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自由之家逸事:新乔海外职场"蒙难"记[平装]
  • 共3个商家     18.30元~21.84
  • 作者:齐天大(作者)
  • 出版社:北京燕山出版社;第1版(2012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40228842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自由之家逸事:新乔海外职场"蒙难"记》编辑推荐:接连发生的枪击案,让那子弹牢牢钉进你的海外梦里。留学,侨居,移民,似乎少了些浪漫多了些残酷。是的,它从来都不那么美好。还记得吗,如果爱一个人,就送他到国外吧,那里是天堂;如果恨一个人,也送他去国外吧,让他体验地狱的滋味。那是中国上世纪末的黄金年代,洋溢着光荣与梦想,投向大海彼岸的怀抱,却听得见无限唏嘘。自由之家给了所有挣扎在异乡的学子一个梦,他们曾是千万人中的翘楚,曾被预言为成功的先驱,然而在陌生的异文化里,他们只得拖着满身的疲惫和失落寻求自由之家的收容。这里并不自由,这里并不美好,这里没有公平,没有温暖。但这里不缺乏传奇,不缺乏笑中带泪的嬉笑怒骂,不缺乏绝处逢生的黑色幽默,更不缺乏真实。
    《自由之家逸事:新乔海外职场"蒙难"记》,诉说了第一代留学生的海外梦,记录了彼时仍然纯粹的北京气质和西方冷酷职场的摩擦与碰撞。二十年时光倒转,一样的梦想,一样的错愕;一样的奋斗,一样的挫折;一样的光环,一样的孤独。读它,有笑有泪,更有掩卷之后的感慨思考,若你曾有只身海外的相似经历,更会升起另一种无言以对的沉默与追忆。送给所有做着海外梦的、以及在海外追梦的人。

    作者简介

    齐天大,原名齐一民,1962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加拿大卡尔顿大学。从事过多种职业,包括中国政府派驻日本商务代表、北美跨国公司亚洲市场经理、外企首席代表、建材公司老板等。目前,在北大中文系攻读比较文学博士学位并兼任北京语言大学客座讲师。2012年初,齐天大(Jimmy Qi)作为大陆作家被邀请参加“隽文不朽——澳门第一届文学节”,其作品《电梯工余力》的英译版刊登于2012年8月出版的“亚洲文学评论”(Asia Literary Review)。已出版《可怜天下CEO》《永别了,外企》、“马桶三部曲”系列等十余部作品。

    目录

    引子
    1.阿里芒来电
    2.Interview(面谈之一)
    3.Interview(面谈之二)
    4.Interview(面谈之三)
    5.新乔找到工作了(之一)
    6.新乔找到工作了(之二)
    7.上班的第一天
    8.通道?卡片
    9.Jimmy
    10.莱维先生?莱维夫人
    11.Interview(面谈之四)
    12.第一次见拉夫?疑点
    13.“Spectrum”?“老鼠们”
    14.“老鼠们”的家谱?“工业公园”
    15.哈尼今天没来
    16.当工人?“道格拉斯”
    17.小胡子Don(之一)
    18.“Shu-Shu”(叔叔)
    19.“你将是上千人的boss(老板)”
    20.老板之路(之一)
    21.老板之路(之二)
    22.小胡子Don(之二)
    23.离开Spectrum
    24.新乔定理——关于人性的探讨
    25.新乔回“家”?Fire—炒鱿鱼
    26.凯伦的嘱咐?“拉夫办”
    27.“拉夫办”的第一天下午
    28.拉夫的召见
    29.“拉夫办”的早晨?卢的电话
    30.一只猿猴
    31.随拉夫视察“艺术部”
    32.在样品室中的一堂课
    33.花盒子进了“中国村”(之一)周末广告
    34.花盒子进了“中国村”(之二)“加拿大轮胎”
    35.“Made in China”卡麦助教留的作业
    36.还是关于花盒子?打字机声
    37.拉夫的亲人们
    38.主人们的绰号
    39.诱人的香味
    40.薇拉?厨房的饭桌
    41.厨房里的盗鼠们
    42.血缘——菲律宾人与中国人
    43.渔妇的网(之一):薇拉一家
    44.渔妇的网(之二):鱼群
    45.南希和思蒂
    46.印度人撒荒
    47.金犬与金旦
    48.言传身教——金旦与新乔
    49.另一条走狗——沃尔特
    50.两犬相遇——新乔与沃尔特
    跋一:关于“逸事”的逸事
    跋二:《自由之家逸事》

    后记

    跋 “逸事”的逸事

    本日是二十一世纪第六年五月四日,是个青年人该高兴的日子。我呢,却在为一本十年前的“逸书”写它的“介绍信”。
    它的原名,是“自由之家记事”,我现在将之改为了“逸事”,是因为它实在有许多零星的故事。
    它是一本未完成的书;它又是本人的第一部“小说”;它本又不该面世;它“半完成”于一九九四年至一九九五年之间。
    它之所以没被完成,是因为:其一,那段故事本身——在被表述的时候——还没有结局;其二,本人写该书时,刚从“自由之家”脱离,正在另一家犹太人开的公司(“尤克”)上班,写时的心境有几分怀旧,另有几分幸灾乐祸——我幸灾乐祸于频繁传入耳中的有关“自由之家”和莱维老太太倒霉的消息……
    后来,它——我指这个故事,就没再进行下去。因为(我现在分析)我的另一桩新剧——在“尤克”的故事——又徐徐拉开了大幕。
    当新的悲剧(或是喜剧)比老的喜剧(或是悲剧)更精彩时,那老的故事,就只有半路匆忙谢幕了。

    我与莱维夫妇是在高速路上两车齐头并进时,又一次相遇的,当然,身段笔直的莱维老太太并没察觉到我这个与他们并驾齐驱的“异物”。
    我后来又驱车(仍是那辆破车)到“自由之家”拜访了一趟,但不知为什么,我没敢开进去,只是将车像马一样,远远地勒在那个黑匣子形状的无窗的建筑之外,一声声感叹。
    我叹我离开了它。
    那么早地。

    随后,“自由之家”就真的衰落了,落魄了,寿终正寝了,完蛋了和完结了,随着那几年的北美经济的大幅滑坡。
    当然,这些都是从一个个来我这边找工作的工友们那儿听来的。他们都听说Jimmy——指本人——正在一个新公司里当着一个大干部哩!
    在“自由之家”最后的那些日子里,贸易业务已经如落日黄昏——无论拉夫如何用他的聪明苦苦支撑。于是,公司大幅裁人,裁到最后,就连拉夫的“左膀右臂”——我原来的师傅金旦,都突然让老太太背着她儿子给“人间蒸发”掉了,因此,在裁人的过程中蓄积多载的劳资矛盾也“凶相毕露”,“邪门事件”也集体爆发了,比如用于监视的摄像机,竟成了员工们与老太太对骂的渠道,我听说一个老员工对着那个摄像头,跳着脚地大喊:“Mr.莱维,有种的,你把老子开了!”
    他是想让老板开除他,他好按加国法律拿失业金。
    还有那个小说最后一节描述的“计算机部”经理、那个“万人恨”沃尔特,他也被扫地出门了。戏剧性的是,他竟敢和莱维老太太一个在楼上一个在楼下,叉着腰对骂,老太太说:“你小子下来!”
    沃尔特说:“你老东西上来!”
    “我可是几十年来把你当儿子养的啊!沃尔特!”
    沃尔特手捂着腰部,像是按着“人体炸弹”似的说:“甭逗了你老妖精,从我记事时起你们一家人干的缺德事儿还少吗?我腰上——现在——可藏有一个录音机,你再跟老子过意不去,我就把你刚才说的那些话的录音,拿到移民局或警察局去!”
    老太太一听,险些昏倒。

    以上的那些传言,也已经是十年前在另一个我曾经侨居过的国家里听过的闲话了。
    我听到的最后一个段子,是有关莱维夫妇出车祸的事,好在并不太严重。
    我为他二人庆幸。
    至于我的庆幸,我也无从解说。

    从一九九八年算起我回国也快十年了。因此,这本未完成的我的处女作中的一切,现在看来,都已那么久远。我本无意发表它(其实现在也正这么想),但好歹它也算一段时光中的一段被记录下来的情节。
    从文字上说,它太直白和单纯,而且无疑,它是幼稚的——如我女儿的作文。但这篇作文,好歹是近二十万字的长篇。
    拉夫,那个彼时的翩翩少年老板,有时,还来我梦里寻访,他而今也快五十岁了吧。
    他可是那个年月,帮中国扩大出口的元勋咧!
    另外,还记得我的那位师傅——“丹麦戴安娜”凯伦吗?就连她也遭遇了不幸,据说她丈夫在女儿刚出生没多久就因为败血症去世了,她在加拿大无亲投靠,就带着女儿“移民”回丹麦老家去了。

    我一九九八年回国时,没拿回什么东西,唯一的是装在一个破箱子里的作品手稿。它们被放在屋中的角落,有的已成了书,而这本是我最看不上的,至今还在那里沉睡。
    我匆匆将其翻出,又匆匆写下了这个“跋”。虽然它可能离面世还有那么十年的时间,但我还是记录下这些关于它的“逸事”,因为我知道,现在再不写,恐怕连“逸事”都迟早会被散失。
    《自由之家逸事》——跋二

    刚才那个跋,忘了交代清那段往事的结局。它的真实结局是:新乔,也就是本人,从“自由之家”中出走。
    没错,本人,我——也就是那个新乔。
    虽然我早就结束了那段长达九年的侨居。
    我已回国,我再不是“侨”了。

    新乔是在一个莫名其妙的下午,一怒之下愤然离开了“自由之家”的。起因是他的上司,黎巴嫩籍的阿里芒在向新乔布置工作时,把一把尖刀使劲掷到了地上。
    那无疑是阿里芒的习惯动作之一——因为他的老板娘,也常在跟他谈工作时,朝地上掷些个什么利器。
    但新乔却不习惯,于是他——也就是我,就拎起座位上的外套,走了。
    走前,我记得,我还大声骂了一句:“你去跟那个疯老太太说,老子不干了!”
    就这样,新乔在“自由之家”众人(也包括阿里芒)惊愕目光的打量下,离开了“自由之家”。
    逸事由此结束。

    现如今,时隔十年之后,我反思了一下新乔——我——那时的冲动,也还蛮好奇的:我好奇于我那时的果敢,我更好奇于我那时的勃怒,因为那种勃怒,从那以后就越来越少。我而今都快半百了,我还勃怒于谁呢?
    我勃怒于上司?
    我勃怒于部下?
    我勃怒于年岁?
    我勃怒于命运?
    我眼下只有一个上司,我一怒,他就没了;而他一没,我肯定下岗;我眼下也只有一个部下,我一怒她,她和我一起下岗。
    我这时再下岗,那新岗就只有下辈子轮了。
    我大势已去。
    我青春不再。
    因此,我只有忍着。
    于是,我只有笑迎一切掷来的标枪。

    那时离开了“自由之家”的新乔,是个需要养三口人的只能凭失业金过日子的新乔。在移民局填写失业金申请表的新乔,又与加国的政府官员大吵了一通。因为新乔并不是被炒,而属于walk-out(自动离职),而按加国的规定,只有被炒才能拿到失业金。
    新乔用阿里芒式的将小刀掷地的行为,向官员证明自己是合理出走。
    “Why do you hate your boss(你怎么会痛恨你的老板呢)?”女官员瞪着牛一样大的眼睛,质问着新乔。
    这句话,在我自己回国当老板时,对本公司的员工,也整日唠叨。
    这就叫时代记忆的恢复。

    “自由之家”是本人写成的第一个半成品式的悲剧。当然,用的是喜剧的格调。我之后,又写了八个悲剧,都与亲历有关。不知缘何,在写那本书后,本人周围的悲剧,就一下子多了起来,而且都跟连续剧似的。我所在的一切单位,包括写“自由之家”时寄居的“游客公司”(“尤克公司”:见《永别了,外企》),我自己组建的“天大”公司(见《可怜天下CEO》),一个个不是倒闭了,就是被吞并掉了,总之,没一个真正长久的。
    我不禁反思起来。
    难道,这天下的所有筵席,就只有“散”这一条出路吗?
    我不是在自虐,我不是在矫情,我之所以能将那一幕幕的悲剧(从下场上看)都写成喜剧,是因为它们的过程是喜的,而结局是悲的,而明知结局一定是悲,又在表面上欢笑,不更是悲上加悲吗?
    公司如此,生命莫不如此?
    因此,你在读这本“逸事”时,希望也能“饮”到其中的悲情。
    补记于北京法华寺家中
    二○○六年五四青年节

    文摘

    但在北美说一口broken英语的人大致来自两个阶层,一种是广大的刚刚来的新移民或长期生活在此但很少走出自己社区的以体力谋生的老移民们,另一种就是同样是移民的大老板们!他们说话的共同特征便是语调不脱离母语,或希腊式地中海腔,或意大利的卷舌歌剧调,再就是用词节俭,删除了英语中原本不多的should、would、may等带有商议性的助动词而直表其意。也许他们在学英语时从未来得及学这些用法便急于从商,也许他们认为做好老板根本没有必要与下属使用这类用语。总之,这是一种大中小老板们专用的语言和语气,虽然十分broken。
    当一个城市的失业率高达13%,外加没有就业能力的及隐性失业的人,总体无业人员的比例高达25%,在这种条件下面谈的场景和被雇者的心态是怎样的呢?
    笔者想起了十几年前在中国东北农贸市场上看到的驴子被贩卖的场面:簇动的人群,尘土飞扬的街面,人群中一头头毛驴在主人的牵引下目光呆滞地来回走动,它们被待价而沽。
    在加国劳动市场上寻找工作的人们在性质上与驴子并无多大差异,以马克思先生的理论,他们都是具有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商品,在完成了脑力(读书、拿学位)、体力(驴子的成熟)培训后被投入生产的环节中去创造价值。
    然而,人比驴子们有更大的不幸!
    因为驴子即使卖不出去仍有人喂养,而人没收入便无饭吃!因为驴子的被出卖不是自愿的,是无意识的,而人,是心甘情愿被雇用的!因为驴子们不会讲话,它们是在别人的帮助下销售自己,实现自己的交换价值,而人要油嘴滑舌,他们必须自己去同雇主讨价还价,兜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