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我所知道的普林斯顿[平装]
  • 共1个商家     29.00元~29.00
  • 作者:王则柯(作者)
  •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第1版(2009年6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861539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我所知道的普林斯顿》:数学家把“负无穷大”和“正无穷大”看作“同一个” “无穷远点”,这样把无限伸延的实数轴两头结合,成为一个圆圈,获得数学上重要的“紧致性”。从此,难以把握的无穷范畴,常常能够转化为有限过程,具备了凡人冀盼的可操作性。
    纳什的故事,让我们知道了天才和疯子的界线。这是我的一位朋友的感受。在常人看来,天才可以算作“正无穷大”, 疯子离“负无穷大”不会太远。两者是否都紧挨在一起,成为“无穷远点”?在三十多年的时间里,纳什就是无穷远“临界地区”这么一个“边缘人”,拼命去拉他,未必能够把他拉回来,但是如果有谁稍许粗暴地推他一把,他就一定过去了,再也不可能和我们在一起。
    人们关切在中国本土工作的学者什么时候才能够获得诺贝尔奖,还有学者煞有介事地撰文论证我们最有条件在经济学的哪个领域率先获得诺贝尔奖。我想,如果纳什是生活工作在我们中国,那就不单是不会获奖,不会获得博士学位,难以做出像样的成果,而且能否活到康复的一天,都会是很大的疑问。纳什的终于康复,回到学术研究,并且最终获得诺贝尔奖,只能说是爱的奇迹。

    作者简介

    王则柯,浙江永嘉人,在广州长大。196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专业,现任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主要致力于经济学教育现代化的工作,偶尔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发表观察和提供意见。 发表论文《价格机制劳动价值说的局限和误导》、《经济学:捍卫理论,还是发展理论?》等数十篇;出版著作《人人博弈论》、《童心与发现》、《我们都是纳税人》、《排队的文明》、《经济学拓扑方法》、《感受普林斯顿势、《经济学课堂》、《博弈论教程》、《图解微观经济学》、《信息经济学平话》、《智慧何以被善良蒙蔽》、《你身边的经济学》等二十余种。

    目录

    前言
    先带你走一圈看看
    普林斯顿大学简史
    “小的是美丽的”
    吉祥物老虎
    威尔逊校长
    研究生院威斯特院长
    失意造就总统
    威尔逊的导修制
    数学系的崛起
    荣誉制
    方便的图书馆
    博弈论大师纳什
    下午茶和棋牌游戏
    自称不懂的大学教授
    题目中的大师风采
    年度校友聚会
    毕业典礼前奏
    2007年度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花絮
    本科生住宿学院
    研究生住宿学院
    戴维斯国际中心
    邹太太“叫”我跳舞
    大学的“橙钥匙”观光
    人物和建筑轶事
    常青藤学校
    高等研究院的创立
    研究院两颗耀眼的帅星
    普林斯顿古战场
    两个普林斯顿
    苹果日和书市
    社会信息和公众联络
    六月游乐节
    推销报纸的孩子
    旧货出售
    难忘普林斯顿
    代后记:柔弱的爱
    附录:主要名词索引

    文摘

    插图:


    先带你走一圈看看
    我在国外待过时间最长的地方,就是普林斯顿。她只是美国东海岸新泽西这个花园州一个人口三万的古朴小镇,却因为有普林斯顿大学和高等研究院,闻名遐迩,每天吸引许多游人。
    我这本小书,就从带领你在普林斯顿观光一天开始。
    新泽西州(New Jersey)位于美国东北部德拉华河冲积平原,东临大西洋。因为土壤肥沃,雨量充沛,植物茂盛,风景秀丽,所以又称花园州(Garden State)。每年秋天,许多美国人从美国中部、西部、南部专程而来,欣赏美国东北角所谓新英格兰地区(New England)六个州瑰丽壮观的红叶。但是纽约、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这三个所谓中大西洋州的红叶,也并不逊色。春天到来的时候,这里庭院和路旁的郁金香、紫罗兰竞相开放,争奇斗艳,更是美不胜收。普林斯顿就在新泽西州的中部,离北面纽约州的纽约市和南面宾夕法尼亚州的费城都不远,乘坐一个小时多一点的公共汽车就可以到达,火车就更快一些。普林斯顿一校一镇,修饰得很好,希腊复兴式、哥特式和学院哥特式的建筑,分布在草地树木之间。这里环境安静,行人稀少,与纽约和费城的繁华喧闹适成对照。
    波士顿和华盛顿,是美国最有历史意义的两座城市。波士顿是美国独立战争以前英国的北美殖民地“新英格兰”地区的首府,独立战争就是在那里酝酿的。华盛顿则是美国独立以后才规划和建设起来的首都,是美国的政治中心。翻开美国地图,从首都华盛顿到殖民地时代的首府波士顿画一条直线,普林斯顿差不多就在正中间的位置。的确,两个多世纪以前,普林斯顿是波士顿和华盛顿之间车马交通的主要中继站,当年的驿站至今还依原样保留下来,改装成普林斯顿的一个小旅馆。
    游览普林斯顿,自己开车当然最好,但是公共交通也十分方便。沿美国东海岸的铁路坐火车到普林斯顿交汇点(Princeton Junction),转乘只有两节车厢的专线小火车,再走几分钟,就可以到达普林斯顿。但是我觉得选择公共汽车更加方便。首先是公共汽车直达,不必转车,其次是公共汽车就在普林斯顿的主街下车。虽然公共汽车因为需要绕停一些居民点,走得慢一些,但是因为班次密,每天近四十班,常常比乘火车还节省旅客的时间。
    从纽约曼哈顿位于八大道和41街的公共汽车总站(the Port AuthorityBus Terminal),乘坐郊线公共汽车,只要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达普林斯顿的帕默尔小广场(Palmer Square)。纽约市位于纽约州的东南,普林斯顿则位于新泽西州的东北,因此这已经是一次州际旅行。从英文字典我们知道,帕默尔(Palmer)的一个意思是从圣地带回棕榈枝的朝圣者。所以,我们也可以把这个小广场叫做朝圣者小广场,这时候,你也就成了一个朝圣者。
      漫步大学主校区
    从纽约过来的公共汽车,最后是沿普林斯顿的主街拿骚街(Nassau Street)西行的,在广场的售报亭旁边有一个下客站,普林斯顿的客人就在这里下车。路旁有几张木椅子,你可以看到铜像学生正啃着三明治坐在水边专心地读书。广场“入口”小花园的大石墩上,伏着一头壮硕的铜虎,傲视着过往的行人,铜虎周围一圈,就叫做“老虎小花园”。拿骚(Nassau)是曾经统治荷兰的一个王室的称呼。大家知道,曼哈顿是美国人以非常低廉的价格从荷兰人手上买下来的,普林斯顿就曾经被誉为是荷兰的飞地,至今还有荷兰色彩。
    下车以后,在拿骚街斜对面可以看到一个铁栏杆围着的院子,院子里树林后面,就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办公楼——墙壁上爬满常青藤的拿骚堂(Nassau Hall)。铁栏杆只有庭院建筑装饰的意义,围绕并不完整,任由人们进出。石头墙壁木地板的拿骚堂,只有三层,但她曾经是美国国会的所在地,有一对铜虎把守大门。每年六月初,只要天气良好,大学毕业典礼就在拿骚堂朝北这片树林下的草地上举行。
    普林斯顿大学正式的校训是拉丁语Dei sub numine viget,迄今,这个校训以古体大写拉丁文DEI SVB NVMINE VIGET写在校徽橙黑双色盾牌下面的绶带上。这句拉丁文正式的英译是Under God,splower she flourishes,可以中译为“因为上帝护佑,学校欣欣向荣”。但是在拿骚堂前面树木下面这片草地的中央,有一块1996年学校250周年庆典的时候增添的圆形铜牌,上面刻着非正式的校训:Princeton In the Nation,s Service,In the Service ofAll Nations,可以翻译为“普林斯顿,为国家效力,为所有国家效力”。上面she的用法说明,这里的人们习惯对于学校这样他们寄托感情的建构,使用拟人化的女性第三人称。既然这样,在这篇文章里,我们也愿意入境随俗,把寄托感情的一些建构,称为“她”。
    拿骚堂南面的草地,树木的数量少一些,但是树冠很大,亭亭如盖。这片草地没有铁栏杆,草地中央埋着独立战争时期的一门大炮。平常只要天气晴好,学生们都喜欢在这里席地而坐,读书谈天。每年毕业典礼校友返校的日子,大学的老虎军乐队都要在这里表演好几场。到过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朋友,都对那里的杰斐逊堂留下深刻的印象。拿骚堂后草地的南沿,是东西两座杰斐逊堂风格的建筑,一座是辉格堂(Whig Hall),另一座是克莱奥堂(Clio Hall)。两堂之间,人们可以拾级而下,台阶的两面,有对视的一对铜虎守护。普林斯顿大学的主校园,就分布在拿骚街往南的坡地上。记得辉格党吗?它是共和党的前身,克莱奥则是希腊神话中主管历史和史诗的女神。
    就这样,步入普林斯顿大学仅几分钟,我们已经几次遇上老虎。这也难怪,因为老虎正是普林斯顿的象征,老虎的橙黑两色,还是普林斯顿的校色。
    台阶下来,朝东南方走几分钟,经过艺术博物馆,就来到校园里美轮美奂的远景花园(Prospect Garden),俯瞰花园的,是上下两层的教授餐厅。这座房子,早年曾经是校长官邸。
    近年来,普林斯顿特别为人们所津津乐道,还因为天才学者纳什的故事。纳什在这里读博士的时候,为博弈论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可是他却在30出头任教麻省理工学院的大好年华,患上一般认为没有机会康复的精神绝症。多亏普林斯顿的“大爱”,回到这里居住的纳什竟然奇迹般地慢慢康复,在30多年以后,重新回到学术世界,并且获得诺贝尔奖。获奖以前,瑞典皇家科学院一位正在这里访问的经济学家约见纳什,与他一起到教授餐厅午餐,纳什却一度在餐厅门口却步,怀疑自己是否有资格走进这个餐厅。其实,大学所有正式的教职员和正式的访客,都可以和他们的朋友一起,在这里就餐。
    再往东南方向走几分钟,就是紧挨着华盛顿路的佛雷斯特校园中心(Frist Campus Center)。之所以那么快就走到这里,是因为从周一到周六每天有四次而星期天有两次的校园导游,都在这里集中,从这里开始。如果时间足够,值得跟随这些精心设计的校园导游走一圈。这样一圈走下来,要是你英语听力良好,自然可以获得关于普林斯顿大学的丰富认识,哪怕听力差一些,也可以从学生导游的比画和随行游客的反应,初步感受普林斯顿的魅力。
    这里本来是大学比较古老的帕默尔大楼,与胡适曾任馆长的东亚图书馆所在的琼斯(Jones Hall)大楼相连,前些年扩建以后,依扩建捐款人的意愿,称为佛雷斯特校园中心。为外国留学生和外国访问学者服务的普林斯顿大学国际中心,也在这所大楼。有趣的是,普林斯顿镇公所彩印发行的手绘风格的普林斯顿导游图,却不小心把佛雷斯特校园中心笔误为“第一”校园中心(First Campus Center)。
    穿过华盛顿路,可以看到雪白的罗伯逊大楼(Robertson Hall),这里是公共事务和国际事务学院,培养政府官员和外交人才。大楼旁边的广场,有一个很大的喷水池,夏天的时候,许多学生在课余喜欢坐在池边把脚泡在水里。许多年以前,这里是一块比较空旷的地方,几个公共事务和国际事务的学生在这里聊天,相约事业有成之日,为母校捐建一座大楼。结果,就有了罗伯逊大楼。水池广场后面的红楼,曾经因为建设这座白色的大楼而平移,红楼南端加建的菲舍尔大楼(Fisher Hall),是经济学系的新址。公共事务和国际事务学院与经济学系关系非常密切,这主要当然是因为学术联系紧密,但是两座大楼地下教室之间通道相连,也可以说是一个小小的原因。
    沿着华盛顿路南下,马上看到在普林斯顿号称“高于一切”的新范氏大楼(Fine Hall),这个范氏,就是我国上了一些年纪的读书人都听说过的“范氏大代数”的那个范氏(Henry Burchard Fine)。这里是数学系之所在。到了这里,最好上三楼的咖啡室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