想。我讲了这么多,实际上我的回答只有一点点,不知道大家满意了吗?明治维新之前的日本是受中国传统思想的影响,那么,要提到现在的日以及现在的日本的思想哲学的话,我觉得似乎没有影响。所以我想是不是有必要重新来审视、来研究儒教儒学的思想?那么我在这里向日本的年轻人来提倡这种研究,所以刚才提问的这位学生,最好在毕业以后,当上教授,希望来日本给日本的年轻人讲授中国的文化。那么也许第一个向你提问请教的那个老学生,可能是穿着这样一身学生服的,这样一身土的打扮的学生(指自己)会向你提问请教!(笑声,掌声)
      问:从鲁迅先生、钱钟书先生那个时代以后,中国现代的作家好像找不到人类共同关心的时代主题。大江先生创作的时候,我感到您是从人类文化的交流和撞击当中去寻找人类共同关心的主题。那么您认为我们这个时代有哪些值得我们共同关心的时代的主题或者人类应该关心的主题呢?我在日本留学过8年,大江先生刚才谈到日中年轻人共生的问题,我有一点感触,我感觉我和日本年纪大的人比较容易相处,和日本的年轻人感到隔阂很深。日本的年轻人既不像东方文化也不像西方文化,越来越变成一个四不像了……
      大江健三郎:我来的时候,我夫人提醒过我,中国的学者很直率,你要注意!这位先生的这个提问非常的严厉,日本的年轻人既不受东方影响也不受西方影响,那么到底受什么影响了?我想回答这个问题!在座有日本的年轻人的话,一定会很不好受。
      我现在的课题有三个:一个是关于核武器的问题,那么这种东西在二十世纪已经放出来了,年轻人没有闲着,你们清华大学也许会有更加优秀的人才制造出更加厉害的武器来,也许有这种可能。同学们,学习好的最好不要写小说,去学物理,研究怎样解决核武器问题;学习不好的,像我这样的,倒可以写写小说。那么另一问题是环境问题,保持一个好的环境,让大家到了我这样的老年的时候能够享受一个好的环境,那该是一个多么好的事情!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共存共生的问题。那么下次这位先生去日本的时候,我希望碰到一个人,你问他“你对核武器是怎么想的?”、“大江的小说你读过了吗?”这样的问题,希望多提醒他们。
      问:日本在很多领域(包括文学)已经取得比较好的成就。现在,本土的中国人还没有获得过诺贝尔奖,不知道大江先生对这个问题是怎么想的,我想得到您的回答。
      大江健三郎:我认为诺贝尔奖与国籍没有关系,去年十一月份,我曾经在柏林的自由大学担任过一段时间的老师,那么正是这座大学授予拉什迪荣誉文学博士。当时拉什迪在授予博士学位的时候,他希望能有两位朋友替他去助阵,一位是德国的格拉斯,就是最新的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另外他也要求我站在他旁边为他增光添彩吧!我听说会有人向拉什迪投手榴弹,我当时确实是很担心,我想如果手榴弹投过来,我怎么把他们俩扔下来,我自己先跑,后来,我知道这是拉什迪和君特共同的想法,他们都是这样想的(笑声)。当时仪式完了以后,我们一起喝酒,他们告诉我当时他们已经想好了,把大江留下来,然后报告大江韩国的妻子,说大江已经牺牲了。当时我非常吃惊,我和君特已经有三十五年的交情了,可是他还以为我是韩国人,我的妻子是韩国妻子,我感到非常的吃惊,他没有把我当作日本人。我对君特说:我和你是老朋友了,至少你该记得我是一个中国人(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