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再危机:泡沫破灭时,我会通知你[平装]
  • 共1个商家     10.00元~10.00
  • 作者:谢国忠(作者),莫之许(编者),徐晓(丛书主编),王晶(译者),等(译者)
  • 出版社:江苏文艺出版社;第1版(2010年7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993881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再危机:泡沫破灭时,我会通知你》编辑推荐:前摩根士丹利亚洲第一经济分析师谢国忠,揭秘繁荣表象下的真相,预言中国经济最脆弱的时期已经来临!
    卖点一:彻底说清了中国房市泡沫、股市低迷、物价飞涨、热钱涌入、出口疲软、内需不足之间的内在逻辑;
    卖点二:谢国忠曾经成功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香港回归后的房价下跌和上世纪末中国的通缩,在投行拥有极高的声誉,拥护者和粉丝众多;
    卖点三:书中所谈的问题,无不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政策制定者、企业管理者、普通投资者,读者广泛。

    名人推荐

    谢国忠曾经成功预言了亚洲金融危机、香港回归后的房价下跌和上世纪末中国的通缩。
    谢国忠如是说:
    房产建设、销售过程中的土地费税占到总销售额的一半或更多,中国的房价从根本上应被看作一种税收。更深层的原因是,过去10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比重下降,刺激它们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并最后落在了房地产市场。
    在市场之上有一个非常强势的政府,这是中国私营部门发展缓慢,以及知识产权创新匮乏的主要原因。主导中国经济的是行政权力而非市场规则。
    要理解中国的宏观经济,就要了解市场上广为采纳的两大信条的影响:(1)人民币只会升值,以及(2)中国的土地价格只会涨,因为政府不会让其下跌。
    过去10年,利率政策以存款人利益为代价,首先照顾了银行,其次是借款人的利益。存款利率仅为名义GDP增幅的三分之一——这是中国有这么多泡沫的根本原因。
    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其实是通过愚弄人们来实现的。中央银行一边使货币贬值,一边却让人们相信货币的价值不变。然后,让他们增加对货币的需求,来刺激经济。

    作者简介

    谢国忠: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财新传媒特约经济学家;《新世纪周刊》首席专栏作家。
    1960年生于上海;1983年毕业于上海同济大学路桥系;1987年和1990年分别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土木工程学硕士和经济学博士。
    1990年加入世界银行,参与拉美、南亚及东亚地区、印尼等国家和地区的工商业发展项目,并负责处理该银行于印尼的工商业发展项目,以及其他亚太地区国家的电讯及电力发展项目; 1995年加入新加坡的Macquarie Bank,担任企业财务部的联席董事;1997年加入摩根士丹利,任亚太区经济学家,其间被基金经理客户评选为亚洲排名第一的分析师。2007年,因为个人原因离开摩根士丹利。
    谢国忠早年之所以能赢得业界认可,是因为他作了三大成功预言:亚洲金融危机、香港回归后的房价下跌和上世纪末中国的通缩。他的预测之所以应验,并无神秘之处,不过是他学术功底和批判思维自然而然的结晶。
    谢国忠对形势和趋势的准确判断,得益于国际视野下的思维方式——多角度,重国情,集历史、文化及传统的复杂因素于其经济分析的框架之中;得益于独立经济学家的立场——追求立意新颖,见解独到,绝不人云亦云;得益于极具挑战的个性——喜欢辩论时兴奋、新鲜的感觉,当预测成为现实时,他的成就感倍增。
    作为一名具有思想者气质的经济学家,其写作不仅在知识与见解的广度与深度上超越众人,而且文采极具感染力,学养与才情兼备。

    目录

    第一辑 30年经济最大调整在即
    最伟大的套利/3
    向何处大转移/9
    灾难的启示/15
    双重调整无法阻挡/21
    30年经济最大调整在即/27
    求诸效率/32
    我们和日本一起变老/38
    中国发展模式限制/43
    政府应当为私营企业做什么/48
    二次探底之忧/51

    第二辑 楼市泡沫破裂时,我会通知你
    中国房地产难题有解/59
    诊断高房价/65
    动真格才能缩小地产泡沫/71
    房地产陷阱/73
    中国政府有能力让房价降下来/78
    最后的探戈/81

    第三辑 走向滞胀
    楼市泡沫破裂时,我会通知你/89
    中国进入通货膨胀时代/92
    通胀反击战/98
    通货膨胀,政府何为?/104
    地价“硬着陆” 经济“软着陆”/110
    独特的泡沫/116
    走向滞胀/119

    第四辑 泡沫惊梦
    中国没有巴菲特/133
    泡沫难驯/139
    降息幻象/145
    流动性祛魅/151
    宽松投机/157
    泡沫惊梦/162

    第五辑 人民币乌云压城
    中美贸易失衡求解/169
    中国不会让人民币贬值/175
    先加息后升值/181
    避免下下策/185
    美元向好/190
    美元会在什么情况下崩盘?/195
    人民币乌云压城/197

    第六辑 勿将更深的痛苦留给明天
    苦捱“核冬天”/205
    世界经济冰火两重天 /211
    勿把更深的痛苦留给明天/217
    全球亦将失去10年?/222
    第二次衰退/227
    信心把戏/232
    “刺激—复苏”春梦难长/238
    “绿芽”难长/243
    不稳定的平衡/248
    不同的退场/254

    附录:
    谢国忠网络访谈:中国应该给百姓发股票/260

    序言

    “冷的头脑热的心”——序言
    胡舒立
    收入此书的约50篇文章,都在从前的《财经》杂志和现今的《新世纪》周刊的谢国忠(Andy Xie)专栏上发表过,我也认真拜读过。我和Andy相识于90年代中期,十数年来常有联络交谈,自信对于他的见解还是熟悉的。但是今天系统读完这些文章,我却觉得文章新鲜如初,并生发出许多更深入的感受。
    Andy有思想,好写好议。记得他当年在摩根士丹利做亚洲首席经济学家时,几乎每两天一篇英文长文,写毕寄给大家,就包括了我。我几乎每篇必看,也转给同事们看,大家都喜欢。当时职务在身,Andy不愿意写专稿。2006年离开投行后,我专门约请他先后担任了《财经》和《新世纪》的特约经济学家,为杂志写专栏。Andy痛快地答应了。语言是思维的工具,他仍然用英文思维,写英文,我们设了专人翻译,力争把文章中的哲学意味翻译出来。文章的英文,也同时发表在《财新网》,Andy还是同步通过Email发给友人们。
    Andy是经济学家,但他的文章有一种哲理意味。《新世纪》主编王烁主修哲学,一直评价Andy是“经济学家中的哲学家”,我们都认同。
    Andy勤思。我每每诧异、钦佩他不倦的思索。他总是思如泉涌,侃侃而谈。我们相会,常态是他讲,我听,我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引来他的长篇回答。聆听他的表述是一件快事,不仅听得有趣,而且受益良多。在朋友们聚会场合,只要他在,就是谈话中心。他总在不无率真地阐述着自己的观点,有时还喜欢跟别人辩论。当然,无论是说还是辩,他都是为了求得真知,毫无炫耀之意。对于Andy来说,思考是一种快乐。
    Andy善思。他喜爱着眼大问题、根本问题,常常是别人认为“不言自明”的事,他也会思辨再三。我想,这可能就是称他为“哲学家”的主要依据了。他不像一般分析师那样,留连于数据的迷宫里。Andy也追踪数据,但他更乐于探索不同经济变量之间深层次的因果关系。他的眼光常跳出经济,将经济现象置于更宏大的视野里,探究经济与政治、社会、文化、历史、环境等领域的复杂关系。这样思考洗去匠气,其结论更为深刻也更为可靠。我常想,在当今的中国经济学界,不缺乏能建立或熟练运用数学模型的专家学者(他们诚然有极可贵的作用),但是,我们更期待中国能出现熊彼特、亚玛蒂亚?森那样能够融通多个学科、对人类命运展开深入思考的经济学家。
    Andy的立场是独立的、一以贯之的。他总是以批判的眼光来看待政府的政策。在本轮经济危机爆发后,当“信心”在各国被渲染得无比重要时,他却尖锐地指出,“信心并不是中国家庭消费相对疲软的原因,事实上,收入低、财富积累少才是真正的肇因。”当人们为美国经济的暂时企稳而欢欣鼓舞之时,他却“不合时宜”地举出数据,质疑道,“在美国金融机构尚未降低杠杆率的情况下,我们怎么能说危机已经结束了呢?”在许多人眼中,Andy总是“看空”的,其实不然,他自己曾多次表示,从长期来看,他对中国经济是乐观的。我想,这种“看空”毋宁说是他独立思考的标志,也是萨缪尔森所谓“冷的头脑和热的心”的体现。在中国社会、学界,“诺诺”之人很多,我们极需珍惜、尊重这样的谔谔之士,至于他的观点对错,那是尽可以自由讨论的事情。
    正因为他具有这样的思想者气质,他的观点是深刻的、引人深思的,他的判断是准确而有力的。
    让我们重温一些他当年的论述,体会一番时间的力量:
    ——对于市场与政府的关系,他说,“在市场之上有一个非常强势的政府,这是中国私营部门发展缓慢,以及知识产权创新匮乏的主要原因。主导中国经济的是行政权力而非市场规则。现有的市场规则往往会被官员随意更改。在这种环境下,企业的长期规划没有太大意义。”
    ——对于所谓“中国模式”,他的概括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基础是由政府主导的投资和由外国主导的出口。” “中国既未形成自己的一流品牌,也未发展出主流技术。”
    ——对于房价,他说,“中国的房价从根本上应被看作一种税收。”“更深层的原因是,过去十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比重下降,刺激它们去寻找新的收入来源,并最后落在了房地产市场。”因此,需要政治体制改革。
    ……
    因而,读者阅读此书时,除思考文章内容之外,还不妨体味、借鉴他的思考方式,这也许比文章本身更重要。
    Andy的思考是前瞻的。已被广泛接受的一种说法是,他早年之所以能赢得业界认可,是因为他作了三大成功预言:亚洲金融危机、香港回归后的房价下跌和上世纪末中国的通缩。再任举一例,我们正为之焦虑的劳工问题,我在重读这些文章时发现,他多年前就预见到其严重性了,他还提出了政策建议,让城市接纳他们。Andy并非一名占卜者,他的预测之所以应验,并无神秘之处,不过是他学术功底和批判思维自然而然的结晶。
    Andy喜欢预言,但他并没有超自然的力量,不可能做到事事应验,这本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却也引起了一些议论。
    我认为,预言虽然不是检验分析正确与否的惟一标尺,但至少是一个重要的标尺,否则,分析便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意义和作用。但是,预言又是一件冒险的事情。其实,Andy对此认识得非常清楚,他曾在《二次探底之忧》一文中说,听别人预测未来,基本上是浪费时间。事实上,经济本身就预示所谓“经济预测”根本没用。他还说过,“其实从经济学上来说,预测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经济或股市并不以人的预测而改变,但是人都希望有奇迹发生,这是人的本性,因此也就有了预测。”我的看法略有不同:如果预测成为共识、成为理性预期,那必将影响人们的经济行为。因此,Andy有些悲观预言没有兑现,焉知不是这种预期警醒了政府、从而采取了相应措施的结果呢?
    应该说,Andy的观点能有今天的影响力,其实还得益于他的写作。他用英文写作,文笔晓畅而生动。他善于把复杂的经济学原理形象化,如,“通货膨胀就像一条河流,而货币升值如同暂时阻断流水的大坝,当坝内的存水漫到边缘,通胀就会再次发生。”他的文章中不时出现一些妙喻,如“或许再过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央行又会采取新的行动。投机者又开始坐不住,分析家们又会像工蜂一样出来收拾局面,然后投机热潮继续。”加之Andy英文甚佳,文章常见诸国际知名媒体,他能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观察家便不难理解了。
    如今,Andy正处于知识、阅历和精力理想结合的盛年。我诚挚祝福他事业日进,并继续为我们的读者奉献更多富有洞见的好文章。

    文摘

    8.中国发展模式限制
    中国社会普遍存在赚“快钱”的心理,这种心理在社会、大学尤其企业界盛行。其原因是政府相对市场的强权。若要促进本土技术和品牌的发展,最好的政策就是减 弱政府的权力,提升市场的作用,同时让研究型大学复归教研本位过去25年里,外资和廉价劳力拉动的出口,以及政府导向的固定资产投资,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 要动力。尽管中国有巨大的国内消费品和电子产品市场,但是在消费者市场上占主导地位的是外国品牌,而且中国的投资依赖于外国技术。中国既未形成自己的一流 品牌,也未发展出主流技术。
    最近五年,韩国从一个成本和数量主导的经济体,成功转型为品牌和技术主导的经济体。这对中国是一个刺激。中国政府可能会在2006年实施一系列政策来促进本土品牌和技术的发展。这种初衷是良好的,但是政府的政策可能很难达到目的。
    政府可能会采取税收激励、标准设定、政府采购等手段。但这些手段无益于改变当前盛行的赚“快钱”的心理——中国消费者品牌和专利技术发展之所以落后,主要是受到此种心理的影响。
    政府相对市场的强权,是导致中国企业短期行为的主要原因。若要促进本土技术和品牌的发展,我认为最好的政策就是减弱政府的权力,提升市场的作用。
    中国发展模式的限制
    过去25年里,中国的真实人均收入年均增长达8.1%。该模式的成功要归结于两点:(1)海外华人掌握的出口专业知识和中国的廉价劳动大军相结合,刺激了收入增长;(2)中国政府动员资源的能力很强。
    尽管过去取得了成功,但中国的政策制定者越来越担心这种模式的可持续性。担心来自三个方面。首先,产能明显过剩,尤其是在基础建设领域。这使中国政府动员资源启动大项目的经济回报受到影响。当前这种模式若延续下去,只能导致更多的浪费,最终使增长放缓。
    其次,中国当前的出口规模已经非常大,在这个基础上,高增长率很难长久维持。1980年至2005年间,中国出口增长了41倍,平均年增长率达16%。单从数学意义上来说,中国也不可能使如此高速的增长在未来25年内,甚至在未来十年内重复一遍。
    假如当前的出口增势再延续十年,中国的出口将会比欧洲、日本以及美国的出口总额还要大。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的,因为美日欧是中国的主要消费者。在未来十年,中国出口的年均增长率可能会从过去25年间的16%降至6-8%。因此,中国需要启动内需,以维持增长。
    再次,数量主导的增长模式带来了环境恶化和自然资源损耗。中国目前80%的水资源遭到污染,这可能会带来健康危机。中国去年消费了21亿吨煤炭,如果照当前的消费趋势发展,未来十年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将在这个基础上再翻一番。
    据BP能源统计,中国的煤炭储量占全球的12.6%,但其煤炭消费量占全球的三分之一之多。如果当前的趋势持续下去,中国可能会在四十年内用光其所有煤炭储量。
    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已经开始更多关注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十五”规划提出,要改善经济增长质量。但是“十五”期间在这方面并没有取得多大成效。将于2006年三月出台的“十一五”规划,可能会继续强调这个问题。
    但我担心的是,“十一五”规划可能仍然不能解决关键问题——政府相对于市场的强势。在我看来,只要政府仍然保持那种与市场导向背道而驰的行政干预做派,增长模型就很难转变。
    应对韩国挑战
    韩国在短短五年内就将其数量主导型经济,成功转型为质量主导型经济,这使中国官员们甚为不安。他们曾经以为韩国和中国不相上下;而现在韩国起飞了。就在五年前,韩国还被看成是依靠低劳动成本的典型东亚经济体。而今天,韩国企业已经发展出世界领先的品牌和产品。
    事实上,中国市场对韩国的转型起了推动作用。中国的增长为韩国向高附加值经济体的转型做出了贡献,而中国本身却未能转型,这让中国深感不安。这种对比凸显出中国体制的缺陷,中国政府想“做些什么”的决心越来越大。
    中国政府很可能会制定一批鼓励本土知识产权发展的政策。中国的力量来自政府。当政府想要“做些什么”,它通常会采取行政手段。中国政府最可能采取的方 案,是对特定产业和经济活动实行税收激励。在当前这一轮经济周期中,政府财政收入大量增加,它有能力慷慨地实行税收鼓励。
    然而靠大量投钱来刺激知识产权发展,可能并非最有效的解决办法,因为中国知识产权创新的匮乏主要不是税收激励问题。
    强势政府的挤出效应
    在市场之上有一个非常强势的政府,这是中国私营部门发展缓慢,以及知识产权创新匮乏的主要原因。主导中国经济的是行政权力而非市场规则。现有的市场规则往往会被官员随意更改。在这种环境下,企业的长期规划没有太大意义。
    中国社会普遍存在赚“快钱”的心理,在企业界尤其如此。这种心理背后,廉价钱的诱惑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当属政府的随意处置权。首先,私营企业担心企业本身会由于规则突然变化,而被取缔或遭遇破产。这种情况下企业无法做出长期规划,于是只有着眼于抓住短期发展机遇。
    其次,对于私营企业来讲,怎么处理和强势政府的关系,往往成为企业经营战略的核心环节。同官员的关系处理好了,就能创造短期优势,就能赚更多钱。这就是为什么大多数私营企业直接或间接依靠政府权力来获利。
    世界级公司成长于市场竞争中。当商界赢家由政府而不是由市场竞争来挑选,这种赢家很难进入世界级公司行列。中国政府应该接受这个逻辑,那就是大公司只能脱胎于有着固定游戏规则的竞争性市场。
    因此,政府的主要工作是培养一种基于市场规则的竞争性环境。有些政府干预是必需的,但在实施这种干预之前必须进行全盘而深入的考虑。否则投钱再多也只能是乱花一气,造成浪费。
    建设研究型大学
    当前技术创新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日本模式,这种创新基于大公司投入的大规模研发预算。韩国采纳了这种模式。第二种是美国模式,一些基本构想首先在研究型大学形成,然后由公司通过特许制度将它们商业化。这两种模式都可能成功。
    中国地域辽阔,本来应该可以把两种模式都吸纳过来。但是,在包括台湾、香港地区以及东南亚各国在内的华人经济体里,家族和政府控制的企业居于支配地位,这类企业并不是很适合公司型研发。政府控制的企业通常会把研发费用浪费掉,而家族企业则通常在研发上投入甚少。
    我认为中国需要依靠研究型大学来进行技术创新。不幸的是,中国的大学正试图通过尽快赚钱来抬高自己的名声,而教学和研究则面临衰退。在我看来这也是赚“快钱”的心理在作祟,中国急需改变这种情形。
    首先,中国需加强大学教学和研究。中国的大学一旦出名了,就会试图利用这种名气作为资本来赚钱。这种情况需要改变。应严格界定教授在大学教职之外所能涉 足的工作范围,此外应打消大学教授利用其和大学的隶属关系来赚钱的念头,使他们回到教学和研究工作中来。中国的大学需要让教授们更重视教学和研究,而不是 商业利益。
    其次,中国应该采纳美国式研究基金体制。美国大学研究经费中的很大部分来自政府相关的机构,比如美国宇航局(NASA)、国家卫生研究院(NIH)以及国防部。这些基金带来了因特网以及基因拼接等各种技术。
    我认为,建设大型研究型大学是中国发展技术的关键,而全球范围内有这方面的成功案例可资借鉴。这一点中国有能力做到,但前提是必须让大学彻底消除赚“快钱”的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