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金匮银楼[平装]
  • 共1个商家     15.60元~15.60
  • 作者:王雄(作者)
  • 出版社:中国工人出版社;第1版(2006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083624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这是一个百年银楼兴衰存亡的曲折故事,本书作者王雄是中国第一位倡导和实践“汉水文化小说”创作的作家,本作品以汉水流域自然环境和民风民俗文化为背景,以金匮银楼的沧桑与沉浮为主线,以两个世代恩仇相残的家族矛盾纠葛为辅线,从富裕与贫穷、兴旺与破落等诸多矛盾的纠缠中,深刻揭示了中国银楼文化的丰富内涵。在表现中国家族原始生存状态的同时,也对中国民族工商业发展轨迹进行了重新审视,充分展示了地域文化对社会存在的极大张力和影响力。这种内在的意蕴使作品既拥有了一种文化宿命感,又有了强大的超越命运的悲剧意识,从而为小说提供了更多的时空性和可解性。小说故事一波三折,情节多变,悬念不断,文化厚重,可读性强。

    作者简介

      王雄,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铁路作家协会理事。毕业于苏州铁道师范学院中文系,1989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出版长篇小说《阴阳碑》《传世古》,中篇小说集《男钱》,积极倡导和努力实践"汉水文化小说"创作,是中国第一位倡导和实践"汉水文化小说"创作的作家。

    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尾声
    我行走于汉水上下(代后记)

    文摘

    书摘
      太阳出来了。雾霭变成雾珠儿,从天堂的顶端下泻,帘子一般地垂挂下来,与汉江里升起的水汽融为一体。那最高处的雾是云,最高处的云是天。云和天和雾紧紧地缠绕在一处,聚成一团一团、一簇一簇,流荡在水面上和岸坡上,呈现出白绵羊般的毛茸茸的祥霭。似有似无的一层水汽,隔在人和景致的中间,让人看得见,又看不远。
      三千里的汉水,一路流下,拖出许多有名有姓的城、镇、村、埠来。行驶在汉水上来来往往的商船,聚散着各处的繁华与喧闹。襄阳古属荆楚,东依大别山,西靠大巴山,驿道北通京洛,汉水南抵江湖,历代素有“南船北马”之称。襄阳城外的马背巷古渡口乃襄阳之咽喉,北聚川北、陕南、豫西南之舟,南汇江湖、湘沅之船,商埠码头,水陆联运。自古就有“一口锁方城”之说。
      马背巷古渡口的埠头很大,沿岸泊百余艘大木船,江面上常年白帆如云,水鸟绕桅。千百年来,这里一直气势旺盛,很是闹猛。江面上的船一色的方头、深舱、翘尾,但行走时一点也不显得笨重。有风时高张篷帆,切割着岸边的风景,好似翻动着一页页青山绿水的画卷。无风时则篙、桨相搅,船工的号子声,苍凉的流水声,仿佛让人回复到古老的岁月中。船家的淘米水洗碗水都毫无顾忌倒在江里,引得一片片的鱼儿争相抢食。孩子们或是赤着脚翘着屁股,从江水里笑哈哈地摸得一条又一条鱼儿,在江滩上架起火儿,烤得喷香;或是猛地被江水里的砖瓦搁住了脚,摸起来随手一扔,说不准扔掉的就是秦砖楚瓦,扔掉的就是一道有滋有味的久远历史。唐代诗人刘畋曾过渡如此。他在其诗作《晚泊汉江渡》中,身临其境,描绘了古渡口的沧桑与幽深。
      末秋云木轻,莲折晚香清。
      雨下侵苔色,云凉出浪声。
      叠帆依岸尽,微照夹堤明。
      渡吏已头白,遥知客姓名。
      马背巷乃千年古巷,形如马背,稳卧在汉江大堤的襄阳段面上。江雾、炊烟弥漫于起伏错落的瓦顶之上。巷头与汉江古渡口相连,巷尾通向襄阳城小北门。马背巷是块富裕之地。两侧的店铺商号一色的木质板铺,二层的朱漆木楼,一溜地排开,描龙绘凤,红绿花卉,五彩缤纷的帘幡迎风飘展。每日清晨,两侧的屋檐下熙熙攘攘,拥挤着成堆的蔬菜,整筐的水果,还有搁在案上的鱼和肉。算命的、卖旧书的、卖老鼠药的、耍把戏的和卖小吃的都掺和在了一起。
      码头上人声如沸,鱼虾的腥味随风荡漾。四乡的男人们和姑娘媳妇们,一大早就划着小舟云集于古渡口码头,赤裸着胸膛或包裹着“浩然巾”赶集来了。他们争先恐后地挤进了小巷,卖掉土货,填饱肚皮,然后到各商号转悠,捎点家用品,再乐颠颠地往回赶。八方的商贾、达官贵人,还有那些路过的船老板和船工,都爱在这里停留,或进城看看,或在马背巷住上几日,这里有着好酒楼、好妓院、好戏班、好景致。
      沿着马背巷古渡口的九十八级台阶依次而上,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矗立于小巷口的两座古宅。
      一座是贾府。门前高悬着“金匮银楼”四字,它位于码头的左侧。银楼为正开大四间三进深宅院,内院很宽绰,楼阁耸峙,甬道幽长,院落四合。房面为单行仰瓦,瓦檐莲花式花纹,脊头有着砖雕镂空的桃形“福”字。正门是三间前厅,东边西边是贵客留宿的耳楼,中间两问是前厅。前厅与其他银楼的店堂摆设无异,一张曲尺形的大柜台把店堂一分为二。柜台后,倚墙立着一排货架,货架上全是一个个的小格子,上面摆着金手镯、银酒壶之类的金银首饰制品。另一半店堂,放着几张椅子,供购物的客人歇息之用。P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