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世界科幻名著经典系列:水陆两栖人[平装]
  • 共1个商家     16.40元~16.40
  • 作者:A·别利亚耶夫(作者),赵斌(译者),李红(译者)
  • 出版社:河北大学出版社;第1版(2009年12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1097508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科幻名著经典系列:水陆两栖人》是A·别利亚耶夫科幻名著系列之一。这一部书的主题是“改善人类”,使人类具有更强的能力,从而获得更广阔的空间。故事发生在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天才的医生萨里瓦多使一个印第安婴儿获得了水陆两栖的生活能力,但是这种改善给主人公带来了灾难,他受到了宗教和世俗的迫害。尽管他具有非凡的能力,但他却不得不远离人类,一个人孤独地在茫茫大海之中艰难生存。

    目录

    第一部
    一 “海魔”
    二 骑海豚
    三 苏里塔的失败
    四 萨里瓦多大夫
    五 患病的外孙女
    六 奇异的花园
    七 第三堵墙
    八 袭击
    九 水陆两栖人
    十 伊赫迪安德尔的一天
    十一 姑娘和黑汉子
    十二 伊赫迪安德尔的仆人
    十三 在城市里
    十四 在大海里
    十五 小小的报复
    十六 苏里塔等腻了
    十七 不是冤家不碰头
    十八 恶战章鱼
    十九 化敌为友
    第二部
    一 途中
    二 这就是“海魔”!
    三 开足马力
    四 不寻常的囚徒
    五 被舍弃的“水母号”
    六 一艘沉船
    第三部
    一 新出现的父亲
    二 棘手案件
    三 天才的疯子
    四 被告的话
    五 在狱中
    六 逃亡

    序言

    科学幻想小说(Science Fiction),简称科幻小说(Sci-Fi),主要描写想象的科学或技术对社会或个人的影响的虚构性文学作品,是最受人欢迎的通俗读物之一。科幻小说与一般的传统小说不同,其特殊性在于它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有着直接的联系,优秀的科幻小说除具备科学性外,也和其他优秀文学作品一样扎根于社会现实,反映社会现实中的矛盾和问题。其中某些杰出的科幻小说,往往能在科学技术发展甚至历史发展的方向上,提供若干有参考价值的预见。突出的例子如某些科学发明尚未问世,科幻小说则已经进行生动的描绘.如潜水艇、机器人、宇宙航行等。科幻小说传播科学知识,使人尊重科学,使年轻人笃信科学并献身科技事业。
    科幻小说诞生于19世纪,是欧洲工业文明崛起后特殊的文化现象之一。人类在19世纪全面进入以科学发明和技术革命为主导的时代后,一切关注人类未来命运的文艺题材都不可避免地要表现未来的科学技术。可以说英国工业革命和达尔文的进化论是导致真正科学幻想小说出现的根本原因。
    20世纪初期第二次世界大战、社会主义革命和物理学家嗳因斯坦的相对论带来科学幻想小说的中兴。
    此间欧洲出现了两位重要的小说家,法国人儒勒·凡尔纳和英国人赫伯特·乔治·威尔斯,从作品来看,他们无疑是科幻小说类型的奠基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核裂变、宇宙航行、彩色电视机、电子计算机等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进一步促使科幻小说的繁荣,20世纪中叶是科幻小说的黄金时代,这一时期的作品大量描写未来,使人们展望未来反观现实,给作者和读者以更大的思想自由。它们与19世纪和20世纪初期的作品明显不同,因为后者主要通过空间将小说的背景置于超常的世界。
    经过二三十年的繁荣,科幻小说家从作品的主题、情节,到艺术的方法都进行了新的探索。这是一个名家辈出,佳作纷呈的时代。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美国著名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他一生高产,著述颇丰,作品竟达到500部之多。其中最主要的有两大系列:“基地”系列和“机器人”系列,其作品不但大量被改编为影视作品,而且对其他科幻作家的创作影响巨大。
    科学要发展,自然和社会会不断变化,人们必须面对变化莫测的未来。科幻小说是探索未来各种可能的一个好形式,它既可以使人们为未来作思想准备,也可以使人们更好地创造未来。还可以使人们产生新的思想,或者从旧的思想里发掘新的意义。因此,即使世界进入了信患化时代,音像图片成为青少年欣赏文学艺术创作的主要载体,科幻小说仍不失其重大的教育启迪作用。
    今天我们呈献给读者的是亚历山大·别利亚耶夫的作品,他1884年出生于俄国的斯摩棱斯克,是前苏联的科幻小说大师,被称为“苏联科幻之父”。
    他从小就喜欢幻想,是儒勒·凡尔纳、威尔斯的科幻小说迷。他相信人能飞上天去,有一天爬上了草棚顶,纵身跃入空中。这一跃反映出他的幻想、向往和勇气,但从此落下隐疾。他学习过法律、音乐,十月革命后多年从事儿童工作,和天真无邪、充满幻想的孩子在一起更加激发了他的想象力。后隐疾发作,在卧病在床时他读了很多医学和生物学的书籍,看了许多杂志。他在书中看到了复活死人器官的试验,病好后他开始了文学创作。
    他从1925年发表长篇科幻小说《道尔教授的头颅》开始至逝世,在短暂的15年时间里共创作了17部长篇科幻小说、几十个中短篇科幻作品。
    《道尔教授的头颅》当时是部题材新颖、内容惊心动魄的科幻小说。
    处女作大获成功后,他发表了许多短篇,涉及领域在逐渐扩大,从“阅读机器”到“雪人”,从“野马”到“大熊星座”。从这一时期起,他创造了一个科学奇人的诙谐形象,一系列冠以《瓦格纳教授的发明》的短篇在10年间陆续问世。
    1928年他开始创作《水陆两栖人》,作品的主题是“改善人类”,使人具有更多、更强的能力,从而获得更广阔的活动空间。
    1929年完成的《世界主宰》是一部社会内容极为深刻颇具预见性的作品。
    20世纪30年代,作者创作了许多火箭、人造卫星和宇航题材的作品,其中篇幅最长的一部是《跃入虚空》,书中详细地介绍了苏联宇航之父齐奥尔科夫斯基的宇航学说,对未来的火箭、宇航生活以及天文现象进行了生动详尽而相当科学的描写。
    《沉船岛》和《最后一个大西洲人》是别利亚耶夫对两大世界之谜——“灾难百慕大三角”和“消失的大西洲”——所做出的解释。
    至于别利亚耶夫的最后一部作品《飞人阿里埃尔》,与其说是科幻作品,倒不如说是一部最有诗意的童话。这既是他儿时梦想的升华,也是卧病在床时的渴望,更是一生中最大的追求:人能自由自在地在空中飞翔,不用机器,也无须长出翅膀。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在赋予主人公奇妙的“飞天”能力的同时,对种种弄虚作假的“特异功能”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和揭露。
    1941年冬,也就是在完成《飞人阿里埃尔》后不久,别利亚耶夫与世长辞了。
    别利亚耶夫的作品题材广泛,内容生动,除了对未来进行大胆的幻想外,还形象地传播了大量的科学知识,在前苏联和许多国家享有盛誉,在世界上是和凡尔纳、威尔斯比肩的科幻大师。50年代起,他的一些作品就被陆续译介到我国,受到几代读者的欢迎。尽管作者的许多幻想如今已成为现实,甚至落后于科技进步,但它们科学、进步和大胆幻想的主题永远不会过时,其文学魅力永存。这也是别利亚耶夫的作品长盛不衰,受到一代代青少年读者喜爱的根本原因。别利亚耶夫科幻小说的更大魅力在于他在作品中所体现的深邃的哲理思考。这些思考是建立在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结合基础上的,是对人类历史进程的认真反思,令读者感到回味无穷。
    别利亚耶夫作品体现出的大胆幻想、勇于创新、科学思维、逻辑严密、热爱生命、保护大自然、不断进取、追求人类光明未来的远大理想,对于今天的青少年读者来说极具现实意义,这也是我们向广大农村读者推荐其作品的初衷。
    本书据前苏联青年近卫军出版社1964年版《别利亚耶夫八卷集》译出。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一 “海魔”
    这是阿根廷夏季一个闷热的正月之夜。漆黑的天空繁星密布。“水母”号安详地停泊着。夜晚非常宁静,既听不到波浪拍溅的涛声,也听不到索具吱吱呀呀的响声。海洋似乎正在酣睡。
    这艘纵帆船的甲板上躺着一些半裸的采珠手。他们被工作和烈日折磨得疲惫不堪,就是在梦中也翻来覆去睡不安生,时而发出一声长叹,时而尖叫几声。他们的手脚不时神经质地抽动几下。也许,他们梦见了自己的大敌——鲨鱼。一连多日顶着无风的酷暑采珠,人都累垮了,干完活后,他们连把划子搬上甲板的气力也没有了。不过,也用不着搬,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会变天。所以夜里就把这些划子往锚链上一系,让它们漂在水面就行了。桅桁没有放倒,索绳也系得马马虎虎,没有收起的三角帆在微风中轻轻地颤动。从船头到艉楼之间的整个儿甲板上到处都是一堆堆的珍珠贝壳和珊瑚石碎片,采珠手潜下海底用的绳索、采集珍珠贝用的粗布袋和空桶也扔得哪儿都是。后桅旁放着一个盛淡水的大桶,桶上用小铁链系着一把铁勺。桶周围的甲板上留下了东一片西一片的黑乎乎水渍。
    经常有采珠手爬起来,迷迷糊糊,晃晃悠悠,踩着睡着的人的手脚,东倒西歪地走到水桶跟前。他们连眼也不睁,喝完了一勺水,便一头躺倒,就像喝下的不是水,而是纯酒精。采珠手总是渴得要命:早晨干活前绝不能吃东西,因为人在水中受到的压力实在太大,所以,一直到水下看不见为止,他们整天都得空着肚子干活;他们只能临睡前吃东西,而给他们吃的又是咸牛肉。
    夜里值班的是印第安人巴里塔萨。他是“水母”号船主佩德罗·苏里塔船长的亲信助手。
    巴里塔萨年轻时曾经是个有名的采珠手:他能够在水下停留90甚至到100秒钟——比普通人要多一倍。
    “为什么呢?因为那时候教得好,而且我们打小就开始受训练,”巴里塔萨不止一次跟年轻的采珠手讲过。“10来岁时,我爹就把我打发到何赛的单桅船上学手艺。他那儿有12个小学徒。他是这么教我们的:他把一块白石头或者一个贝壳往水里一扔,然后吩咐说:'潜下去,捞上来!'他扔得一次比一次深。如果你捞不着,好,他就用细麻绳或者鞭子抽一顿,再把你像条小狗似的往水里一扔。'再潜下去!'他就这样教会了我们潜水。接下去,他就训练我们在水下长时间停留。他这个经验丰富的采珠老手潜到水底,把一只篮子或者一张网绑在锚上。然后我们就潜到水底去把它解开。解不下来你就别往上露头。你要是上来,好,吃一顿鞭子抽或麻绳勒吧。
    “他揍起我们来可真不手软。吃得消的人不多。不过,我却成了这一带头号采珠手啦。钱挣得不少哇。”
    年纪大了,巴里塔萨就放弃了采珠这一门危险的手艺。他的左脚给鲨鱼的利齿咬成了残废,锚链又刮烂了他的胁部。他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开了一家不大的铺子,做开了买卖珍珠、珊瑚、贝壳和海里各种稀罕物件的生意。可是,他在岸上感到无聊,所以还短不了跟着去采珠。老板们都很器重他。没人能比巴里塔萨更熟悉拉普拉塔海湾及其沿岸一带,更清楚哪儿有珍珠贝了。采珠手们也全尊重他。他对雇工老板各投所好,左右逢源。
    对于年轻的采珠手他不吝指教,把这门手艺的全部秘诀倾囊而出:怎样屏住呼吸,如何击退鲨鱼的袭击,要是一高兴,还教教他们怎样瞒过老板,把采到的罕见好珠子藏起来。
    老板们,也就是船主们,赏识和器重他,还因为他能够万无一失地一眼估定每颗珍珠的价值,并且能把使老板获利的最好珍珠迅速拣出来。
    因此,老板们都乐意请他当自己的帮手和顾问。
    巴里塔萨坐在一只小木桶上,细咂慢品地吸着一支粗大的雪茄。挂在桅杆上的一盏灯笼的光照到他的脸上:这是张阿劳坎人的面孔,长方脸,颧骨不高,鼻梁端正,眼睛又大又漂亮。巴里塔萨的眼皮沉重地耷拉下来,又慢慢地抬起来。他打起盹儿来。不过,即使他的眼睛睡着了,他的耳朵也不会睡。就算他酣然大睡,两只耳朵也十分警觉,一点儿风吹草动也逃不过去。但此刻巴里塔萨听到的只是睡着的人的叹气和嘟囔声。从岸上飘来腐烂的珍珠贝的臭味——让它们在那儿烂是为了更方便地把珍珠取出来:活珍珠母的壳可不容易弄开。闻不惯的人会被这股气味熏得恶心欲呕,但巴里塔萨不但不讨厌,还颇觉不坏。对他这个流浪汉、采珠人来说,这股气味一下子就让他回忆起逍遥自在的生活和惊心动魄的海上遇险所给人带来的欢乐和兴奋。
    取出珍珠后,最大的贝壳又被搬回“水母”号。苏里塔的小算盘打得很精:这些贝壳能卖给制造纽扣的工厂。
    巴里塔萨睡着了。很快,雪茄就从无力的手指间掉下来。他的脑袋耷拉到胸前。
    就在这时,他的意识感觉到远处海洋上传来一种声音。这声音又响了一次,已经近了。巴里塔萨睁开了眼睛。好像有人在吹号角,接着,似乎有一个朝气蓬勃的青年人的声音在呼喊“啊!”,而后的喊声高了八度:“啊——啊!”
    悦耳的号角声不像刺耳的轮船汽笛,而愉快的喊声更不像溺水者的呼救。这是一种新的,从未听过的声音。巴里塔萨站起身,觉得自己一下子就精神了。他走到船舷边,敏锐地环顾一下海面。没有人。也没有了声音。巴里塔萨用脚踢踢躺在甲板上的一个印第安人,等那人爬起来时,他轻轻说道:
    “在喊呢。这恐怕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