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北大文学课[平装]
  • 共1个商家     20.30元~20.30
  • 作者:刘玉民(作者)
  • 出版社: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安徽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1205615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生活中从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北大文学课》中的上百篇古今中外最佳美文,完美再现语言魅力,让你在诗词文章中邂逅一段纯美感情,于戏剧故事里领略几番悲欢离合。《北大文学课》内容丰富,并配有精美的插图帮您理解,值得您一读。

    媒体推荐

    散文的精髓在于“真情”二字,这二字也可以分开来讲:真,就是真实,不能像小说那样生编硬造;情,就是要有抒情的成分。
    ——季羡林 曾任北京大学教授、系主任、副校长
    明白了诗的生命是它内在的音节的道理,我们才能领会到诗的真的趣味;不论思想怎样高尚,情绪怎样热烈,你得拿来彻底的“音节化”(那就是诗化)才可以取得诗的认识。
    ——徐志摩 曾就读于北京大学,任北京大学教授
    我要表现的本是一种人生的形式,一种优美、健康、自然而又不悖乎人性的人生形式……为人类“爱”字作一度恰如其分的说明。
    ——沈从文 曾任北京大学教授
    戏剧之与别种文艺不同,不仅限于它在文体上的完备,而是在它必须在舞台上表现。因为它必须表演于大众目前,所以它差不多利用一切艺术来完成它的美。
    ——老舍 曾任北京大学教授

    目录

    散文
    百家争鸣
    老子(节选) 论语(节选) 《孙子兵法》二则
    大学(节选) 宫之奇谏虞假道 曹刿论战
    《中庸》一则 《墨子》二则 孟子(节选)
    逍遥游(节选) 庖丁解牛 《苟子》三则
    劝学(节选) 宋人酤酒 郑人买履
    引婴投江 刻舟求剑 谏逐客书(节选)
    邹忌讽齐王纳谏 《礼记》二则 《礼记》大同篇
    汉晋风度
    过秦论(节选) 《淮南子》二则
    项羽本纪(节选) 淮阴侯列传(节选)
    报任安书(节选) 前出师表(节选) 诫子书
    《三国志》三则 文赋(节选) 陈情表(节选)
    桃花源记(节选) 归去来兮辞(节选)
    五柳先生传 兰亭集序(节选) 《文心雕龙》三则
    《后汉书》四则 《颜氏家训》二则
    唐宋风情
    滕王阁序(节选) 谏太宗十思疏(节选)
    《贞观政要》一则 杂说(节选) 师说(节选)
    小石潭记 陋室铭 阿房宫赋(节选)
    岳阳楼记(节选) 醉翁亭记 伶官传序(节选)
    六国论(节选) 爱莲说 资治通鉴(节选)
    游褒禅山记(节选) 读孟尝君传
    梦溪笔谈(节选) 前赤壁赋 石钟山记(节选)
    明清魅力
    卖柑者言 项脊轩记(节选) 《小窗幽记》六则
    菜根谭(节选) 幽梦影(节选) 黄生借书说
    登泰山记(节选) 《围炉夜话》三则 病梅馆记
    湖心泛月记 曾国藩家书(节选)
    少年中国说(节选) 《人间词话》四则
    今日思绪
    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节选) 秋夜
    影的告别 春 匆匆
    荷塘月色(节选) 背影(节选)
    故乡的野菜 故都的秋(节选) 人生的乐趣
    有不为斋解 父亲的玳瑁 龙山梦痕序
    山阴道上 与妻书 海燕
    谈生命(节选) 翡冷翠山居闲话(节选)
    哭摩(节选) 洪水与猛兽 可爱的中国(节选)
    青年与人生 送女婿赴美留学赠言
    谈吃 给我的孩子们(节选)
    打橘子 落花生 茶毗
    我的心是一面镜子(节选) 夏虫之什(节选)
    途中 艺术家之功夫 书房的窗子(节选)
    西方情调
    神曲(节选) 瓦尔登湖(节选)
    我的信念(节选) 假如给我三天光明(节选)
    致教会的一封信(节选) 宽容(节选)
    美德书(节选) 贝多芬的遗嘱(节选)
    诗辞
    古韵绵绵
    关雎 击鼓 黍离 风雨 子矜
    鹿鸣 采薇 橘颂 渔父
    接舆歌 白头吟 有所思 上邪
    行行重行行 长歌行 短歌行
    胡笳十八拍(其一) 赠秀才入军(其二)
    短歌行 挽歌(其一) 归园田居(其一)
    杂诗(其一) 拟咏怀 西洲曲
    繁花似锦
    滕王阁诗 代悲白头翁 春江花月夜
    古从军行 人日寄杜二拾遗 终南别业
    少年行(其一) 行路难(其一)
    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宣州谢胱楼饯别校书叔云
    菩萨蛮 赠卫八处士 新安吏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梦李白(其二)
    枫桥夜泊 西塞山怀 放言五首(其三)
    对酒五首(其三) 离思五首(其四)
    雁门太守行 贫女 二十四诗品(节选)
    菩萨蛮 天道 望江南二首 雨霖铃
    苏幕遮 蝶恋花 浪淘沙近 临江仙
    定风波 玉楼春 临江仙 满江红
    观书有感 水龙吟 贺新郎 过零丁洋
    论诗三十首(其四) 沉醉东风 天净沙·秋
    观书 桃花庵歌 临江仙 临江仙
    竹石 己亥杂诗(其一) 狱中题壁
    人间新诗
    满江红 送别 蝶恋花 自题小像
    惯于长夜过春时 题三义塔 沁园春·雪
    卜算子·咏梅 繁星(节选) 春水(节选)
    死水 红烛 囚歌 再别康桥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一一句爱的赞颂
    放歌(节选)
    异国歌咏
    酒神狄奥尼索斯之歌 良心(节选) 真理
    愿望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神圣死亡的低语
    啊,我的船长!(节选) 当你年老时
    开始 园丁集(节选) 论爱(节选)
    沙与沫(节选) 礼物
    ……
    小说
    戏剧

    序言

    文学的趣味
    文学作品在艺术价值上有高低的分别,鉴别出这高低而特有所好,特有所恶,这就是普通所谓趣味。辨别一种作品的趣味就是评判,玩索一种作品的趣味就是欣赏,把自己在人生自然或艺术中所领略的趣味表现出就是创造。趣味对于文学的重要于此可知。文学的修养可以说就是趣味的修养。趣味是一个比喻,由口舌感觉引申出来的。它是一件极寻常的事,却也是一件极难的事。虽说“天下之口有同嗜”,而实际上“人莫不饮食也,鲜能知味”。它的难处在于没有固定的客观的标准,而同时又不能全凭主观的抉择。说完全没有客观标准吧,文章的美丑犹如食品的甜酸,究竟容许公是公非的存在;说完全可以凭客观的标准吧,一般人对于文学作品的欣赏有许多个别的差异,正如有人嗜甜,有人嗜辣。在文学方面下过一番工夫的人都明白文学上趣味的分别是极微妙的,差之毫厘往往谬以千里。极深厚的修养常在毫厘之差上见出,极艰苦的磨练也常是在毫厘之差上做功夫。
    举一两个实例来说。南唐中主李璟的《浣溪沙》是许多读者所熟读的:
    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阑干。
    冯正中、王荆公诸人都极赏“细雨梦回”二句,王静安在《人间词话》里却说“菡萏香销二句大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乃古今独赏其细雨梦回二句,故知解人之不易得”。《人间词话》又提到秦少游的《踏莎行》,这首词最后两句是“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最为苏东坡所叹赏;王静安也不以为然:“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至‘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则变而为凄厉矣。东坡赏其后二语,犹为皮相。”
    这种优秀的评判正足见趣味的高低。我们玩味文学作品时,随时要评判优劣,表示好恶,就随时要显趣味的高低。冯正中、王荆公、苏东坡诸人对于文学不能说算不得“解人”,他们所指出的好句也确实是好,可是细玩王静安所指出的另外几句,他们的见解确不无可议之处,至少是“郴江绕郴山”二句实在不如“孤馆闭春寒”二句。几句中间的差别微妙到不易分辨的程度,所以容易被人忽略过去。可是它所关却极深广,赏识“郴江绕郴山”的是一种胸襟,赏识“孤馆闭春寒”的是另一种胸襟;同时,在这一两首词中所用的鉴别的眼光可以用来鉴别一切文艺作品,显出同样的抉择,同样的好恶,所以对于一章一句的欣赏大可见出一个人的一般文学趣味。好比善饮者有敏感鉴别一杯酒,就有敏感鉴别一切的酒。趣味其实就是这样的敏感。离开这一点敏感,文艺就无由欣赏,好丑妍媸就变成平等无别。
    在这里我们会起疑问:文艺有好坏,爱憎起于好坏,好的就应得一致爱好,坏的就应得一致憎恶,何以文艺的趣味有那么大的分歧呢?你拥护六朝,他崇拜唐宋;你赞赏苏辛,他推尊温李。纷纭扰攘,莫衷一是。作品的优越不尽可为凭,莎士比亚、布莱克、华兹华斯一般开风气的诗人在当时都不很为人重视。读者的深厚造诣也不尽可为凭,托尔斯泰攻击莎士比亚和歌德,约翰逊看不起弥尔顿,法朗士讥诮荷马和维吉尔。这种趣味的分歧是极有趣的事实。
    孔子有言:“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仿佛以为知、好、乐是三层事,一层深一层;其实在文艺方面第一难关是知,能知就能好,能好就能乐。知、好、乐三种心理活动融为一体就是欣赏,而欣赏所凭的就是趣味。许多人在文艺趣味上有欠缺,大半由于在知上有欠缺。
    有些人根本不知,当然不会感到趣味,看到任何好的作品都如蠢牛听琴,不起作用。这是精神上的残废。犯这种毛病的人失去大部分生命的意味。 有些人知得不正确,于是趣味低劣,缺乏鉴别力,只以需要刺激或麻醉,取恶劣作品疗饥过瘾,以为这就是欣赏文学。这是精神上的中毒,可以使整个的精神受腐化。
    有些人知得不周全,趣味就难免窄狭,像上文所说的,被囿于某一派别的传统习尚,不能自拔。这是精神上的短视,“坐井观天,诬天藐小”。
    要诊治这三种流行的毛病,唯一的方剂是扩大眼界,加深知解。一切价值都由比较得来,生长在平原,你说一个小山坡最高,你可以受原谅,但是你错误。“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那“天下”也只是孔子所能见到的天下。要把山估计得准确,你必须把世界名山都游历过,测量过。研究文学也是如此,你玩索的作品愈多,种类愈复杂,风格愈分歧,你的比较资料愈丰富,远视愈正确,你的鉴别力(这就是趣味)也就愈可靠。
    人类心理都有几分惰性,常以先入为主,想获得一种新趣味,往往须战胜一种很顽强的抵抗力。许多旧文学家不能欣赏新文学作品,就因为这个道理。就我个人的经验来说,起初习文言文,后来改习语体文,颇费过一番冲突与挣扎。在才置信语体文时,对文言文颇有些反感,后来多经摸索,觉得文言文仍有它的不可磨灭的价值。专就学文言文说,我起初学桐城派古文,跟着古文家们骂六朝文的绮靡,后来稍致力于六朝人的著作,才觉得六朝文也有为唐宋文所不可及处。在诗方面我从唐诗入手,觉宋诗索然无味,后来读宋入作品较多,才发见宋诗也特有一种凤味。我学外国文学的经验也大致相同,往往从笃嗜甲派不了解乙派,到了解乙派而对甲派重新估定价值。我因而想到培养文学趣味好比开疆辟土,须逐渐把本来非我所有的征服为我所有。英国诗人华兹华斯说道:“一个诗人不仅要创造作品,还要创造能欣赏那种作品的趣味。”我想不仅作者如此,读者也须时常创造他的趣味。生生不息的趣味才是活的趣味,像死水一般静止的趣味必定陈腐。活的趣味时时刻刻在发现新境界,死的趣味老是囿在一个窄狭的圈子里。这道理可以适用于个人的文学修养,也可以适用于全民族的文学演进史。
    朱光潜
    著名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曾任教于北京大学

    文摘

    版权页:



    清·林纾
    杭人佞佛,以六月十九日为佛诞。先一日,阖城士女皆夜出,进香于三竺诸寺。有司不能禁,留涌金门待之。
    余食既,同陈氏二生,霞轩、诒孙亦出城荡舟,为湖游。霞轩能洞箫,遂以箫从。
    月上吴山,雾霭溟,截然划湖之半。幽火明灭相间,约丈许者六七处,画船也。洞箫于中流发声,声微细,受风若咽,而凄悄哀怨,湖山触之,仿佛若中秋气。雾消,月中湖水纯碧,舟沿白堤止焉。余登锦带桥,霞轩乃吹箫背月而行。入柳阴中,堤柳蓊郁为黑影,柳断处乃见月。霞轩著白裣衫,立月中。凉蝉触箫,警而群噪。夜景澄澈,画船经堤下者,咸止而听,有歌而和者。诒孙顾余此赤壁之续也。
    余读东坡夜泛西湖五绝句,景物凄黯,忆南宋以前,湖面尚萧寥,恨赤壁之箫,弗集于此。然则今夜之游,余固未袭东坡耳。夫以湖山遭幽人踪迹,往往而类。安知百余年后,不有袭我者,宁能责之袭东坡也。
    天明入城,二生趣余急为之记。
    【说文】
    林纾(1852~1924),福建闽侯人,作家、翻译家。著有小说集《京华碧血》,诗集《畏庐诗存》,笔记《畏庐琐记》,译作《恺撒遗事》《茶花女遗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