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图案人[平装]
  • 共3个商家     30.40元~33.40
  • 作者:雷?布拉德伯里(RayBradbury)(作者),王瑞徽(译者)
  • 出版社:法律出版社;第1版(2013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827418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图案人》为全美举国爱戴的国宝级作家、美国近四十年多位总统(尼克松、卡特、里根、布什父子、克林顿、奥巴马)共同敬佩的偶像、首位获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科幻大师创作生涯巅峰之作!超过1000所美国公立或私立学校选为教材或推荐读物!

    名人推荐

    他的小说,是我制作大多数科幻电影时重要的灵感来源。
    ——著名导演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雷?布拉德伯里 译者:王瑞

    雷?布拉德伯里(Ray Bradbury,1920.8.22-2012.6.6),美国著名作家,被公认为二十世纪美国文坛最伟大的人物之一,全民爱戴,获奖无数,“在科幻奇幻小说领域卓有建树,其至深影响无可匹敌。”(普利策奖委员会评价)1920年生于美国伊利诺伊州。1938年高中毕业后,白天在街头卖报,晚上则在公共图书馆读书写作。1943年开始专职写作,为多家杂志撰写短篇小说。1947年正式出版首部作品。一生共出版近50部小说,其中包括约600篇短篇小说;另著有多部散文集、诗集,以及广播剧、舞台剧、电视、电影等剧本。
    王瑞,1958年生,基隆市人。淡江大学法语系毕业,曾从事杂志编辑、广告文案等职业,现专事翻译。已出版多部名家译作。

    目录

    序幕:图案人
    荒原
    万花筒
    风水轮流转
    公路
    男子
    苦雨
    火箭人
    最后一夜
    放逐
    无日无夜
    狐狸与森林
    访客
    水泥搅拌机
    机器人偶
    复仇之城
    决战时刻
    火箭船
    图案人
    尾声

    序言

    序幕:图案人
    我头一次遇见图案人是在某年九月初一个温暖的午后。当时我正走在一条沥青路上,进行为期两周的威斯康星州徒步之旅的最后一段路程。到了傍晚,我停下来歇脚,吃了点猪肉干、豆子和甜甜圈,正准备躺下来看书;就在这时,我看见图案人越过山丘,背后衬着天空站立了好一会儿。
    当时我并不知道他身上有图案。我只感觉他身材高大,略微发胖的体格在年轻时想必相当健壮吧。我记得他的手臂很长,手掌厚实,庞大的身躯却配了张孩子似的脸孔。
    他对我似乎是视而不见,因为他开口说话时,连正眼都没瞧我一下。
    “你知道哪里需要人手吗?”
    “不清楚呢。”我说。
    “四十年来我老是在换工作。”他说。
    尽管天气相当暖和,他那件羊毛衬衫的领口钮扣却紧扣着。袖子包住他粗厚的手腕并且扣上了扣子。只见他的脸颊不断渗出汗水,他却丝毫没有解开衬衫的意思。
    “好吧,”他终于开口,“这里倒是过夜的好地点。你不讨厌有人作伴吧?”
    “我还剩了点吃的,欢迎你一起享用。”我说。
    他重重坐下,咕哝着说:“你一定会后悔邀我留下来,”他说,“没有人例外的。所以我才必须走个不停。又到九月了,劳工节的狂欢季正热闹呢。我原本应该到那些小村镇的节庆活动里头表演畸人秀,多挣点钱的,如今却在这儿瞎混。”
    他脱下一只巨大的鞋子,并凑近仔细瞧。“通常我ㄧ份工作只能撑个十天,接着一定会出事,然后就被炒鱿鱼了。现在全美国没有一个节庆园游会敢和我沾上一点关系。”
    “出了什么事?”我问。
    回答前,他先将紧绷的领口缓缓松开。他紧闭眼睛,单手慢吞吞地一路往下剥开衬衫扣子,然后用手指探进去摸着胸口。“说也奇怪,”他说,双眼依旧紧闭。“你摸不到,可是它们就在那儿。我真希望哪天我探头一看,发现它们消失了。我常趁着大热天,在烈日底下走好几个钟头的路,烘烤着,巴望汗水能把它们给冲干净,阳光将它们蒸发掉,可是直到天黑,它们依然在那儿。”他轻轻转头朝向我,露出胸膛。“还在吗?”
    过了许久,我才吐出一句。“是啊,”我说,“还在。”
    满满的图案。
    “我老是把领口扣紧还有另外一个理由,”他说着睁开眼睛,“小孩子。乡下的孩子喜欢一路跟着我。每个人都想看我身上的图案,可是每个人也都害怕看到。”
    他脱掉衬衫,在手中卷成一团。他身上布满了图案,从脖子上的蓝色环状刺青一直蔓延到腰际。
    “不只这些,”他猜中我的心思,“我全身都纹了图案。你瞧。”他摊开一只手。只见掌心一朵玫瑰,刚剪下的,粉嫩的花瓣上还淌着几滴剔透的水珠。我伸手去触摸,发现那只不过是图案。
    至于他身上的其它部位,难说我坐在那儿呆瞪了多久,因为他的身体简直是一座布满了火箭、喷泉和人群的乐园,线条和色彩细致得让人几乎听得见居住在他身上那些人们的轻言细语。他的肌肉一抽动,那些人的小嘴也跟着蠕动,眨着绿色、金色的小眼珠,粉红色的小手也开始比画起来。他的胸膛分布着黄色草原、蓝色河流、山脉以及洒落在银河中的星星、太阳和无数星球。人群则是在他的两条手臂、肩膀、背部、身体两侧、手腕还有肚皮上散布了有二十多处。他们藏身在毛发丛中,在点点雀斑之间潜伏,或者从腋窝里探头,眨动着晶亮的眼珠。那些人彷佛个个专注于自身的活动,但即使分开来看,也都称得上是一幅幅精彩的肖像画。
    “真是太美了!”我说。
    我该如何形容他那些图案呢?倘若艾尔?葛雷柯??运用他一贯的浓烈色彩、拉长的形体和讲究解剖学的技法,在他的巅峰时期创作手掌大小、极精密的袖珍画,他或许会乐于藉助这名男子的身体来作画吧。所有颜色活灵活现的,有如无数窗口,让人窥见生动炽烈的现实世界。这男人可说是一座珍贵的活动画廊,身上汇集了宇宙间所有最美妙的景致。这绝不是节庆活动里头那些廉价的纹身师傅,凭着三种颜色和满嘴的酒臭能够做得出来的。这是无比优美、纯粹且撼人的天才杰作。
    “是啊,”图案人说,“这些图画让我自豪得不得了,到了恨不得把它们烧光的地步。我尝试过用砂纸、强酸,还有刀子……”
    太阳逐渐落下,月亮从东方浮现。
    “因为,你知道吗?”图案人说,“这些图画能预知未来呢!”
    我没吭声。
    “若是在太阳底下就没事,”他继续往下说,“我可以在庆典里头找份白天的差事。问题是,一到晚上──这些画就活了,开始起变化。”
    我肯定笑了出来。“你是什么时候去纹身的呢?”
    “一九00年,那年我二十岁,在节庆活动中表演,摔断了腿,卧病在床上。我觉得似乎该做点什么,好让自己不至于和这圈子脱节,于是决定去纹身。”
    “是谁替你纹身的?那位师傅人呢?”
    “她回到未来世界去了,”他说,“我是说真的。她是个老妇人,就住在威斯康星州中部,距离这儿不远的一间小房子里。一个矮小的女巫,有时看来像是千岁老妖,有时却又像二十岁的姑娘,她说她有本事在光阴中自由来去。我听了只是大笑。现在我可明白了。”
    “你怎么会遇见她的?”
    他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我。原来他在路边看见她的手绘广告招牌。身体彩绘!不只是纹身,而是绘画!是艺术!于是,他整晚端坐在那儿,任她用她那神奇的针头,在他身上戳出有如黄蜂螫刺和细致的蜜蜂螫口般的刺痕。到了清晨,他看起来就像掉进二十色印刷机里然后印压出来那样,全身布满生动艳丽的油彩。
    “五十年来,每到夏天,我就开始四处找人,”他说着两手一摊,“等我找到那巫婆,非杀了她不可。”
    太阳已退下。这时只见稀疏的几点星子,月光笼罩着大片草原和麦田。在微光中,图案人身上的图案依然炭火似的荧荧发亮,有如洒落的红宝石和玛瑙,充满卢奥??和毕加索的色彩以及艾尔?葛雷柯式的长扁人形。
    “每次这些图画开始活动,我就丢工作。他们觉得我身上这些图画所诉说的故事太可怕了。每一幅图画都是一则小故事。如果你仔细看,过不了几分钟它们就会开始说故事给你听。观看个三小时,你起码可以看见十八、二十则故事在我身上演出,还能听见声音,产生意念。全都在这儿,就等着你来瞧一眼。不过最主要的,在我身上有个奇特的斑点。”他说着露出背部,“看见没?在我的右边肩胛骨上什么图案都没有,只有一圈乱纹。”
    “没错。”
    “每当我在一个人身边待久了,这个斑点就会颜色加深,变得一团模糊。如果我是跟女人在一起,不到一小时她的容貌就会浮现在我背部,并且上演她一生的故事──她的生活状况,她未来是怎么死的,她到了六十岁时的模样。如果换作男人,他的容貌同样会在一小时之后出现在我背部。接着上演他从悬崖坠落,或者被火车辗死的景象。就这样,我又丢了工作。”
    在说话的当中,他的两只手在那些图画之间不停比画,彷佛在把画框扶正,或掸掉灰尘──全然一副艺术行家或老主顾的姿态。这时他已经躺了下来,在月光下舒展着身体。这晚的天气相当暖和。没有微风,空气有点闷。我们两人都把衬衫脱了。
    “你一直找不到那个老妇人?”
    “是啊。”
    “你认为她是未来的人?”
    “不然她怎么能预知她在我身上画的这些故事?”
    他疲倦地闭上眼睛。他的声音变得微弱。“有时候,我在晚上清楚感觉到,这些图画,蚂蚁似地在我皮肤上爬来爬去。后来,我知道那是免不了的。所以我就不再看它们,只管自己休息。我睡得不多。我可警告你,你也千万别看喔。睡觉的时候转过身去。”
    我在距离他几呎远的地方躺了下来。他看起来一点都不暴戾,而且那些图画又那么美丽,不然我可能早就找借口逃走,摆脱这档子怪事。可是那些图画……我忍不住一直盯着它们。任何人身上刺了这些东西,都免不了会变得有点疯狂吧。
    安静的一晚。我听见这个图案人在月光下呼吸。远方的峡谷传来蟋蟀蠢动的声响。为了方便看见那些图画,我侧躺着。约莫半小时过去,我也不确定图案人睡着了没。可是突然间,我听见他低声说,“它们开始动了,对吧?”
    我等了一分钟。
    然后我说:“是的。”
    那些图像真的动了起来,所有图案轮流活动了短短一、两分钟。月光下,伴随着电光石火般的意念和远处的海潮声,一出出戏剧彷佛就这么上演。这些戏剧到底过了多久才结束,我也不敢说,我只记得目眩神迷地躺在那儿,望着夜空中的星辰移转,一动也不动。
    十八幅图画,十八则故事。我逐一数着。
    一开始,我两眼专注盯着一个场景,一栋住着两个人的大房子。我看见大群秃鹰掠过一片炽亮的肉色天空。我看见黄色的狮群,接着听见声音。
    第一幅图案开始颤动,活了起来。

    文摘

    版权页:



    晚上只有夫妻俩一起用餐,因为温迪和彼得进城参加一场特殊造型嘉年华去了,还传了视频回来,说他们会晚点回家,请双亲别等他们吃饭。此刻,乔治·哈德利坐在那里,出神地望着餐桌从它的内部机械装置吐出一盘盘温热的食物。
    “漏了西红柿酱。”他说。
    “抱歉。”一个细小的声音从餐桌内传出,接着送出西红柿酱。
    至于育儿房,乔治·哈德利心想,既然上了锁,便暂时伤害不了孩子们。任何事情,过了头都不是好现象。而孩子们显然花太多时间想非洲的事了。那轮太阳,他仍然能感觉到,它晒在他脖子上,就像只炽热的爪子。还有那群狮子,以及鲜血的气味。奇妙的是,育儿房能够捕捉孩子们的心念所发射的电波,然后创造出生动的影像来满足他们的所有欲念。孩子们想到狮子,就真的出现了狮子。孩子们想到斑马,就出现了斑马。要太阳,有太阳。要长颈鹿,有长颈鹿。要死亡,有死亡。
    这最后一项是个问题。他无味地嚼着餐桌替他切好的肉块。关于死亡的意念,温迪和彼得还那么幼小,不该想到死亡的事。或者,并非如此。其实这种事永远不嫌早,也许早在你明白死亡是怎么回事之前,你就曾经希望某个人死掉。例如,你两岁那年用纸弹玩具枪对着人猛射的时候。
    可是,像这样——在酷热的非洲大草原中——惨死于狮子的利牙,而且一再上演,似乎不像是玩笑。
    “你要去哪里?”
    乔治没回答莉迪娅,只是出神地朝育儿房悄悄走过去,一路让前方的灯微微亮起,接着在他背后熄灭。他贴着房门聆听。远远的,有只狮子在吼叫。
    他开了锁,打开房门。就在进门前,他听见远远的一声尖叫,紧接着一声来自狮群的狂吼,然后便安静下来。
    他一脚踏进非洲。几年来,他曾经无数次打开这道房门,发现里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大海龟、阿拉丁神灯、南瓜头杰克、怪医杜立德,还有从一轮无比真实的月亮飞跃过去的乳牛——这都是属于童话世界的各种奇妙事物。不知多少次,他看见飞马在幻化成天空的天花板上翱翔,还有宛如喷泉的红色烟火,或者听见天使的歌声。如今,却是炎热的非洲荒漠,一个在热浪中上演着杀戮事件的大烤炉。也许莉迪娅说得对,也许他们需要休息一阵子,远离这些幻境;对十岁的孩子来说,这些景致实在太赤裸裸了。运用想象力的训练来锻炼头脑是件好事,可是当孩子的幻想老是绕着某个模式打转……过去一个月来,他有好几次隐约听见远方传来狮吼声,甚至闻到它们那浓烈的气味一路飘向他的书房门口。可是他太忙了,没怎么放在心上。
    乔治·哈德利独自站在非洲大草原上。猎食中的狮群纷纷抬起头,注视着他。这场逼真幻境的唯一漏洞是敞开的房门,他可以从那儿看见他妻子在黑暗走廊的那端,像幅照片似的,出神地吃着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