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蒸汽屋[平装]
  • 共3个商家     14.30元~16.40
  • 作者:儒尔·凡尔纳(Verne.J.)(作者),孙婷婷(译者)
  • 出版社:凤凰出版传媒集团,译林出版社;第1版(200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470771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蒸汽屋》情节曲折离奇。科幻成分很多,又大量介绍了印度风光,值得一读。不过,作者限于时代,种族歧视的思想贯穿《蒸汽屋》,读者当自有判别。

    作者简介

    儒尔·凡尔纳,(1828-1905),法国科幻小学家。他最初学法律,1863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气球上的五星期》,获得巨大成功,从此一发不可收。他一生共出版了六十六部长篇小说,其中包括代表作:三部曲《格兰特船长的女儿》、《海底两万里》和《神秘岛》。他的小说可分两大类:一类在未知的世界中漫游,另一类在已知的世界中漫游。他的作品景色壮观、情节惊险、构思巧录、引人入胜。他被公认为现代科幻小说之父。

    目录

    第一部
    第一章 一颗悬赏的人头
    第二章 莫罗上校
    第三章 印度兵暴动
    第四章 在埃罗拉的石窟深处
    第五章 钢铁巨兽
    第六章 旅行初期
    第七章 珀尔古的朝圣者
    第八章 贝纳勒斯游记
    第九章 安拉阿巴德
    第十章 伤心的旅程
    第十一章 季风变了方向
    第十二章 三重火
    第十三章 奥德上尉的功勋
    第十四章 一个对三个
    第十五章 堂蒂小村
    第十六章 “漂泊的火焰”

    第二部
    第一章 我们的“避暑疗养站”
    第二章 马西亚·凡·吉特
    第三章 围棚村
    第四章 塔里阿尼的一个“王后”
    第五章 夜袭
    第六章 马西亚·凡·吉特的告别
    第七章 路经白图瓦
    第八章 奥德与邦克斯争辩
    第九章 一百比一
    第十章 普蒂里亚湖
    第十一章 仇人相见
    第十二章 身处炮口
    第十三章 钢铁巨兽爆炸
    第十四章 奥德上尉的第五十只猛虎

    文摘

    第十二章 三重火
    印度和巴西的某些地区一样,——比如里约热内卢,——是地球上遭受暴风雨袭击最多的地方。在法国、英国和德国这些欧洲国家,一年中有闪电雷鸣的时间不过二十天,而在印度半岛上,这个数字要超过五十。
    大致的气象状况就是这样。而在6月4日这天,根据已出现的各种情形,我们肯定会遇上一场异常猛烈的暴风雨。
    一回到蒸汽屋,我立即看了看气压计。水银柱已经骤然降低了两寸,——从二十九寸降到二十七寸。(大约为七百三十毫米)
    我让莫罗上校也注意到了这个变化。
    “我真为还待在外面的奥德上尉和他的伙伴们担忧。”他答道,“暴风雨说来就来,天色已晚,林子里越来越黑。而且打猎的人总是不知不觉地越走越远。他们怎么能在一片漆黑之中找到回营地的路呢?”
    “这些疯子!”邦克斯说道,“他们根本就不明白道理!显而易见,他们当时就不该离开!”
    “或许是这样,邦克斯,但既然他们已经出去了,”莫罗上校答道,“就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让他们能够回来。”
    “难道没有什么信号可以标明我们所在的位置吗?”我问工程师。
    “有,”邦克斯回答,“我们可以点亮车头的电灯,它发出的强光在很远的地方都能被看见。我这就去接通电源。”
    “邦克斯,这主意妙极啦。”
    “您觉得我是不是该出动找找奥德上尉?”中士问道。
    “不用,我的雷尔,”莫罗上校答道,“你不但找不着他,反而自己也会迷路。”
    邦克斯开始点车灯了。蓄电池被派上了用场,电源接通,钢铁巨兽的两只眼睛很快就像车头灯一样放射出两道强烈的光束,穿过黑暗的榕树林。在这样漆黑的夜晚,这两束电光肯定能照到很远的地方,指引我们的猎人重新回到营地。
    这时突然刮起一阵猛烈的飓风。它掀倒了榕树的树梢,被吹弯的树枝低低地垂向地面,在一根根的榕树柱子之间呼啸而过的风就像穿梭在管风琴木壳里那些宏亮的音管之间一样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飓风来势迅猛。
    被风刮落的枯枝和树叶像暴雨般一泻而下,铺满了路面。它们落到蒸汽屋的屋顶时发出哀怨的声音,然后又继续滑落在地。
    我们不得不躲进客厅,关上所有的窗户,不过雨仍未降下来。
    “这是一种‘托方’现象。”邦克斯说。
    印度人管这种来势凶猛而且急遽的飓风叫“托方”,它给山区带来的灾难尤其严重,所以当地人对飓风总是畏惧三分。
    “斯托尔!”邦克斯对机械师喊道,“你把转塔上的窗户都关好了吗?”
    “关好了,邦克斯先生,”机械师回答,“您放心吧。”
    “卡鲁特在哪儿?”
    “他刚在煤水车里给水箱加水。”
    “明天,我们只消捡捡地上的木柴就可以了!这风倒是个好伐木工,帮我们干了不少活!斯托尔,保持蒸汽炉里的气压,然后回去休息吧。”工程师说道。 “好的,我这就去。先生。”
    “水箱装满了吗,卡鲁特?”邦克斯问道。
    “对,邦克斯先生,”司炉工回答,“储水箱现在已经装满了。”
    “太好了!回去吧!回去吧!”
    机械师和司炉工很快便回到了第二节车厢。
    这时,天边不断地有闪电出现,带电的乌云相互撞击,发出沉闷的轰隆隆的响声。飓风并没有使空气变得凉爽,而是像刚从炉口出来一样炙热得发烫。
    爱德华·莫罗先生、马克·雷尔、邦克斯和我又从客厅走回阳台。抬头望去,那茂密的榕树枝叶显现在天空中的轮廓仿佛是用精细的黑色花边镶嵌的图案。每当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几分钟后便能听到轰隆的雷声。前一阵的雷声余音未绝,新的一片回响又不绝于耳。于是这种深沉的低音连绵不断,从中又不时冒出生硬的爆炸声,吕克莱斯曾形象地把它比作撕纸片时听到的尖锐刺耳的声音。
    “怎么暴风雨还没把他们带回来呢?”莫罗上校问。
    “或许是因为,”中士回答,“奥德上尉和他的伙伴们已经在树林里找到了避雨的地方,比如在树洞或岩洞里,明天早上才回来!不管怎样,我们会一直在这里等他们!”
    邦克斯却不无担忧地摇了摇头。看来,他并不同意马克·雷尔的说法。
    这时,——近至晚上九点,——下起了倾盆大雨。雨中还夹带着大块的冰雹,劈哩啪啦地砸在蒸汽屋的屋顶上,像在敲鼓一样。此刻即使是没有雷声,我们也听不见对方在说什么。被冰雹打落的榕树叶漫天地飞舞着。
    在这震耳欲聋的一片嘈杂声中,我们几乎成了聋子,只能看见邦克斯举起手臂,示意我们看那些撞在钢铁巨兽铁皮上的冰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