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赵氏孤儿》与《中国孤儿》[平装]
  • 共1个商家     20.20元~20.20
  • 作者:范希衡(作者)
  •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第1版(2010年10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32556427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赵氏孤儿>与<中国孤儿>》是由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的。

    目录

    范译《中国孤儿》序(贾植芳)
    《赵氏孤儿》与《中国孤儿》(范译《中国孤儿》自序)
    一、《赵氏孤儿》本事
    (1)先秦典籍的纪载
    (2)汉人的演述
    二、纪君祥对主题的处理
    (1)《赵氏孤儿》的时代背景
    (2)本事的更改
    (3)剧中的时代意识
    三、由纪君祥到伏尔泰
    (1)中国知识在法国的传播
    (2)伏尔泰与中国
    (3)伏尔泰与《赵氏孤儿》
    四、伏尔泰对主题的处理
    (1)原主题的沿袭与发展
    (2)新的来源
    (3)性格与风俗
    (4)哲学论争
    五、余论
    《中国孤儿》(【法】伏尔泰著范希衡译)
    作者献词
    剧中人物·地点
    第一幕
    第二幕
    第三幕
    第四幕
    第五幕
    初版后记(萧曼)
    后记(范琅)
    范希衡生平及主要译著年表
    附录《赵氏孤儿》([元]纪君祥撰顾学颉整理)
    楔子
    第一析
    第二析
    第三析
    第四析
    第五析

    序言

    比较文学作为一门具有自己的思想体系和方法论要求的独立学科,一般史家认为形成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间,当时执其牛耳的是以致力于各国文学间的渊源、流变、媒介、文类等影响关系的论证和研究为能事的法国学派。从我国现代文学史观念说来,早在五四新文化运动早期,即1920年我们就通过译介日本学者本间久雄《新文学概论》输入了这一名词和介绍了两部重要的比较文学理论著作波斯奈特的《比较文学》(1886)和洛里哀的《比较文学史》(1904)的内容;翌年,我国学者吴宓著文介绍了这一学派的要点,他在《论新文化运动》一文中说:“近世比较文学兴,取各国之文章而究其每篇每句每字之来源,今在及并世作者互受影响,考据日益精详。”又说“文学之根本道理以及法术规律,中西均同,细究考证,当知其详”,“文成于摹仿(Imitation)”等等,可称为我国从理论观点上介绍西方新兴的比较文学之嚆矢。

    后记

    1993年一个难得机会,我去欧洲访问了比利时鲁汶大学——父亲早年以庚子赔款留学就读的学校。从学校档案中,我第一次得知父亲,一名中国留学生,以最优秀成绩获得了这所世界知名大学的拉丁语系语言学和文学双博士学位。顿时,我为这样一位非欧洲籍的中国留学生所取得的成绩而自豪,为有这样一位勤读好学的父亲而骄傲。然而,一向谦逊无华的父亲,从未向子女炫耀过自己。于是,我请鲁文大学为我开具了父亲的学籍证明,我希望后代能学习他勤奋进取的精神。
    父亲荣获的鲁汶大学最优秀称誉,并在欧洲的杂志上刊出的博士论文是一篇十五万言的比较文学论文:《伏尔泰与纪君祥——对(中国孤儿)的研究》(《Voltaire et Tsi Kuim-Tsiang-Etude sur L'orphelin de La Chine》par Fan Jen,1932)。八十多年来,虽历经了战火与劫难,这篇论文最终幸存下来,现保存在南京大学档案馆名教授档案中,它仍在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文摘

    第五场
    成吉思汗窝阔塔窝斯曼战士队伍
    成吉思汗行使征服者权威,你们已过于酷烈。
    我命令立刻收刀,不准再杀人流血:
    我要战败的人们,从此能松一口气。
    我已经显过威风,现在要与民休息:
    只要杀掉那皇子,就消了我的仇恨。
    留着他总是祸害,我们要斩草除根,
    否则永远是阴谋,永远是奸人为逆,
    捧个傀儡的幼君,来号召愚民复辟。
    他的全家杀绝了,他还在,不能饶过。
    我只恨那些君主,我的百姓应该活。
    你们不要再摧毁,那些巍峨的古迹;
    那都是历代精华,是艺术上的奇迹;
    要爱护它,它都是我的武功的收获。
    还有那文献典章,那整大堆的著作,
    都是天才的成果,你们却视若秕糠,
    现在也要爱护它,不准再乱烧乱抢。
    讲斯文本是错误,这错误于我有利;
    老百姓都讲斯文,就比较易于统治。
    窝阔塔,我派你去打着孤王的旗帜,
    到东方的国度里,指向初生的海日。
    [对另一随从人员]
    你,我派你到印度,那个降服的国家,
    去宣达我的意旨,忠实地执行王法,
    我派我的儿子们火速地赶到西方,
    从那撒马尔罕城直到达奈河彼岸。
    去!你留下,窝阔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