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商业时期的爱情[平装]
  • 共1个商家     11.20元~11.20
  • 作者:铃铛(作者)
  • 出版社:宁夏人民出版社;第1版(2007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7035763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商业时期的爱情》从女作家特有的视角与感觉,倾情演绎了六个不同人物的不同故事,既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具有极端的现代感,同时赋予了理性的思考,可读性极强。

    作者简介

    铃铛,本名孙侠,山东人,大庆石油学院工学学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工商管理硕士。曾做过石油工程师、合同制专业作家、酒店、农业和石油开发公司经理等职。出版有诗集《铃铛爱情诗》《最后的诗歌》《女神的合唱》,小说集《铃铛爱情小说》、散文集《铃铛爱情散文》,长篇小说《外面的世界》《淘金时代》等七部著作,并多次获省、部级以上文学奖。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为北京某公司经理。

    目录

    结婚合同
    别拦,让我堕落
    一个丈夫加N个情人
    累死拉倒
    商业时期的爱情
    追求死亡

    文摘

    结婚合同
    那还是年初的事了。肖特和舒魅在领结婚证的同时,私下签订了一份合同,内容写道:“肖特和舒魅结婚后,可以共同进餐,但不能同寝,违者将被处罚人民币六十万元。待舒魅在单位分到楼房后,俩人离婚,届时合同正式无效。”
    和肖特无数次揣着皱皱巴巴的破执照与客户订合同不大一样,他与舒魅的这份特殊合同使他觉得有点儿喜兴味道。在场的公证人是他们的好友,警官英芒和无业者韦能。
    反正我也这德性,没救儿了。索性就为舒姐牺牲和奉献一回。肖特拍拍自己裸露在外的一根根排骨,细长的脖颈将脑袋托得摇摇晃晃。
    哟,你可别赖上我。舒魅细嫩的小手将肖特推得踉踉跄跄。
    “我说嘛,早就该分远一点儿。这一个女人跟几个男人整日搅和在一块儿,迟早要出事儿的。”韦能耸立着撼也撼不动的强健身躯,总能制造出点谬论或真理。其实,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哪样更搅和。
    英芒开怀大笑,几乎前仰后合:“好。这回我可有宽敞地方睡觉了。”英芒是一个从来都不回自己家睡觉的人,逮哪儿睡哪儿。
    四个人走出户外,来到一家小酒馆,叫了涮羊肉,舒舒服服喝了起来。嗯,挺好吃。舒魅将大块带着红迹的羊肉填入口中。
    “哎?舒姐,不是忌羊肉吗?”肖特冲舒魅说。
    “难道,女人就不可以强身健体?”舒魅反击。
    “得,别健了。再健更没人整得了你了。”韦能将半啤酒杯的白酒一仰而尽。
    英芒笑笑,只顾往舒魅碗里夹羊肉。
    舒魅常常会想起第一次相识肖特的场面。也是这样的小酒馆,韦能介绍她与肖特握手。他披一件肥大的仔装,手心温柔,整个儿地温文尔雅。曾是司法局公证律师,最早一批跳入商海里游泳的勇士。三个人喝了三壶酒,足有三斤,喝得兴致勃勃。那时英俊的警官英芒尚未进入故事。
    “这年头,都不易。你们俩都未婚,对付一起算了。不像我,打了钢印的自行车,只能凑合骑。”韦能的语言不知是不是酒精的缘故。
    “我嘛,充其量是个流浪汉,不能连累别人。人家舒姐,可是堂堂正正的工程师。”肖特摆手的同时喷出一口呛人的垃圾。
    舒魅满脸焦急,她扶肖特到外边,捶着他后背,任他把积郁太久的垃圾挥洒干净。待肖特打扫完正回返,舒魅感到手掌上突然袭来一种柔软的物质,才知道是肖特的手。相互看不清面孔,只能听到战栗的心跳声。舒魅迅速抽身回到酒馆,发现韦能倒在大堆排泄的垃圾中。她将他沉沉的头颅托起,听到的是韦能近乎呻吟的叫唤:“舒姐……姐……”
    已经记不清三个人都谈了些什么,并非伤心的事。以后,在舒魅窄小的宿舍里,她同样承担起了抚慰这些间或要喷洒酒精者的重任,没有怨言,已成习惯。直到英芒闯进来加盟,也丝毫没有改变。这也许正是他们全比她年龄大却毫无例外地都称她为姐而不是舒魅的原因。
    英芒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是每日匆匆忙忙地为别人办一件又一件的事。同样的饭局后,舒魅提出先撤,有急事。正好英芒也有急事,你们就一起急去吧。韦能半睁半闭晕乎乎的双眼,朝他们挥挥手。那我也要走,肖特瞪大了血红的眼睛。你,陪能哥继续喝。韦能按住他。
    舒魅坐上摩托车后座,搂住英芒的腰,猛然触到了腰间坚硬的东西。枪,一定是手枪,舒魅心中一阵兴奋。摩托车风一般向前急驶。
    “瞧,没火了。我今天怎么这样紧张,真邪门儿。”英芒笑嘻嘻地将摩托车叉在路口。
    这样,舒魅的急事没有办成,被英芒劫持到了他的急事里。他们将摩托车推到体育场绿色的草坪上,全都抛掉了急事儿,聊起天来,绘制出了初恋般的一幅风景画。英芒的BP机呼叫了一个下午,他置之不理。
    那是些异常难得的日子。肖特、韦能、英芒稍有空闲,就要到舒魅的小屋里来喝一顿小野酒。在此他们可以喝得天昏地暗并胡说八道,无所顾忌。哪怕是开只有男人才开的玩笑,也用恶毒的语调玩笑舒魅,她都不吭声地微笑,这种表情令你无法再施加什么更进一步。只有谈到她的专业时,舒魅才眉飞色舞地滔滔不绝。肖特是学政法的,韦能是学新闻的,英芒毕业于警官大学。他们惊异于面前这个鲜活并不失美丽的女子竟是一个计算机工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