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欲望之舟[平装]
  • 共1个商家     19.60元~19.60
  • 作者:李良(作者)
  • 出版社:长江文艺出版社;第1版(2006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543315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本书描写私营企业家在经济转型期充满希望而又矛盾重重的复杂心理。林若诚大学毕业后在国有企业因“想法”太多无端受到打击和排挤,英雄无用武之地,一气之下辞职下海,他要通过努力证明自己的远见和正确,抱着这样的“野心”,经过千辛万苦,终于在商界取得了辉煌成就。由于家乡情结,又归来创业。原单位经营不善,许多人才转而投奔他,在有人别有用心煽动下,成为当地税收第一大户的他,因不肯“赞助”政府工程而被市长刘沉误解,因不肯与靠行贿拉关系“捞钱”暴富的唐西平同流合污而被陷害,因下岗工人误认其挖墙角导致国有企业陷入困境而被仇视……

    媒体推荐

    书评
    一部洞悉为人、为官、为商之道的政治经济小说。

    作者简介

      李良,1963年出生,河南郑州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委宣传部首批签约作家。
      1988年开始发表作品,有小说、报告文学、电视剧、散文、论文二百余万字。主要作品有:小说集《风景线》、长篇小说《欲望之门》、中篇小说《“臭弹事件”始末》、短篇小说《运气》等。
      先后获得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昆仑文学奖、河南省优秀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等多种奖项,部分作品入选《新时期军事文学精品选》等选本并被改编成影视剧。

    文摘

    书摘
    临河市的老百姓,在事后传播、演义、分析这段纠葛时,都要用不容置
    疑的口吻先说出“事出有因”四个字。说这话时,表情往往是严肃和略不耐
    烦兼而有之。严肃彰显的是深邃,略不耐烦除了强化前面的感情色彩外,更
    给人一种见多识广的智者感觉。这种表情,使得所有初次到临河的人,都不
    能不肃然起敬,感叹这块土地历史的久远和厚重,不愧曾经是“大地方”,
    人的素质就是不一样。不说别的,光地气就在那儿摆着呢。
    “事”指的是前不久在省城那场同学聚会。毕业后分到国家环保总局的
    同学钱明军,以副司长身份到南方考察,回来时路过北方省,大约是刚提起
    来心情不错,临时决定停留一天,和老同学们聚聚。瑞雪公司董事长林若诚
    和临河市长刘沉,加上刘沉的妻子市教育局长沈娜,四个人特别投缘,打得
    火热,被同学们戏称为北方大学的“四人帮”。钱明军有如此大的兴致,也
    多半是冲这三个人。因为是棋友,在校时臭味相投,或者是觉得他有这个号
    召力,电话是打给林若诚的。林若诚打电话到省城的友谊饭店订好台后,第
    一个通知的就是刘沉。
    刘沉半天没有说话,接下来口味淡淡地说:“明军这小子,也提司长了
    。”
    也是玩笑话,林若诚紧跟着接了一句:“怎么,兴你当市长,就不兴人
    家当司长?”
    没想到,刘沉会这个态度。
    “好吧,到时我尽量赶过去。”
    既没有多问一句钱明军的情况,也没有解释一句万一赶不过去的原因,
    更没有再等林若诚开口,就径自把电话给挂上了。
    至此,林若诚也咂出点味儿来了,敢情刘沉是怪钱明军没有先通知他这
    个市长。刘沉是习惯了,以前其他同学类似情况,都是第一时间电话打给刘
    沉,刘沉再通知他出面安排。刘沉请客,林若诚埋单,习惯成自然。都是同
    学,林若诚以前还真没有朝这上面去想过,本来就是同学情谊,再说,以他
    现有的经济实力,又哪里会将几桌饭放在心里。但见刘沉认了真,心里也就
    有点不舒服,再说,又不是他让钱明军这么做的。当下就想,把规格要抬得
    比以往任何一次类似活动都要更高一些,随即退掉了友谊饭店,改派自己的
    副总赵小冬专程去省城刚开张不久的外资五星级饭店———天龙大酒店,按
    最高标准重新安排。做完这件事,他拨通了沈娜的手机。
    沈娜非常爽快地说:“行。这个明军,一张油嘴,几年没见了,怪想的
    。”
    林若诚想沈娜要问一声刘沉的,没想到,沈娜提都没提。
    “到时你来接我,咱们一起走。”
    老同学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话,时间很快在问候和玩笑声中滑了过去
    。虽然除钱明军外,大家同在北方,毕竟各忙各的,也不是随时都能见面的
    ,酒足饭饱之后,三三两两地凑成一团,开始聊起更体己一些的话题,也有
    的到处走走转转,惊叹于酒店的金碧辉煌和林若诚的出手大方。餐桌上,只
    剩下了钱明军、沈娜和林若诚三个人。
    林若诚端起酒杯,不用开口,钱明军和沈娜也都跟着默契地端起杯子。
    当然,沈娜杯子里是橙汁。林若诚和钱明军一饮而尽,沈娜轻抿一口之后,
    默默给两个人斟上。
    钱明军“毛病”又犯了,说:“多温馨的场面,跟回到了大学时代一样
    。”
    林若诚看了身边的沈娜一眼,说:“明军,你喝醉了。”
    钱明军伸手一拍桌子:“喝醉?如果醉了,就该骂你是浑蛋了。”
    “我招你了?”林若诚目光痛苦地闪烁了一下,旋即黯淡下来,掩饰地
    拿起筷子去夹菜。
    钱明军夺过筷子,“啪”地一下放到桌上。
    “你别跟我装蒜!你跟我感叹过多少次,今生,有沈娜斟酒,夫复何求
    ?怎么走着走着,你把我们的沈娜给走丢了,不是混蛋是什么?”
    有几个同学在笑望着这里,林若成知道现在不是单纯的校园时代,话会
    越传越多,不能扯远了,勉强笑着说:“沈娜是我们的校花,谁心里没拨过
    小算盘?但得说人家有眼光,现在是市长夫人,不比选我们哪个强。”
    那几个同学知道他们在开玩笑斗嘴,把脸扭过去继续自己的话题。
    沈娜默默地给自己斟上一杯白酒,端了起来。
    “来,咱们三个,碰这最后一杯。”
    “沈娜,你什么时候学会喝白酒了?”钱明军备感荣幸的样子。
    “今天晚上。”沈娜一口喝了进去,旋即轻声咳嗽起来。
    这时,赵小冬走过来。
    “林总,合影都准备好了,就在一楼大厅。”
    林若诚望了沈娜一眼,站起来,大声招呼:“走,大家一块合个影,日
    后好拿着这上北京,赖钱明军的饭去。”
    大家嚷嚷着下去站好,摄影师就要摁下快门时,刘沉和秘书韩辉匆匆走
    了进来,边道歉边挨个和大家点头握手。
    钱明军:“刘沉,等一会儿再接见大家,不然摄影师该等急了。”
    刘沉一边答应着,一边眼睛的余光朝中间的位置瞄,有两个来自临河的
    同学看出了意思,想让出来。
    沈娜:“都别动,同学聚会,用不着这么俗气。”
    刘沉只好走到边上,照片洗出来,脸上的笑容僵僵的,一看就是强挤出
    来的。P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