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2012年度中国最佳科幻小说集[平装]
  • 共3个商家     21.00元~21.60
  • 作者:吴岩(作者),韩松(作者),等(作者)
  • 出版社:四川人民出版社;第1版(2012年2月17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220087554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韩松主编的《2012年度中国最佳科幻小说集》内容介绍:以前,许多外国人不知道中国还有科幻,以为中国这样的国家不可能存在自由的想象,现在,他们对中国科幻的兴趣正迅速上升。甚至有人认为,世界的未来在中国,而要观察中国的未来,就要读中国人写的科幻。值得关注的是,著名主流文学评论家张颐武主编的“全球华语小说大系”中,专门有一个科幻卷。

    目录

    2012年的科幻创作与阅读
    高维度渗透 碎石
    汪洋战争 何夕
    雷峰塔 因可觅
    以太 张冉
    世界末日……来了……还是没来啊 飞氘
    无尽的告别 陈楸帆
    夏娲回归 王晋康
    钟声 郑军
    杀死一个科幻作家 夏笳
    火焰风暴 迟卉
    在冥王星上我们坐下来观看 宝树
    末日之旅 江波
    彼岸可及 星河

    文摘

    再看仔细点,赤裸的肌肤隐隐散发出一层暗红色的辉光,特别是四肢,活像刚从蒸笼里端上桌的大闸蟹。夏后忍不住举起手闻闻,真的有股烘烤过的味道。
    “我……”
    “来啊!”女孩那同样泛着红润光泽的身影一晃就消失在灌木后。夏后头晕目眩地站了片刻,忽听不远处传来草丛的刷刷声,有人大声吆喝,似乎正带着大队人马上来察看。
    夏后浑身一激灵,猫下腰就跑。他一口气跑过灌木,爬过一片岩石,茂密的柏树林就在眼前。越靠近林子,地面越不平坦,东一个坑西一道沟。这些凹陷处被草甸覆盖,又刚下过雨,潮湿冰冷。夏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跑着,淤泥、草叶沾得满脚满腿都是,身上到处是被锋利的叶片拉出的小口子,他这辈子还没如此狼狈过。但生死事小,失节事大,要是被人看见他宅了二十几年的赤裸身体,真比死了还惨。
    眼看就要跑到石墙,夏后深吸一口气,发力猛冲。突然斜刺里跳出一人,从后面死死抱住了他的腰,两人一起向前扑去,哗啦一声跌入草丛深处的坑里。
    这个坑至少有一米深,虽然坑底铺着厚厚的一层草垫,但夏后面朝下直摔下来,仍然摔得眼前发黑。那人的身体从上面压上来,冲击力压得他一声都发不出来。那人继续紧抱住他,一手捂着他的嘴,在他耳边说道:“嘘……他们追上来了!”正是那女孩。
    坑上的草丛反弹回去,自然而然遮住了坑口。夏后不知来的是谁,但第一,自己的状况极不自然;第二,这女孩似乎也不像坏人,那么必然追上来的人就有问题;第三,背上传来炙热的肌肤赤裸相贴的感觉,让他还能说什么呢?他点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出声,女孩才慢慢收回手,不过仍然趴在他身上不动。
    坑里草木被水浸透了,有股泥腥和腐败的味道,偏偏鼻子边却隐隐有股少女的香味,夏后一时恍如梦中……
    那女孩却一直支着耳朵听。山坡上的风吹得蔓草刷刷刷地起伏不定,柏树林方向却少有声音。须臾,传来嚓嚓嚓的脚步声,偶尔有兵刃相交的叮当声。这些人小心地散开,大概正以一个扇状队形向前摸索。有人嘟囔着什么,女孩既听不清,更听不懂。她身下的夏后却战抖了一下。她无声地低下头,把耳朵凑到夏后嘴边,听他低声说:“他们要刺草丛……”
    戳……戳……果然传来长枪刺穿草丛的声音,偶尔还有人骂骂咧咧地用刀乱砍灌木,一路清扫过来。夏后觉得那女孩的心怦怦乱跳,一下一下撞在自己背上。这感觉真怪异,在极度迷惑、茫然与恐惧之中,他居然闪过一个念头,就此过一辈子也不错……
    女孩垂下来的头发搔得他鼻子发痒,张嘴就要打喷嚏,慌忙用手拼命捂住。女孩从他身上悄无声息地滑下来,指指对面,自己慢慢往后靠。她退到坑边,又俯下身,侧身贴着坑壁。
    夏后立即明白她的意思。坑深一米,如果对方枪够长,就能刺到坑底。但坑宽两米,两个人分开贴紧坑壁,才有可能躲开对方的试探。他也学女孩的模样靠着坑壁侧躺,只觉得坑壁冰冷潮湿,浑身止不住微微战抖起来。
    覆盖在坑口的草大半已枯黄,光透过来,变成一种暖昧的暖黄色。对面的女孩侧身躺着,光投射在她身上,泛起一层乳黄色的光辉。她那深刻的脸线突出于灰暗凝重的背景之上,柔美和刚毅这两种截然相反的神情同时浮现出来,让她看上去既美艳又诡异,夏后只觉得口干舌燥,不敢多看,便抬头盯着头顶的草盖。
    嚓嚓……刷刷刷……搜索逐渐接近泥坑。夏后的心又开始狂跳,用手捂着口鼻,身体用力往下压。刚才还嫌坑底的腐草肮脏,这会儿恨不得整个人钻进去。对面的女孩腾出一只手,无声地把草叶往身体上盖。P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