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

推荐商品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分享到:
  • 燕王剑侠:单田芳评书精粹[精装]
  • 共2个商家     10.20元~11.60
  • 作者:单田芳(作者)
  • 出版社:群众出版社;第1版(1999年1月1日)
  • 出版时间:
  • 版次 :
  • 印刷时间:
  • 包装:
  • ISBN:9787501417469

  • 商家报价
  • 简介
  • 评价
  • 加载中... 正在为您读取数据...
  • 商品描述

    编辑推荐

    他那略带沙哑、极富个性的声音,通过数百家电台、电视台传遍大江南北、长城内外,被誉为"永不消逝的电波"、"书坛常青藤"、"评书大王"、"铁嘴钢牙单田芳"。6亿人同时倾听他讲述历史沧桑、风云变幻。如果把他讲过的所有评书连续不断地播出,可以整整播30年。他就是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

    媒体推荐

    前言
    《单田芳评书精粹》这套丛书经群众出版社认真地编辑整理,即将问世了。感谢各位编辑为此丛书付出的艰辛。同时也感谢多少年来曾助我完成这些书的好友:白树荣、王樵、方殿、杨清风、许杰、王莹、王俊明等同志。他们在协助我将录音带整理成书等方面曾付出很大劳动,请允许我再次向他们致谢。
    单田芳

    作者简介

    单田芳,我国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原名单传忠,生于曲艺世家,生于评书世家,祖父、外祖父、父亲、母亲都是说书艺人,他播讲的传统和现代评书包括《隋唐演义》、《白眉大侠》、《童林传》、《乱世枭雄》、《千古功臣张学良》、《平原枪声》等70余部,其中多是大部头。

    目录

    第 一 回 定南京筹备大典
    迎皇后于皋轻生
    第 二 回 苏朋回京搬救兵
    徐方定计捉贼寇
    第 三 回 中计谋歹徒被擒
    寻匪巢欲擒故纵
    第 四 回 入匪巢挺身走险
    救王妃血洒佛前
    第 五 回 审匪徒得知真相
    拼性命一决雌雄
    第 六 回 四将轮战张天杰
    三道林中劫一道
    第 七 回 张天杰受困落网
    小矬子奉旨还京
    第 八 回 孟焦设计救妖道
    徐方中计反被擒
    第 九 回 慕荣华孟焦投敌
    决胜负疑团迭起
    第 十 回 擒叛贼绝处逢生
    震禅林道人相助
    第十 一 回 官兵围剿镇江山
    常茂大战天宝寺
    第十 二 回 金眼刁大显身手
    捉妖道群雄返京
    第十 三 回 燕王设宴请高士
    军师奉旨审顽敌
    第十 四 回 套真情老胡卖力
    说实话妖道贪生
    第十 五 回 小矬子奉旨离京城
    陈老汉捎书出虎穴
    第十 六 回 爷孙三位入虎穴
    父女二人订内应
    第十 七 回 动真情君臣相见
    闯重围舍死忘生
    第十 八 回 张三丰进寨遇险
    吕天鹏骑虎难下
    第十 九 回 彭九公调兵遣将
    张三丰斗敌夺魁
    第二 十 回 俩矬子戏耍群寇
    四高人血战匪穴
    第二十一回 两王妃脱险虎口
    三英雄重返贼寨
    ……

    文摘

    书摘
    燕王缓辔而行,还不住地向两旁招手致意。胡大海笑着对燕王说:
    “自古得民心者昌,逆民心者亡,你可不要忘记老百姓对你如此爱戴这个场面哪!”
    燕王感叹地说:
    “是啊,为君之道,不论何时何地,心中也要有老百姓,不然就是忘本,江山社稷也就保不住了。”
    军师姚广孝插言道:
    “唐名相魏征把百姓比之为水,把大唐的江山比之为舟。他说,水能浮舟,亦能覆舟。的确是千古名言。”
    燕王正色道:
    “请各位放心,我朱棣誓为黎民造福,口不应心,绝无善终!”
    “但愿如此。远的不说,你爹的教训你可要牢记呀!”
    胡大海说话向来直爽有力,一句话击中朱棣的心病,使他心服口服,不住地点头称是。
    燕王一行好不容易才穿过十里闹市,来到皇城。常茂正在此列队接驾。君臣见面悲喜交加,燕王下马,由众人陪着升坐龙德殿(金銮殿)。燕王一看,大殿的西侧已被大火焚毁,天花板皆被烤焦,残垣断壁,碎瓦折梁。虽然经过一番布置,也掩盖不住战争的创伤,心中感到十分凄凉。
    常茂奏本,把接收南京的经过讲说了一遍。燕王大喜,为常茂、徐方、徐轮记下大功一件,然后把原来的文武官员叫进殿内,对他们说:
    “本藩挂孝征南,旨在清除韩马逆党,为被害的功臣报仇雪恨,与你们毫无干系,尔等应安心为国出力,不必心存疑虑。”
    文武官员诺诺称是,齐呼千岁千千岁。
    燕王又降下三道谕旨:一、出榜安民,赈济受灾百姓,此事责成应天府府尹郭光卿照办;二、奖赏有功将士,以厚抚恤死伤官兵的家属,对原有的明军重新整编,此事由大帅田再镖负责;三、抢修皇城,营造宫室,对明孝陵的工程要加紧修建,使先皇洪武帝早日入葬为安,此事由军师姚广孝主持。在皇城未修好之前,燕王暂居中山王府。
    军师姚广孝奏道:
    “国不可一日无君,愿殿下早即皇帝位,以正大统。”
    老胡道:
    “军师说得对,现在你爹你侄儿都不在了,你就应该赶快登基,好叫大伙儿放心。”
    朱棣准本,命钦天监孙乾当殿问卜。孙乾领旨,不多时奏道:
    “三月初三为大吉大利之日。”
    燕王立刻做出决定,三月初三举行登基大典,命内务府和礼部迅速着手筹备。谕旨一下,山摇地动,整个京城都忙碌起来了。
    翌日,燕王又降下一道谕旨,命于皋为特使,去北京迎接徐金定、沈凤莲两位王妃。于皋领旨,于当天就动身了。
    路上无话。这一天来到北京,先到殿帅府见过大将高彦平和副将常兴,说明来意,二将大喜,马上陪着于皋去见王妃。
    书中代言,燕王共有两个王妃,正妃徐金定,乃中山王徐达之女;次妃沈凤莲,乃活财神沈万三之女。在燕王南征时,把她们都留在北京府邸,姐妹二人,相依为命,每日都为燕王提心吊胆,心惊肉跳。可盼到有了今日,当于皋说明来意时,两位王妃竟失声痛哭起来,这就叫喜中悲,高兴得有点过分了。
    姐俩一商议,必须在三月初三之前赶到南京,屈指一算,离这个日子仅有不多的时间了,必须兼程疾进,才不至迟误,于是她俩做出决定,明天一早就动身,命于皋速做准备。
    消息传出,王宫里一片忙乱,宫娥们连夜打点行装,直忙到深夜才理出头绪。
    次日天明,两位王妃登上车荤, 宫娥们分别上了骡车和马车,国丈沈万三护驾随行。于皋全身披挂,率铁骑五百名正在王宫外恭候。见驾已毕,在前边开路。
    在北京留守的文武官员,都集中在永定门外,排摆酒宴,给王妃送行。两位王妃对此一律挡了驾,催促人马速行。
    一路上于皋护着驾,丝毫不敢怠慢,早行晚宿,兼程而行,这一天来到了山东济宁府管辖地界。
    忽然沈王妃病倒了,经御医诊脉,是受了风寒,心火也盛,气血也亏,必须休息。原来这位沈王妃,自幼娇生惯养,本是个弱不禁风的人,连日来这顿颠簸,她如何吃得消?因此病倒在车辇之中。
    徐王妃把于皋叫到辇前说:
    “沈王妃病体沉重,不宜再走,你去找个落脚的地方,明日再走不迟。”
    “是,臣这就去。”
    于皋催马来到队伍前面,但见眼前有一座大山,对着山是一片汪洋大水,不知这是什么地方。向导官禀道:
    “这座山名叫微山,这片水名叫昭阳湖,均属沛县管辖。”
    于皋间道:
    “你可知道这里有什么村庄镇店没有?”
    向导官摇摇头说:
    “没有,不过微山上有座龙主庙,还是可以落脚的。”
    于皋命副将苏朋上山和庙里的僧人打个招呼。苏朋领命去了。顿饭之后,苏朋回来禀报说:
    “卑职把一切都安排好了,请王妃移驾登山。”
    于皋禀过王妃,车驾继续前进,不多时来在微山脚下,顺着山道上行。
    这座微山并不是什么险恶的大山,高不过千尺,方圆不过二十里,也没有什么风景名胜,只有半山腰那座龙王庙,算做唯一的圣境了。相传这座庙始建于北宋咸平二年,龙王庙三字乃宋真宗赵恒的手迹。因此往来的名人墨客多在此留步瞻仰,本地的居民大多是渔户,为祈求神灵保佑他们,经常到山上来烧香拜佛,因此庙上的香火并不冷落。
    当凤驾来到山门时,主持僧率领大小僧人,身披袈裟,手持法器,列队跪迎。
    徐王妃首先下了凤辇,在众宫娥的簇拥下,走进龙王庙。先拜过龙王敖广,在主持僧陪同下到禅堂落坐。这时,宫女们把沈王妃也抬进来了,放在套间的床上休息。于皋点兵派将,布置哨卡,封锁山林,护卫庙宇,然后他按剑坐在大殿的月台上,把主持僧唤到面前:
    “你就是当家的师父吗?”
    “阿弥陀佛,小僧便是。”
    “贵上下怎么称呼哇?”
    “小僧法号化净。
    “你知道谁住到你们庙上了吗?”
    “听说是燕王的两位王妃。”
    “你知道了就好,要小心伺候着。”
    “是,是,是。”
    于皋又问道:
    “你这庙上有多少僧人?”
    “回将军的话,大大小小共二十七个。”
    “嗯,告诉他们,一律在前院呆着,不准靠近禅堂,违令者以军法从事!”

    徐方跳下床,问朱永杰道:
    “什么事?”
    朱永杰说,
    “适才放哨的禀报,乌水之上来了十几只木船,看样子船上有百十多人,各拿刀枪器械,不知是干什么的,正奔乌衣渡这边而来,你看怎么办?是叫他们走开,还是允许他们靠岸?”
    “你没盘问盘问他们吗?”
    朱永杰道:
    “苏副将已经去了,我和于皋留下看守罪犯,因为不放心,才把你唤醒。”
    “我去看看。”
    徐方揉了揉眼睛,一脚把正在熟睡的徐轮踢醒。
    “起来,有情况。”
    徐轮一跃而起,探臂膀掣出双棒,懵头转向地忙问:
    “贼人在哪?”
    徐方、朱永杰相视而笑,转身往外就走,徐轮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傻乎乎地在后边跟着。
    这时雨还在下,不过比前些时小多了。徐方顶着雨布,十几个值班的军兵,在前边提灯开道。他们踏着泥泞的土道,直奔渡口。
    但见码头上灯光闪烁,时时传来人喊马嘶声。徐方心急,脚下加紧,不多时就赶到了。他挤进人群定睛观看,但见有十几只木船并列在水面上,由于雨大水狂,木船在水中不住地颠簸,船上果然有百十多人,船头和桅杆都挑着气死风灯,灯上边都罩着雨布。在为首的那只船上站着两个四十多岁的壮汉,正与岸上的苏朋争吵。细一看,这两位不是旁人,正是当年扶保燕王去北京上任的盂通和焦亮。他们现在是大帅府的正副统领,属于六晶武官。
    “怎么回事,吵什么?”
    徐方问苏朋。苏朋道:
    “他们说他们是从京城来的,奉田大帅所差,前来接应咱们。可是,他们一无令箭,二无凭证,光靠口头这么一说,岂能叫人相信。”
    孟通在船上拱手道:
    “请徐将军允许我上岸详禀。”
    徐方点点头:
    “你们二位都过来吧,其他弟兄先在船上听信儿。”
    “是。”
    孟通、焦亮换乘小船,不多时就靠了岸。他俩从船上一跃而下,然后紧行几步,给徐方见礼。徐方看看他们,都没穿官衣,遂问道:
    “怎么回事?”
    孟通道:
    ……