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海的寓言[平装]
  • 共1个商家     8.50元~8.50
  • 作者:汪丁丁(作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1版(2003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073712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媒体推荐

    序言
    海,因为包含了太多寓言而变成了深蓝色。潮水退去的时候,在沙滩上漫不经心地留下一些白色的贝壳和灰色的珊瑚石,它们会把你引到几百米外的浅海里,那儿才是真正的海滩,阳光沉入清澈的水中,把海底映成翡翠般交织在一起的淡绿色、淡蓝色和淡黄色,翡翠的海底衬托出亚热带五色斑斓的小鱼,只有它们才真的知道海的寓言。
    “有一天早晨,”坐在我对面喝咖啡的高个儿男子说,“魔幻岛的海岸下面,大约4米深的岩石缝里,潜海的人看见一条正在睡觉的鲨鱼。”我停止了写作,目光从荧光屏移到了他突出的眉脊上——我喜欢看突出的眉脊,它们让人的面孔显得更加原始。“……不久,大家都纷纷潜下去,从3尺远的地方看那条睡觉的鲨鱼。它谁也不理会,继续睡觉。”
    那个“魔幻岛”最初或许是个孤立的小珊瑚礁,后来造了桥和路,通到岸边的“阿拉莫瓦那”——本地最大的购物中心,就成了游客最喜欢去的地方。魔幻岛深入大海,那里见不到沙滩,海底遍布礁石,发出墨绿色的光。涨潮的时候,潮水冲撞礁石,进发出巨大的白色的浪。浪花伴着海风,吹洒到行人脸上。我喜欢晨读,坐在小岛西侧黑色礁石铺垫的人行道边,细细品味风中的浪花。
    任何事物,存在的时间久了,就生出许多故事。再久远些,从故事里便孵出了精灵。老宅可以有灵魂,老树可以有灵魂,最古老的大海当然也有灵魂。
    宇宙之初,第一个普朗克时间(10秒)的34分40秒以后(参见“温博格大爆炸宇宙学时间表”), 电子开始附着于原子核,形成宇宙里最初的两种元素——氢和氦,前者占目前已知的宇宙总物质的79Z,后者占总物质的202。其余的元素加在一起,只占总物质的不到1Z,这是宇宙学里的“定论”了,尽管已知的物质仅为宇宙总能量的30冤左右。所以,充斥了我们所在的宇宙的,其实是“水”,尽管我们不知道其他宇宙里最主要的物质形态是什么。
    地球上存在比氢和氦重得多的元素,例如钙、碳、硅、铁、金、铀。恒星演化的基本原理告诉我们,从氢开始的各个层次的核聚变,不可能聚合出比铁更重的元素,因为那些元素的核聚变将吸收而不是释放更多的热能。那么地球上比铁重的元素是从何而来的呢?符合物理学原理的推测只有一个方向:来自恒星的“次级生成”——最初生成的那些质量极大的恒星在临死的时候导致“超新星爆发(super-nova)”,爆发所产生的冲击波把弥漫在星际空间里的物质挤压聚合起来,形成新的星球。这类挤压的聚合,由于是吸收了冲击波的能量,故可以从两个(或两个以上)铁原子(或比铁轻的原子)聚合出一个比铁重的原子。于是不难推测,我们的地球——当然,首先是我们的太阳——大概经历了两次“轮回”(次级生成),才得以聚合了铀这样的重元素,假设从每次轮回中诞生的“太阳”及其“太阳系”的寿命是50亿年。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到现在为止生存了大约150亿年。
    任何与地球生命(以氢、氮、碳为基础)相似的生命形态都属“水”命。在这个“水分”如此密集的宇宙里,我们甚至可以推测其他的生命形态也以水为基础。所以,我们不妨进一步推测:灵魂喜欢水。
    星巴克咖啡厅的墙上总是绘满了关于海和咖啡的传说,其中最为我喜爱的是海妖西壬对奥德赛说的这样一句话:“在生命之前先有水,在水之前先有咖啡。”这句话当然是星巴克的设计师编造出来的,它的寓意是:只要你有生命力,你就离不开咖啡。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我既离不开水也离不开咖啡。离不开水是因为我命相属水,离不开咖啡是因为我写作必须有咖啡相伴。
    ……

    作者简介

    汪丁丁
    北京人
    1969年 赴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1971年 北京某电子研究所工人
    1981年 首都师范大学数学系理学学士
    1984年 中国科学院系统科学研究所“数学与系统科学”理学硕士
    1990年 美国夏威夷大学经济学博士
    1991年 任教于香港大学经济系
    1996年 赴德国Gerhard-Mercator大学客座研究员
    1997年 在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任教
    代表作:《哈耶克“扩展秩序”思想初论》(上/中/下篇)

    目录

    序言
    『第一部分:退潮』
    经济学与自由——兼议经济学家的人格表演
    边缘群体与自杀现象
    让上帝的归上帝,让恺撒的归恺撒
    社会博弈的’视界”与不动产价值
    两性分工,道德共识,法治社会
    良知看守市场
    法,执法,效力与效率
    中国如何应对“数字悖论”
    传销与幻觉
    探索解决医患纠纷的合理机制
    人力资本投资与农村医疗保障
    猿,裸猿,老人
    临终选择
    『第二部分:日出』
    宽带写作
    把生活还给孩子
    真正的“希望工程”
    教育社区化与农村教育经费来源
    《当代西方学术前沿译丛》总序
    拉其尔对语言与文化的经济学看法
    人体信息资源与基因知识产权的合理关系
    从”价值链”到“价值网”——评《价值网》
    为《体验经济》中译本序
    『第三部分:涨潮』
    真理与社会——为《财经丛书》序
    内谈“知识”
    知识劳动者的工资
    知识产品定价策略
    知积分工与CKO
    中国发展的未来议题
    政府应站在市场边缘
    略论司法改革与中国经济发展
    制度创新,本土知识与专家经验
    金触稳定与社保改革
    人民市汇率制度的两难选择
    改变“以药养医”局面的若干政策建议
    医疗服务的供给问题
    哈耶克与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浅谈媒体功用与企业创新
    浅谈企业内部的权力结构
    市场的逻辑
    『第四部分:日落』
    永远的贝克尔
    斯迪格利茨对张五常“分成理论”的支持
    贝克尔提出的市场需求向上倾斜的例子
    在数字与直觉之间
    炭疽热及其他
    “制度分析基础”(2002年秋季)——100篇必读文章阅读提示
    “制度分析基础”(2002年秋季)阅读引导
    丁丁“日记”:2002年5月10日

    文摘

    书摘
    人体信息资源与基因知识产权的合理关系
    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只要是地球人,这个时代的全球资本化过程就会把你的身体信息资源——包含人体基因样本的自然资源,变成“资本”。知识就是力量,知识就是权力。我们在“走向21世纪的生物伦理学”里面指出过,跨国制药公司的本性是从不发达地区开掘资源,深度加工之后,拿到世界市场上按垄断价格出售。作为中国的自由主义者,我们完全没有理由认为西方人的垄断就肯定比中国人的垄断好,就如同西方的月亮未必有中国的圆,难道我们可以不加批判地承认西方跨国公司的垄断吗?
    在寻求人体信息资源的开发利用与基因知识产权的合理保护的制度安排的时候,我们遵循一条基本的经济学原理——责任与权利的匹配原理。不论是谁,从乡村开采人体信息资源都必须与乡村里的资源所有者分享“深度加工”的利润。基于这一经济学原理,针对人体信息资源的“共享性”和基因知识产权的现代状况,还基于我们对自由市场制度的理解,我们提出一些更具体的政策建议。
    首先,根据已有的统计资料,我们知道,开采人体信息资源的主要群体是西方跨国公司,尤其是生物制药公司。这些公司大多与西方的大学和研究机构签署了基于金钱关系的“委托研究”合同,从而在客观上改变了生物与人体“科学”的非营利性质。我们在上引文章里列举了相当多的实例来说明这些跨国公司是如何从不发达地区的人体信息资源获取垄断利润的,我们同时指出,国际社会需要回应的第一个“跨国公司问题”,是如何对跨国公司的知识产权给予合乎理性的跨国市场的保护。
    这里必须回避伦理问题的讨论,让我们看看人体信息资源的经济学计算,根据我们收集的药业专利资料,假设跨国制药公司为每一新药物申请的专利权价值10亿美元,假设跨国公司从每一地区采集到的人体信息样本可以成功开发10种生物药品,从而本土的人体信息资源总价值为100亿美元,假设本土储藏的与这10种生物药品相关的人体信息资源总量为100万人,假设基因研究的成功概率为1%,再假设每100种新药方案有1种可以成功获得专利权。在所有这些现实假设下,容易计算,100万乡村居民平均每人从实现了的资源价值当中分享到不超过1美元的利润。
    上面的计算还仅仅基于主要制药公司大宗药品的市场价值,如果我们考虑到未来的基因药品通常的“个性化”和“小规模”特征,上面计算出来的每位居民分享1美元利润就显得太多了。可见,生物制药业虽然从市场上攫取着巨大的垄断利润,但利润来源却异常分散。未来的药品市场是小规模的、个性化的、被垄断者切割了的市场,所谓“第三类垄断”的市场。
    由于人体信息资源的下游产品市场将被切割成为无数细小的“个性化市场”,上述“责任与权利相匹配”的经济学基本原理,运用起来就十分困难。这困难首先在于上百万分散的资源所有者难以监督跨国公司在无数小市场上的定价策略和庞大垄断利润的分享方案,其次,上百万居民之间如何分配跨国公司返回给他们的垄断利润呢?再次,如果采取“第三方监督”的方式,由政府代表分散的居民的利益,那么还需要建立居民监督政府行为的相应制度。
    于是我们提出下列三项政策建议:
    ·如果我们赞同“信息共享”的理念,那么,已有的比较成熟的制度安排是,类似美国的天文观测站的做法,向全世界公开招标,从相互竞争的天文观测方案里选择最具科学价值的方案,由竞标成功者免费使用观测站的天文望远镜。
    ·如果我们赞同“信息市场化”的理念,那么,各国几乎都有成功的矿产和路权开发的国际招标制度——让跨国公司竞标,主权国则选择条件最优者来开发本土资源。竞标成功者将从中国本土的人体信息资源的深度加工中获取垄断利润,其主要表现形态是基于知识产权的市场垄断。故主权国政府应当在保护该项知识产权的同时,代表本地人体信息资源的所有者分享跨国公司的垄断利润。从人体信息资源获得的垄断利润应当返回到人力资本投资当中去,故从人体信息资源获得的垄断利润应当主要用于:
    ○地方医疗服务的改善
    ○农村教育的改善
    ·以基金方式或其他基于“专家经验”的制度安排,监督人体信息资源的开发、利润分享
    和分享利润的使用。


    再谈“知识”
    十年前我在《读书》上已经写过这个题目。最近有网友通过QQ问我类似的问题,例如,“知识与信息有何不同?”又因备课,重读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迪格利茨1999年以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身份发表的演说稿“知识经济的公共政策”,意识到其中缺少一些关于“知识”概念的发生学思考。这些感受让我觉得或许我应当多和青年读者聊聊“知识”概念的历史,或者,这个语词的演化史。
    如同活生生的人一样,每个语词都有自己的演化史,叫做“字源学(etymology)”。使用特定语词的人群,因生存状况的演变而赋予语词不同的含义。读者不妨回味和反思一下今天日常生活中的语词“小姐”的多重含义和这含义所反映出来的社会关系是怎样演变的。
    我们考察一个语词的演化史,尤其是那些具有关键意义的语词的演化史,目的是通过语词的演变了解使用语词的人群的社会发展史。基于语言的“工具”性质,操任一语言的人群,他们在使用特定语词的时候,总是会忘记它的“本体”性质,单纯把这一语词当做表达他们思想和感情的“工具”。于是人们在使用语言进行交往的过程中,无意间留下了他们自己对每一关键语词的理解、阐释和发挥。人们在语言身上留下的这些烙印,都可以通过字源学考察重新被揭示出来。从这个角度看,字源学方法很接近精神分析的方法,只不过后者重在揭示个人意识深处的“无意识世界”,前者则重在揭示群体意识深处的“集体无意识”。
    “知识”这个语词在西方文明和文化传统里占有核心的位置,尤其近代以来,从培根的口号“知识就是力量”,逐渐演变为尼采对西方文明的诊断——“求真意志”掩盖下的“权力意志”。真理与知识,真、善、美,三者间,知识占了上风。无怪乎,1968年“五月风暴”以后的法国知识分子统统意识到颠覆西方文字传统大可成为“继续革命”的一项核心任务。
    古代希腊语言里的“知识”,词根的发音是“gnoo--”,包含了三重含义:(1)亲近的,私己的,隐秘的; (2)明智的,技能的,专业的; (3)学术的,系统的,科学的。有兴趣深究的读者可以参考我那篇《读书》的文章,还可以查阅最权威的《牛津中级希腊文词典》 古希腊人对“知识”的这三重理解,到了中古以后的英语里面,发生了关键性的变化,其含义(1)逐渐消失了。公元9世纪以后,随着大学制度在西方的兴起,“知识”也逐渐演变为科学的、系统的、专业化的了。于是,我们看到,当代英语的“knowledge”(知识)概念,不再包含上列含义(1),甚至也不包含(2)的前半部分(“明智的”)。
    不能否认,大学制度是传授知识的有效方式之一,它具有规模经济效益——每位老师可以同时对许多位学生讲授知识。但另一方面,我们知道,大规模的教育过程要求老师和学生把知识加以“标准化”——教材、教学、考核,处处都需要“标准”。这和我们古时候的教育制度,“私塾”,完全不同。在私塾里通行的原则是“因材施教”,在大学里通行的原则是“分儿,分儿,学生的命根儿。”
    当知识被标准化的时候,熟悉信息产业和网络效应的读者一定明白:掌握着“标准”的人便获得了空前的权力。于是,在西方文明史上,伴随着大学制度向全球进行知识扩张的过程的,还有西方大学的知识权力的扩张。当然,这是福柯的论题,不是我这篇短文的论题。
    今天,我们像西方学术界一样,也开始反思和批判西方权力意志主导下的知识观;我们的字源学考察说明:知识概念在西方的异化首先表现为对古代希腊的知识概念的异化、对上列“知识”的第(1)重含义的背叛。
    其实,自从基尔兹20世纪70年代提出了“局部知识”(10calknowledge)概念以后,人类学家最先开始反思“知识”的异化。局部知识的概念,如费孝通先生写《乡土中国》的意思一样,是要把“知识”传统长期丢失了的亲切的、私己的、隐秘的知识,统统都给找回来。寻根的努力,只能是乡土的,是本地的,是局部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