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永恒的星辰: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画传(套装上下册)[平装]
  • 共3个商家     30.80元~70.40
  • 作者:刘澍(作者),江平(编者)
  • 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第1版(2009年5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234981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永恒的星辰: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画传》由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

    作者简介

    刘澍,1968年出生于西安,现从事电影专业研究工作。已出版过《往事述说——银幕内外的著名电影艺术家》《艺海情侣百年婚恋》《中国电影幕后往事》《银海艺影一庞学勤、杨洗伉俪画传》《未将往事付云烟:留存在电影胶片上的漂亮女人》 《孤独的寒星:上官云珠》《时光倒流:舒适凤凰的激情人生》《宠爱光阴:朱虹电影史上的纯粹角色》《老电影往事》《老电影梦寻》《珍藏——上海滩老电影明星私家像册》《“长城大公主”的锦绣人生:绝代佳人夏梦》《从未失去,也不曾拥有:秦文的星光点点》《不曾失落的HoY-:金迪的逝水流年》《“小老大”的昨夜今宵:梁波罗艺海之旅》《寂寞芳踪——周璇的私家相册》《张爱玲的光影空间》《“龟影皇后”胡蝶画传》《银色双星:金焰与秦怡画传》《去日留痕——红色影星的暮年岁月》《四季美人——秦怡:海伦的述说》《风华绝代——王丹风画传》等图书。

    目录

    开卷导读
    相关链接
    流光溢彩的新中国“22大电影明星”
    上海电影制片厂
    赵丹:巨星孤影璀璨影帝
    白杨:冰清玉洁灿烂影后
    张瑞芳:寒夜一枝梅
    上官云珠:上海生死劫
    秦怡:美丽与哀愁
    王丹凤:风华绝代世无双
    孙道临:儒雅小生的“道到清临”
    祝希娟:新中国影坛上
    第一位“百花影后”
    北京电影制片厂
    崔嵬:慨然倾情唱大风
    谢添:喜剧笑匠的艺术大师
    张平:持重是山雄韬是海
    陈强:反派明星一绝
    于蓝:苦乐无边读人生
    于洋:激情摇大船
    谢芳:好事尽在不意中
    长春电影制片厂
    李亚林:一个为电影而生而死的电影人
    张圆:并不显山露水的“昨夜星辰”
    庞学勤:青春在战火中闪光
    金迪:不羡桃李自芳菲
    八一电影制片厂
    田华:犹有花枝俏
    王心刚:钟爱电影艺术的“英俊小生”
    王晓棠:三九严寒育芬芳

    序言

    如果你喜欢老电影,那么你一定会对这本书的内容大感兴趣,爱不释手;如果你喜欢老影星,那么你也一定会对他们充满真挚的感情,渴望更详尽地了解这些令人尊敬的著名演员的演艺生涯和家庭生活。
    打开这本集史料性、故事性、文学性于一体的图书,热爱电影的广大观众和读者朋友们,对这些明星和著名演员,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肯定会有一种从心底泛起来的自然的亲切。30岁以上的读者对他们都非常熟悉,30岁以下的读者对他们备感惊奇。因为,这里的每一个明星和著名演员,都有他们自己的一段鲜为人知的幕后故事;在他们璀璨的星光背后,还有让你意想不到的辛酸与悲苦。有相当一部分明星和著名演员的个人情感、私人秘密,都尘封了半个世纪之久,而在这本全国唯一的电影怀旧故事书中,首次披露……
    这些演员,我们熟悉;这些电影,我们看过;
    岁月流金,往事蹉跎;
    让我们透过银幕内外的故事,来共同体验那如梦如幻也如歌的逝去年华,那影人影事戏剧性真实人生跌宕起伏的曲折而特殊经历,还有那悲欢离合、常人难以理喻的人生遭际……
    银幕上下,一个个鲜活亮丽的人物形象,让中老年读者一见如故;
    星光背后.一段段荡气回肠的悲情故事,让年弩新生代惊诧不已。
    岁月流逝的是旧痕,脑海铭记的是永恒。经典电影、著名影星的影响力、感召力,一辈子、一代代,生生不息、永世不忘,那曾经熟悉的面容,那曾经熟悉的情节,还有那曾经储存在记忆深处的电影故事,在不同年龄层的人们心头,演绎出不同的华彩和凄厉、哀愁和美丽……
    送来的却道有情,送给的无须留意。
    寄托着多感的情愫,夹杂着另一种思绪。
    默默地我不会忘记,轻轻地你也在追忆。
    你是否和我一样曾有过苦涩,也有过欣喜。

    文摘

    插图:


    上海电影制片厂
    赵丹:巨星孤影璀璨影帝
    《武训传》由“捧”到“批”
    又下雨了,这雨一下起来,就停不下来。上海五六月份的梅雨季节,阴暗潮湿,淫雨霏霏,无形中给人的心头,增添了一种随季节变化而心绪低落的感觉。赵丹的心情更是如此。
    自从1951年5月16日《人民日报》率先开始批判电影《武训传》以来,全国的许多新闻报刊和媒体群起响应,大批特批这部在前不久还受到外界一致好评的影片。一会儿风和日丽,阳光灿烂,一会儿乌云满天,暴风骤雨,这对于主演这部影片的赵丹来说,自然有一种莫大的讽刺和难以排遣的苦闷。一个多月来,原来热情颂扬和肯定这部影片的新闻报刊,还有许多的知名人士,又都一个个突然变换了面孔,所用言辞之激烈,大有把《武训传》批驳得体无完肤、一无是处之势。可是,作为这部影片的编导孙瑜和主演赵丹来说,却一点也理不出来头绪,他们纷乱的心里始终不明白,这部影片到底错在了哪里?
    《武训传》自1949年开拍到1950年结束,跨越了改朝换代的新旧两个社会。影片讲述的是清朝末年山东堂邑县的一个农民乞丐武训,通过做苦工,沿街乞讨,到处要饭,忍辱负重几十年,终于举办一所“义学”,让许多穷人家的孩子能够免费读上书,从而深受民众的爱戴。编导的主要用意是通过武训这一个真实的人物,来宣传一种精神,那就是普及文化教育,增强国民素质,摆脱封建愚昧,提高文化知识。影片在结尾处还特意加上了由黄宗英扮演的老师来进行主题诠释的光明说教:“只有在劳动人民真正翻身以后,人民才有可能改善生活,才可能有学习文化的机会。”当然,影片在热情赞扬武训这种义务办学、普及文化教育精神的同时,也批判了他不切实际的改良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的思想作风,从而采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真实地再现了武训这一小人物真实的一生。
    自1951年元旦开始起,这部耗时近两年的大制作,开始在上海进行隆重首映。上海许多首轮电影院还做出了有五六层楼高的巨幅海报,上面画着由赵丹扮演武训的人物肖像,北京、天津等直辖市和作为武训故乡的山东省,几乎是与此同时公映了这部影片。《武训传》立刻在全国引起了强烈而巨大的反响,特别是深受师范学校的学生和教师们的一致好评,全国各文化界、教育界以及各大报刊杂志,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用通栏的大标题、整版的文字,极尽赞美之能事。据不完全统计,歌颂这部影片的文章多达六十余篇。作为全国最有影响和号召力的《大众电影》,也根据群众的一致意见,将这部影片评选为自建国以来的当年十部优秀国产影片之一。
    此情此景,对赵丹来说,当然是喜不自禁。近两年来,自己与“武训”融为一体的心血,毕竟没有白费。可是,赵丹在鲜花和掌声中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5月20日《人民日报》一整版的社论文章《应当重视电影(武训传)的讨论》,令风云突变。国家党报率先明确自己的观点,一呼百应,与之配合的大量批判文章便铺天而来。赵丹的心里乱成了一锅粥,激烈的思想在他的心中反复斗争着,是直抒胸臆,还是保持沉默?随之,赵丹终于听说公开点名批判《武训传》的社论,是毛泽东主席亲自撰写的。他似乎一下子理清了繁杂的心绪,既然是伟大领袖点名批判,那这部影片肯定县错了。
    全国紧锣密鼓批判《武训传》的“文字运动”仍在继续着,由赵丹在1951年与蒋天流、吴茵一起主演、郑君里编导的影片《我们夫妇之间》,又被冠上“诬蔑党的政策,丑化工农干部”的罪名,再次遭到严厉的批判。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赵丹的心里不但充满着一种难言的痛苦,也充满着另外一种莫名的恐惧。
    识时务者为俊杰,胆战心惊的赵丹再次拿起了《人民日报》的社论文章,小心翼翼、逐字逐句地反复仔细阅读起来:
    《武训传》所提出问题带有根本的性质。像武训那样的人,处在清朝末年中国人民反对外国侵略者和反对国内的反动封建统治者的伟大斗争的时代,根本不去触动封建经济基础以及上层建筑的一根毫毛,反而狂热地宣传封建文化,并为了取得自己所没有的宣传封建文化的地位,就对反动的封建统治者竭尽奴颜婢膝的能事,这种丑恶的行为,难道是我们应当歌颂的吗?向着人民群众歌颂这种丑恶的行为,甚至打出‘为人民服务’的革命旗号来歌颂,甚至用革命的农民斗争的失败作为反衬来歌颂,这难道是我们所能容忍的吗?承认或者容忍这种歌颂,就是承认或者容忍污蔑农民革命斗争,污蔑中国历史,污蔑中国民族的反动宣传为正当的宣传。资产阶级的反动思想侵入了战斗的共产党。
    赵丹看到这里,禁不住周身打了一个寒战。窗外的雨,把窗户上本来可以清楚看见外面景观的玻璃,给冲刷得模糊不清,什么也看不见了。
    批判继续深入,斗争没有结束。江青亲自率领调查组,以李进的笔名连续发表了长篇文章《武训历史调查记》,激烈的言辞更为彻底批倒批臭这部影片推波助澜,火上浇油。
    《武训传》以后,赵丹自然是被晾在了一边,两年多无戏可拍。好在赵丹是一个著名的演员,上级让他参加抗美援朝慰问团,前往朝鲜的前沿阵地,体验生活,为志愿军演出,目的是想让他接受教育、感受现实、净化心灵、重新做人。经过几个月的前线生活,赵丹在回国以后,便积极主动地向组织表态:“我要根据毛主席所说的拿起文艺武器,去团结人民,教育人民,打击敌人。”话说得确实很大,但也的确是赵丹此时此刻的真心流露。
    1954年,文化艺术界隆重纪念“四大文化名人”活动刚刚开展,早已在抗战时期的重庆排演过的郭沫若的大型话剧《屈原》,又被适时推出,为这次纪念活动而隆重演出。与赵丹有几十年交往的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长金山,恳请他前来主演自己以前扮演的屈原,他自己则亲自出任导演。舞台上,赵丹的高洁飘逸、忧国忧民的屈大夫,使这台已经在众多人们心目中印象很深的著名话剧,又有了一层更新的含义。
    赵丹扮演的这个屈原形象,是一个值得赞扬的人物,这与他在银幕上潜心塑造的——被新生政权所不能容忍而遭到否定的武训,形成了两种根本的对立。由此,赵丹得到了这样一种结论,他发自内心地对自己的爱女赵青说道:“一部《武训传》,使我感到,这社会主义时期的文学艺术确实难搞,一方面要求高,另一方面还要紧跟形势。《武训传》的挨批,使我悟出了几个道道儿:一是文艺是整个革命事业的一个组成部分,艺术必须为政治服务,艺术本身没有其他职能,艺术就等同于政治;二是文艺只能歌颂正面人物、英雄人物,最好是无产阶级的英雄人物,其他人物只能作为陪衬或者受到批判;三是各种思想都会打上了阶级的烙印,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有阶级的内容,所以一切人物的内部素质与外部形态,都只能是严格分明地进行表演,决不能混淆阶级的界限。比如说这个屈原就是无产阶级的化身,是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代表,是进步力量的代表。”
    赵丹一改“行头”,重整旗鼓,精心导演了一部歌颂新中国少年儿童幸福、健康成长的儿童故事片——《为孩子们祝福》,通过新旧社会一个儿童的不同遭遇,来热情赞颂新中国的伟大。赵丹特意邀请主演过三毛的王龙基担任主演,黄宗英扮演老师,可是,这部影片并没有取得成功,它同赵丹第一次导演的《衣锦荣归》一样,落了个默默无闻的结局。
    《鲁迅传》的夭亡
    1955~1959年,赵丹似乎又重新寻找到了失去的世界。五年间,他相继主演了《为了和平》《李时珍》《海魂》《林则徐》和《聂耳》等影片,又导演了反映炼钢厂工人生活的当代题材故事片《常青树》,平均一年一部戏,让同行自叹不如。特别是《李时珍》和《林则徐》可以说成了他的代表作。
    在1961年,赵丹更加兴奋地等待着一个令他彻夜不眠、激动万分时刻的到来,那就是上影厂筹备多年的《鲁迅传》,经过国务院文化部、上海电影局批准,即将开拍,并决定由赵丹主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