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金融战争[平装]
  • 共1个商家     11.32元~11.32
  • 作者:顾子明(作者)
  •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第1版(2008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80228930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金融战争》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涨跌之间,风云变换。庄家散户,剑拔弩张。金融战争,鹿死谁敀?被喻为银行证券从业者指路明灯的商战小说扛鼎巨作:《金融战争》!
    在当今股市的低迷与震荡中,能够有这样一本书让读者们更加直观地了解证券的银行业,这样的书是可以成为股民以及想进入证券银行业的求职者的一盏指路之灯的。
      ——原辽宁省证券总公司副总裁 陈光伟

    媒体推荐

    在当今股市的低迷与震荡中,能够有这样一本书让读者们更加直观地了解证券银行业,这样的书是可以成为股民以及想进入证券银行业的求职者的一盏指路之灯的。
    --原辽宁省证券总公司副总裁陈光伟

    目录

    一、一箭双雕
    二、初生之犊
    三、处心积虑
    四、狼狈为奸
    五、暗度陈仓
    六、分道扬镳
    七、恃强凌弱
    八、吃里爬外
    九、鸡飞蛋打
    十、徒托盛名
    十一、魔高一丈
    十二、顾此失彼
    十三、各怀鬼胎
    十四、事与愿违
    十五、两败俱伤
    十六、自导自演
    十七、一念之差
    十八、一线生机
    十九、作茧自缚
    二十、吉凶未卜

    文摘

    一、一箭双雕
    孟振荣匆匆赶到白天鹅宾馆,刚一走进大堂门口,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腕上戴的黑面精工表,时间才七点十分,离八点的上班时间还有整整五十分钟。
    这是公司从解放南路的一座二层小楼搬迁到白天鹅宾馆上班的第一天。孟振荣居住在江对岸江南西路的公司宿舍,由于掐不准具体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准时赶到新的上班地点,所以一大早就匆匆启程,结果几乎早到了近一个小时。
    既然是来早了,孟振荣索性先到外面找了一家小食店,要了一碗及第粥,又要了一碟牛肉拉肠。吃完后又看了看表,指针也才指到七点二十七分,时间还很充裕。于是又来到白天鹅宾馆大堂附近的洗手间,将一身西装革履的行头再次梳理了一遍。
    这身西服可是公司为了到新的办公场地办公,给每一位员工特别定制的。料子全部从意大利进口,制做师傅则是从香港那边给专门请过来的。公司为此在每一位员工身上可是投了血本,连工带料,每个人一共两套,合计每人是3750元。这笔钱在1991年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当时在中国人心目中的财富观念就是万元户。公司愿意在每一位员工身上投入如此一笔巨资,完全是从公司业务的性质和角度出发。对于一家投资公司来说,有没有实力,首先就得体现在每一位员工的精神面貌上面。说白了,就是在每一位员工的着装打扮上面。尤其是近来越来越多的中外投资商前来公司洽谈投资业务,公司既然将整个业务机构从一座显得过于陈旧的二层小楼里般出来,进驻到远近闻名的白天鹅宾馆。员工的着装打扮自然不能被忽视了,这可是关系到公司整体形象的大问题。再说公司这些年经营业绩一直不错,在员工身上花这一笔钱,也算是公司为了犒劳员工而作出的一项福利性投资吧。
    孟振荣来到洗手间,在洗漱台前对着镜子仔细地照了照,发现头发有点儿零乱。打开水龙头,在手上沾了一些水,再用手将零乱的头发仔细地梳理整齐。又从旁边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将手上的水擦干尽,随手再整理了一下有点歪向右边的领带。这条金利来深蓝底方格领带,可是孟振荣昨天专程跑到环市路的友谊商店买的。孟振荣不太喜欢公司发的那两条黑色领带,而且也觉得大家都戴相同的领带,太缺乏点个性。因此不惜将当月的奖金,一共是365元,一下子为自己配置了两条金利来领带,另一条是深蓝底小圆点的,准备时不时换着来戴。
    一切整理完成以后,孟振荣再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七点四十五分了,于是来到了大堂电梯旁,站在一旁等电梯。这时,一阵急匆匆脚步声由不远处传了过来。孟振荣下意识地扭转头往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位身穿白色绣花上衣,下穿一条紫色长裙的姑娘带着小跑般的步伐向电梯方向冲了过来。姑娘刚一赶到,电梯门正好开启。由于正好是上班时间,一共有十来个人同时挤进了电梯。孟振荣被挤在一个角落里,但还是抓住时机,透过人头的缝隙偷偷地打量了一番这位姑娘。姑娘眉清目秀,齐肩短发,皮肤细嫩白净,一双大眼楚楚动人。快到公司的办公楼层时,姑娘的眼神向孟振荣的方向扫了一下。孟振荣不由自主地赶紧将脸稍微地扭了一下,以避免与姑娘的眼光正面接触。尽管如此,孟振荣还是觉得姑娘的目光犹如一道寒气逼人的电光,使他浑身不由自主地抽搐了一下。随后就是一种莫名其妙的压迫感,感觉到一股盛气凌人的气势正在向他压过来,即压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又令他砰然地心跳加速而手足无措。正好到了公司所在的楼层,孟振荣走出了电梯,电梯门在他身后很快就关上了。孟振荣回头看了一看,走出电梯的只有他一个人,那位姑娘一定是在这层楼上面的某一层办公。一连几天,孟振荣都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与这位姑娘不期而遇。其实,哪里是不期而遇呀,分明是孟振荣有意无意地在此等候才更为的确切。
    1977年恢复高考时,孟振荣从上山下乡的农村考上名牌大学经济系。1982年春毕业以后被分配到了刚成立不久的中融投资有限公司工作。从上大学算起,现在已经是整整13个年头了。不管是在大学,还是在公司,还从来没有一位姑娘能使孟振荣为其如此投入而倾心,为其朝思暮想而失眠的。如今这位不期而遇的姑娘的确是让孟振荣动心了,还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亢奋和冲动。一个念头很快由此而生,他想了解这一位令他心动的女孩子,更想接近她,追求她。
    这个星期过得是特别的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星期天。本来这个星期天已经约好,与同寝室的方智平,以及另外两位朋友一块到二沙岛打乒乓球,连球台也事先租好了。方智平1998年毕业于名牌大学会计系,分来公司后,在财务部任会计。临近中午出发时,孟振荣突然改变了主意,对方智平说:“今天我有点急事要去办,就不去打球了。”方智平说:“哎,不是早就讲好了么,怎么临时变挂了?太不够意思了吧。”孟振荣不好意思地说:“实在是抱歉得很,真是有急事。要不这样,改天请你吃饭,算是将功不过行了吧?”方智平这才将口气缓和了下来:“那就这么定了,可别再反悔了,啊。”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方智平已经急匆匆地出了门口。孟振荣突然想起一件要紧得事情,跟在后面追出了门口,大声冲着远去得方智平喊道:“哎,记住,回来时记得买把拖把回来。”
    孟振荣其实根本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是今天见不到那位让他心仪的姑娘,觉得心里堵得慌,也就再没有任何的心思去打球了。方智平一走出房门,孟振荣就躺在了床上,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开始是想那位姑娘到底是在什么单位工作?是干什么的?想着想着,又想到了自己这些年的种种不顺心的事情。1982年毕业至今,已经整整9个年头,在公司里连个一官半职都没有混上,还是投资部里一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每天就是上班下班,有时甚至连自己也仿佛觉得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物,或者是一个在别人眼里完全透明的东西,存在与否都不会引起人们更多的注意和关注。不但没有进入公司领导的视野,甚至在公司一般人的眼里,也只不过是一个具有名牌大学毕业文凭的普通员工而已,根本没有任何的过人之处。按照如今这种状况,个人的前途看来是没有什么指望的了。如今这位姑娘的突然出现,到使孟振荣的生活开始增添了几分斑斓而绚丽的色彩。至少在个人问题上,似乎有了点点的盼头和期待。虽说如今还全都是自己的一相情愿,在做单相思的白日美梦。但总算是有了一个目标了,一个可以让自己尽力去争取,让自己努力发挥的人生目标了。想着想着,孟振荣两眼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逐渐进入了睡梦之中。
    孟振荣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方智平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全然不知道。连晚饭也没有吃,但总算是把这一个星期的欠睡,都在这一天给全部补回来了。大清早天还没亮,孟振荣就醒了过来,看了看手表才五点多钟,又接着迷糊了片刻。突然想起今天是星期一,整个人一下子完全清醒了过来,赶紧起床准备上班。孟振荣看了看对面床上的方智平,见他还在梦乡之中,只好轻手轻脚地收拾,以免将方智平给吵醒了。但不知是怎么搞的,越是怕出事,这事反而是偏偏发生了。一不小心将放在地上的洗脸盘给踢翻了,“哐”的一声响,在清晨的宁静气氛中显得特别的响亮,连孟振荣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方智平有点不耐烦地说:“孟振荣,这六点钟还不到,你又折腾什么啊。”孟振荣十分抱歉地回答:“对不起,对不起,马上就好。”一边说,一边赶紧溜出了房间。
    还不到七点钟,孟振荣就来到了沙面。还是同上星期一那样,先是在那家小食店吃完了早餐,又到白天鹅宾馆大堂的洗手间整理了一番仪容仪表。还不到七点半钟,孟振荣就迫不及待地来到电梯前等候了。孟振荣站在一个各进驻单位的指示牌前面,看看到底有那些单位在自己公司的楼层上面办公。自己公司是在21层,上面楼层的公司有……。正当孟振荣聚精会神地往上看的时候,背后有一中年妇女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小孟,在看什么呢?”孟振荣回头一看,原来是公司行政部的副经理钟惠萍。“钟姨,怎么旅游这么快就回来了。”钟惠萍回答:“不就一个星期么,一转眼不就过去了。”
    孟振荣刚张开嘴又想说点什么,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他身边响了起来:“钟姨,你们也搬到这里上班了吗?”钟惠萍回答:“哎哟,原来是小肖呀,怎么,你也在这里上班?”姑娘回答:“是啊,我们公司搬到这里已经快三年啦。”这时电梯正好到了,孟振荣强先一步上了电梯,随后用右手的食指紧紧地按在电梯的开门键上,等钟惠萍和那位姑娘上了电梯以后,赶紧按关门键。说也巧了,今天电梯里一共只有七个人。孟振荣趁着钟惠萍与他的梦中情人交谈之际,又好好地在一旁仔细的打量了姑娘一番。
    女孩子个头不算太高,大约1.6米。齐肩短发,身材曲线分明。今天穿了一条浅粉红色印花连衣裙,上身有点紧身,使高高隆起的胸部将衣扣给绷得紧紧的,几乎要将第二和第三颗衣服扣子给绷开了。姑娘这身装扮,走起路来有一种左右摇摆的飘逸感,甚是迷人,更让孟振荣为之销魂。女孩子的皮肤颜色尤其的白,在广东这种烈日炎炎的气候当中,居然还能拥有这等的白皙皮色,在一万个里头恐怕也找不出一个。孟振荣到是没留意两个人在谈些什么,电梯就到了20层。临出电梯之前,姑娘向钟惠萍叮嘱了一句:“有空到22层来玩。”,这句话到是让孟振荣听了个一清二楚,还把姑娘姓“肖”也给熟记了下来。
    刚到中午吃饭的时间,孟振荣赶紧将事先让快餐店送上来的两盒盒饭拎上,往钟惠萍的办公室走过来。见办公室里只有钟惠萍一个人,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外出吃饭。孟振荣赶紧走上前:“钟姨,你的午饭我已经给准备好了。”说着将盒饭放到了钟惠萍的桌子上。钟惠萍用略带疑问的眼光看了看孟振荣:“今天怎么这么有心,主动请吃饭啦?不过要请也得像点样子才对吧,请吃盒饭可不是你孟振荣的风格。”孟振荣略带歉意地说:“中午时间太仓促了,改日一定请你到食为鲜吃生猛海鲜。”钟惠萍眉开眼笑:“说定了,可不许食言。看你今天如此爽快,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有求于我吧。”孟振荣有点不好意思:“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是刚从海南岛旅游回来嘛,怎么样?向我介绍一下。”钟惠萍若无其事地答:“就这么回事,反正是阿爷给钱,不去白不去。你不是在下一批也要去吗?”孟振荣其实有点言不由衷:“是啊,所以我才事先向你了解一下行情啊。”此时,电话铃声响了。钟惠萍赶紧接电话:“喂,哦,是小肖啊,哦,我现在正吃着呢,下次吧。”钟惠萍放下电话对着孟振荣:“是今早在电梯上碰到的小肖,约我出去吃饭呢。”孟振荣赶紧接上话题:“看样子你跟她很熟啊。”钟惠萍不以为然:“我老公在她父亲手下做办公室主任呐,当然是熟的了。”孟振荣心情急切:“你老公不是在市中行工作吗?”钟惠萍不假思索:“对啊。她父亲就是市中行的肖常峰行长啊。”孟振荣又问:“那她叫什么名字啊?”钟惠萍这才有所醒悟:“你不是看上了这位姑娘了吧,让阿姨帮你牵牵线?”孟振荣不好意思地:“不,不,绝对没有,只不过是随便问问,随便问问而已。”孟振荣有意看了一看手表:“时间快到了,得回去上班去了。”孟振荣赶紧从钟惠萍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生怕钟惠萍再穷追不舍地追问下去。
    整个下午,孟振荣内心都无法平静下来,有时就坐在那里发呆,脑子里则乱成了一团,一阵欣喜是一阵忧愁:“没想到这如花似玉的姑娘居然就是市中行肖行长的千斤,难怪平日里总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神态。……”“自身的条件实在是不足挂齿,与人家相比更可以说是丢人现眼,拿什么来打动这颗貌若冰冷的心呢?……”孟振荣就这样胡思乱想地过了整整一个下午。临下班之前,方智平来电话问:“今晚市二宫放美国大片北非谍影,一块去看吧?”孟振荣略带伤感地答:“嘿,没劲啊,……,还是改天吧。”方智平追问:“你不是老早就说要看这部电影的吗?怎么,又变卦了?最近这几天你怎么总是这么颠三倒四,反复无常的,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孟振荣不知如何回答才好,有点无可奈何地:“一言难尽啊,老弟,以后再找时间聊吧。”说后就挂上了电话。
    回到宿舍以后,天已经开始转黑,方智平显然是自己去看电影了,房子里就剩下了孟振荣。孟振荣刚才在回来的路上,在一家路边的小食店里,对付地吃了一碗牛腩粉,这晚饭就算给解决了。洗完澡以后,也才到了七点四十六分。实在是不知做什么才好,孟振荣只好早早上床算了。躺在床上的孟振荣更是辗转反侧,根本无法入睡。脑子里仍在不断地转悠着:“如何在肖姑娘身上找出一个突破口……?”“这件事情对自己,以至于今后的前途和事业,都是太重要了……。”“弄好了,成为市中行行长的成龙快婿,可能从此得以扭转自己今后一生的命运……。”“弄不好,得罪了别人,后果到底会是怎样……?”“算了,还是不去想那些背气的倒霉事情吧……。”“对了,何不从肖姑娘父母亲这方面入手呢?这就叫做迂回包抄,投石问路嘛。讨老人家喜欢的两手,自己还是绰绰有余有的,不就是嘴巴甜一点,手脚勤快一点嘛。这正是自己的长处,在家里时,父母就特别喜欢自己的这一点……。”孟振荣似睡似醒,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