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慢是美好的[平装]
  • 共1个商家     23.60元~23.60
  • 作者:伍迪?塔什(WoodyTasch)(作者),程存旺(译者),石嫣(译者)
  •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第1版(2012年9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6052856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慢是美好的》由东方出版社出版,是在与投资者、企业家、热爱土地的人和致力创造新生活方式的人深入交流的基础上,历时多年才完成的。《慢是美好的》中的《风土战争》则主要探讨的是我们与土地的关系以及非暴力问题。《返璞归真》将食物看作重新出发的起点,以降低理想与现实之间的失调关系。

    名人推荐

    伍迪?塔什才思敏捷,总能提出意义深刻的问题。他正在试图展现一种全新的、另类的资本操作方式,区别于资本越来越快、越来越大、越来越全球化的传统增值模式。数年来我一直强调我们需要培肥土壤、而不是简单地种植作物这一观点——“慢钱”与我的观点类似,强调培肥滋养经济的土壤。
    ——埃利奥特?科尔曼(Eliot Coleman),农场主,《新有机种植者和四季的收获》作者
    伍迪多年来一直在警告人们货币快速流通的危险,短视的贪婪将毁了长期的发展。最大化杠杆效应等玩弄数字游戏的垃圾手段正在冲击着有限的自然资源,在这种情况下,他向人们展现“慢钱”这一扣人心弦的模式,就好像营养丰富的堆肥一样。“慢钱”作为一种投资原则,可以很好地保护这个星球的财富,持续地传递给下一代。这本书很有必要读一读,它与贝里和舒马赫的书相匹敌。
    ——格雷戈里?怀特黑德(Gregory Whitehead),怀特黑德基金会主管
    这本书对于那些关注人类发展和地球的人来说十分重要。很少人能够时事物的本质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只有通过一切手段让货币满足土壤的需求,我们才能建构一个真正健康的经济。
    ——马克?芬瑟尔(Mark Finser),ESF社会融资主席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既让你觉得道理深刻,又让你觉得势在必行的思想,“慢钱”就是其中之一。钱是一个强大的工具,长久以来,我们都在用钱改造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至此,这个世界发生了许多改变,包括不健康的食物系统,没人知道他们的食物来自哪儿,是如何生长的。与食物系统这样重要的事物相脱离导致了许多灾难性的后果。我强烈期待可持续的本地食物系统能够帮助我们最新与食物系统衔接起来,而伍迪的书给我们这些从事可持续农业的人带来极大的鼓舞。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生活在“慢钱”的世界里。
    ——汤姆?斯特恩斯(Tom Stearns),丰收有机种业主席

    媒体推荐

    伍迪·塔什才思敏捷,总能提出意义深刻的问题。他正在试图展现一种全新的、另类的资本操作方式,区别于资本越来越快、越来越大、越来越全球化的传统增值模式。数年来我一直强调我们需要培肥土壤、而不是简单地种植作物这一观点——“慢钱”与我的观点类似,强调培肥滋养经济的土壤。
    ——埃利奥特·科尔曼(Eliot Coleman),农场主,《新有机种植者和四季的收获》作者
    伍迪多年来一直在警告人们货币快速流通的危险,短视的贪婪将毁了长期的发展。最大化杠杆效应等玩弄数字游戏的垃圾手段正在冲击着有限的自然资源,在这种情况下,他向人们展现“慢钱”这一扣人心弦的模式,就好像营养丰富的堆肥一样。“慢钱”作为一种投资原则,可以很好地保护这个星球的财富,持续地传递给下一代。这本书很有必要读一读,它与贝里和舒马赫的书相匹敌。
    ——格雷戈里·怀特黑德(Gregory Whitehead),怀特黑德基金会主管
    这本书对于那些关注人类发展和地球的人来说十分重要。很少人能够对事物的本质有如此深刻的认识:只有通过一切手段让货币满足土壤的需求,我们才能建构一个真正健康的经济。
    ——马克·芬瑟尔(Mark Finser),RSF社会融资主席
    每隔一段时问就会出现一些既让你觉得道理深刻,又让你觉得势在必行的思想,“慢钱”就是其中之一。钱是一个强大的工具,长久以来,我们都在用钱改造我们赖以生存的世界。至此,这个世界发生了许多改变,包括不健康的食物系统,没人知道他们的食物来自哪儿,是如何生长的。与食物系统这样重要的事物相脱离导致了许多灾难性的后果。我强烈期待可持续的本地食物系统能够帮助我们重新与食物系统衔接起来,而伍迪的书给我们这些从事可持续农业的人带来极大的鼓舞。我迫不及待地想要生活在“慢钱”的世界里。
    ——汤姆·斯特恩斯(Tom Steams),丰收有机种业主席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伍迪?塔什(Woody Tasch) 译者:程存旺 石嫣

    伍迪?塔什(Woody Tasch),是“慢钱”的主席,“慢钱”组织成立于2008年,致力将资本引入小型食品企业和可持续农业。塔什曾是企业家和风险投资家。他是“投资者循环协会”的荣誉主席和前任首席执行官。“投资者循环协会”是一个集合了天使投资人、私募基金、社会特别基金等的联合组织,已为超过200家初创阶段的可持续型企业引入资本。塔什还是支持落后地区发展的“社区发展基金联盟”的主席。他被Utne Reader称为“改变世界的25个远见者”之一。

    目录

    序言
    前言
    第一部分 慢钱
    第1章 慢钱
    第2章 侦察
    第3章 回到泥土
    第二部分 归零
    第4章 在世贸双塔的阴影下
    第5章 风土战争
    第6章 返璞归真

    序言

    在过去的300年里,经济一直都凌驾于人本主义和文化之上。尤其在最近的一个世纪里,资本主义在整个世界范围内已经成为带动文化和政治发展的动因。
    由于资本主义和世界经济的巨大发展,经济发展再一次被认为是一个永无止境的线性发展过程。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人们认为大自然能够提供无穷无尽的资源。但现在,我们亲眼目睹了这种观点所带来的环境灾难。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找出一种新的经济形式,在这种经济形式下人们知道怎样将一切控制在极限范围内,懂得如何尊重大自然,认识到一切都应以人为本,政治和人本主义应该凌驾于经济发展之上而不是相反。我们必须要发展一种与自然相协调的新型经济。若缺乏这方而的认识,我们的经济必将是超速失控的,在这种情况下,追求的是永无止境的消费和遥远的国外市场,而这一切必将极大地破坏国内市场、社会以及国民生活。
    慢钱有足够的潜力使资本退出永无止境的消费循环,同时也使资本不再只聚焦于市场,相反,它能将资本带入一种全新的经济形式,在这种经济形式下,人们关注的是商品的质量和人与人之问的关系,以及人与地球之问的关系。到底什么才是经济的基础呢?显然,经济发展的前提是肥沃的土壤。如果我们像使用合成肥料一样用钱达到目的,那么我们的经济增长必将只是暂时的假象,因为这种经济增长并不是建立在与地球和谐相处的基础之上的。但如果我们像使用农家肥一样用钱达到目的,我们则有可能创造一种建立在与自然长期和谐相处基础上的经济形式,同时衍生出一群新型投资者,他们拒绝一切违背人性的利益!
    毫无疑问,有些经不住利益诱惑的人则会说:“这就变成了其他的东西而不是经济了。面对许许多多的问题,新时代(New Age-y)的谈话并,不是对病人膏肓的现实问题的真正解决之道。”我完全赞成这种说法。这是一种新的经济,一种强调和谐和商品质量的经济,一种诚信、耐心、健康的经济,一种决定我们未来的经济。
    这本书中提出了一些关于经济的最根本问题。在这个金融体系异化得极其复杂的时代,我们需要极大的勇气来提出这些触及根本的问题。我们需要一些经验丰富和有远见卓识的人来解决这些问题。假如我们不能找到像和谐处理农产品、农民与土壤肥力之间关系的方法来解决投资问题,那么现在取得的虚假进步还能持续多久呢?解决这些问题的过程就是孕育一种全新的经济形式和文化的过程。
    卡洛·彼特尼(Cado Petrini)
    国际慢食协会创办人
    意大利布拉(Bra,Italy)

    后记

    由于资金正以空前的速度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因而空气中的氧气含量急剧下降,土壤肥力迅速降低,社会上文化现象也日益消失。
    许多年来,随着这种比喻逐渐形成,人们对这种问题的关注与良好祝愿也日益增多,我也开始思考应该采取的具体行动。
    正如之前许多论文中提到的一样,事情的发展都是缓慢的,所以有时候我的脚步也跟着停滞不前了。
    在完成了《返璞归真》(The Pursuit of Zero)这篇文章并将它分享给朋友、同事以及潜在的投资者时,我消楚地知道仪仅是依靠这篇文章就能唤醒人们的意识,并迫使人们建立一种新型的基金会几乎是不可能的。“9·11”事件之后,人们的反应各异。有人很紧张,有人很迷茫,但并没有人因此扩大了自己的视野,更没有开始反思一些问题。然而,当时在我看来,人们必须要站出来说句活、表个态,就像现在一样,即使只是说些祈祷的话,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定新的道路是否可行。
    在谈到祈祷或泛滥的仁慈时,人们就显得有些骄傲自大了。而在谈及要开创一种新的投资方式的理论,或建立一个新的基金会时,人们都觉得似乎有些不切实际。这些想法要怎样才能和现实中的资本管理联系在一起呢?另外,在我看来,思考将两者联系在一起的方法才是实际的做法。
    在过去的十儿年里,已经出现了许多社会投资的先驱和社会企业家。这些投资先驱和企业家不断尝试任务型、社会责仃型和兼顾三重责任的透明型投资,虽然也经历了巨大的艰难困苦,但他们并没有放弃,最终这些投资得到人们普遍认可,工业金融的指标也有所上升。但假如他们中途放弃了,相信他们会被经济增长这只拦路虎阻拦,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
    市场所遭遇的只能用守旧的而不是前瞻性的眼光看问题的压力对投资者来说无疑是冷酷无情的。假如没有一股特别的力量和视野,即一些人所说的非军事暴力行为,另一些人所说的务实理想主义(又或者是信托激进主义),转变资本市场的可能性将变得十分渺小,最终可能比堆肥的命运还要差,因为最终它们只能以宏观或微观的数字形式存在。所有一切的关系最终只能以交易的形式存在。
    这正是我们为什么需要史蒂文斯、拉佐尔、贝里、琼·古索(JoanGussow)、马勒、甘地、舒马赫和科尔曼等人,甚至足罗宾斯、塞林,甚至有时我们也会思考父辈所开的玩笑以及我们下一代某些时候所表现出的远见。让我们坚持不懈地奋斗吧!让我们将琼尼?米切尔(Joni Mitchell)吸纳进我们的队伍中来,参与我们的行动吧!“金钱使一棵棵树木被砍伐,使一座座大山逐渐变成了鼹鼠匠,使广大世界遭到人类籼暴的对待。”
    我们需要重新唱起文化之声,使广大商人重新倾听大自然的声音,学会与自然和谐相处,这样他们才能有新的未来。
    因为愚昧无知和狂妄自大的影响力远比我们所掌握的智慧、科技和金融能力大得多,所以如果我们不能把自己从愚昧无知的状态中唤醒,不能谦逊地处理与自然的关系,那么我们又怎么能既勇敢又具创造性地利用我们所掌握的财富去重新创造美好牛活呢?
    当我在前言中提到我们应该少听从经济学家的意见而多听听诗人、农民等人的声音时,这种想法并不单纯只是我个人的喜好,也不是我的白日梦。肯尼迪认为国家调控是对经济发展的有效调节杠杆。现在,我们所需要的是一些既不是政府计划又不是经济公式所能提供的东西。再一次用布什总统的话来说,我们需要的是“一种看世界的新方式”。我们需要一种能与消费主义和市场狂热现象相对抗的力量,但这种力量只有依靠个人才能产生。作为一个城市的居民,人们每天醒来关注的是空气和水的质量,关注的是社会的公平公正,而作为一个投资者,人们关注的是怎样避免受到通货膨胀的影响,怎样减少医疗保健费用,以及在中国从未在新闻中出现过的城市对水泥厂的投资能带来多大收益。只有当“居民的本我”与他们的“投资者身份”相互结合时,这种力量才能出现。我希望慢钱能有利地促进这种力量出现,增加现实生活发生改变的可能,并且能以一些切实可行的新方法来重新部署各种投资。
    我希望我的这种想法能得到大家的支持。
    我们已经创立了一个关于慢钱的新型非政府组织,这个组织的资本主要是55个独立资本家和两个基金会提供的原始资本。这个慢钱组织的主要任务包括:
    ·支持致力于提高土壤肥力、发展适度规模的有机农场和小型食品公司的发展。
    ·鼓励各种基金会积极的捐款,促进支持可持续农业和地方经济发展的任务型投资。
    ·以环境承载能力为基础,高度关注普通民众的根本利益,充分结合各地的具体特色、文化和生物的多样性,努力为下一代制定出社会责任投资的一些策略。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我们现在正努力创建慢钱机构,用于商讨地方粮食系统投资的具体策略。我们正在进行实地研究,并且致力于创立一个慢钱投资组合模型,我们希望2009年时能创立第一个慢钱基金会。我们正在创立慢钱联盟,它的成员包括一些地位较高的食品公司企业家、农民、投资者和慈善家。我们正努力为一个有8万会员、致力于支持地方性粮食体系和保持生物多样性的慢钱基金会筹集资金。
    我们的工作都是在经过与那些有意或无意探寻一种新的发展模式的金融家多次协商讨论之后,在许多相关企业家的共同努力下才得以开展的。一个在华尔街工作的金融家朋友约翰?富勒顿(John Fullerton)十分肯定地说道:“资本的主要目的就是维持生命。”在与农民、企业家、基金会官员、财富的继承者和慢食公司的职员进行讨论时,你感受到最多的应该就是大地母亲重新开始一切的无限活力和可能性。(在这儿,我所说的是每两年在都灵举办的活动,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上天热情的招待。)
    作为企业精神和产业金融精神最重要组成部分,文化复兴以及对土壤来说最重要的生物更新,都是我们应对周围甚至整个中国发生的一些事情所必然采取的措施,有人甚至称它为“免疫性措施”。在过去的几千年里,中国的文化发展都是围绕儒家思想中统治者提倡的秩序而展开的,然而在20世纪,中国却相继受到了消费主义思潮和融合了资本主义的新消费主义思潮的猛烈冲击,接着我们的世界就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如今的世界就是一个高产出、高增长的怪物,没有人能真正理解它。大量中国人都带着他们的资金涌人了市场。
    流通VS.渗透
    单一种植VS.多样性
    交易VS.关系
    利益VS.肥力
    以牺牲环境的净化功能、生物的多样性、各种关系以及土壤的肥沃性去换取商品的流通,实现交易的达成以及收益的增加。而且我们还在继续牺牲这些东西,牺牲的强度是如此巨大,以至于人们从来都没有想到要注意一个度。但是现在,我们的文化已经变成了投机者的文化,我们豪赌的时间越长,获胜的可能性就越小,因为时间越久,我们就越难以控制住自己不去参与这场赌注,就越难以控制住自己不以我们固有的方式去参与这场赌注。 我们即将失去的究竟是什么呢?钱吗?但似乎我们的钱是无限的。土壤吗?又有什么东西会比土壤还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
    《圣经》中将人们的生命描述为从泥土到泥土的过程,有时我不禁怀疑人们对从泥土中衍生的生命力的喜爱是不是可以更直接一些呢?又或者以追求不断进步及发展现代农业的名义,我们可能早就迫不及待地将我们能利用的都加以利用了,至于不能利用的我们则采取弃之不顾的态度。
    2008年9月的Ode Magazine在一篇文章中引用了多尔的“能源是任何市场的母亲”①这句名言。约翰·多尔(John Doerr)对可再生能源及清洁技术有浓厚的兴趣,因为它们能带来巨大的经济收益。同月,《纽约时报》也刊登一篇文章,在这篇文章中经济版记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Friedman)为技术创新辩解,他认为技术创新是国家繁荣的关键所在。他说道:“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是怎样增强我们改革创新的能力,这也是我们最重要的竞争优势所在。”②他提及的创新是麻省理工式的仓q新,是硅谷式的创新,是“所有市场之母”式的创新。
    这种说法很好,而且也很重要,但这远远不够。因为创新需要无限的活力去追求,但除此之外,还需要一种截然不同的敏感性,一个治疗方案,一个培育方案以及一种与家庭、农场、社会和谐相处的关系。若是没有这种和谐相处的关系,世界上所有的交易和创新活动最终都不会给人们带来持久的财富和福祉。
    这样的观点既不能说我就是一个勒德分子(Luddite),也不能说我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尽管我惊讶地在蒙哥马利的最新著作《肮脏:文明的消退》(Din:The Erosion of Civilizations)一书中发现了他竟引用卡尔·马克思的人类的不断进步是以“抢夺土壤资源”为基础的观点。
    这种观点并不意味着我反对技术革新和科技,甚至是反对经济发展的高速度。我真正反对的是大卫·奥尔(David Orr)提到的以破坏自然为基础而建立起来的市场以及获得的财富。另外,我想强调的是我们不仅要充分认识到我们应该而且还要积极致力于保护自然,在一定程度上恢复缓慢的发展速度,以及将各种有益成果变成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假如有人要为创新辩解,那么必定也要有人站出来为食物、农民、一定程度上的缓慢发展速度和土壤辩解。
    在辩解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支持地方性经济,支持生物的多样性。我们必须支持小型企业。我们有时候还必须有超越前生命周期而进入诗化发展阶段的意识(前生命周期是最近出现在营养学和保健品行业的一个流行词汇)。
    最后,我们还必须要保护蚯蚓。
    最后,我还要再一次提到书中前半部分的一句话,即“麦当劳的停车场毫无美感可言”。这句话对一些读者来说可能极富讽刺意义,但对另外一些读者来说却可能是非常精辟的言论。
    利用市场的力量以降低某些食物价格其实是个不错的做法,尽管更好的做法是降低新鲜、健康的食物价格。另外,改善餐厅的环境,在(2hezPanisse和Blue Hiu这样的餐厅用餐也是不错的选择。但是上述两种做法的好处并不够完美,就像资本主义制度也不够完美一样。因为在享受慢食时,我们怎么可能容忍资本仍在全球范围内飞速流通,投资一些文化单一的公司呢?如果柏拉图复活,我相信他肯定不会认为精心烹饪而成的昂贵的野鸡肉和麦当劳价廉物美的“巨无霸”汉堡是美味的食物。
    为了能在这两个极端中间找到一个平衡点,为了找到一条更有利于可持续发展、更能满足人类长久生活要求的新道路,我们就必须找到进出网络世界的道路,然后将尽可能多的资金重新用于现实世界的投资,因为只有在现实世界中资金链才能以一种更为真实、诚实、有效的方式运行。(谁能知道Sky电视台Great Game Show的主持人会给一个表演留多长的时间?)

    文摘

    版权页:



    插图:



    ?20世纪60年代,一股伯克希尔?哈撤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的股份估价是8美元,而2007年则增长至10万美元。
    ?1968年米基?曼特尔(Mickey Mantle)打完一季比赛能获得10万美元,而2007年罗杰?克莱门斯(Roger Clemens)每打一场球赛就能获得2万美元。
    ?1982年全球亿万富翁只有12人,2000年增加至298人,2008年则增加至1125人,而且他们的资本净值达到了4.4万亿美元。
    ?自1980年以来,美国的贫富差距扩大了一倍,创20世纪20年代以来的历史新高。只占美国人口总数0.1%的富人所占有的资产基本相当于底层近50%人民的收入总额,他们是美国平均工资最高的人群,相当于底层工人收入的440倍。①在中国,占总人口数10%的富人占有的私人资产超过了全部私人资产的40%,不平衡现象正日益扩大。②在全球范围内,只占全球人口总数2%的富人所占有的财富超过所有家庭财富总额的一半。
    ?美国的基金资产从1980年的320亿增加到现在的5500亿。
    ?美国每年风险投资行业的投资额在20世纪80年代为30亿,2000年则增加至100亿,这是其发展过程的一个高峰。自此之后,每年的投资额都保持在200亿左右。这些资金主要投放于50万家新兴企业中的3000—4000家高科技企业。这也就是说,投资的主要是一些具有成为“下一个谷歌”发展潜力的企业,而且在经过几年的资本市场运作之后其资产总额有望增长到数十亿。
    ?每秒我们下达的电脑指令达到数十亿条,而到2015年,每秒下达的指令将在10兆条以上。
    以此类推,火箭的航行速度将日益接近能够摆脱地球重力作用的速度,而这其中的原因和下达的指令也有一定的关联。以风险投资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即将蓬勃发展。但这只是日益加速发展的全球金融市场的一小部分。
    随着电脑的运用,衍生出金融化的一个新层面。正如1950年在空间科学的发展状况下,人们终于得以进入太空并对其进行研究一样,一种以资本定价和期权理论,及价格波动模型(price and volatility models)为主要内容的新数学模式将金融发展带入了一个迄今为止还尚未被开发的,以无限利益为主要特征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