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平装]
  • 共1个商家     16.50元~16.50
  • 作者:贝托尔特?布莱希特(作者),孙凤城(译者)
  •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2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75546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贝托尔特·布莱希特编著的《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是一部为反法西斯斗争服务的作品,创作于1939年底布莱希特流亡瑞典期间。《大胆妈妈和她的孩子们》的时代背景是德国三十年战争。剧中女主人公名叫安娜·菲尔琳,号称“大胆妈妈”。她带着两个儿子,一个哑女,拉着货车随军叫卖,把战争视为谋生的依靠,发财的来源。剧中一个士兵望着她的大篷车预言:“谁要想靠战争过活,就得向它交出些什么。”这个把生活希望完全寄托于战争的女人,最终落得家破人亡。这是一个在战争中为谋生不怕冒险,不计后果的女人的悲剧。

    文摘


    [一六二四年春天,渥克森斯契拿将军为了进攻波兰,在达拉尔纳地方募集士兵。出名的“大胆妈妈”——随军做小买卖的女商贩安娜·菲尔琳丢了一个儿子。
    [在城市附近的大道上。一个上士和一个招募员挨着冻站在那里。
    招募员 怎样才能在这儿凑成一支军队呢?上士,有时我简直想要自杀。在这月十二日以前,我该为将军募到四排兵,可是这地方的人可恶极了,我一晚也不想再待下去了。譬如说吧,我好不容易弄到了一个人,他患有鸡胸病,还有静脉扩张病,但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不知道,把他轻而易举地灌醉了,他也签了字,我只要付一下酒钱就行了,可是他跑去上厕所了,我感到有点不妙,赶紧也跟着去门口,果然不出所料,他跑掉了,就像虱子,趁着抓痒痒的时候,就溜跑了。一点也不守信用,毫无忠诚,毫无信仰,也毫无荣誉感。上士,在这儿,我已经失去了对人类的信心。
    上士 可以看出来,这里已好久没有战争了。我说,这样哪能有什么道德?依我看,和平只会造成懒散,唯有战争才能建立起秩序来。人类在和平的日子里繁殖得很快。糟蹋人力和牲口好像不算一回事似的。大家随心所欲地吃着:白面包上加上一大块奶酪,奶酪上面又添上一片板油。就说前面这座城吧,里边究竟有多少青壮年和好马,从来没有人数过。从前,我到过一个地方,那里恐怕已经七十年没有发生战争了,大家压根儿就没有了名字,甚至他们彼此间也都认不得。只有在发生战争的地方,才会有有条有理的表册和名录,也只有在战争里,才会有大捆大捆的靴子和整袋整袋的粮食,人和牲口才能点得清清楚楚,然后再把它们运走,因为,没有秩序就没有战争!这是尽人皆知的事情。
    招募员 说得对!
    上士 像一切好事情一样,发动战争在开头总是难的,但是真要进行起来,那就停不下来了;大家会害怕和平,就像赔钱的人害怕一场赌博干完了一样,因为一旦停下来,大家就得算一算到底输了多少。可是在开头的时候,因为还不习惯战争,他们就不免有点害怕战争。
    招募员 你瞧,那边来了一辆带篷的车子。两个女人,两个青年人。上士,拦住那个老婆子。要是这回再弄不到什么的话,那么跟你说吧,我就不再站在这儿白喝西北风了。
    [人们听到口琴的吹奏声。一辆篷车由两个青年男子拉着,滚滚而来。车上坐着
    大胆妈妈和她的哑巴女儿卡特琳。
    大胆妈妈 您早,上士先生!
    上士 (拦路站着)您早!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胆妈妈 做买卖的。(唱) 长官们,叫战鼓停息,
    让你们的步兵停下来:
    大胆妈妈带着靴子到这里,
    穿上靴子跑得就更快。
    满身虱子,赶着牲口,
    带着行囊、大炮和车辆——
    他们若是为上战场,
    也得有双好靴穿在脚上。
    春来到。基督徒!你醒醒吧,
    雪已融化。死者已安息!
    赶紧开步打仗去!
    长官们,士兵不能没有香肠,
    就为你们去打死仗。
    让大胆妈妈先用酒来治疗
    他们肉体的和精神的苦创。
    空着肚子去抬大炮,
    长官们,这有伤身体。
    等他们酒足饭饱后,我祝福你们,
    再把他们带入地狱之门。
    春来到。基督徒!你醒醒吧,
    雪已融化。死者已安息。
    凡是没有死去的,
    赶紧开步打仗去!
    上士 住口,坏蛋,你们是哪个部门的?
    小儿子 芬兰第二团。
    上士 证件呢?
    大胆妈妈 证件?
    小儿子 她就是大胆妈妈!
    上士 从来没有听说过。为什么她叫大胆妈妈?
    大胆妈妈 上士,我叫大胆妈妈,因为我怕毁灭,我在车里装了五十个大面包,冒着里加的炮火来到了这里。这些面包都有些发霉了,时间非常紧迫,我来不及挑选了。
    上士 你不要开玩笑,把证件拿出来。
    大胆妈妈 (在一只装了一大堆纸张的锡罐里搜寻着,一边从车上爬下来)上士,我所有的证件都在这里了。里边,有从阿尔特廷带来的一整本弥撒书,包黄瓜用的。还有一张梅仑的地图,上帝知道,是否有一天我会去那里,要不然它就一点用处也没有。这儿盖有一个印章,证明我的马儿没有害口蹄炎,只可惜它已死掉了,买它的时候还花了十五个古尔登呢,谢谢上帝,好在我没有付这笔钱。这些证件可够了吧?
    上士 你想跟我吊膀子吗?我要撕掉你的厚脸皮。你知道,你得有一张许可证。
    大胆妈妈 跟我说话要正经点儿,不要跟我没有成年的孩子们说什么“我跟您吊膀子”,完全没有这回事,我跟您一点也没有关系。我在第二团的许可证就是我这张规规矩矩的脸,要是您认不出来,那我也没有办法,我可不能让人在我的脸上盖图章。 招募员 上士,我看这个人身上有一股子拗劲儿。在军营里我们需要的是纪律。
    大胆妈妈 我想你们需要的是香肠。
    上士 报上名来!
    大胆妈妈 安娜·菲尔琳。
    上士 那么,你们所有的人都姓菲尔琳啰?
    大胆妈妈 那为什么?我姓菲尔琳,他们可不姓菲尔琳。
    上士 我想,他们不都是你的孩子吗?
    P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