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逆水年(上下)[平装]
  • 共2个商家     21.80元~21.80
  • 作者:风茕子(作者)
  • 出版社:崇文书局;第1版(2008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31338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王强《圈子圈套》——阿耐《不得往生》——李可《杜拉拉升职记》,石康《奋斗》——零因子《无以言退》——风茕子《逆水年》……
    谨以《逆水年(上下)》献给——所有相亲相爱并打拼于现代职场的的年轻一代。一部所有初入职场的人士不可错过的励志修炼小说,这些令你泪流满面的文字,让你的心灵获得前所未有的力量。
    毫无疑问,《逆水年》是一部现实主义的小说,这样的界定,丝毫不会减弱风茕子的青春光辉。事实上,当许许多多的“80后”沉浸在哥哥妹妹、莺莺燕燕、小资矫情的浅水中玩花哨而空洞的语言游戏时,《逆水年》已经静悄悄地超越了他们,驶人了真正的文学大河。因此,《逆水年》最可贵的价值,在于它冷静而残酷地揭露了现实生活中、当代青年中爱情的虚无、虚伪和物化;它冷静而残酷地揭示和抵达了人性的深处,为我们开放了一朵“恶之花”。
    ——董宏猷(著名作家,武汉市作家协会主席)

    作者简介

    风茕子,性别:非男;星座:处女;年龄:保密;爱好:旅游;喜欢的颜色:黑色(具有神秘感);喜欢的食物:素食;喜欢的作家:博尔赫斯;喜欢的电视:《大长今》;居住地:九头鸟的故乡;职业:记者;最大的愿望:游遍世界。
    发表作品情况:
    曾就职于《幸福》、《知音》杂志社。在《爱人》、《家庭之友》、《女报》、《情人坊》、《女人坊》等平面媒体发表小说八十余万字。

    目录

    Chapter 1不能预期的爱
    Chapter 2世界太小,我们同在一块砖上跳舞
    Chapter 3尴尬的相遇
    Chapter 4带着复仇的快意来爱你
    Chapter 5我可以为你奋不顾身,你却因我瞻前顾后
    Chapter 6因为爱你才折磨你
    Chapter 7只身职场狼性不足
    Chapter 8和你一起慢慢老去
    Chapter 9出国是逃避的唯一借口
    Chapter 10不容置疑地陷害
    Chapter 11无法忘记
    Chapter 12他得到了所有,却不是当初的所要
    Chapter 13破镜终于重圆
    Chapter 14水落石出残忍
    Chapter 15最后的诀别

    序言

    C接到《逆水年》的清样已经很久了。我是在出差的途中,像蚕吃桑叶一样,一点一点看完的。当时的感觉,就被几个年轻人的命运抓住了,然后就急切地想知道,那个叫邵浅浅的女孩子,是怎么卷进了三个一直是好朋友的男孩子的生活和生命之中,和他们一一发生了感情的纠葛,最后却以悲剧结尾。一般来说,我看这样的情感小说,总是喜欢先看结尾;有时看了结尾,便兴味索然,不想再看前面的故事了。但是,这一次我强忍住了这个习惯,坚持不看结尾,坚持一点一点地往后看。渐渐地,我就被吸引住了,就开始为人物的命运而担忧了。一直到看完后,坐在书桌前,还久久地沉浸在故事里,游不上岸来。
    我没见过风茕子,也没有读过她原来的作品。我只知道她曾经在《幸福》和《知音》杂志工作过,是一位“80后”的女作家。《幸福》和《知音》都是著名的生活情感类杂志,也是我蛮喜欢的刊物。我的许多朋友,都曾经在或者至今还在这满载爱情之悲欢离合的情感之舟上辛勤地工作,或当船长,或当水手。因此,当我拿到厚厚一叠长篇清样时,我曾情不自禁地想过,一个情感类杂志的编辑的小说,她的情感的磁头会不会因长期浸泡在情感故事里而程式化?或者麻木迟钝?坦率地说,我是带着这样的疑问而开始阅读的。然而,我的疑问在阅读的过程中,渐渐地稀释了。从杜云凯在网上初遇“黄楚楚”开始,我的经验和感觉告诉我,这是小说,而且,是一部很地道的很有特色的小说。其特色之一,便在于作家的冷静和不动声色;在于她叙述的节制和语言的简洁。她的叙述使我想起海明威的名言,在小说的叙述中,要敢于挥动板斧,将多余的没有必要的枝枝蔓蔓砍它个一干二净。在《逆水年》中,风茕子的叙述是干净简介而富有张力的。你可以感觉到,她在讲故事的时候,是非常自信的,是不慌不忙的,是相信自’己的小说一定会打动你而不动声色的。她的节奏把握得很好。她的分寸也把握得很好。在讲述一个“1+3”的爱情纠葛时, “1”和其他的3个“1”情感历程的起承转合,最重要的就是分寸的把握和转合的自然。在这方面,年轻的风茕子展现了她对小说艺术的敏感、悟性和才华。她的情节发展是自然而流畅的,邵浅浅在和每一个情感对象进行对话的转承中,除了和谭路的恋爱起点稍显突兀以外,邵浅浅和杜云凯以及杨帆的情感历程都是符合生活逻辑和艺术逻辑的,有自然发展和水到渠成之感。

    文摘

    hapter 1不能预期的爱
    10月中旬,轮到杜云凯休年假。他不禁发愁,十天时间将如何打发?
    睁开朦胧的睡眼,南方的阳光早已暖暖地爬上摆满吊钟海棠的阳台。杜云凯草草洗漱一番,冲上一杯牛奶。
    打开电脑,百无聊赖地进入了一个旅游网,很多人在那里找游伴。
    网站缜密,分了很多城市。点击进入珠海,成千上万的帖子扑面而来。男士在一边,女士在另一边。
    怀着好奇的心情,杜云凯点击了女士。
    有要去西藏的、要去海南的,自然还有去北京、上海的。每个女孩资料详尽,年纪、职业、兴趣爱好,在何处乘车或飞机、出发的日期一应俱全,并附带期望的游伴标准,身高、体重、年纪等等等等,杜云凯忍俊不禁:这样找游伴,倒是傻子也看得出来醉翁之意。
    网站下不忘注明:旅游期间双方AA制,见面前详细考察对方、谨防上当,如有意外,本站概不负责,云云。
    杜云凯迅速对这种心照不宣的另类相亲之路产生了浓厚兴趣。
    一页页翻看下去,偶见一个女孩的自我介绍:“想去威海吗?那里有中国最美的一片海。如果你是一个浪漫的男孩,一定不要错过有我陪伴的威海之旅。”
    相片上,是一个纤瘦的年轻女孩,皮肤白皙,年约二十五岁,职业是设计师。
    杜云凯顿时心动,主动加了她的MSN。
    女孩劈头就问:“你要去威海吗?”
    杜云凯反倒窘迫,稍稍矜持,才给了对方肯定的答复。文字发送完后,杜云凯马上就想,自己一定是疯了,珠海同样有海可看,哪儿的海都不过是巨大的一摊水。
    真是司马昭之心。
    然后两人互传相片,彼此都较为满意。
    出发时间定在三天后。在MSN上,女孩叮嘱他一定不要忘记带防晒霜——如果不想把皮肤晒爆裂的话。虽不免暧昧,但不能否认,她心细如发。
    出发前一晚,她在MSN上留言给杜云凯,票已买好,他只需今晚好好睡觉,明早8点奔赴车站即可。
    杜云凯向来不喜操心生活琐事,懒得恨不得翻身都有人推。遇见这么个喜欢打点的女孩,真是人生造化。他像一个等待春游的小学生,难以入眠。
    第二天早上,极度困倦的杜云凯坐在公车上忐忑不安:她为何如此主动,她是人贩子?如若不是,我和她是否会有感情发生?她有男朋友?她会不会用麻药把我麻翻,拿走我的钱财,把我做成人肉包子?
    想来想去,脑海里便出现了孙二娘的嘴脸。杜云凯大汗淋漓。
    毕竟很多事情,网站都没有规定,网站才不管两人如何发展。可是,这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朋友呢?
    杜云凯忍不住给同住的谭路打电话:“我要和陌生女孩去旅行,和她的聊天记录都在我的电脑上,如果我一周后没有回来,记得报警。”
    谭路不相信一向木讷的杜云凯竟会如此闷骚。他兴奋地大叫:“什么样的女孩?干嘛的?我靠,真有你的。你有钱没啊?要不要我借点钱给你?泡妞是要花钱的啊。”
    杜云凯被问得窘迫,谭路这才意犹未尽地啧了啧嘴:“真是闷鸡子啄白米。”
    到了车站,远远地看见一个穿格子裙的女孩朝他伸出手:“你好,我就是黄楚楚。”
    杜云凯略略吃惊,女孩比相片上更清秀。他忙伸出手去:“我叫杜云凯。杜甫的杜,白云的云,凯旋的凯。”
    忽然地,有点尴尬。因为他发现她和自己一样,有点腼腆。心理学里讲,如果你表现得害怕一个人,他就会不害怕你。杜云凯便鼓励自己装出夸张的惶恐,可惜他天生不是演戏的胚子,呈现在脸上的却是一种闪烁不定的表情。他从黄楚楚疑惑的眼神中读出了自己的拙劣表演。车来了,黄楚楚说:“上车吧。”杜云凯立刻做出受惊的样子,警惕地望向她。
    黄楚楚受了惊吓:“你没事儿吧?”
    杜云凯不胜尴尬。
    上车后,两人一起陷入沉默,这令杜云凯真的紧张起来。黄楚楚就坐在旁边,披着一头小卷发,不知道头发上涂了什么,有种水果的香味,他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一路上,因为实在是无所事事,又没有话说,杜云凯只得不停地往她身上看。他的目光刚好能够看到她的胸。
    车一颠簸,她小苹果一般好看的胸就晃一晃,杜云凯赶紧收回目光,心底涌起强烈的自责。
    可是过一会儿,他像中了邪一样,又看过去。
    除了行李,她还有一个粉红色的小包,放在腿上。她的两手规矩地搭在小包包上。一双手白皙细腻,几乎看不出骨节。她手背上有细细的静脉纹络,成“Y”字。手指甲涂了白色的指甲油,看上去泛着健康的光泽。
    杜云凯不停地在心底赞叹:“纤纤玉指”一词,总在听说,却从未见过,今天才觉得发明这个词的人真的很有才。
    他的目光每隔一会儿就被女孩吸引过去,然后有了罪恶感,不足两分钟,又不由自主地去瞄她。
    眼看快到广州,为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杜云凯说:“咳……”
    黄楚楚一脸无辜地转过来看着他。
    杜云凯一紧张,竟然问:“你有男朋友吗?”
    她笑笑:“有啊。”
    靠!M的!大爷的!从没骂过人的杜云凯忍不住在心底狂骂,一下子泄了气。
    而黄楚楚也不再说话。
    僵持了一会儿,杜云凯觉得自己像一只刚灌满开水又被忽然塞住了的热水瓶,快炸了。
    他气愤地想,到了广州我怎么办?跟她去玩,还是回去?这算什么事儿啊?可是……她长得这么漂亮,有男朋友也是正常事,我干嘛如此大的反应?
    最后杜云凯自己得出结论:从看到她的相片起,自己就没安好心。
    这时,黄楚楚甜甜地笑着说:“不过,那是过去的事了。”
    有半分钟,杜云凯没能反应过来。之后,他才意识到,这句话是接她的上一句的。杜云凯几乎要跳起来。为了压抑住内心强烈的兴奋,他长长吁了一口气。
    黄楚楚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开心得乐起来:“你没事吧?”
    杜云凯立刻挺直了脊梁:“嘿……”
    “你呢,有女朋友吗?”
    “没有。”然后立刻补充,“以前也没有。”
    ”不会吧。”
    ”是真的,我要是骗你,我是小狗。”
    黄楚楚忍俊不禁,露出一颗小虎牙。杜云凯有些不好意思。谭路曾说,让一个女人发笑,她就容易爱上你。
    但杜云凯还是忍不住问:“你笑什么?耻笑?”
    黄楚楚认真地看着他:“是的。你真丢脸。”
    杜云凯顿时有点坐不住,他只好挺得更直,让脊柱像一串被拎起来的珠子。
    黄楚楚又问:“那你喜欢过女孩子吗?”
    “喜欢过。大二的时候,喜欢我们班长,她长得特漂亮。”
    “牵过手吗?”
    杜云凯不好意思地嘿嘿笑。
    黄楚楚以为他是不屑,追问:“抱过吗?”
    “我们都没有单独呆过,一共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黄楚楚大笑:“你真窝囊。为什么不去追呢?”
    “喜欢她的人太多了。”
    “呵呵,你实在是老实。”
    “你对我的评价……丢脸、窝囊、老实。就没有点好的?”
    “嗯……还有,有趣。”
    两人一起笑起来,气氛瞬间变得愉悦。
    很快到了广州,黄楚楚提议一起到火车站排队买票。火车站乱哄哄的,到处都是民工,黄楚楚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她似乎有些不喜欢陌生人的目光,低着头走在杜云凯旁边。
    杜云凯本能地靠近她,他的手臂无意擦到她的手臂。这么光滑的皮肤,杜云凯在心里赞叹。不由自主地,又往她身边靠了靠,黄楚楚居然没有反抗,两个人就手臂贴手臂地走进售票厅。有一瞬间,杜云凯很想伸手揽住她,却又不敢。挣扎了半天,终于还是木着身子与她并排走向窗口。
    排队的人不是很多,他顺利地买到了两个小时后到汉口的车票。从广州到威海没有直达车,他们决定在汉口转车。两人拿着票,匆匆进站。他发现黄楚楚拖着行李箱走得很慢,便伸出手去:“我来吧。”黄楚楚倒也不客气,顺手就把拖杆递给了他。
    杜云凯发现这种感觉真好,虽然拖着两个箱子,有点不方便。
    上火车后,黄楚楚坐定,低头看看,票价是168元。她坐下来就从钱包里掏钱给杜云凯。因为火车上挺吵,杜云凯大声说:“到最后再结账吧。”说话的时候,他正在帮她往行李架上举行李。两人看上去是多么般配的一对,所以他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立刻都望向他们,杜云凯顿时莫名地羞愧难当,一转脸看到她和自己一样也红了脸。
    好感在这种腼腆中一点点建立起来。过了一会儿两人肚子都饿了,黄楚楚去接开水泡面,顺便把杜云凯的面也泡好。杜云凯受宠若惊,一边吃一边称赞黄楚楚若是嫁人,定是贤妻良母,并连带着夸奖她本人比相片上还要漂亮。两人捧着方便面盒子哧哧地笑。
    吃完面,杜云凯问她是做什么设计的,黄楚楚说:“平面广告。”
    杜云凯诚实地说:“哦,这个我不太懂,我只知道电视广告很烦人。”
    “呵呵,好的广告创意可是笔不小财富,写在墙上的标语也叫广告,比如红金龙集团的广告是‘思想有多远,我们就能走多远’,写这句话的人,得到了70万元的稿费。”
    杜云凯吓了一跳:“一句话这么值钱?!”
    “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是谭路的口头禅,他还一直佩服谭路连骂人都骂得那么有文化,原来是剽窃的。
    聊了一会儿,有些困。杜云凯昨晚没有睡好,这会儿更是哈欠连天。黄楚楚善解人意地劝他:“睡觉吧。”话一出口,自己先红了脸。
    杜云凯也不禁微微发窘,赶紧爬到自己铺上。
    从广州到威海,要21个小时。有美人在身旁,倒也不觉得疲倦。
    第三天早上5点,威海站到了。
    杜云凯拎着两个人的行李去打车。在的士上,杜云凯诚实地告诉黄楚楚:“我是个超级方向盲,你一定要跟我跟紧点儿啊。”黄楚楚微微一怔,霸道地要过了他的手机,一边摆弄,一边教他:“你看,在这个‘位置服务’里面,摁下‘查找我的位置’,手机会自动发出去一条短信,马上你就会收到回复的短信。”正说着,短信回来了。杜云凯的手机上显示“威海,环翠区,连林岛路”。他不禁叫起来,手机还有这个功能啊!
    杜云凯低着头不停地玩手机,黄楚楚在旁边和他说话,他完全没反应。黄楚楚没好气地告诉他:“不要以为是免费的,一条短信一块钱哩。”杜云凯霎时瞪大眼睛,懊恼不已。
    为了节省开支,两人找了个临海的旅馆。杜云凯在总台前把钥匙交给黄楚楚:“我们的房间是相邻的。”黄楚楚轻轻地“哦”了一声,接过钥匙。杜云凯却在心底盘算,住宿费一个晚上一百多块,真浪费。
    一进房间,杜云凯就打电话给谭路:“我到威海了啊,那女孩挺好的,不像坏人。”
    谭路正在睡觉,气得大骂:“看看表吧,还不到6点,你怎么就没被人拐卖呢!”
    杜云凯狂笑后,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帮黄楚楚拖箱子进房间时,自己的一个小背包忘在她房间里了,于是立刻跳出来。看到她的门虚掩着,杜云凯二话不说闯了进去。黄楚楚正在通电话,杜云凯听到她的最后一句是:“还好,不像是骗子,长得也挺帅。”大约是听到响动,她转过身来,嘴就张成了“O”形,脸又红了。
    杜云凯忍不住大笑,并不说破,拿起自己的背包就往外跑。
    洗了个澡,顿时神清气爽。这个房间真好,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外面的大海。此时正在休渔,所有的渔船像舰队一样停在海边。阳光灿烂,却不炎热,这真是一个舒服的城市。更爽的是,他喜欢这个漂亮的女孩,而她明显也不讨厌他。
    杜云凯躺在床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做了个甜蜜的梦。被黄楚楚的敲门声惊醒时,已是下午。两人一起在宾馆外面的一家小店里吃了海鲜饺子,然后散步到海边。快五点的时候退潮了,很多人去捡小海螺,杜云凯和黄楚楚也去凑热闹,捡了很多小小的贝壳。杜云凯还花五块钱给她买了一个小塑料桶,里面装着一只活着的小海星。
    黄楚楚对海星没什么兴趣,又跑到一边去捡贝壳。杜云凯蹲下来,用手指逗这只漂亮的小海星。当他抬起头时,发现赶海的人们接蹱摩肩,黄楚楚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他急得跳起来,掏出手机正准备给她打电话,杜云凯想了想,还是摁下了“位置服务”中的“查找他人位置”。输入黄楚楚的手机号,收到的回复是“威海,环翠区,科技路”,杜云凯不禁哑然失笑。看来她并没有走远,可是科技路如此大一块儿,自己上哪儿去找她?研究了一下,他发现还有一个“离我最近的人”可以选择。摁下,收到的回复是一个有点熟悉的手机号,对照电话本一看,竟然是黄楚楚的!杜云凯吓了一跳,一回头,黄楚楚抱着一个足有五斤重的海螺,正笑盈盈地看着他:“这么快就会玩儿啦?”
    怎么都觉着关系开始暧昧。他帮她拎包、付账,做她免费的导游,拿她当天真的小女孩,买漂亮的钥匙扣给她。而黄楚楚是那么受用,每隔一会儿就一惊一乍,他则慈爱地看着她。真是搞笑,他不过大她一岁,但是这种感觉好极了。
    晚上,黄楚楚说请杜云凯吃饭,却一下来了许多人。他们都是黄楚楚的大学同学,现在已经在威海安营扎寨,自然要招待她。难怪她会跑到威海来玩,这里是她的大本营啊。
    一行人去海边的酒店吃海鲜,一片人声鼎沸。大家伙儿每两、三个人组成一个小团体,各自聊得热火朝天,杜云凯只觉得耳朵里嗡嗡蝇蝇一片,仔细辨听,发现他们大都是在谈论各自的现状。
    离杜云凯最近的一撮人尤其亢奋:“刘洋,我早跟你说了,不要考公务员,你看你现在,一个月千把块钱,还搞什么搞?”
    另一个人不屑:“你不就是在外企嘛,有什么了不起。帮日本佬赚中国的钱,我才鄙视你。”
    “好歹我现在的收入是你的两倍。”
    “你牛不了几年的!我告诉你,我考公务员是我爸妈让的,再过个一二十年,等我做了局长,看我,哼哼,那叫一个气派!车子比你的好,房子比你的大!”
    “你做局长?你可别把我笑死了。”
    鄙视了刘洋一番,另一个男孩端着杯子开始到处敬酒。很快敬到杜云凯跟前,他没话找话地问:“这个小帅哥,你是珠海人吗?”
    杜云凯拘谨地摇头:“不……我在珠海上班。”
    “干嘛的?”
    “服装公司。”
    “珠海不是也有海吗,你到威海来干嘛?”
    “我……”
    立刻有人起哄:“哈哈,被我们邵美女施了摄魂术,来当免费保镖的吧?”
    “少美女?”
    黄楚楚立刻抬头解释:“我上大学时的绰号,就是‘美少女’的意思。”
    杜云凯恍然大悟,一群人则笑翻了天。杜云凯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又不明白是哪里不妥。他的疑惑很快被人打断。
    “这小哥儿挺老实啊!‘美少女’,你有没有想着发展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