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10位改革先锋的弄潮之旅[平装]
  • 共1个商家     17.00元~17.00
  • 作者:刘世英(编者)
  • 出版社:中国铁道出版社;第1版(2009年1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1131059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10位改革先锋的弄潮之旅》:改革者的魄力和智慧从何而来,他们是敢为人先的时代先锋,时代造就了他们,而他们则深刻地影响了时代。
    “改革先锋”袁庚是怎样在蛇口这一弹丸之地上书写南粤传奇的?
    “先驱诸侯”任仲夷智勇双全,儆口何让广东成为了神州大地关注的焦点?
    杜润生是怎样走出中国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一步?
    十年入世路,龙永图有哪些不为人知的艰辛?
    “皇甫平”与“周瑞金”,谁是真正的改革辩护士?
    尚福林到底是不是资本市场的守护者?
    除了倡导恢复高考,温元凯还留下了什么?
    步鑫生是怎样一步一步成为全国改革的第—偶像的?
    行伍出身的周冠五,缘何掀起了国企改革的大潮?
    “新人口论”从批判到平反,马寅初的人生经历了怎样的曲折与精彩?

    作者简介

    刘世英,广天响石企划机构董事长。财经畅销图书出版策划人,财经传记作家。北京大学国际MBA。曾任中央电视台热播节目《赢在中国》推广策划顾问,亚洲资本论坛副秘书长,长期致力于财经人物和企业案例研究,采访过包括阿里巴巴、分众传媒、IDGVC、尚德电力、汇源、伊利、蒙牛、皇明太阳能、华西集团等数十家国内外著名企业和企业的领导人,著有《分众的蓝海》《马云创业思维》《谁认识马云》《汇源内幕》《赢在华西》等,其中《谁认识马云》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出版。

    目录

    总序(一)
    总序(二)
    前言
    第一章 叱咤蛇口,书写传奇——“改革先锋”袁庚
    招商局第29代掌门人
    冲破姓“社”姓“资”,创办“蛇口试管”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
    民主改革先锋

    第二章 执政南粤,敢为人先——先驱“诸侯”任仲夷
    先锋纠“左”,力斗“两个凡是”
    刚直不阿,重还烈士清白
    主政南粤,荆棘中木棉花开
    智勇双全,粤地风起动神州

    第三章 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
    农村改革的“幕后推手”
    杜润生与五个“中央一号文件”的起草

    第四章 世贸叩关人——龙永图
    十年磨一剑,艰辛“入世”程
    为“入世”正名
    “论道”龙永图

    第五章 改革辩护士——周瑞金
    春江水暖,“皇甫平”应运而生
    唇枪舌剑,上海滩论战风起云涌
    大音希声,南巡春风又绿黄浦岸
    宝刀未老,皇甫平再论改革……
    与时俱进,皇甫平怀抱赤子之心

    第六章 股改操盘手——尚福林
    “无为而治”的第五任证监会主席
    股权改置,三年一“箭”露锋芒
    股改风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救火队长”,轻舟已过万重山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第七章 倡导恢复高考。摇旗改革开放——多面手温元凯
    大学助教被点将,谏言邓小平恢复高考
    狂热的改革传道士
    从生物学到金融:不可思议的转型
    一个理想主义者到底能走多远

    第八章 改革第一偶像的沉浮——步鑫生
    胡耀邦批示的内参
    不被理解的改革
    小工厂的“大神像
    偶像的倒掉
    不以成败论英雄

    第九章 国企改革先驱——周冠五
    军人出身的企业改革明星
    首钢的“乔厂长
    承包制和利润包干
    峡谷行走
    大兼并和周冠五的下台

    第十章 单枪匹马。不屈不忍——至死不渝马寅初
    教育救国,敢怒敢言
    倾情共和国,勇提“新人口论
    坚守真理,决不妥协
    特立独行,百岁风骨
    参考文献

    序言

    回望建国60年浩荡长河,“1978年”无疑是一个注定要载入中华文明历史画卷的神奇年份。这一年,文革余波尚未散尽,但人民渴望思想解放的呼声早已不再沉寂;这一年,历经浩劫的华夏大地积贫积弱,但全民族谋求富强文明的迫切心愿早已呼之欲出。
    当时代的车轮碾过沉重的车辙,历史必将开启崭新的一页。邓小平力主思想解放,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上拉开了改革开放的历史帷幕,新时代的号角就此吹响。从此,中国的命运发生了根本性转变,世界用时间与耐心验证了这一事实。
    1949~2009,60年光阴荏苒,60栽斗转星移,60年今昔对比。站在今天的中国人乐于悉心回望,因为60年的变迁用财富和文明教育了每一个人:唯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60年很长,以至于当我们再用今天的目光去打量过往的故事时,时情时景是那么的不可思议;60年很短,以至于我们没来得及停下来思考,顺便歇一口气,就得继续马不停蹄。回顾既往,我们成就斐然、引以自豪、欢欣鼓舞;面对前路,我们豪情万丈充满信心。
    60年之于人生,已是花甲之年;60年之于国家,则是积淀崛起之实力,固本强基、继往开来、谋求更强的黄金机遇期。60年风云变幻,60年激荡浮沉,多少人登上时代大舞台,又有多少事烟消云也散。传奇人物前赴后继,不断变幻,但万变之中有不变:改革。
    改革是发展的根本动力。当中国这艘巨轮显得老旧之时,改革的春风及时吹拂,不时为她注入续航的强大动力,一天天乘风破浪,旧貌换新颜。而芸芸众生,有人踏改革之先,振臂高呼,摇旗呐喊;有人对改革持温和怀疑,谨小慎微,不贸然激进。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当历史的区间拉长,我们能有幸历数当年的风流人物,以求梳理时代变革大环境下的个人命运,并品评他们作为改革尖兵而对国家前途命运所做出的历史功绩。

    文摘

    “古人说,一寸光阴一寸金。香港人呢,在激烈的竞争环境里,真正把时间当作了金钱。我给大家讲一讲我亲身经历的故事,也是我的香港第一课。”在后来的很多场合,袁庚都爱把这几句话作为自己讲演的开场白,这第一课,真真切切地震撼了初到香港的内地人袁庚。
    在袁庚南下之前,其实他本来已打算就此退隐,颐养天年。
    1978年,距袁庚出狱已经5年了。之前,因为康生等人的诬陷,袁庚于1968年被投入监牢,并被拘禁长达5年半之久。出狱后的袁庚在平稳工作了几年之后便已年逾花甲,不禁开始谋划起自己的退休生活。恰在这时,他接到了交通部的任命:出任我驻香港招商局副董事长。袁庚本来就是有心做一番事的人,在工作上颇有“拼命三郎”的作风,敢说敢干。此时他看着一纸任命,不禁怦然心动,思绪穿越一千多公里,飘到南国,但为稳妥起见,袁庚还是决定先去香港进行一次实地考察,寻找机会大干一场!
    招商局由李鸿章创办,是中国近代自办的第一家民用航运企业,也是洋务运动由自强到求富转变的标志之一。自创立以来,历经风雨却始终屹立不倒。“文化大革命”浩劫,因为远离政治中心,招商局并未被政治运动严重拖累,但苦于政策掣肘,也仅仅是支撑局面,工作始终没有多大起色。交通部决定派袁庚去,正是为了让他打开这里的工作局面。
    袁庚乘坐飞机抵达香港,一下飞机就大吃一惊:自己在20世纪50年代曾来过香港,当时还是破破烂烂,而现在却一扫颓势,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在下榻的旅馆,袁庚晚上常常会收看香港新闻,每每从电视里看到偷渡过来的大陆客被戴上手铐遣返内地,心里就不是滋味。
    经过两个多月的调研,除了对招商局基本情况做到了心中有数外,袁庚还四处奔走,广泛接触了香港的社会现实。再加上早年情报工作培养的职业素养,袁庚搜集了多种报刊,也不怕是不是所谓的“资本主义毒草还是帝国主义宣传”,一股脑儿的都看了再说。这时候他开阔的视野和清晰的头脑让他受益匪浅,在比较、鉴别的过程中他意识到“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是社会主义就是资本主义”“不是革命就是反动”的理论太过于绝对化,是不符合实事求是原则的,资本主义在长期的发展中积累了很多优秀的东西,对社会主义来说也是有益的,是可以被借鉴的。
    袁庚顺利完成调研,飞回北京向当时的交通部部长叶飞汇报。
    1978年的中国正处在大变革的前夕,一场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在全国媒体上迅速传播,而随着辩论的不断推进,“实事求是派”的观点日益赢得上风,“凡是派”的观点逐渐没有了市场。从中央到地方,从沿海到内陆,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逐渐在中国人心中占据主流,改革开放的春风就要吹遍全国大地。
    这样的大环境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交通部,部里从领导到职工都有跃跃欲试、只争朝夕的劲头,主要领导在听了袁庚的调研报告后,决定让招商局“放手大干”,同意“放权”, “授予招商局就地独立处理问题的机动权”,并让袁庚以交通部党组的名义执笔起草一份请示,于1978年10月9日上报给中共中央、国务院。在这份字字务实、句句恳切的请示里,袁庚系统而全面地阐述了自己关于如何重振招商局的建议,提出“立足港澳,背靠国内,面向海外,多种经营,买卖结合,工商结合”的发展方针,和争取5~8年内将招商局发展成为能控制香港航运业的综合性大企业的目标,并着重请求中央放权,以扩大招商局的机动性。
    三天后,也就是10月12日,这份请示获得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批准。当月招商局董事会即着手改组,袁庚以副董事长的身份来香港主持工作。
    袁庚赶赴香港之后,新官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就是召开党委会,传达交通部党组的请示和中央的批示,研究贯彻落实办法,以此来调动招商局干部和职工的积极性。会上,袁庚激情洋溢地说:“今天,我们招商局为什么要改革一些东西?是因为受香港的影响。香港的发展如此之快,国内有充足的土地和人力资源,为什么别人能干我们不能干呢?”他说,“现在中央批准了招商局的请示,吹起了改革之风,我们为什么不乘着东风好好做一些有益的事情呢?”
    拖沓官僚不是袁庚的作风,说干就干。当天中午,袁庚就来到招商局办公室副主任梁鸿坤的办公室,交代他到银行“放风”,就说招商局要买楼,准备修整门面大干一场。就在梁鸿坤挑选银行的同时,袁庚也在率领几个部下到处挑选合适的楼盘,最终选中了一幢距离总部近、处于闹市区的24层商业大厦。
    经过艰苦的谈判,最终成交价格硬是被袁庚从6 500万元压到了6 180万元。旗开得胜,袁庚心情大好,同时也为了建立起合作关系,就邀请对方吃饭。孰料对方就是不肯去酒楼吃饭,坚持要求尽快到律师楼把相关手续办好,以尽早拿到订金。袁庚不解,以为是对方客套,便一个劲儿邀请,好说歹说总算是让对方同意一起吃饭,结果对方要求吃便餐,越简单越好,饭菜上桌之后狼吞虎咽,草草吃完。之后便要求袁庚下午2点一定赶到某律师楼把手续办妥,袁庚虽然有点疑惑,但为了不失约,就催促财务及时把2 000万元的转账支票填好盖上章,准时赶到了律师楼,到了以后发现对方老板和相关人员早以到达等候。拿到钱后,对方守候在汽车旁的一人迅速拿上支票,钻入汽车赶往银行。事后袁庚才得知,原来当天是星期五,按惯例下午3时香港各家银行就要停止营业,要到两天之后的星期一上午9时才开门营业。也就是说,如果星期五下午3点钟之前不把支票交到银行账上的话,他们就要白白损失2 000万元港币在3天之中的活期利息。为了这笔利息,他们才如此的惜时如金。
    而这,就成了袁庚来到香港之后所学到的第一堂课。这时他才明白:时间,真的就是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