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以德治兵者得天下:孙子兵法[平装]
  • 共2个商家     11.50元~14.03
  • 作者:孙武(作者),王守常(合著者),蔡志忠(插图作者)
  • 出版社:海豚出版社;第1版(2012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11006745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以德治兵者得天下:孙子兵法》编辑推荐:虽然孙武以兵法见长,并且以《孙子兵法》流传于世,但是仔细透过《孙子兵法》里的字字句句,不难看出,孙子其实是反战的。他看到了战争的残酷,因此没有胜算、不到最危急的关头不战,不得已要发动战争,也要让人民的损伤降低到最少。因此,战争比的并不是武器的先进,而是将领的头脑——用兵的策略、布置阵,如水无常形变化万千,使敌方无法猜透而受制于我。如此,便能不战而胜。可见,《孙子兵法》所谈的,是一种获胜的艺术。王守常以非常独特的角度对《孙子兵法》进行了解读,此兵法并非简单的用兵打战,而是更深层次的对人民的怜悯,常胜将军的孙武,其实并不是一个好战者。

    作者简介

    王守常,现任北京大学中国哲学与文化研究所副所长、中国文化书院院长、东方文化丛书中国文化编主编。著有《心书》校点、《十力语要》校点、《熊十力著述行年略考》、《新唯识论》等。主要研究方向:中国哲学史、中国佛教、中国近现代哲学。
    蔡志忠,1948年2月2日生。1963年起开始画连环漫画,1983年四格漫画作品开始在台湾、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报章长期连载。1985年获选为全台湾十大杰出青年。1986年《庄子说》出版,蝉联畅销排行榜榜首达十个月。1987年出版《老子说》等经典漫画,还有《西游记38变》等四格漫画,译本更包括德、日、俄、法至今已达二十余种语言。其他著作:《大醉侠》、《曹溪的佛唱──六祖坛经》、《博大的学问──大学》、《六朝的清谈──世说新语》、《兵学的先——孙子说》、《大学》、《中庸》、《论语》、《史记》、《菜根谭》等等。

    目录

    他们这么说这本书
    和作者相关的一些人
    这本书的历史背景
    这位作者的事情
    这本书要你去旅行的地方
    导读/王守常
    孙子说/蔡志忠
    原典选读/孙武
    延伸的书、音乐、影像

    文摘

    文/王守常
    《孙子兵法》作为一部传世已久的兵书,于各时代每个人总有不同的读法。我们常常说,有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每个人读《孙子兵法》,都会从他的社会生活背景与思维方式、价值观念去理解与解读。当今就已经有很多的军事学家、经济管理学者在讲解《孙子兵法》,媒体也告知我们美军把《孙子兵法》用在伊拉克战场上,他们的“斩首行动”战略思想即是从这本书中受到的启发。《孙子兵法》在商业上也成为企业家们制胜的宝典秘籍了──《孙子兵法》一书在今天成了热门书。
    排不上位子的市井小计
    在谈《孙子兵法》之前,先要提及“三十六计”的问题。有些媒体不只一次把“三十六计”和“孙子兵法”混为一谈,让人们以为“三十六计”是《孙子兵法》的一部分,两者为同一作者所著,我认为媒体不应该出现这样的误解。“三十六计”出现的具体时间,从文献上无从考证,但是从字源上考究,“三十六计”应是源于《易经》的“三十六策”一句而来。而后,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献上,我们看到《南齐书?王敬则传》有载:“檀公三十六策,走为上计,汝父子唯应走耳。”后有宋代惠洪的《冷斋夜话》言:“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又《宋稗类钞》亦有此句。及明代中期始,引用此语的人更多,可知“三十六计”在那时已很流行了,这与明代的市民文化发展有很大的关系。这个时期,笔记文学发展很快,编辑各类丛书很流行。其中有关智谋类的丛书,如有孙能传的《益智编》、樊玉衡的《智品》,以及冯梦龙编辑的《智囊》等。但是我们没有发现这类丛书的编者引用“三十六计”,可能当时还没有成为一本书,到底何时成为一本书不得而知。据说《三十六计》一书是上世纪30年代末在陕西某县城的地摊上发现的,是一个手抄本,收藏者于上世纪60年代撰文介绍,后来将此手抄本《三十六计》赠送到了军事科学院。今天到处流行的《三十六计新编》应是那本手抄本的翻刻本。但是你会发现《三十六计》这本书没有作者或编者,这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三十六计》虽然流传很久,但非一人所著和编辑,故没有署名。其二,我以为《三十六计》的内容不过都是狡诈小慧之术,著者与编者可能耻于署名。当然《三十六计》一书在中国兵学文化中也排不上位子。
    《三十六计》与冯梦龙编辑的《智囊》比较,还不如冯梦龙的境界高。冯氏在《智囊全集?智囊自叙》中说:“人有智犹地有水,地无水为焦土,人无智为行尸。智用于人,犹水行于地,地势坳则水满之,人事坳则智满之。周览古今成败得失之林,蔑不由此。何以明之?昔者桀、纣愚而汤、武智,六国愚而秦智,楚愚而汉智,隋愚而唐智,宋愚而元智,元愚而圣祖智。举大则细可见,斯《智囊》所为述也。”以冯氏“狡而归之于正”之见,狡诈之术可为借鉴,但要施于正大。而《三十六计》所鼓吹之狡诈之术,如“借刀杀人”、“趁火打劫”、“浑水摸鱼”、“瞒天过海”、“笑里藏刀”、“顺手牵羊”、“指桑骂槐”、“上屋抽梯”、“偷梁换柱”等市井小计,却在道德信仰缺失之今天,反而于媒体、讲堂大行其道,难道今天的社会价值与信仰的建构需要借鉴那些鸡鸣狗盗之术吗?令人费解。
    1972年的重要发现
    历史昭示,社会转型时期的人们大都要转向“经典阅读”,汲取精神资源。那么,《孙子兵法》一书可以给我们什么启示呢?我们先来了解《孙子兵法》一书的流传过程。关于《孙子兵法》著作的传流,首先由《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记载:“孙子武者,齐人也,以兵法见吴王阖闾。阖闾曰:‘子之十三篇,吾尽观之矣。’”那即是说在汉初时《孙子兵法》一书已有十三篇了,而且明确说是孙武所作。而在《汉书?艺文志》中则著录:“《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图九卷”。吴孙子即孙武,又有“图九卷”的记载。这与《史记》的记载不同了。又在《隋书?经籍志》则著录:“《孙子兵法》二卷,《孙子八阵图》一卷,亡。”这又与《汉书》记载不同。显然,《孙子兵法》一书在那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有过很多版本。到了唐代在《唐书?艺文志》里著录:“《孙子兵法》十三卷,孙武撰,魏武帝注。”这也就是现在流行的版本。关于《孙子》的作者和年代,秦汉之时还没有争论。到了南宋,叶适提出怀疑(见《习学记言序目》)。他认为《孙子兵法》不是孙武所作,应为“春秋末年战国初年山林处士所为”。其理由为:前称十三篇,后称八十二篇,前后矛盾。后人梁启超在《诸子考释?汉书艺文志诸子略考译》一文中也认为:“未必孙武所著,当是战国人依托。”另外有学者则坚持认为:《孙子兵法》为战国时孙膑的著作。孙膑是孙武的后世子孙。《史记》记载:“孙武既死”,“后百余岁有孙膑”,“孙武之后世子孙也”。在《汉书?艺文志》里记有《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齐孙子兵法》八十九篇(齐孙子即孙膑),大概汉以后《孙膑兵法》就佚失了。从《隋书?艺文志》开始,就看不到历代著录了。由此,后人对孙武与孙膑,《孙子兵法》与《孙膑兵法》有了许多的猜测。冯友兰认为《孙子兵法》十三篇,是《齐孙子兵法》八十三篇的一部分。其理由是《孙子兵法》中说的“凡用兵之法,驰车千驷,革车千乘,带甲十万,千里馈粮”,春秋末期不会有如此大规模的战争。包括日本汉学家斋藤掘堂的《孙子辨》也认为孙武、孙膑为一人。
    历史上的争论,一直到20世纪的70年代才彻底解决。1972年在山东临沂的银雀山所发现的汉墓出土的竹简约七百枚中,有三百枚简,近三千字。其中二千字与今本《孙子兵法》十三篇相同。另四百余枚,约一万一千字,似为《齐孙子兵法》,即为孙膑所作。1975年,中华书局出版了《孙膑兵法校理》。其后亦有学者继续考证,认为四百枚简中,有部分或为其他兵法。此研究还在进行中,尚有许多疑点,还没有完全确定。不过,这次汉简的发现无疑在学术史上有着重大的意义。
    道在器中,器不离道
    《孙子兵法》被后世誉为“兵学圣典”,孙子也被推崇为“武圣人”、“百世兵家之师”。后世对《孙子兵法》有很多解读与诠释,影响较大的是宋刊本《武经七书》与《十一家注孙子》本。其后,陆续发现还有满文、蒙古文与西夏文等少数民族文本。《孙子兵法》受到历代的推崇与表彰自不必说。《孙子兵法》在世界上也流传甚广,唐代中期传到日本,18世纪中叶传到欧洲,近代更受到国际上政界、军界及经济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与赞誉。奔驰汽车的广告词也引用了《孙子兵法》中《军争》篇的“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与《势》篇的“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之语。如今《孙子兵法》在世界各国都产生了影响,也成为被译成最多语种的中国典籍之一。
    该如何阅读《孙子兵法》?首先要理解两个概念:一个是“道”的概念,一个是“器”的概念。这两个概念出现在《易经》当中:“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这即说有形的上面就是“道”。那么“形而下者谓之器”的“器”,就是指具体的东西,也可以用“术”来直陈。何谓“术”?清代学者章学诚解释:“术也者,取所发明之真理致诸用者也。”换言之,“术”就是理性认知的具体运用方法。“道”与“器”、“术”是什么关系呢?二者的关系是“道在器中,器不离道”。这是中国哲学的根本思考方式。
    《孙子兵法》几千年流传下来,成为中国兵学的经典,就是因为《孙子兵法》并非只讲具体的战术或谋略,而是对战争本质的深刻反思,凝集了中国兵学思想的精粹。“道”在中国哲学里有多种说法,简要概括是关于自然、社会、人所固有的因果性、规律性,由此比附为道德本体,以及人们超验的体悟境界。所以,在中国文化中一直认为“道”是“本”,“术”是“末”;“道”是“体”,“术”是“用”。“术”不离“道”,不存在一个纯粹的独立的“术”。我们换种说法,中国企业今天在大量借鉴西方的企业管理经验与制度的时候,往往忽略了西方企业文化的核心价值。如果仅仅学习“惠普”的管理制度,而不理解“ HP way”(即惠普之道)所讲的内在价值,即:(1)相信、尊重个人;(2)追求卓越;(3)诚信;(4)公司的成功是大家的贡献;(5)开拓、创新。没有这些核心价值的支撑,就不可能完全运用惠普的管理制度。企业文化的价值观是“道”,企业的经营模式与行为风格是“术”。“道”在“术”中,没有企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念在管理制度中发挥作用,制度管理不会完善,甚至名存实亡。所以,今天企业界借鉴学习《孙子兵法》,只关注“谋略”、“诈道”,而全然不解孙子在兵法中所强调的道德关怀和人本精神,那是把《孙子兵法》庸俗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